暗黑騎士物語

5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 11, 12, 13  下一步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3 pm

◆暗黑騎士黑樹

在魔王城裏莫德斯所給我的房間相當的寬廣。
不過也隻是寬廣而已,家具就隻有床,桌子,以及墊在地上的墊子而已。
有着熊一般臉龐的魔物是我的專屬傭人,據她所說似乎是因爲不知道我需要什麽東西的樣子,然後要是有需要的東西的話,希望能跟她說。
我在娜迩葛爾裏的待遇似乎相當不錯。
隻是,娜迩葛爾雖然不是貧乏的土地,但也并不是美麗的土地。窗外的風景也有點兒讓人掃興,如同漂浮着陰沉的空氣一般。
然後,從娜迩葛爾的土地似乎難以入手生活用品的素材,床與之前留宿過的精靈族的東西相比,也差了好幾個級别。
但是,床也好桌子也好,似乎已經是娜迩葛爾的一級品了。
我想大概是沒法過上比起在日本時要更好的生活了。
這以後要怎麽辦呢。我躺倒床上。

白音她們的狀況也了解到了。她們并不知道憑借那個召喚術是沒法回去的。
她們被那個女神蕾娜給騙了。這麽下去在蕾娜身邊的話,說不定會有危險。
那應該去幫他們嗎?
不,沒有這個必要吧。就在前幾天,艾利奧斯似乎禁止了召喚道具的生成。因此,至少她們是不會被送去異界了吧。
而且,這種事也太繞圈子了。我想蕾娜應該是沒打算從正面去加害勇者他們的,然後,大概也不需要擔心,他們會被蕾娜威脅說不聽從的話就不讓回去了吧。
所以,現在暫時無視白音她們應該也是可以的吧。

搖了搖頭。否定掉至今爲止的想法。
實際上是不想再牽扯進去了,這才是真心話。
而且,爲什麽我要這麽可悲地去幫憐侍他們不成呢?
隻要他們不攻進娜迩葛爾來,還是不要和他們扯上關系吧。嗯,就這麽辦吧。
他們總會自己想辦法才對的,畢竟自己隻有一個人,他們那邊卻是一群的夥伴,我才不會去羨慕,真的。
……,算了,還是想其他事情吧。
想想這之後要怎麽辦吧。
首先要考慮的是尋找和他們不一樣的歸還方法吧。雖然莫德斯說會幫我找,但說不定不會馬上就能找到。
以現在的情況,大概是要在這個世界生活上一段時間吧。
然後還注意到了一件事,
不得不一直活在這個世界裏的可能性是存在着的。
這很讓人讨厭。畢竟在這裏沒有任何同伴。
要是必須得要一直活在這個世界裏的話,至少我想要個同伴。
雖然有莫德斯他們在,但那和我所追求的東西并不一樣。

果然,還是很羨慕憐侍他們,周圍有這麽多同伴。
而且大家還都是可愛的女孩子……
然後想起了莫德斯的話。
創造的女神。
我想要不要接受莫德斯的報酬呢。
而且,要是有可愛的女朋友的話,應該就能夠忘懷掉各種事情了吧。
好的就接受吧。
絕對要創造出一位超可愛的女朋友來,我這麽堅信着。

------------------------------------------------------------第一章,完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34 pm

2-1 在娜迩葛爾的天空下

◆暗黑騎士蘭菲爾德

「最近變得安靜起來了呢,蘭菲爾德大人」
 在後面乘著飛龍的暗黑騎士用輕松的語氣說道。
「不要大意。聖騎士們被毀滅了的情報有錯誤的可能性,就這樣繼續巡邏吧」
 這樣說道並讓飛龍向娜迩葛爾邊境的山上飛去。
 向後看後面的騎士們裏也有遲到的人。

「果然,重建很困難啊……」
 用誰也聽不到的聲音嘟囔著。
 在這之前與勇者一行人戰鬥的緣故,暗黑騎士們有半數的人死亡了、活下來的人也受傷了。
 本來,在魔族中有能力能成爲暗黑騎士的人也很少,其中能騎乘飛龍的人就更少了。
 熟練的騎士們幾乎都被勇者幹掉了。如今,剩下的是盡量勉強能乘坐在飛龍上的人
 現在,能正經工作的暗黑騎士連20騎都沒有。

 自己被賦予的工作是盡早地重建暗黑騎士團。
 最近艾利奧斯的聖騎士們頻繁地進行領空侵犯。
 想到那些事憤怒都快衝破腦袋了。
 從他們的主張來看,這個世界的所有天空都是艾利奧斯神明們的東西,不說娜迩葛爾,在那片天空飛翔的我們是在侵犯領空。

 當然,沒有認同那種主張的打算。
 他們在勇者來之前有數次接近娜迩葛爾的領空,但沒有侵入。
 然後當這邊的戰力減少後,他們每天都來侵入。
 他們像戲耍笨蛋一樣蹂躏著娜迩葛爾的天空。
 雖然作出了離開領空的勸告,但他們根本不聽,戰力不足的我們只能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不過,他們的領空侵犯在兩天前就結束了。
 一知道其理由,就會覺得很吃驚,但卻不得不對成爲理由的那個人感到恐懼。
 由于那個理由巡邏以什麽事都沒有發生而告終。

「好,回到堡壘!!!」
 號令後,飛龍們盤旋。
 向著將娜迩葛爾與人間世界分開的阿克倫山脈頂上飛去。
 飛過去後從山峰之間能看到堡壘。
 這個堡壘是從艾利奧斯那裏保護娜迩葛爾的堡壘。
 在堡壘的中央的廣場著陸。
「歡迎回來蘭菲爾德大人」
 把飛龍拜托給了從堡壘裏出來的部下。

 向著自己在堡壘中的房屋走了過去。
「父親!!!」
「父親大人!!!」
 從堡壘裏飛奔出來了兩個孩子。
「萊法魯德和蕾莉!!爲什麽在這裏?」
 兩個孩子跑了過來。

 萊法魯德是120歲的男孩子,蕾莉是90歲的女孩子。他們兩個都是我的孩子。
 本來的話應該待在魔王城附近。魔族的裏面。
「嗯,母親說去給父親幫忙吧」
「是啊,母親說將來成爲騎士給父親幫忙」
 蕾莉和萊法魯德答道。

「這樣啊……」
 堡壘裏人員不足是事實。畢竟之前的戰鬥都讓非戰鬥人員也參與了戰鬥。現在正是忙不過來的時候。
 但是,將兩個孩子就這樣安置在堡壘裏真的好嗎。
「父親,拜托了。把我(僕),不,把我(私)安置在這個堡壘裏吧」
「蕾莉也拜托了」
 對他們兩個的話感到迷惘。
 不出去戰鬥的話堡壘裏的事也很多。說不定也有孩子也能辦得到的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35 pm

 特別是對于萊法魯德來說這也能成爲騎士的修行。
 在考慮這些事的時候。
 龍舍裏的飛龍們突然騷動了起來。
「怎麽了!!發生了什麽!!」
 向龍舍的部下們問道。
「不知道!!飛龍們突然就騷動了!!」
 部下們拼命地讓飛龍們安靜下來。
「蘭菲爾德大人!!不好了!!」

 監視塔上的一名騎士慌慌張張的出聲。
「什麽事!!」
「是龍!!龍往這邊……!!」
 向騎士指向的天空看去。
 天空的那邊有什麽東西像鳥一樣飛著。
 雖然還很遠,飛行的方式不像是飛龍,毫無疑問是龍。
「蘭菲爾德大人,該怎麽辦!!」
 堡壘的部下們拿著弓弩對著龍。

「不要拿著武器!!都轉向龍!!」
 部下們對我的命令發出了疑問。
「爲什麽啊,蘭菲爾德大人!!」
「好了!!什麽都別做了!!所有人集合!!」
 那條龍和想象的一樣沒有進行敵對行爲。
 堡壘裏的所有人都集合在一起了。
 龍以猛烈的速度到達了堡壘。
 龍靠近並咆哮。

「嗚啊啊啊!!」
「父親大人!!」
「父親!!」
 數名部下因爲恐慌縮起了腰,萊法魯德和蕾莉緊緊地抱住我的腳。
 真正的龍的咆哮是包含恐怖的魔法。沒有抵抗力的人會因爲恐懼讓身體無法動彈。
 在近處看龍,覺得很大。
 比自己乘的飛龍大數倍的龍,降落後把中央廣場的空間全占光了。
 過去被稱爲魔龍的住在阿克倫山脈的黑龍。這個龍的性格很激烈,靠近它的話,會成爲它龍炎吐息的餌食。
 但是,那是到昨天爲止的事了。

 向龍的背上看去,那裏坐著一名暗黑騎士。
 暗黑騎士迪哈魯特。
 前幾日將聖騎士團毀滅,娜迩葛爾的英雄。
 迪哈魯特降落在堡壘。
「全員敬禮!!!」
 無視那些因爲恐懼而挺不起腰的人號令著。
 把手放在胸口並把頭低下。

「蘭菲爾德卿……別總是做這種事……」
 迪哈魯特一邊這樣說一邊取下頭盔。
 黑色的頭發白色的肌膚,纖瘦的臉。
 說實話是個溫柔的男人,看起來並不是很強。怎麽看都是沒有角的弱小的人類。
 但是,不能被眼睛騙了。看起來很弱的男人真面目卻是怪物。
 將那個可怕的勇者打倒,把聖騎士團毀滅。

