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騎士物語

13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 11, 12, 13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14 pm

但是這狀況可不太妙。
“要怎麽做呢,白音大人?要在黑樹先生來之前先消滅掉食人魔嗎?”
加彌向我問道。

“嗯~雖然我也想這麽做,但也不知道黑樹什麽時候會來呢……不太想跟食人魔交手呢……”
老實說,光是有黑樹的事情就夠受的了,沒有跟食人魔交手的那種余裕。但是也不能就這麽放著不管。
我開始動起腦筋。
“唉……白音桑,加彌桑。總之不考慮先前往阿爾戈亞王國嗎?我也差不多想從馬車上下來了呢。”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京華這麽說道。看起來是受夠了坐馬車的樣子。(譯注:總覺得不太動腦筋的人的視角裏面就會經常出現“私は考える。”這樣的台詞……)

“確實就像大小姐說的一樣。白音大人,總之先前往阿爾戈亞吧。”
大概是察覺了京華的心情吧,加彌提議繼續往前行進。
我對加彌的話語也點頭表示贊同。
就算現在開始思考,眼下也做不了什麽吧。我們開始前進了。
黑樹以及那些食人魔現在都在做什麽呢。
我思考著眼下不在這裏的人們的事情。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16 pm

·地精王子哥茲

卡隆王國是在亞克隆山脈北側反複挖掘大地而成的地下王國。
如果僅僅是在地下的話,那和別的地精集落並沒有什麽區別。
但是,卡隆王國和其他地精集落的不同之處就在于牆壁等等的地方都被清理、平整,牆壁上還施有裝飾。
這些裝飾即使是恭維也沒法說比人類的更漂亮,但以地精來說可以算是做得相當不錯了吧。
而現在我正順著卡隆王國的通路,逐漸向地下深處走去。卡隆王國的最深處正是我的目的地。
終于抵達了那裏的時候,面前有一道巨大的門扉。

在那道門面前有兩只地精。多半是負責守衛門裏面的東西的衛兵之類吧。
“您會來到這裏真是少見,哥茲王子哥布。爲什麽會在這裏哥布呢?”
其中一只地精向我搭著話。

“站崗辛苦了。我要找裏面的東西有事。讓我過去吧。”
這麽一說,兩只地精交換了一個眼色。
“就算是王子殿下,沒有女王大人的許可也是不能放行的哥布。”
兩只地精低聲商量了一會兒,轉向我說道。
聽到這話,我心中暗暗咋舌。
“許可的話應該是放在……這裏喔!!”

我掀起外套,把隱藏在其中的劍拔了出來,割開了其中一只地精的喉嚨。
“哥布—!!”
在另一只地精叫出聲之前,我扭轉身體刺穿了它的胸口。
“到底是在做什……哥布……”
被刺穿胸口的地精說到這裏,就不再動彈了。

“哼,真是愚蠢的家夥。明明老老實實放我過去的話就不會死了。”
我踢了一腳屍體。
只不過,就算老實放我過去了,過後還是會被母親殺掉吧。不管是哪一邊,這些門衛橫豎都是死定了。
我用魔法火焰把衛兵的屍體燒成了灰燼。只要不被發現屍體,一時半會兒姑且是不會被發現了吧。
我看向大門。

衛兵們看守著的是卡隆王國的寶庫。母親的無數寶物在這裏面沈睡著。
就算身爲王子,對這裏面的東西下手的話也不可能輕易了事的。如果暴露的話,我說不定會被殺掉。
但是接下來搞不好要和暗黑騎士對決也說不准。母親這種程度就覺得害怕了是要怎樣呢。
雖然大門被魔法鎖住了,但沒有問題。開門用的魔法咒語我早已調查清楚了。

我念出咒語,大門打開了。
我走了進去,在門裏面有著相當寬廣的空間,各種各樣的寶物陳列在裏面。
這其中有著寶石和首飾,以及各種各樣的禮服和化妝品。不管哪一樣東西都美輪美奂。
我看著那些東西笑了起來。不管哪一件都和母親一點都不適合。那樣醜陋的容貌,不管是配上多麽美麗的寶石,都只會顯得像低俗的廉價品一樣吧。

我在寶庫中向前走著。
過了不多會兒,又一道門擋住了我的去路。這就是寶庫當中的寶庫。這是用來放置母親擁有的寶物之中尤爲重要的東西的房間。進去這裏面還是第一次。而在這裏面有著我要找的東西。
雖然這個寶庫的門用特殊的魔法鎖住了,但開門的方法我也早已調查清楚了。
我說出咒語,門打開了。(譯注:怎麽覺得這段特別重複……)

“噫!!!”
我一走進去,不由自主地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這是因爲裏面的房間的牆壁被大量的畫著雄性裸體的畫遮住,幾乎都看不見牆壁本身了。
畫上的雄性們,即使是從同性的我看來,也盡是些十分美型的。
雄性們有著各種各樣的種族,不過從看起來的感覺上,最多的還是人類。
這多半是母親的興趣中的一項吧。就跟她的相貌一樣,品位十分惡劣。

雖然猜測是不是成爲母親餌食的那些雄性們,但考慮到這裏面還有天使族和惡魔族的雄性的畫像,大概並不是吧。
就算是母親,也不可能敵得過天使族和魔族吧。
這樣考慮的話,被畫在這裏的大概是存在于這世上的符合母親喜好的雄性當中的什麽人吧。
我看向了其中一幅畫。從順序來看,那幅畫按照從新到舊的順序似乎是第三幅的樣子。
那個雄性我有印象。

畫上的雄性毫無疑問正是勇者。
畫中的勇者全裸著露出了不可一世的笑容。
話說回來,這幅畫畫得還真是精確。雖然我也只是在阿爾戈亞的時候遠遠地看過一眼,但連細節都忠實地還原了本人。即使現在看上去也好像會動起來一樣。
“嗯?”
我留意到了勇者右側的那幅畫。
“這不是本大爺嗎……”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16 pm

挂在勇者右側的畫是帕爾西斯。不是作爲哥茲,而是幻化爲美貌的人類的姿態的我自己。
“爲什麽本大爺會在這裏……”
母親大概在沒發覺是我的時候畫了下來,然後就這麽放在這裏了吧?
雖說是虛僞的姿態,但自己變成母親的性欲對象這件事還是令我背後感到一陣寒意。
然後我的視線落在了帕爾西斯的畫上面的某一處上。
“到底是怎麽查出來的……”

帕爾西斯是我的虛假的姿態。但是唯獨某個部分被准確無誤地畫了出來。
我不由自主地按住了兩腿中間。
然後看向勇者的畫像,比較了一下。
“可惡……輸了……”
我的心情稍微變得低落了一些。
隨後我看向帕爾西斯右側的畫像。那幅畫從順序來看是最新近畫的那幅。

那是個有著黑色頭發的人類雄性。是我沒見過的臉。雖然長得還挺端正的,但並不是很引人注目的那種相貌。
然後我的視線從臉往下移動。
“什麽!!!”
我話都說不出來了。
即使在這裏所有的畫上的雄性當中,那也是最凶惡的。
“怎麽可能?!究竟是什麽人?”

我在人類世界也待了相當長的時間了,難道這樣的雄性就一直潛藏在我身邊嗎?還是說是身處遙遠的某處的雄性呢?母親到底是什麽時候認識這樣的雄性的呢?
不由得覺得有些悲哀了。
還是別看了吧。
其他還有諸如有著奇怪形狀的台座、鞭子等等的東西在這裏,但我並不想知道自己母親的性癖。
我盡量不把眼睛往那些東西上面看,往前走去。

通過了那個品位惡劣的領域之後,我來到了稍微更廣闊一些的空間。看起來這裏就是房間的最深處了。
在那裏完全沒有到剛才爲止的惡趣味的東西,取而代之地有一座台座,在那上面有著一個壺。
那個壺就是我要找的東西了。
在我還作爲這個國家的王子待在這裏的時候,我把這個國家的寶物盡數調查過,從而知曉了這個壺的存在。
這個壺當中應該封印著破壞神納爾古爾的從神。

過去魔王背叛了破壞神,與她的眷屬們戰鬥。
獲得了勝利的魔王最後還是沒有殺死過去的同胞,僅僅是把他們封印了起來。
這個壺當中的神就是那之中的一位吧。其他的破壞神的眷屬們也像這樣被封印住,在納爾古爾的各地長眠。
這個封印之壺之所以會在卡隆,似乎是因爲考慮到分開來封印比封印在一處的危險更小的樣子。
只不過這種事情怎樣都好了。就算暗黑騎士再怎麽強大,也不可能和神祗對抗吧。
我拿起壺,笑了起來。

就用這當中的從神把暗黑騎士打得落花流水吧。這個壺當中封印的從神似乎並不算多麽強力,但再怎麽說也是個神。區區的一介暗黑騎士,理應能夠輕易地打倒吧。
雖然除此之外還有勇者的同伴的女人,但終究不過是人類罷了。雖說比起我來可能要更強,但也敵不過這個壺裏面的東西吧。
好了,回阿爾戈亞去吧。
去取回被奪走的寶物。
“呵呵呵……絕對要把你得到手,莉潔娜……”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17 pm