 接著,看向迪哈魯特穿著的铠甲。迪哈魯特穿著的铠甲是黒色魔神的铠甲。所有的暗黑騎士穿的铠甲都是這個铠甲的低位仿造品。
 那份過于強大的魔力,在這個男人出現之前誰也穿不上,這個男人平靜的穿上了那個铠甲。
 魔族辦不到的事被無角的人辦到了。對這樣的事感到不甘心。
 那個迪哈魯特現在是僅次于陛下的存在。

 人類是下等生物。有魔族反感成爲在那個人類的下面的存在。
 當然這個堡壘裏也有反感的人。
「不,因爲閣下是英雄!!」
 聽到這句話迪哈魯特浮出了困擾的神情。
 迪哈魯特覺得把自己作爲上位者對待不太好。
 然而,把聖騎士團毀滅的怪物不能以無禮的態度的對待。
「閣下,今天有什麽事呢?」

 說實話不希望他來所以用了點強硬的說法。
「百忙之中打擾了不好意思,蘭菲爾德卿、在練習騎乘古洛利亞斯的途中從遠處看到了蘭菲爾德卿……作爲介紹了龍的謝禮。還有,順便,我對邊境的堡壘是什麽樣的東西抱有興趣,想過來看看」
 迪哈魯特有點戰戰兢兢地說道並看向龍。
 古洛利亞斯這個名字好像是迪哈魯特的世界裏光榮的意思。可以說是與迪哈魯特相稱的名字。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35 pm

 而且被賦予那個名字的龍直到昨天還是作爲魔龍被人恐懼的龍。迪哈魯特昨天把那條龍變成了自己的坐騎。
 想起昨天的事。
 我把住在阿克倫山脈的魔龍介紹給了想要自己用的飛龍的他。
 那是,想耍點壞心眼的想法。
 就算是魔族想要乘上飛龍都很困難,更不用說是乘上真正的龍。
 當然,也認爲迪哈魯特也乘不上去。

 我那個時候諷刺道「是閣下的話龍也能乘上吧」。
 結果,迪哈魯特幹脆的就讓龍變成了自己的東西。
 現在覺得那樣的諷刺很丟人。
 然後,給說出了諷刺的話的我來謝禮。丟人丟到都快哭出來了。
「謝禮什麽的並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
 這樣說著並看向迪哈魯特的臉。

 不知爲何迪哈魯特的眼睛向下看。
 在那個視點前面的是自己腳邊的萊法魯德和蕾莉。
「小孩子?」
 迪哈魯特發出了疑問的聲音
「是的,這些孩子是在堡壘裏幫忙的……」
 然而,這句話沒有能說道最後。

 原因是從迪哈魯特那裏傳來強烈的壓迫感。
「把孩子放在戰場上嗎?」
 那個聲音與剛才戰戰兢兢的聲音完全不同。那個聲音很冷。聽了那個聲音,脊梁直發冷。
「非常抱歉,閣下!!由于與勇者們的戰鬥,這個堡壘變得兵力不足了……。非常抱歉!!」
 進行了兩次道歉。
 但是、這樣說了之後迪哈魯特的心情變得平靜了。

「不,不好意思,不知道這邊的事而做了多余的事……」
 迪哈魯特很抱歉的說道。
 迪哈魯特的心情平靜了,我松了一口氣。
 比起後面的魔龍這個男人更可怕。
「他們兩個是我的孩子、萊法魯德和蕾莉。來和閣下打招呼」
「我,我叫萊法魯德,閣下!!」

「我,我是蕾莉,迪哈魯特大人!!」
 萊法魯德與蕾莉有點咬到舌頭的打著招呼。
「好孩子啊……」
 迪哈魯特向孩子們回禮。
「還有,如果大家很忙的話回到崗位也沒關系」
 迪哈魯特在堡壘裏走了起來。
「閣下,我來帶路吧」
「不用了。我想稍稍看一下就回去了……」
 這麽說著迪哈魯特一個人邊看堡壘邊走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41 pm

◆暗黑騎士黑樹

 在堡壘裏參觀了一陣子後,乘坐古洛利亞斯離開了堡壘。
「好像很礙事呢……」
 不由自主地嘟哝。
「沒有那種事是也。由于迪哈魯特大人的關系,那群家夥得救了是也!!」
 納特在铠甲的內側的口袋裏發出憤慨。
 堡壘裏的魔族很明顯覺得自己很礙事。納特對那件事很生氣。
 如同納特說的,我是爲了幫助他們而被召喚的。實際上,應該幫忙打倒勇者。

 擅自把我叫過來,又被無情地對待說實話不是什麽心情好的事。
 說不定像憐侍那樣任性地享受這個世界才是正解。
 在前往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的時候聽說了很多他的壞話。使用不得了的力量,擅自幹了很多事。
 但是我認爲我自己不會像這樣的方式活下去。
 果然會在意他人的眼光。就算受到從他人那裏來的敵意也能平靜的活著,這種事做不到。
 所以,剛才受到魔族那樣的對待也打算以禮相待。

 然而,沒有受到歡迎,只被當做麻煩。
 話說回來,在這個世界歡迎我的只有莫德斯和納特。不過,把我叫過來的當事人也無情地對待我的話,就算是我也會生氣。
 或許也有其他歡迎我的人,因爲不知道所以不做考慮。
 不過,不說被當做麻煩,明顯的對我有殺氣的人也有。
 說實話有點覺得幹不下去了。

「沒事的,謝謝你納特」
 對爲了我而發怒這件事道謝。
「比起這個,向哪裏飛吧」
 摸了摸古洛利亞斯的頭。

 發生了什麽討厭的事就去做別的事。在之前的世界是揮劍,現在是騎著龍飛。
 賦予這個名字的人是我。雖然是離自己很遠的詞語,但是作爲名字還是覺得很好。(グロリアス,Glorious,光榮)
 聽說降服龍是很難的事,不過意外的很簡單地就降服了。
 在阿克倫山脈的頂端飛行。
 以前也從那座堡壘乘坐飛龍飛向人的土地附近時也經過了這座山的上空。比起乘在誰的背上,還是自己飛更心情舒暢。

 娜迩葛爾的天空被含有魔力的雲包裹著,不能說是很好看,那是那樣就好的感覺。
 但是,今天想在不同的天空飛翔試試。
 越過阿克倫山脈的高處,向人類居住的土地附近飛過去。
 根據納特的說法,現在飛過的阿克倫山脈是分開娜迩葛爾與人類世界的邊界線一樣的東西。
 不過,在那個阿克倫山脈從哪裏開始到哪裏是邊境,很微妙。
 因爲那個,與在邊境巡邏的艾利奧斯的聖騎士們起了紛爭。
 這樣的阿克倫山脈是這個世界最大的哥布林棲息地,好像有很多的哥布林的王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41 pm

 這樣飛的話能看見很多哥布林。
 這些哥布林的王國,在娜迩葛爾一側的王國幾乎都聽從莫德斯的指令,人間一側的王國並不遵從莫德斯,有可能會采取敵對行動。
 確實不太可能會攻擊龍,不過以防萬一還是飛得高一點比較好。
 在這麽思考的時候。

 在山腰看到了不可能的事物。
「納特!!那不是人類嗎?」
 在阿克倫山脈的山腰有像人類的東西。
 並且,那些像人類一樣的東西被哥布林們襲擊了。
「古洛利亞斯!!」
 不由自主地讓古洛利亞斯降落到那裏。

 哥布林們看到了龍的身姿,一邊喊叫聲一邊一溜煙地逃跑了。
 看了看人群。那裏有二十名左右的男女。幾乎都是女人和小孩子,成年男性幾乎沒有。
 人們聽到龍的咆哮臉上都浮現出恐懼的神情。
「你們是什麽人!!?」
 在古洛利亞斯的背上我向人們發問。

 但是,人們在突然出現的龍面前發抖地說不出話。
 有點急躁。
 什麽啊,這些人知道進入哥布林的住處是會被襲擊的吧。
 不由自主地救了下來,可能又做了多余的事,就像剛才在堡壘裏一樣。
 不過,既然救下來了,就想聽一聽原因。

 從古洛利亞斯的背上下來並脫掉了頭盔。
 人們發出了疑問。
「人類……?」
「暗黑騎士是……人類?」
 看到我的臉,人們稍微變得柔和了一點。

「我的名字是暗黑騎士迪哈魯特!!有沒有誰能說明一下情況!!」
 聽到了迪哈魯特的名字人們發出了嘈雜的聲音。
 過了不久,一名女性站了出來。
 大約是20歲前半的年輕。仔細看的話是這個集體中打扮的最好的人。
「那個……我,我是……阿爾戈亞王國的王女莉潔娜。在這裏的人都是我的血族……」

 女性斷斷續續地答道。
「……王女?爲什麽王女會在這種地方?」
 不能理解。王女什麽的貴族什麽的不是該在王國的城裏嗎。
 爲什麽會在這種地方?
 向納特打聽也不知道阿爾戈亞王國的事。納特只知道人間的王國中的大國,這麽說來阿爾戈亞王國不是什麽大國。