·食人魔女巫庫吉格

“嘁,看來被發覺了嗎!!”
之前爲了監視勇者的妹妹一行送過去的蟲子被殺掉了。
“真是的,派不上用場的家夥……”
記得名字是叫埃奇苟斯來著?
終究不過是人類罷了,該說是也就只有這種程度吧。

“怎麽辦,媽媽。那些家夥可不簡單呢。”
老七雷格一邊吃著油炸人類小孩點心一邊說道。
林格的話讓其他的兒子們都邊吃邊點著頭。(譯注:這裏估計又是作者刪行刪錯了,上一行說話的是老七,下一行說是老大說的話。另外老七叫レツグ,從命名規則來看懷疑是レッグ的誤字,姑且譯作雷格而不是雷茨格。反正也只出現了這一次……)
我和兒子們正在邊吃飯邊討論著接下來的方針。

而兒子們正在吃的,是被這座糖果城堡誘捕的人類小孩。
充當本人庫吉格的居所的這座糖果城堡,是從我們過去的主人的天空巨人族所留下的遺産改修而來的。
這座城擁有自我修複的功能,雖然防禦力低下,但是作爲誘捕獵物的陷阱能夠派上很大的用場。
從這座城堡散發出來的甜甜的香氣能夠把靠近的生物引誘到城堡裏。
被引誘進來的生物就會忍耐不了香甜的氣味,開始吃下糖果城堡的牆壁或地板。

由于城堡的糖果當中含有類似毒品的成分,從此以後就會變得沒有這座城堡就活不下去,只能任人宰割。
只不過,對于抵抗力強的存在,這座城堡就無能爲力了。這座城堡能夠捕獲的最多也就只有精靈(elf)了。要捕獲天使族或者魔族是不可能的。
但即使這樣,由于能夠捕獲人類,可以說是非常有用的城堡了。
我大口大口地吃著烤肉串。
真是美味。

比起直接統治人類,讓他們自由活動更能讓肉變得美味。
雖然只要有那個意思,用這座城捕獲這個地域的所有人類也是可能的,但我不會做那樣的蠢事。
我盡可能地局限在放養人類的程度。
這片地域的人類恐怕不會想到,自己只是被刻意放養的吧。
而且這麽做也能避免被那些棘手的家夥發現,從而確保我們自己的安全。

贊格就是因爲不懂得這個道理,直接對人類進行統治了,才會走到死在勇者的妹妹等人手上的這步田地。
不管怎樣也要想辦法報了贊格的仇。
但是要怎麽辦才好呢?
之前用來關住那些家夥的結界也是相當強力的結界了。對于能夠輕易地將其打破的家夥,與其正面戰鬥也太危險了。

“接下來,要怎麽做呢?”
我看向兒子們的方向。
“根本沒有考慮的必要,媽媽!!不過是人類,根本不可能敵得過我們的!!雖說贊格被幹掉了,但一定是湊巧的!我們正面突擊吧!!讓我們替寶貝書報仇吧!!”
說出這番勇猛的發言的是老三的托烏格。托烏格是兒子當中最爲勇猛的。
老五凱格和老八紮伊格也對托烏格的發言表示了贊同。

“就是,那東西明明是那麽地珍貴!!”
“托烏格哥哥說得對!!一定要替寶貝書報仇!!”
三人看起來是爲了弟弟被殺的事情頭腦充血了。
“你們算了吧!!”
這麽說著的是老二皮烏格。皮烏格性格冷靜,是兄弟當中腦袋最聰明的。

“那些家夥都達到能夠攻進納爾古爾的程度了。而且也打破了媽媽的結界。隨便發起進攻的話有危險的會是我們。”
“那要怎麽辦才好……”
被這麽問道,皮烏格看向了身爲老大的林格。
“弟弟們。現在還是應該先收集情報。首先要尋找那些家夥的弱點。是這樣對吧,媽媽。”
我對長子林格的話點了點頭。不愧是我的長子,很清楚我的想法呢。

“就像林格說的一樣。首先要做的是收集那些家夥的情報,你們幾個。她們確實是往叫做阿爾戈亞的人類國家去了吧?首先操縱那裏的人類,找到她們的弱點。然後,把勇者妹妹那幫人殺了!”
這附近一帶的人類全都是我們的工具。應該能替我們派上用場吧。
我這麽一說,兒子們都點著頭,有氣勢地答應著。
“就是這樣,報了寶貝書的仇!”
“就是就是!!!”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18 pm

“一定要殺了那幫家夥!!”
“我也是!!”
真是替弟弟著想的兄弟之情啊,聽到這些話我不禁眼眶一熱。
“噢噢!!就是這樣的氣勢,食人魔們喲!!”
突然有個聲音想了起來。
“什麽人!!”
老四夏格往發出聲音的方向怒吼道。

不知道什麽時候,餐桌上有一只人類雌性站在那裏。奇怪,之前應該還不在那裏的才對。
到底是什麽時候進入這個房間的呢。在這個雌性出聲之前大概誰也沒有發覺她的存在吧。
我看向那個人類雌性。我對那頭發有點印象。
“銀色的頭發……你這家夥,是那個時候的……”
之前被那個雌性的鐮刀砍到過的老六金格小聲嘟囔道。

確實,這是在叫維洛斯的人類國家見到過的有著白銀色頭發的魔女。和那時一樣,她手中拿著大鐮刀。
“食人魔們,不來和我一起了結了勇者妹妹那些人的性命嗎?就讓我庫娜來助你們一臂之力吧。”
白銀之魔女楚楚可憐地笑了起來。即使是在被稱爲蒼翠森林的女王的本人庫吉格面前,也完全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
倒不如說反而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你到底是怎麽找到這裏的!!”
這座糖果城堡周圍張開了結界,從而讓別人找不到這座城堡的位置。
即使是我自己的兒子們,如果不是我主動招待他們來的話也是不知道這裏的方位的,到底是從哪裏嗅出這裏位置的呢。
“也沒什麽,砍了你們的時候稍微留下了一點印記而已。跟著那個過來的罷了。”
“這座城堡的守衛怎麽了?!那些白癡蟻人兵究竟在幹什麽!!”

我下意識地叫了出來。
蟻人兵是寄生在這座城堡,作爲代價成爲我的仆從的種族。
蟻人兵的感知能力相當地優秀。到底是怎麽才能不被發現地抵達這裏的呢?
“蟻人兵(Myrmidon)?哦,你說那些螞蟻嗎?用這個就能輕易通過了喔。”
白銀之魔女一邊把玩著自己脖子上挂著的首飾,一邊說道。

那大約是某種魔法道具吧。她大概是使用那個首飾的魔力,在蟻人兵無法發現她的情況下來到了這裏吧。
“話說回來,你們是要成爲庫娜的仆人呢,還是不要呢,能不能讓我聽聽你們的答複呢?”
仆人?剛才還不是這麽說的吧。(譯注:看後面幾節就知道了,庫娜這裏是估計了對方的實力,所以改變了條件……)
“誰要當你這種……”
就在我說出拒絕的話語的同時。突然間身體動彈不得了。

向兒子們看去,果然他們也僵立著無法動彈的樣子。而且表情似乎很痛苦。
“話是這麽說,你們本人的意思根本無所謂。從庫娜來到這裏的時間點開始,你們就只有要麽活著被奪走一切,要麽死掉並且被奪走一切,只剩下這兩個選項而已了。”
說著這樣的話,白銀之魔女靠近前來。
明明是比起食人魔來要小得多的身體。不知道爲什麽有種比我自己還要龐大的感覺。
不一會兒,白銀之魔女已經站在了我眼前了。

無法形容的恐怖感湧了上來。
雖然想要大叫,但是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庫娜的工具了,要好好發揮作用喔。”
她這麽說著,笑了起來。
感覺心靈好像都被什麽東西束縛住了。這是何等驚人的魔力啊,根本無法反抗。
“好了,向阿爾戈亞進擊吧,食人魔們喲。把白音從這個世上抹消掉!!”

(譯注:禦菓子の城的梗明顯就是糖果屋了……修正譯名爲糖果城堡。由于工作繁忙的關系,這一篇就粗校一下放出來,等全部更新完以後再重新校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19 pm

3-11 吟遊詩人 吟遊詩人

·劍之少女白音

阿爾戈亞王國在人類國度當中,是位于最北面的盡頭的王國。
據千雪所說,阿爾戈亞這個詞在這個世界的語言中似乎是有“監視”的意思。
原本這是擁有一百只眼睛的巨人的名字。這個巨人據說即使有一只眼睛睡著了,其他的眼睛也是醒著的,不論在空間上還是時間上都毫無死角,可以監視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所以巨人的名字也得到了“監視”這樣的含義吧。
(譯注:百臂百眼的巨人算是希臘神話中相當著名的典故,但是名字和具體的神話說法有多種版本。比較常見的拼寫是Hecatoncheires,意爲“有著一百只手的”。順便一提這裏面並沒有聽起來像阿爾戈亞的名字。)
被冠以這個巨人名字的阿爾戈亞的人們,時至今日也還在監視著納爾古爾吧。