「……我們被流放了,來到了這裏」
 莉潔娜提心吊膽地把情況說明了。
 阿爾戈亞王國好像是離娜迩葛爾比較近的國家。
 那個阿爾戈亞王國是在居住的數個有力的家族中選出王。
 在這幾十年間莉潔娜的家族獨占了王位。但是那些心思不軌的家族的人叛亂了。然後莉潔娜的家族失敗了,從這個國家被流放了。
「流放,嗎……」
 與其說是流放,不如說是處刑。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42 pm

 發動叛亂的人害怕莉潔娜的家族在其他的土地上回複勢力來複仇。所以莉潔娜她們往娜迩葛爾的方向流放了。當然,成爲哥布林的食物是預料當中的事。是相當殘酷的處刑方法呢。
 莉潔娜一邊哭泣一邊說道,最開始是一百人左右的一族被哥布林襲擊得只剩下這麽點人了。成年男性最開始爲了從哥布林那裏保護女孩子而犧牲了,在那其中有作爲王的她的父親和作爲王子的他的兄長。所以這裏幾乎只有女人和孩子。
「求求你了。救救我們吧……」
 莉潔娜向自己懇求。從莉潔娜的話得知阿爾戈亞王國與附近的國家關系不好、沒有能夠歡迎是這個國家王族的莉潔娜她們的國家。所以莉潔娜她們沒有能去的地方。莉潔娜她們成爲了流民。

 望著天空歎了歎氣。
 如果簡單的話就幫助,但情況卻不是那樣。就算帶著她們離開了哥布林的棲息地,成爲流民的她們也無法進入其他國家。進入不了城壁的話只會成爲其他魔物的食物而已。
 如果能帶到有外街的大國的話,可能會有辦法。但是,先不說自己,把莉潔娜她們所有人帶過去是辦不到的。
「求求你了……。什麽都會做的……!!」

 莉潔娜繼續懇求。來到這裏之前發生了很過分的事吧。聲音有點沙啞。
 其他的人也向自己低頭。
 變成麻煩的事了。
 該怎麽辦呢……。就這樣視而不見的話應該比較輕松。
 就這樣把她們放置在這裏的話,哥布林們會了結了她們吧。
 這樣的話就不會留下麻煩。

 突然,想到如果是憐侍在這裏會怎麽樣呢。
 看著莉潔娜。完全能進入美人的分類。
 如果是憐侍的話絕對會幫助的吧。然後,會把她們委托給不知道哪裏的誰照顧。使用勇者的特權的話,誰也違抗不了的吧,然後只有自己占足了好處。如果有萬一,之後發生了什麽事,也不用負責。
 看向了莉潔娜。
 稍稍有點煩惱。如果是憐侍應該不會煩惱吧,然後我決定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42 pm

◆暗黑騎士黑樹

「閣下!!這是怎麽回事呢!!」
 堡壘之中,發出了蘭菲爾德的抗議聲。
「好像堡壘裏的人手不足,我把我的奴隸們帶過來了,蘭菲爾德卿」
 我指向莉潔娜她們說道。
 最後,把莉潔娜她們用移動魔法帶到了附近的防衛據點的堡壘裏。
 當然,是爲了在這種堡壘裏工作。

 如果說成是自己所有物的奴隸的話,莉潔娜她們應該不會被粗暴地對待吧,有點這樣的期待。
「裏面不也是有小孩子嗎!!!」
 蘭菲爾德言外之意是她們派不上用場。
「哦呀,這座堡壘不是處在連孩子的手都需要借助的人員不足的情況嗎?」
 作爲回敬,暗指蘭菲爾德的孩子們的事。

 堡壘裏的魔族發出了不滿的聲音。
 魔族蔑視人類是低等的生物。讓人類在這個堡壘裏工作,會覺得不滿也是當然的吧。
 但是我無視了那些聲音。
「不用謝禮,蘭菲爾德卿。隨意的驅使我的奴隸吧。洗盤子,掃除什麽的。只是,至少給予她們食物和住處」
 這麽說道。

 看起來是在考慮堡壘的事,實際上是讓蘭菲爾德照顧她們。
 從魔族們那裏聽到了嘟哝聲。
 好像是用我聽不到的聲音在說,不過超人化了的我是能夠聽到的。
 我想以後會有問題吧。
 看向了莉潔娜她們。雖然有說明過,不過還是會不安吧。

 或許,有可能會在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被魔族殺死。但是,除了這樣自己又什麽也做不了
 照顧到最後我是辦不到的。爲了不成爲哥布林的食物,他們有好好想過。
「閣下!!」
 蘭菲爾德現在也大聲抗議著。
「蘭菲爾德卿。不好意思,現在差不多不得不回到魔王城了,有話的話等幾天在說吧。在那之前奴隸們就交給你了蘭菲爾德卿!!」

 爲了不讓抗議的話出現有點強硬的說道。
 對于我的態度,蘭菲爾德什麽也說不出來了。
「那麽我回魔王城了」
 我這麽說道,無視不滿的蘭菲爾德,乘上了古洛利亞斯。
 古洛利亞斯咆哮著,向天空飛升。
 堡壘中的人因爲恐懼而悲鳴。

 古洛利亞斯飛翔著,堡壘很快就變小了。
 天空上,在古洛利亞斯的背上考慮著。
 結果自己和憐侍也一樣,喜歡擅自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且,不負責任。
 來自魔族的敵意會增加吧。
 在那之後,莉潔娜她們會被怎麽樣對待我不知道。
 但是如果不救的話自己會後悔吧。對于做了的事憐侍是不會煩惱的吧。
 所以,這件事我已經不想了。
 比起這個,想起了明天開始要創造女神的事。那個應該更快樂。
 古洛利亞斯飛翔,但是自己的心與娜迩葛爾天空一樣暗。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43 pm

2-2 聖龍居住之地

◆羅庫斯王國的騎士雷因巴

「拜托你了,雷因巴卿」
 剛才王所說的話很沈重。
 我是羅庫斯王國的騎士,如果是王的命令,就必須服從。
 非常的,憂郁。
 從王城出來到大街上行走。明明是晚上行人還是很多。
 大家都在爲明天開始的節日而准備。

 但現在的我認爲這個節日不是什麽好的事。
 走到了目的地的店。
 店的名字是「白鱗亭」的食堂兼酒館的店。在這裏應該有目標的人物。
 我走進店內,店內的人大多數都在吃著晚飯。

 這間「白鱗亭」在羅庫斯王國也算得上是特殊的店。爲什麽說特殊,是因爲這家店的客人都不普通。
 這家店的客人幾乎都武裝過。
 城牆的外邊盡是魔物,從外面來的人幾乎都會帶著一把武器。不過,一般人在魔物出現的時候,都沒有最低限度的武裝,與此相對的,這家店的客人都持有普通旅人沒有的盔甲和盾還有複數的武器。
 他們身上長有發達到普通生活用不到的肌肉,他們這樣的武裝是展示著他們是。

 自由戰士。
 他們是這樣被稱呼的人。
 如果說騎士是爲了貴族而存在的話,他們就是民間的騎士。連接各個國家的街道的警備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是很重要的事。所以騎士在街道上出現退治魔物。
 但是,名爲國家的束縛,事實上只有騎士的話是無法保證街道的和平的。
 例如,國家間的合作不順利,有財政問題等。

 再加上,通過國家間的街道的人要求停留的住所也能保證安全,想一一回應是很困難的。
 因此,就有自由戰士的存在。他們可以比騎士更加的自由行動。騎士的話,沒有王或者國家的命令基本上無法行動,而自由戰士卻不是這樣。聽到其他市民的委托,如果認爲有必要的話可以以自己的想法迅速行動。騎士沒有命令就無法行動,而且只會保護自己的國家。與此相對,自由戰士除了自己居住的國家,如果認爲有必要,也會自主地保護其他國家。

 然後,這間「白鱗亭」就是那群自由戰士聚集的店。在羅庫斯王國有什麽想委托給對自由戰士的人會來這裏。
 現在在這裏的自由戰士幾乎都是接受了羅庫斯王國的委托而過來的自由戰士。
 爲了羅庫斯王國明天開始的節日,三天前就開始了對王國周邊魔物的掃蕩。然後,掃蕩工作也在今天結束了。托他們的福,羅庫斯王國街道上暫時不會有魔物出沒了。然後,自由戰士們在工作的時候聚集在這家店。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44 pm

 我在店裏尋找目標人物。目標人物很簡單地就找到了。
 畢竟那個男人身材很大,簡直像熊一樣的外表,雖然坐在裏面的座位上,但還是很顯眼。
 那個男人背對著這裏。我靠近了那個男人。

 大約三十歲左右,短碎的黑發,受到長時間日照的臉,露出的手臂上有普通人鎖沒有的肌肉和無數的傷痕。
 注意到了我靠近了他,男人向這裏回頭。
「喲這不是雷因巴嗎。還是老樣子一臉無精打采啊」
「不好意思加裏奧斯前輩,昨天的傷沒問題了嗎?」
「啊啊沒問題了。從尼姆尼老是那裏接受了治愈魔法,已經能工作了」

 加裏奧斯向尼姆尼笑了笑。
 明明當時都快死了卻完全沒有提到。成爲自由戰士的人都不怕死嗎?
 加裏奧斯是住在羅庫斯王國的自由戰士。以前是騎士的時候是我的前輩。昨天他在退治魔物的工作中差點死去。
 我向加裏奧斯坐著的那一桌靠近。