原本阿爾戈亞就是從爲了與位于亞克隆山脈南部的廣闊區域的地精王國對抗而建造的城寨發展而來的國家。
爲了攻陷納爾古爾,戰士們從世界各地彙聚過來,因此城寨變得越來越大了。
戰士們以城寨作爲根據地,將地精王國滅掉之後,越過亞克隆山脈攻向了納爾古爾。
結果,一個人也沒有回來。
阿爾戈亞就是留在了城寨的戰士們建立的國家。
因爲這樣的緣故,阿爾戈亞有著不同于其他國家的特色。

本來國家一般是在先有人類居住,隨後才築起城牆的地方建立起來的。但是阿爾戈亞原本是爲了建立城寨而選取的地方,並不是適宜人類居住的土地。因此阿爾戈亞這個國家並不富饒。飲食水平似乎也很低劣。
此外大概由于先祖是戰士的緣故吧,阿爾戈亞人往往都多少有著粗野的脾性。
因此,國內也容易産生爭端。
只不過雖說是爭端,也不過是打架鬥毆的程度就作結了,聽說從來沒有發展到相互殘殺的地步。
至少上一次來這裏的時候還是這樣。

“到底算什麽嘛!!這個國家的人都在想什麽!!”
京華口吐怨言。
眼下我們正待在阿爾戈亞王國爲客人准備的房間裏。我們就在剛剛還在谒見歐米洛斯的父親,也就是這個國家的國王。
雖然表面上姑且好像是歡迎我們的樣子,但從那態度中的各個細節都能看得出只要可能就不想讓我們停留的想法。而且不僅是國王,旁邊的其他人看得出來也都是同樣的想法。(譯注:從前面情節也能看出來,這個國王似乎不太擅長禮儀的樣子……)

雖說我們引來了食人魔這樣的棘手事情,也多多少少能理解他們的不滿,但被人如此明顯地嫌棄還是有點令人失落。
而且還有莉潔娜的事情。他們明擺著對于莉潔娜抱著敵意。
阿爾戈亞直到最近爲止還處于內戰狀態。雖說戰爭已經結束了,但戰爭的痕迹即使現在也還能看得見。
而且比起上次來的時候,能感覺到人變少了。原因恐怕是在于內戰吧。建築物的石牆上面殘留的傷痕也在訴說著戰鬥的激烈程度。恐怕造成了相當多的傷亡這一點應該是毫無疑問的吧。

而且,引起爭端的就是身爲莉潔娜父親的裘皮烏斯。他們大概現在也還在仇恨著裘皮烏斯吧。
而保護著裘皮烏斯的女兒莉潔娜、把她一起帶過來的我們,可謂正是不速之客吧。
“到底是想怎樣嘛,真是的!!莉潔娜桑本身明明也沒有對爭鬥推波助瀾才對的!!”
京華非常生氣。

根據莉潔娜自己的說法來看,莉潔娜本身似乎是並沒有參與當時的爭鬥的。倒不如說是希望阻止戰爭的感覺。
京華大概也是這麽想的吧,所以對于阿爾戈亞的人們的態度十分憤怒。
莉潔娜本人則縮在房間的角落裏默不作聲。從進入這個國家開始她就什麽都沒說過了。
“看來是沒法讓莉潔娜小姐回到這個國家呢……”

加彌說道。我也是相同的意見。沒想到爭端竟然如此地深刻。大概根本沒有人希望莉潔娜回來吧。
例外只有歐米洛斯一個人吧。只有歐米洛斯還在擔心莉潔娜的安全。只不過只有他一個人的話,就算歐米洛斯這麽想,也做不了什麽吧。
如果就這麽把莉潔娜送回這個國家的話,遲早會被殺掉的吧。

“如果這麽想的話,就讓我回納爾古爾啊!!拜托讓我回去老爺身邊吧!!”
聽到加彌的話,一直一言不發的莉潔娜擡高了嗓門說道。
在這麽喊了之後,就瞪向我們。
“打算怎麽辦呢,白音大人?”
加彌向我問道。
“唔~唔。該怎麽辦呢……?”

我煩惱著。
我們已經從莉潔娜身上得到了各種各樣的情報了。說老實話,感覺已經可以放她回去了。
只不過,還是考慮到有歐米洛斯在。想到始終挂念著莉潔娜的他的事情,就會對就這麽讓莉潔娜離開感到躊躇。
“唔~唔,考慮到還有歐米洛斯君的事情……”
我小聲嘟囔道。
“……就是說看歐米洛斯桑的意思了呢。”

“既然白音大人這麽決定了,我沒有什麽要說的了。”
兩人輕輕地點頭。
在一邊聽著的莉潔娜看起來稍微有些不滿。
“白音大人,還有一件不得不考慮的事情。”
加彌這麽說道,繼續著對話。
“是什麽?加彌?”
我向加彌問道。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20 pm

“是那些食人魔的事情。看起來她們把蟻人兵布置在了阿爾戈亞的周邊的樣子。我認爲她們遲早會攻過來的。”
我對加彌的話點頭同意。
食人魔盯上的是我們。說實話很礙事。明明光是要對付黑樹就已經令人吃不消了。
“加彌。在食人魔桑他們來這裏之前,我們這邊可以先做點什麽嗎?”(譯注:等等,作者是不是從上一節開始就把京華的語氣跟理乃的搞混了……)

對于京華的話語,加彌搖了搖頭。
“從這個國家的人說的話聽來,蒼翠森林的女王庫吉格居住在糖果城堡裏,但誰也不知道城堡的位置。只有如果聞到甜甜的香味的時候就要全速離開這樣的說法。雖然或許能夠調查一下蟻群是從哪裏冒出來的……但看來也要花費很多時間。在這期間黑樹先生就來了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是這樣嗎……”

京華看起來十分氣餒。
在我們尋找庫吉格的住處的時候,黑樹說不定就會趁虛而入了。所以沒法對食人魔那邊采取什麽對策。
雖然要是可以從埃奇苟斯那裏問出什麽來就好了,但是在體內被埋入了蟲子的他此刻正在這個國家的醫師那裏療養。並不是能夠進行對話的狀態。(譯注:這些人把狼人忘記了……)
“真是的,真是麻煩的對手呢。”

我對食人魔發泄著不滿。
“但是,也沒辦法無視他們吧。這樣的話,由我來做食人魔的對手吧。白音大人就請負責對付黑樹先生吧。”
“抱歉,加彌……”
我道著歉。
“一個人沒關系嗎,加彌?”

“只不過是幾只食人魔的程度,即使我一個人也有辦法應付的,大小姐。比起我這邊,我覺得白音大人那邊才更棘手。黑樹先生自不用說,那個白銀色頭發的女孩子恐怕也遠比食人魔強得多了。所以說白音大人,請務必不要亂來。”
“嗯,我知道了,加彌。”
我這麽說著,點了點頭。

“哼,你們這樣的人,但願你們被老爺幹掉就好了!!”
在旁邊聽著我們的對話的莉潔娜口吐惡言。
我們聽到這話,只能歎著氣。
雖說被我們抓住會一肚子火是可以理解的,但就不能稍微再克制一下嗎?
“這麽說來,莉潔娜小姐。有些問題要問你。”

加彌開始向莉潔娜提問。
“什麽問題?”
莉潔娜好像很不高興地答道。
“你准備在納爾古爾待到什麽時候呢?”
“咦?”

聽到加彌的質問,莉潔娜困惑了起來。
“這話是什麽意思?”
“從你的話聽起來,感覺上黑樹先生倒不如說是希望你和你的族人回到人類世界的吧?”
納爾古爾是屬于魔物的世界。那並不是人類能夠居住的世界。多半是因爲有黑樹在,才多多少少能想辦法在納爾古爾居住下去的吧。

因爲這個緣故,黑樹看起來也是想讓莉潔娜回到人類的世界的。但是黑樹在人類世界沒有任何可以依靠的關系網,要尋找願意接收他們的地方大概是很辛苦的吧。
“那又怎麽樣?雖然老爺確實是想讓我們回到人類的世界。但是願意接受我們的國家什麽的,並不是那麽容易就能找到的吧?”
莉潔娜用好像呆住了一樣的表情看著加彌答道。

在這個世界,如果雙親不是這個國家的市民的話,要取得市民權是非常困難的。
因爲在這個世界,人類能夠居住的土地是有限的。因此考慮到食物供給等等,不可能任由市民無限制地增長。因此,首先就不可能會有願意給多余的人口賦予市民權的國家。

如果不是本國的市民或者締結了協定的國家的市民,光是入境就很困難了吧。
而且即使得到了市民權,也仍舊需要找到能夠謀生的生計等等。(譯注:稍微超譯了一點……)
如果是黑樹的話,在尋找可以接收的地方的時候,自然不光會考慮到莉潔娜她們的市民權的問題,連那之後的生活也會考慮進來吧。