 突然發現加裏奧斯的桌子的對面有誰坐著。
 比起粗條的加裏奧斯,他很纖細。
 因爲加裏奧斯的存在感過于巨大過來的時候沒有能注意到。
「原來黑閣下也在啊,你好,黑閣下」(クロ殿又不好翻作殿下,有什麽更好的翻譯嗎)
 點了點頭。

 然後看向了黑。他是這一帶見不到的帶著不可思議的氣氛的青年。
 像是融化在黑暗一樣的黑發,非常整潔的臉。如果再裝飾一番年輕的女子肯定會迷上吧。
 不過,這個年輕人好像不是喜歡吵鬧的性格。
 這次也有一件想擺脫給黑的事。和加裏奧斯在一起的話正好。
「你好,雷因巴閣下」

 黑也向這邊看著,點了點頭。
 雖然黑不是自由戰士但也在這間店裏。
 與黑見面是昨天晚上的事。
 昨天晚上,從他的妻子,也是我的姐姐那裏聽說了加裏奧斯去討伐了魔物但是沒有回來。
 大多數魔物都是夜行性的,與此相對人類在夜裏視力不是很好,在城外過夜與死無異。就算是熟練的戰士也是一樣的。

 在迷茫是不是該去尋找加裏奧斯在城牆附近走來走去的時候,背著加裏奧斯的黑出現了。
 加裏奧斯在中午的時候,與哥布林與豬人戰鬥的時候不小心摔下了小懸崖,摔傷了腳。(オーク,豬人,就是那種豬頭兵,大家應該都懂的)
 雖然想想辦法回去,但是腳動不了,到了傍晚光線漸漸變得昏暗。被碰巧通過那裏的黑所救了。
 加裏奧斯得救了的事讓姐姐很高興。
 加裏奧斯就這樣被黑背到能使用治療魔法的尼姆尼老師居住的那裏去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45 pm

 黑的身體很瘦弱。看起來不像是有能把身體有一兩個這個國家的成年人身體大小的加裏奧斯從那個森林裏搬運過來的能力。從加裏奧斯的話來看,他就算是在晚上也能不受昏暗的光線的影響行走。
 尼姆尼老師說黑是能使用夜視魔法吧。也就是說這個叫做黑的青年可能是魔術使。
 這麽想的話我也能接受他能背起比我大得多的加裏奧斯在森林裏行走的事了。使用了我不知道的魔法把加裏奧斯搬運到這裏來的吧。

 魔術使是非常珍貴的存在。如果黑是魔術使的話無論如何也想讓他居住在這個國家。現在這個國家能被稱爲魔術使的人也只有尼姆尼老師他們。還有從兩周以前住在這個城鎮的女性藥師也能使用一點魔術,但是並沒有達到能夠稱爲魔術使的能力。
 加裏奧斯夫婦在黑待在這個國家期間,照顧著救命恩人黑。

 因爲黑不需要奢侈的生活,所以照顧起來很輕松。不,不如說黑更喜歡樸素的生活。現在兩個人所吃的食物也是常見的食材。家裏奧斯在和艾爾酒的時候,黑在喝藥草茶。作爲救了加裏奧斯的謝禮想邀請他喝酒,但他好像因爲weichengnian所以不喝。
 weichengnian是我所不知道的哪裏的戒律嗎?
 我覺得他像是苦行僧一樣的人。
 想起來,走路的姿勢也沒有破綻,應該是積累了很多的經驗吧。

 今天白天,黑與其他自由戰士一起進行了魔物退治。我作爲王國的騎士也與自由戰士一起行動,然後看到了黑的戰鬥方式。僅僅使用一把小劍就能戰鬥到那種地步。就算是使用了魔法,我也不覺得能做出那種動作。從那舞姿一樣的戰鬥中學到了一點什麽。
 不使用魔法也能戰鬥,是這次的任務裏被交代了的人物。
「話說回來怎麽了雷因巴?今天你是休息的吧」

 加裏奧斯道出了疑問。
 城牆內的治安的維持是衛兵們的工作,以防萬一會在王城安置數名的騎士。本來的話自己是必須留在王城裏的。
「其實有一件想和加裏奧斯前輩說的事……」
 我說出了來到這裏的原因。
「看起來不是什麽小事啊,好吧,你說吧」

 然後黑站了起來。
「如果是機密的話我就離開座位了。」
 黑注意到了。
「不,這也是想拜托黑閣下的事……」
「也與我有關嗎?」
「是的,與黑閣下也有關」

 聽到這個黑再次坐下了。
 黑的連上浮現了驚訝的神情。
 不過,不在意這些繼續推進話題。
「我的委托是護衛某個人」
「護衛?」
「是的,有一群人突然決定拜訪這個國家。從陛下那裏接到命令要成爲那些人的護衛,但是只有我一個人的話有點不安。我想借助前輩的力量」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46 pm

「某個人物?是其他國家的王族嗎?」
 對加裏奧斯的話我搖了搖頭。接下來要來到的人如果是某國的王族還更簡單一點。
「不,不是。是與之匹敵的人。」
「嗯——。那是誰呢?」
 加裏奧斯驚訝的問道。

「其實明天勇者憐侍和他的妻子們會過來……嗯?黑閣下怎麽了嗎!?」
 黑突然把在口裏的茶噴了出來。
 噴出的茶正面的噴在了加裏奧斯身上。
「不……不好意思加裏奧斯閣下……」
 黑向加裏奧斯道歉。

「不,沒什麽……怎麽了嗎黑閣下」
 我和加裏奧斯對黑的樣子很驚訝。從黑的樣子來看這不是普通的事。
「不好意思……只是嗆到了……。繼續話題吧」
 黑一邊咳嗽一邊道歉。
「啊啊,回到話題,爲什麽勇者又來了。是來看明天開始的節日嗎?」
 加裏奧斯一邊用布擦臉一邊問道。

「好像也有這個原因……加裏奧斯前輩。勇者憐侍大人受傷的事你知道嗎?」
「啊啊,好像是被非常強的暗黑騎士幹掉了啊。能夠傷到那個勇者的人說實話我覺得只有神明大人,世界真的是廣大呢」

「我也是這麽覺得的。所以憐侍大人爲了治愈和那個暗黑騎士戰鬥後留下的傷來庫洛斯進行浴療。」
 羅庫斯王國是因爲溫泉而出名的國家。那是因爲溫泉是這個國家的主要收入來源。。
「所以,想請你們兩個人來幫忙做勇者的護衛」
 這麽說道,看向兩個人的表情。

 加裏奧斯和黑都擺出了微妙的表情。
「那個,雷因巴閣下。爲什麽護衛是必要的?我聽說憐……勇者大人們是非常強的啊」
 黑也聽說過勇者們的事嗎,好像知道勇者的強大。不過很難找到不知道勇者的人吧。
「確實,黑閣下有疑問也很正常呢……。能夠傷害勇者大人們的人除了神明大人以外就只有暗黑騎士吧」
「那麽爲什麽?」

「其實說護衛只是挂名的,實際上是讓奇怪想法的家夥遠離勇者大人的妻子們……」
 勇者憐侍帶來的女性都是美人。所以可能會出現有奇怪想法的家夥們。
 以前勇者來的時候出現了有奇怪想法的家夥造成了不得了的事。
「不能讓勇者大人們感到不快,不能讓人冒犯他們了。不能讓他們破壞更多的城牆了……」
 說出了心裏話。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46 pm

「原來如此呢」
「大概明白了……」
 加裏奧斯點了點頭。黑好像也察覺到了什麽。
 羅庫斯王國的西側城牆有一半是壞的。
 原因是受到了強力的攻擊魔法。

 話說回來,勇者們來到這個國家是第二次了。
 上次來的時候有個蠢貨想對勇者一行人的女性動手,那個女性一怒之下使用魔法破壞了。
 聽說在成爲勇者們的據點的聖蕾娜莉亞共和國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勇者們待在都市的時候,總是有蕾娜神殿的騎士們在保護勇者們。

 爲了不再發生之前那樣的事,我們國家也想護衛勇者們。而那個負責人是我。
 但是,作爲大國的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無論多少騎士都有,而我們羅庫斯王國的騎士連二十人都沒有。考慮到平時街道的警備和明天的節日的治安維持的指揮的話,人數是不夠的。因爲衛兵是從市民中征召的,如果是碰到普通人還好,碰到有一定程度實力的敵人是打不過的。可以的話還是想選擇能夠信賴並且有能力的人。
 因此,選擇了有能力的自由戰士作爲護衛。

 選擇的標准是沒有敵視勇者的人還有不會對勇者的女性做奇怪的事的人。
 加裏奧斯是因爲認識了很多年,所以能夠信任。另外,雖然和黑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有實力,又穩重,看起來又不像是敵視勇者的人。因爲看起來人畜無害,所以看到勇者的女性們也不會做出什麽奇怪的事吧。
 所以,想請這兩個人務必幫忙。
「所以,拜托了。可以幫我嗎?」

 向兩個人低下了頭。
「提不起幹勁呢……」
 加裏奧斯說道。
「本來我就不覺得我能成爲貴人的護衛」
 加裏奧斯對誰的態度都一樣。就算是他國的王族,說話的語氣也與現在一樣。雖然羅庫斯王不太在意這個,但是對于他國的王實在是失禮。