黑樹一旦撿到了什麽小動物,就不會做出不負責任地放生之類的事情。明明放生了比較輕松,還真是自找麻煩的性格。
只不過不擅長和人交往的黑樹,要找到願意接收的地方大概很困難吧。所以沒有辦法讓莉潔娜她們離開納爾古爾。
“哎呀。既然這樣,那麽讓我們來照顧你們如何呢?做得到吧,加彌?”
加彌對于京華的話語點著頭。

“確實,如果是我們的話就有可能做得到,大小姐。金錢自然是不用擔心,只要擺出受到女神蕾娜寵愛的勇者的妹妹的名字,總會有國家願意接收的吧。”
聽到這話莉潔娜大吃一驚。
不過,如果是京華她們的話確實應該是能做得到的吧。使用京華的權力的話,不僅不管是哪裏的國家的市民權都能得到手,工作機會也能夠找得到吧。恐怕比起黑樹來還要可靠得多吧。

“唔唔~……但我還想在老爺身邊……”
莉潔娜大概也是這麽想的吧,話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
莉潔娜大概是想要待在納爾古爾,留在黑樹的身邊吧。
只不過,黑樹也是想讓莉潔娜從納爾古爾出去的吧。
“莉潔娜小姐。即使你本人覺得這樣就好了,難道你想讓你的族人一直留在納爾古爾嗎?”
“唔唔!!”

加彌的話語讓莉潔娜發出了呻吟。
被說到痛處了吧。即使自己想留在納爾古爾,但也沒辦法讓族人永遠待在納爾古爾吧。
“當然,也不會說讓您立刻答複。如果什麽時候改變了心意的話,隨時都可以來拜訪我們喔。”
對于京華的話語,莉潔娜什麽都沒有回答。她咬著自己的指甲,似乎在考慮著許多事情。
在那之後,我們商討了各種各樣的事情之後,忽然從門外聽見了聲音。

我打開了門,莉艾特站在門外。
莉艾特的身前有著帶有輪子的台子,在那上面放著食物。
看起來是把食物送過來了的樣子。
本來按理來說我們應該和國王共進晚餐的,但考慮到莉潔娜的事情,還是變成在其他的地方用餐了。
“我!!我把!!我把吃的東西帶過來了!!”
莉艾特因爲緊張的緣故,話聲都結巴了。然後莉艾特推著台子走進了房間。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21 pm

“那個……那個……”
莉艾特一臉戰戰兢兢的樣子。大概是在害怕我們吧。
阿爾戈亞的人們對于當初憐侍君在這個國家大鬧了一番的事情還記得清清楚楚。即使是看向我們的眼神當中也能感覺到恐懼之情。

莉艾特顫抖著把菜肴擺了上來。
莉艾特如果是在我們的世界的話,大概相當于小學高年級的歲數吧。是位相當可愛的少女。
被像這樣可愛的女孩子感到害怕還真是有點令人哀傷。
擺出來的菜肴在這個世界算是很一般的食物了。

豆子和蕪菁煮的湯,烤鳥肉和水果被擺了上來。在台子的一角擺著一個小瓶子,裏面大概是魚醬吧。(譯注:魚醤是用魚蝦之類加上鹽發酵而成的醬,有點類似中文所說的魚露,但指代範圍更廣,泛指用類似方法制作的調味料。)
雖然食物的量是挺充足的,但種類相當少。
比起維洛斯王國准備的食物明顯要差不少。

不過由于阿爾戈亞並不是豐饒的國家,這也並不讓人吃驚。如果沒有莉潔娜的事情的話,說不定我們就不會來阿爾戈亞了。
“那……那我告退了……”
莉艾特這麽說著,好像逃跑一樣從這個房間離開了。
雖然還想跟她好好說點話的,但這樣也沒辦法了。

我看向菜肴。看起來挺樸素的,感覺並不怎麽美味,但還是不要說多余的話吧。
“莉潔娜桑不來吃點嗎?這可是故鄉的料理喔。”
我對莉潔娜邀請著。
先不說昨晚,今天早上和中午基本上都沒吃什麽,應該也肚子餓了吧。
突然間聽到了很可愛的響聲。是莉潔娜的肚子響了。看起來看到食物,刺激到了食欲吧。
我們交換著眼神,笑了起來。

“什、什麽嘛!!那種東西我才不需要呢!!”
莉潔娜按著肚皮,不好意思了起來。
“嘻嘻,莉潔娜小姐。如果再度見面的時候沒精神的話,黑樹先生也會傷心的喔。”
加彌搬出了黑樹的名字。