 弄不好的話,可能會讓勇者不高興。
「不,直接的對象是阿露米……是公主,所以不用擔心。我們只需要讓奇怪的家夥遠離勇者大人,在遠處進行護衛就行」
 我向他傳達工作內容。
「公主是指阿露米娜大人嗎?」
 我對加裏奧斯的提問點頭。阿露米娜公主是羅庫斯王國的最小的公主,今年17歲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47 pm

 聽說勇者會溫柔的對待女性,與同樣是女性的女性勇者們就不會發生什麽大問題,這麽判斷到,就讓禮儀也完美的公主成爲照顧勇者們的人了。
「原來如此,將來要成爲夫婦的兩個人一起照顧勇者呢」
 加裏奧斯偷笑道。
「請不要開玩笑,前輩」

 其實阿露米娜公主與我是青梅竹馬,也是婚約者。
「好吧,如果是爲了你和阿露米娜公主的話。可以不用直接以勇者爲對手的話我也來幫忙吧。」
 加裏奧斯哈哈哈地笑著承諾。然後,看向了黑。
「黑,你的話怎麽樣呢?」
 說實話,黑一臉提不起勁的表情。
 但是,如果能得到會使用魔法的黑的協力的話一定能得到很大的幫助。
「還請黑閣下幫忙!!」

 向黑深深的低下了頭。
「嘛,只要不是直接以勇者的對手就好了……」
 黑同意了。
 這樣就得到了他們兩個人的幫助了。
 雖然勇者的這件事也想辦法解決了。
 但是對于突然決定的勇者的來訪,有一種令人討厭的預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6:48 pm

◆暗黑騎士黑樹

 變成奇怪的事情了。
 想不到爲了打倒勇者而被召喚的自己會成爲勇者的護衛。
 接受雷因巴的委托是因爲,好不容易在娜迩葛爾以外找到了知己,想要珍惜他們。
 根據雷因巴所說的不會直接見面,從遠處護衛的話應該不會引起什麽問題吧。
 我來到羅庫斯王國的附近是爲了來收集制作女神用的材料。
 回想起來到這裏之前和莫德斯說的話。

「龍的角是必要的,而且不是龍王級的龍角的話是不能用來制作女神的」
 要求報酬的時候,莫德斯說了這樣的話。
 我本來以爲是很快就能造出來的,然而並不是這樣。
 但是,制作女神是需要特殊的材料,如果沒有的話是無法制作女神的。

 在這個羅庫斯王國的附近居住著被稱爲白銀的聖龍王的龍,使用那個角的話肯定能造出女神。順帶一提,莫娜是使用了被稱爲漆黑的魔龍王的龍王的角制作出來的。因爲這個原因,莫娜的頭發與蕾娜不同是美麗的黑發。
 不過說回來,取走龍王的角,相當的困難呢。
 根據自己的調查,能被稱爲龍王的龍都非常的強,我不認爲會讓我那麽簡單的取走角。
 然而,莫德斯像拜托孩子一樣的語氣說。

 還是說,在這個世界裏自己十分的強,所以能夠很簡單的就辦到嗎。
 但是我不希望因爲自己的欲望而傷害到龍。
 想到古洛利亞斯的事。

 來到羅庫斯王國爲止我都是乘著古洛利亞斯。本來的話沒有許可就飛在天空的人會受到艾利奧斯的聖騎士們的阻撓,不過那些聖騎士們都被我給毀滅了。
 說實話我有反省過做得太過了。那天晚上的我很粗暴,沒有深慮地就將靠近的人徹底的擊落了。等注意到了的時候已經把聖騎士們毀滅了。聽說是毀滅狀態,到底受害有多嚴重呢?現在也無法確認。
 嘛,因爲這個,沒有聖騎士們,所以我能乘著古洛利亞斯飛翔。

 比起娜迩葛爾的天空,這個世界的天空和自己原來的天空一樣的蔚藍清澈,十分的美麗。
 騎著龍在藍天上飛翔十分的快樂。
 雖然使用飛翔的魔法也可以飛,不過還是騎著龍在天上飛心情更舒暢。
 讓我心情舒暢的古洛利亞斯的角要是被誰擅自的盜去的話,我肯定是不會原諒他的吧。
 所以,和古洛利亞斯一樣去取其他的龍的角並不是什麽令人愉快的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05 pm

 但是,除了來到這裏沒有其他辦法了。
 比起什麽都不做,還是做點什麽事更好,總之先乘著古洛利亞斯來到了這裏。順帶一提這次沒有帶著納特。
 因爲不能把古洛利亞斯帶入城市中所以把它留在了森林的塔裏。
 那座塔好像被廢棄了,誰也沒有住過。因爲塔的頂部變成了空洞,用來隱藏古洛利亞斯是最佳的地點。
 剛才去看了一下古洛利亞斯,他還是很有精神。
 根據盧加斯說的,龍在想吃東西的時候什麽都吃,不想吃的時候什麽都不吃,現在古洛利亞斯處在什麽都不想吃的時候。

 想到了這些,自己把肩膀以下的身子浸到了水裏。
 現在,我在羅庫斯王國的公共溫泉設施。
 周圍的是和自己一樣進入浴場的客人。
 奪取龍王的角這件事讓人提不起勁,但是這個溫泉很不錯。關于這一點我覺得能來真是太好了。
 羅庫斯的溫泉設施不太精致,而是簡單的石造的。
 有什麽植物的油制作的液體狀的香皂,也有像桑拿那樣的東西,有相應的充實的設備,浸在溫泉裏,就會想起日本。

 雖然還沒有滿一個月,但是自己已經很懷念日本了。
 大家都在擔心吧?
 自己能夠順利的回去嗎?
 想那樣的事情發呆。好像水有點熱了。
「餵,黑,差不多該出去了吧?」

 一起來到公共浴場的加裏奧斯發出聲音。
 看著加裏奧斯。全身毛烘烘的男人。身上的傷痕,是他生活方式的證明。
 和加裏奧斯相遇是昨天傍晚的事了。
 在森林裏尋找食物的時候發現了腳受傷了的加裏奧斯。

 遺憾的是我只會使用只能恢複自己的那種治愈魔法。所以,我沒辦法治療加裏奧斯的傷。所以我背起了加裏奧斯向羅庫斯王國搬運。
 好像加裏奧斯在羅庫斯王國裏也算是十分有名的人,看著自己背負的加裏奧斯城牆的守門人直接就讓我通過了。至今爲止的閉門羹像是騙人的一樣。

 事實上從正面進入城牆裏這是第一次。
 但是,在羅庫斯王國只要不犯罪,比起其他國家,出入更加自由。
 這樣的進入國家的方針在國與國之間好像不太一樣,有不是同盟國的市民的話就不能進入的國家,也有只要有錢的話就能進入的國家。
 說道錢的話,這次和上次不同,有好好地帶著在人類社會通用的貨幣。
 上次在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碰到的金錢問題也簡單的解決了。

 那不是因爲我明白了把寶石換成錢的方法。
 簡單的來說,就是用金制作貨幣,也就是說是我個人發行的貨幣。
 這裏周邊一帶流通的是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發行的貨幣。
 但是,並不是說只有聖蕾娜莉亞共和國才有發行貨幣的權力,各自的國家也能發行貨幣,甚至個人制作貨幣也沒有問題。重要的是,那種貨幣是否能流通。

 這個世界裏也有類似金銀銅的金屬,把那些進入做成直徑兩到三厘米大的圓形,就可以用作金幣銀幣銅幣。
 制作與作爲標准的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發行的金幣同等重量的金幣,可以拿去作爲貨幣使用的可能性很大。
 也就是說,只要能入手金銀銅一樣的金屬就可以隨意制作貨幣了。
 當然,其中也有混入了常見金屬制作成的劣幣,收到貨幣的時候需要注意。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06 pm

 娜迩葛爾沒有金和銀,取了少量的銅,然後拿出了在聖蕾娜莉亞共和國得到的一枚銅幣作爲樣本進行量産。雖然是自己做的但是我個人認爲還是做的很好。

 把這些銅幣拿給加裏奧斯看,他說在羅庫斯王國也能正常使用。
 不過就算在羅庫斯王國期間不能使用這個銅幣也沒關系。
 爲了感謝救助了性命的自己,加裏奧斯在我留在這個國家的期間照顧著我。
 今天被帶到了溫泉設施裏來了,當然費用也付過了。
 我認爲沒有必要做到那種程度。心情有點難受。

「說的也是呢,差不多該出去了」
 在加裏奧斯的催促下我站了起來。
 加裏奧斯的視線往下。
「有著與臉不相符的凶惡的東西呢。垂下狀態都那樣嗎」
 加裏奧斯好像想捉弄我說道。

「等,你在看哪裏啊!!」
 我把股間隱藏。
 在以前的世界也發生過幾次一樣的事情,其實我對這件事沒有什麽太好的想法,不如說因爲這個遭到了過分的對待。
「餵餵,別那麽害羞啊。有那個的話無論怎樣的女人都會愉悅吧。弄哭多少人了?」
 加裏奧斯邊笑邊說。

「不,至今都還沒有和女性交往過……」
 我越來越小聲的說道。
 就算很大也沒有能使用的對象,持有再大的寶物不能使用的話也只會漸漸腐爛。
「再怎麽大也沒有能使用的對象啊……(泣)」
 我變得有點想哭。

 說實話,和女性交往的事一次都沒有。也沒有異性的熟人。
 唯一和自己關系比較好的白音是憐侍的女友之一。無法和女性好好對話的自己將來也用不上的吧。
 偶爾師傅也捉弄道「將來的妻子會夠嗆的吧」。並不會有這樣的未來吧,抽泣抽泣。
「不……有點對不住啊。好像讓你想起了什麽討厭的事。對了,作爲這次的道歉,我帶你去那種店吧」
 加裏奧斯提出了一個有點令人心動的提案。

「咦!!這樣好嗎!!貝妮羅娅小姐不會生氣嗎?」
 貝妮羅娅是加裏奧斯的妻子。能理解丈夫去那種店嗎?
「哦多,那可不好了。剛才的話當做沒有吧」
 切。好像說了多余的話。

 在那之後我和加裏奧斯一邊開玩笑一邊離開了浴場。
 在更衣處擦幹身體換好衣服離開了設施。
 從昨天開始離開了加裏奧斯的家開始了漂泊。
 第一次接觸到這個世界的人類社會,想把奪取龍角的事延期,更多地享受人類的都市生活。
 到達了加裏奧斯的家加裏奧斯的妻子出來迎接了。他是剛才的雷因巴的姐姐。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06 pm

「我回來了,貝妮羅娅」
「回來了,貝妮羅娅小姐」
 加裏奧斯的妻子貝妮羅娅是樸素的女性,讓人看了很平靜。
 根據加裏奧斯的話生氣的時候十分恐怖,實在是難以想象那麽穩重的女性會發怒。
「歡迎回來親愛的。弟弟來了喲」

「怎麽?雷因巴嗎?發生了什麽」
 加裏奧斯歪了歪頭。
 我也覺得奇怪。剛才明明和他在酒館裏見過了。馬上又來見加裏奧斯,是發生了什麽嗎?
 進入家後看到雷因巴在接待室。
「我正等著你們哦,前輩和黑閣下」
 看來雷因巴也在等我。

「怎麽了,雷因巴。有什麽事嗎?」
 加裏奧斯和我向坐在旁邊的雷因巴詢問。
「其實出了點問題。需要借助黑閣下的力量」
 雷因巴看著我說道。
「我的力量嗎?」

「其實從在城牆的衛兵那裏得到了緊急通知。城牆外面出現了大量的魔物」
「什麽!?怎麽會有魔物。是不是看錯了?」
 加裏奧斯他們從三天前開始就募集自由戰士掃蕩周邊的魔物。今天我也幫忙了,羅庫斯周邊應該沒有魔物了才對。如果說是遠處來的魔物的話,也太快了。
 我也認爲是城牆上的衛兵看錯的可能性很大。已經是晚上了,人類的眼睛幾乎看不到了,可能是把什麽東西看錯了。
「雖然我也是這麽認爲的……。衛兵說取出了城牆上照明,又說不是哥布林和豬人」
 城牆上有使用鏡子照到遠處的照明器具。是使用了那個吧。

 但是,聽說這一帶的哥布林的巢穴和豬人的集落都被討伐掉了。真的是那樣嗎。
「有幾頭沒有除掉嗎……有幾頭活下來了嗎。怎麽搞的啊,明天可就要開始節日了啊」
 加裏奧斯咂嘴。
 在白天聽到的是節日期間,爲了方便觀光客在節日前方便來到羅庫斯王國,對周邊的魔物進行了掃蕩。但是,好像沒有完全除掉。
「現在那些身影在靠近城牆。幸好沒有攀登城牆的力量。但是衛兵說影子像是哥布林和豬人,但是動作很奇怪」
「動作很奇怪?」

「是的,我有點在意,想去看看情況。想讓能使用暗視魔法的黑閣下也一起來」
「原來如此」
 加裏奧斯點頭。
「黑要怎麽辦?要去的話我陪你去」
 雷因巴和加裏奧斯看向了這裏。
「嗯,可以,我們走吧」
 我快速回道。
 受到了加裏奧斯夫妻的照顧。雷因巴又是加裏奧斯義弟,可以當做是報恩吧。
 然後我們向城牆走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07 pm

◆暗黑騎士黑樹

 我們進入了森林。
 晚上的森林很暗,除了我以外的成員,如果沒有燈籠的光或者是魔法的光的話,連一寸遠的東西都看不見。
 晚上出城是很危險的。但是離城牆很近,如果碰到什麽事,就可以馬上的撤退。
 成員是我和加裏奧斯和雷因巴還有其他四個人。
 加裏奧斯對一個自由戰士出聲。
「果然晚上還是會讓人害怕……」

 對成員之一的自由戰士斯特羅斯說道。他不是羅庫斯王國的人,而是其他都市的人。雖然有點傲慢,但很有實力。
「真的是,如果不是有燈籠和這微弱的魔法的光,根本一點也看不到」
 另一個自由戰士博庫斯也說道。他和斯特羅斯一樣是其他都市的人。
 斯特羅斯大約是二十歲左右,與此相對的博庫斯是比加裏奧斯更年長的老手戰士。
「不好意思,這就是我的魔法的極限了……」
 尼姆尼道歉。

 他是住在羅庫斯王國的魔術使。昨天治療加裏奧斯的傷的人也是他。他本來是丟棄在羅庫斯王國的城牆的門附近的孩子。也就是所謂精靈的村落遺棄的孩子。精靈族只有女性,精靈族和其他種族交合生孩子。如果是女孩子的話,就會作爲精靈族出生,男孩子的話就會作爲父親的種族出生。然後因爲種族不同以及各種各樣的理由,無法一起生活。會把男孩子丟棄在父親種族的集落附近。不過對于精靈來說這不算是丟棄。
 從魔法能力很高的精靈族生下來的孩子,就算父親是不擅長魔法的種族,那個孩子也會有很高的魔力,容易使用魔法。在人類中擁有魔力的人很珍貴,有可能會成爲那個國家的利益,所以被很重視的撫育了。那樣的孩子將來會成爲魔術使。這也是人類魔法使男性比較多的理由之一。

 尼姆尼是被這個國家撫育,向十年前死去的宮廷魔術使學習魔法。
 尼姆尼從外表看起來只有四十歲,其實已經超過八十歲了。這也是收到了妖精的血統的影響。
「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

 博庫斯向尼姆尼道歉。博庫斯基本上可以說是個好人。
 尼姆尼也不是特別在意的樣子,笑著說道沒關系。昨天見面對話知道了尼姆尼這個人物大家都對他抱有好感。
「斯特魯。發現了什麽嗎?」
 加裏奧斯向斯特魯問道。
「不好意思,夜晚的森林屬于我管轄範圍外的了。向這位小哥問問不是更好嗎?」
 這位小哥也就是指的我。這群人中能使用暗視魔法的人只有我。魔術使的尼姆尼也不能使用。這不是說尼姆尼作爲魔術使能力不行,而是相性不好。因爲我只能使用暗視魔法而不能像尼姆尼一樣使用魔法照明。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19 pm

 而我因爲能使用暗視魔法所以在最前線。
「黑閣下,有發現什麽嗎?」
 雷因巴向我詢問。
「被包圍了呢」
「什!!?」
 我說出了實話,周圍傳來了驚訝的聲音。
 在夜晚的黑暗裏有複數影子在離自己有點遠的地方慢慢向這裏包圍。
「什麽!!對手是哥布林還是豬人?」
 加裏奧斯慌張的發聲。

 每個人各自取出武器。
「雖然哥布林和豬人都有……」
 對于我暧昧的回答大家都歪了歪頭。
「哥布林和豬人都有?這是怎麽回事?」
 加裏奧斯問道。
「看起來像是哥布林和豬人……但那是僵屍吧」

 其他人的眼睛看不見,但我看的很清楚。
 從遠處靠近才發現從哥布林和豬人身上感覺不到活著的氣息。
 而且它們全體都受傷了,其中還有被槍和箭貫穿的家夥。
 從盧加斯那裏學到的知識來看,那毫無疑問就是僵屍吧。
 僵屍一開始是不死物,憎恨生者,感覺到了生者的氣息就會襲擊過來的魔物。
 它們注意到了這邊靠近了過來。

 聽到了我的話後,其他成員有點騷動。各自在說著什麽。
「有不少的數量靠近了。恐怕,認爲是白天我們遭遇的家夥都僵屍化了比較好」
 這麽想是因爲,包圍的的豬人裏有白天見到過的身影。
 今天白天,收到了加裏奧斯的邀請陪他來到森林裏清除魔物。

 那個豬人肯定是當時打到的那個家夥。毫無疑問它的性命已經結束了。
 看向那個豬人僵屍。破爛的劍和破爛的盔甲,和生前一樣的服裝。可能是使用了人類使用過的東西吧。
 白天也這麽想過,和娜迩葛爾的豬人們完全不一樣。
 身姿雖然一樣,但是娜迩葛爾的豬人士兵們是被統一好好地武裝過的,而且禮儀也是明白的。
 與此相對白天遇到的豬人們完全就是蠻族一樣。粗野暴亂,是對不上話的對手。

 本來被魔王喚來的我要說的話應該是魔物一側的夥伴,但是那個樣子,從心情上我更想成爲人類的夥伴。
 而且白天碰到的豬人看到自己都發出了敵意。它們好像認爲我們是很好吃的食物,在那裏面更是有明顯抱有不同于食欲的欲望的家夥。成爲那樣的它們的夥伴是不可能的。
 並且,娜迩葛爾之外的魔物不是莫德斯的下屬,我不認爲我做了背叛莫德斯的事。
 影子以非常慢的速度靠近。由于僵屍化了,生前對于它們來說容易繞過的樹木也成爲了障礙,好像很難到達這裏。

 在那其中,有一只影子好不容易到達了。
 我拔出了短劍將靠近的影子斬裂了。
 使用短劍是因爲不想讓其他人看到魔劍。
 短劍是從娜迩葛爾那裏拿到的。與魔劍不同,是這個世界上很平常的東西。對于小事沒必要一一使用魔劍應對,所以拿了一把。
 影子向後倒下,就那樣亂動著。

 大家把打到的影子放在一起。
 那是,沒有頭和腳的豬人。但是頭都掉了手腳都還是在亂動。
「確實是僵屍呢……」
 加裏奧斯一邊警戒著周圍一邊說。
「爲什麽……爲什麽又變成了僵屍……難道說是斯特裏希斯……」
 雷因巴喃喃低語。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19 pm

「有僵屍的話,就說明有制造它的人也在」
 有幾人對尼姆尼的話點頭。
 從盧加斯那裏知道了僵屍等不死物基本上不會自然形成。一般來說是因爲死靈魔術形成的。所以說有誰在制作僵屍的可能性很高。
「現在要怎麽做呢?其他的僵屍也在靠近哦?」
 我說道,大家都騷動起來。

 僵屍的行動緩慢。但是,被包圍了的話就很危險。現在的話能逃掉。
「怎麽辦、雷因巴?」
 加裏奧斯向雷因巴問道。
 雷因巴是這個團體的指揮。等待著他的判斷。
「當然要撤退。比起與不死物爲對手,在城牆裏等待早晨更保險」
 大家對雷因巴的判斷點頭。

 僵屍的弱點是動作緩慢。但是,普通的攻擊幾乎不起效,劍和槍不會太有效。用在這裏的成員的裝備戰鬥也只會消磨體力而已。
 當然,我的話可以全部殲滅,不過要隱藏身份,不讓力量顯露出來比較好。
 而且,所有的不死物的弱點是陽光,沐浴在陽光下的話不死物會溶解消失。因此,比起一只一只地打到,等太陽升起來會更快。

 雖然高位的神官中有能用魔法制作陽光的人,不過這裏沒有能使用那種魔法的人。
 所以,比起勉強戰鬥,不如等太陽升起來更好。聽從雷因巴的判斷後大家開始迅速撤退。
「這樣出現不死物什麽的,這不就和一個月前,勇者來的時候一樣嗎!!」
 加裏奧斯喊到,雷因巴和尼姆尼和斯特魯點頭。都是羅庫斯王國的人。
 過去發生了什麽?
「是的。搞不好和勇者大人們有什麽關系也說不定」
 尼姆尼回答道。

「那果然是斯特裏希斯還活著嗎?」
「是不是斯特裏希斯還不知道……。但是有人在制造不死物,這是事實。對此警戒一點比較好」
 他們一邊說一邊踏上歸途。對于昨天才來到羅庫斯王國的我是不知道的話題。完全搞不懂。
 但是好像是和勇者們有關的話題。
 是不是和白音也有關呢。突然想到那樣的事情。
 而且勇者們爲什麽會在這個時點過來呢?
 有種會發生什麽事件的預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0 pm

2-3 勇者來訪

◆黑發賢者千雪

 羅庫斯王國是要從聖蕾娜莉亞共和國乘坐馬車需要兩天才能到達的王國。因爲通過大陸東部的中央大街道,所以有很多人往來。
 作爲統治者的國王是羅庫洛斯八世,國家人口約三萬人。
 有了這些,在這個世界裏一般能說成是一個國家。
 不過羅庫斯王國有兩個其他國家所沒有的特征。

 一個是這個國家有溫泉的事。以那個溫泉爲目的的觀光客很多。我們明面上是爲了接受浴療才來到這裏。
 第二個就是在這個國家附近的聖龍山裏住著白銀的聖龍王。說到底,羅庫斯王國的開始就是初代羅庫斯王與白銀的聖龍王交換盟約,允許他在這裏建造王國。
 今天是羅庫斯王國的建國紀念日。從今天開始一周內,羅庫斯王國會舉辦祭典。在這期間,這個國家的溫泉設施的費用和住宿費用會減半,而且可以自由出入國內。因此有很多人來到這個國家。比起上次來的時候,人數壓倒性的變多了。

 來到這個國家已經是第二次了。因爲是有溫泉的國家,所以以前也有來過。
 對于日本人的我們來說,溫泉這個詞語有著讓人無法拒絕的魅力。特意中斷魔王討伐來這裏浴療是一個月之前的事了。
 那時退治了叫斯特裏希斯的魔物,在我們入浴的時候,那家夥向我們放魔法,然後作爲反擊,不小心破壞了城牆。
 之前來到的時候沒有注意到這裏有被稱爲聖龍王的龍。緒美的物體感知沒有起效,大概是因爲設置了結界的原因吧。
 如果有那樣的龍真想見見。

 因爲白銀的聖龍王是被稱作幸運的白龍。簡直就像是小說結尾會出現的龍一樣。
 關于那個聖龍王的事,我們來到羅庫斯王國的真正的目的與聖龍王的角有關。
 希望你們能阻止暗黑騎士迪哈魯特得到聖龍王的角。我們對蕾娜突然拜托我們的事感到困惑。
 憐侍的傷在沙穂子的魔法與醫神的秘藥下大體回複了。
 但是就算是憐侍恢複了,迪哈魯特還是很強。應該避免與其戰鬥。

 但是,和往常一樣憐侍對蕾娜的委托充滿幹勁。如果是憐侍一個人的話可能會碰到和上次一樣快死掉的情況。
 希望他也能考慮一下周圍的事啊。不希望他又做出讓沙穂子和白音哭泣的事情。
 爲此,我故意讓行程慢下來。
 但是,看起來迪哈魯特還沒有入手聖龍王的角的樣子。從蕾娜那裏拿到的鈴铛沒有鳴響。
 蕾娜和她的部下的天使們在聖龍山周圍,設置了和蕾娜神殿一樣的警報裝置,如果有什麽人入侵了的話,這個鈴铛也會響起來。

 結果鈴铛沒有響我們就到達了羅庫斯。
 說回來,蕾娜是怎麽知道迪哈魯特的行動的呢?在娜迩葛爾裏藏著間諜嗎?
 而且,爲什麽暗黑騎士會瞄上了聖龍王的角呢?
 嘛,雖然不知道有什麽企圖,奪取被稱爲神聖的幸運的白龍的龍王的角,肯定不是什麽像樣的事。
 通過了羅庫斯城門走在羅庫斯的街道上。

 馬車能進入的只有城門附近,把馬車寄存給衛兵。從這裏到羅庫斯的王城需要走過去。
 走的時候感覺到了複數的視線。相當令人厭惡的視線。爲了看我們很多人聚在了一起。幾乎都是男性。
 從聖蕾娜莉亞共和國來的作爲護衛的神殿騎士們爲了讓我們通過,把路上的男性都趕走了。和上次不同,把護衛帶過來是正確的呢。
 稍微有點粗暴,但是要趕人走的話正好。
「嗚嗚,千雪……果然好害羞……」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2 pm

 和我一樣受到了令人厭惡的視線的白音用快哭的聲音說道。
「不要說啊……。明明我都特意不去想的了」
 看向了白音,我覺得是不得了的裝扮。幾乎和內衣一樣的身姿。也就是比基尼铠甲那樣的東西。身材平衡的白音穿著很合適。不過本人卻相當討厭。
 但是關于服飾的事,我也說不了別人。我現在的裝扮是超絕的迷你裙的黑色的哥特蘿莉。稍微前傾的話就會看到內衣,所以行動的時候不得不小心。

 爲什麽要打扮成這樣令人害羞的裝扮呢?這是爲了引誘出襲擊了京華的變態。
 由于暗黑騎士迪哈魯特的關系,召喚道具被破壞了,我們回不去原來的世界了。回不去了這件事讓我們有點沮喪。
 無論是多麽美妙的遊樂園,無法從那裏離開回到家的話,都不會讓人感到高興吧。
 但是,還是有希望回到原來的世界。除了蕾娜以外應該還有其他的持有召喚道具的人。爲什麽這麽說,是因爲襲擊了京華的變態應該是和我們在一個世界的人。也就是說,除了蕾娜以外,還有其他人能夠召喚。我們不得不找到那個人。

 然後,先從抓住襲擊了京華的變態開始。
 那個變態盯上了京華的胸部。好像很喜歡女性的胸部的樣子。
 所以,我們全員都穿著強調胸部的令人害羞的服裝來引誘他出現。
 雖然最開始成爲誘餌的只有京華,但由于京華的抗議,憐侍說京華以外的人的胸部也可能會受到襲擊所以所有人都應該准備好,這就是一切的源頭。

 因此,除了我和白音以外其他的女孩子也穿著十分害羞的衣服。
 外出的時候一直是這個打扮。就算是聖蕾娜莉亞共和國之外也不變。
 順帶一提,我們穿著的衣服是憐侍拿過來的衣服。不僅僅是胸,露出其他部位的話變態襲擊過來的可能性會更高。憐侍這麽說。

 怎麽想都沒有其他辦法,沒有變態的線索,能把他有效的引出來的方法只有穿著這樣的衣服了。
 確實,出現了大量的變態。實際上,在都市內走這的話,到我們周圍的男性增加了三倍吧。
 但是,那個目標的變態還沒有出現。
 自從我們穿成這個樣子,神殿給我們的護衛增加了三倍。來到羅庫斯王國的時候,他們也來了。現在,想靠近我們的男人都被那些護衛阻止了。如果是能和加彌旗鼓相當地戰鬥的人,那些護衛也成不了阻礙吧。所以,那個變態還沒有出現。

 要出現的話就快點出現啊。我們要穿著這樣的服裝到什麽時候啊?
 雖然這個樣子戰鬥有時候會成爲阻礙,但不說迪哈魯特,以這裏周邊的魔物和人爲對手的話能很簡單的取勝,而且原本的武裝可以隨時用魔法叫來,所以沒有那麽危險。
 看向了白音以外的人的裝扮。
 首先是緒美穿著迷你旗袍和貓耳,從旗袍的開衩露出的苗條的腿,非常的合身。憐侍不僅交給了她貓耳,而且還有貓尾,緒美因爲穿不上而來找我商談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2 pm

 因爲我也不知道,所以我向憐侍問了問,尾巴是插入奇怪的地方的可疑的裝飾品。聽到了那個的我,無言的將尾巴燒掉了。憐侍雖然有點悲傷,但我才不管呢。
 所以緒美現在是只有貓耳的樣子。

 話說回來,這樣的衣服也好,爲什麽憐侍會有這些奇怪的東西啊。想把憐侍和一起制作衣服的人揍一頓。
 理乃的打扮是啦啦隊女孩。因爲很可愛所以很適合理乃。理乃的情況是平常就穿著露出比較多的衣服所以沒什麽變化。
 因爲是模特,這樣害羞的衣服也沒什麽大不了地穿著。
 最初憐侍是想讓理乃穿上只用絲帶卷住的裝扮,因爲不可能所以放棄了。真的是,在想些什麽啊……。
 京華是舞女的打扮。爲了讓變態靠近所以是最華麗的打扮。
 原本變態就是把京華作爲目標,這是理所當然的。

 在我們中身材最好的京華,穿上強調豐滿的胸部和纖細的腰的服裝會讓這個世界的男性難以轉開視線吧。
 內在姑且不論,那個身材就算是女性的我也有點羨慕。
 京華最開始不想要這個裝扮但是在憐侍說服下最後她還是勉勉強強穿上了。明明是兄妹,和憐侍相比,對性的態度是更加保守的想法。不想穿上露出太多的衣服。不過她的泳衣卻是很華麗的樣子,實在是不明白她的基准。
 加彌的裝扮是迷你女仆服,本來加彌就是京華家的傭人,平時就穿著女仆服,所以穿著非常漂亮。迷你裙下的白色膝襪襯托著她腿的曲線美。

 本來憐侍好像是想讓她穿上更加暴露的衣服,但是敵不過來自加彌無言的圧力。我也想成爲那樣。
 說回來爲什麽加彌會服從京華呢?就算是來到了這個世界京華與加彌的關系也沒有變化,讓人覺得不只是單純的傭人。可能是有什麽原因吧。不過,因爲是別人家裏的事情,所以不能輕易地打聽。
 最後是沙穂子,沙穂子的裝扮是白色兔女郎。那件衣服是爲了強調胸部而制作的,在我們之中胸部最大的沙穂子穿上後變成了不得了的事。
 沙穂子是稍稍豐滿的體型,雖然身材比不上京華,但是想吸引男性的視線已經充足了。根據人的不同,也有喜歡沙穂子這樣的人吧。

 安産型的屁股那裏穿著高開叉,是相當害羞的打扮。她本人也快要哭了。在白色面料的薄的地方能看到不能看的地方。是十分不能見人的。我的話是絕對不會穿的。但是,沙穂子拒絕不了憐侍的拜托,勉勉強強地穿上了。
 從剛才的視線開始就有點吃不消了。如果沒有神殿騎士們爲了不讓有奇怪的家夥不靠近而保護的話,大概會害羞的想用爆裂魔法(explosion)吹飛看到的男性們。
 我們忍著害羞,向羅庫斯的王宮走去。先去拜見這個國家的王。

 畢竟,他國的重要人物去其他國家拜訪的時候先拜見國王是慣例。我們到來了的事也已經被通知過了。
 並不是說我認爲我們自己是重要人物,因爲周圍的人的擡舉,所以沒有辦法。
 而且其他國家的騎士擅自進入,姑且還是需要得到許可。
 現在,作爲我們護衛的騎士們是神殿擅自安排的。與其說是保護我們的存在,不如說是避免我們使用力量的存在。要說爲什麽的話,是因爲我們的行動可能會傷害到女神蕾娜的名聲。說實話我覺得這樣說很失禮,但想到憐侍的一連行動還有京華在街上使用魔法到處破壞的事,我們沒有資格說這種話。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3 pm

 蕾娜神殿的騎士們向女神蕾娜宣誓了愛的誓言才能成爲神殿騎士,因爲這個條件,看到我們也不會特別心動。並不是說想被別人看,有時會有點不甘心。嘛,以那個蕾娜爲對手我們也知道是沒用的。
 那個蕾娜這次也和部下一起行動了。終于不是只讓我們去戰鬥,她們也會一起來參戰。蕾娜她們好像是在羅庫斯王國的附近待機,真的是這樣嗎?

 到達了羅庫斯的王宮。羅庫斯的王宮只有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的政廳三分之一左右的大小。
 雖然這也算是很大了,但對于在比起聖蕾娜莉亞政廳更大的蕾娜神殿生活的我看來很小。對于人口有三萬左右的國家這個程度剛好吧。
「終于來了啊,勇者憐侍大人和妻子們」
 進入王宮後羅庫斯王出來迎接了。
 可能是因爲上回的事吧,羅庫斯王對待我們的態度是作爲他的上位者對待。憐侍在王的面前也是目中無人的態度。

「啊,又要受到你的照顧了」
 憐侍笑著說道。憐侍因爲這種態度在各地引起了很多問,希望他稍微自重一點。
 但是沒有會讓憐侍改變態度的事吧。
 憐侍是那種認爲這個世界上只有本大爺是最厲害的人,恐怕在神王面前也不會改變態度吧。
 而且,誰也不能改變他的態度。在我的印象裏,反對憐侍的人在以前的世界也好,在這個世界也好,都被擊潰了。

 是什麽時候的事呢,有個叫阿爾戈亞的王國因爲這件事敵對憐侍,那個王的軍力被毀滅了。(就是第一節黑樹救下的莉潔娜的那個國家)
 在那之後阿爾戈亞王國好像發生了政變,或許就是憐侍的原因。事實上,以憐侍的力量,毀滅一個國家的王是很容易的事。如果想要漂亮的解決問題,最好不要做得不好,羅庫斯王向憐侍低頭可以說是正確的行動。
 和羅庫斯王相見是第二次了。比以前更消瘦了吧?

 站在羅庫斯王的旁邊的是這個國家的公主阿露米娜。和她相見也是第二次了,和婚約者的騎士之間進展還順利嗎。
「好久不見了,阿露米娜。你還好嗎?」
 當然,就算是在公主的面前憐侍也不會做出改變態度的事。真的是太過于親昵的態度。
 雖然還有其他的王子,但他們不在這裏。是因爲以前憐侍看不慣憐侍的態度被擊潰了,不敢出來了吧。
「嗯,憐侍大人。阿露米娜現在很有精神」

 阿露米娜看向憐侍。那是,戀愛的眼神。
 明明父親和兄長被憐侍那樣對待了,阿露米娜卻滿面喜色。婚約者那邊沒問題嗎?
 暫且不論憐侍的內在,他的臉和外表很長得很好,因爲那個,迷住的女性很多。而且,雖然憐侍對男性很嚴厲,但是對女性很溫柔。無論是怎樣的女孩子都溫柔對待,並且來者不拒。

 在聖蕾娜莉亞共和國,成爲的憐侍粉絲的女孩子總是來到蕾娜神殿。如果不是有魔物出沒的話,會追隨到羅庫斯王國來吧。
 憐侍和阿露米娜在用灼熱的視線交流著。看向旁邊,理乃和京華擺出了很不高興的臉。沙穂子則是稍稍有點悲傷。白音和加彌則是很冷靜。緒美沒什麽興趣。憐侍和自己以外的女孩子說話的時候總是這樣的感覺。已經習慣了。

 對于我來說是日常的景象,但是對于阿露米娜卻不是這樣。被理乃和京華瞪了,阿露米娜快要哭了。這時候最好出現一個調停人比較好吧。
 這麽想的時候一個男人出來了。
 除了我以外還有人想改變這個氣氛。
 出來的這個男人我記得確實是這個國家的宰相。

「那個,關于憐侍大人的住宿的問題……。因爲是突然來訪……」
 從蕾娜那裏傳來聯絡是昨天。然後爲了聯絡,使用了這個世界最快的馬的他們昨天應該是知道我們要過來的事。恐怕是來不及准備迎接我們把。看到了憐侍不高興的臉,宰相嚇得臉發青了。
 然後他向後看了看。作爲守衛我們的神殿騎士們排好了隊。包含他們的話,可以說是很大的一個團體吧。無法迎接所有人吧。
「關于那個的話,沒有問題」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5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 11, 12, 13  下一步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