“也對……也不能讓老爺感到傷心才對……”
一把黑樹的名字搬出來,就算是莉潔娜也不得不屈服了。
說真的,黑樹到底哪裏好了呢。明明相當窩囊的。
“還真是相當豪華的飯食呢……看來就算是蒙塔斯叔父大人似乎也沒辦法對勇者的妹妹大人輕率以待呢……”
莉潔娜看著菜肴說道。

“在這個國家,這樣的食物算是豪華了嗎?”
京華問道。換作是別人的話或許會覺得是壞心眼的發言,但京華是不會說這樣壞心眼的話的人。只不過是單純地詢問而已。
“確實如此。對于這個國家來說這就是豪華的飯食了。比如魚醬,如果不是相當重大的場合都是不會拿出來的……”

莉潔娜也絲毫沒有對于京華的話生氣地回答著。
這個世界的調味料一般來說就是鹽、醋和植物果實的油了。魚醬並不是普通的調味料。(譯注:現實中橄榄油也算果実油的一種。隨便搜了一下還有諸如rose canina、rose hip之類的玩意,現在似乎主要用于化妝品。)
但是即使根據我的知識來說這並不是普通的東西,也沒有那麽難以入手才是。在阿爾戈亞似乎是相當貴重的樣子。

“真的是個貧瘠的國家……在這裏不管是什麽作物都結不出果實。某種意義上比起納爾古爾還要更貧瘠。”
“納爾古爾很貧瘠嗎?”
“對于人類來說是很貧瘠的。即便如此,靠著老爺的費心,也能提供差強人意水平的東西。這個國家的飲食比起在納爾古爾提供的東西還要更差。”
莉潔娜回答了我的問題。

“嗯哼~黑樹平時都是吃些什麽東西呢?”
“老爺嗎……”
莉潔娜開始講起了黑樹的事情。
莉潔娜的口風真的很松。沒完沒了地把我想知道的黑樹的情報說出來。
所以從她那裏,可以說是得到了充足過頭的關于黑樹的情報了。

從她的話聽來,黑樹似乎並不是完全受到操縱的。
那個叫庫娜的女孩子,雖然好像是覺得莉潔娜礙事的樣子,但黑樹並沒有對莉潔娜予以排除。
但是,黑樹似乎是非常重視那個叫庫娜的女孩的。
從莉潔娜的話聽來,庫娜似乎是魔王的女兒的樣子。雖然莉潔娜和黑樹最初見面的時候並沒有見到,從某一天開始忽然出現了。

從那以後,就每天都在說著黑樹是自己的東西。
所以肯定是那個女孩子對黑樹使用了什麽魔法,把他變成暗黑騎士予以操縱的吧。但是看來支配並不完全的樣子,所以並不是完全唯命是從。
以上就是根據現在爲止聽到的情報進行推理得到的結論。

看起來比起跟黑樹對話,和那個女孩子見面、進行對話可能還比較直接。
黑樹和庫娜現在到底在哪裏呢?
搞不好已經來到了離阿爾戈亞很近的地方也說不定。
我們姑且拜托了阿爾戈亞王國的人們警戒空中的動靜。由于黑樹養著條龍,從天上過來的可能性相當高。
由于龍是相當引人注目的,應該一下子就能注意到了吧。
“等著你喔……快點過來吧,黑樹……”
我這麽自言自語著。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22 pm

·阿爾戈亞的王子歐米洛斯

“那些女人簡直是災星呢,真是的……連這樣的東西也帶過來了喔……”
看著板車上放著的狼人,瑪裘西斯憤憤不平地說道。
瑪裘西斯正和我一起用板車搬運著狼人。
狼人被鐵鏈牢牢地捆著,動彈不得。
原本他是被關在阿爾戈亞最爲堅固的建築物,也就是貯藏庫裏面的的,但是貯藏庫的管理員說可以的話能不能把他移動到別的地方去,所以我們正在把他運往那個別的什麽地方的途中。

阿爾戈亞並沒有相當于牢房的地方。如果達到了需要關進牢房的程度的話,一般要麽就判處死刑,要麽就予以流放了。
但是姑且還是有能夠用來暫時進行監禁的地方的。只不過,即使能夠關得住人類,要用來關住非人之物的話就未必適合了。
“那種話還是不要說比較好喔,瑪裘西斯。她可是女神大人所愛著的勇者大人的妹妹。”
我責備著憤憤不平的瑪裘西斯。

在阿爾戈亞最爲受到信仰的神祗就是女神蕾娜大人了。瑪裘西斯的話可以被看成是對女神的不敬了。
因爲阿爾戈亞與納爾古爾十分靠近,會信仰與魔王敵對的女神要說起來也是理所當然的。
而和勇者大人敵對導致裘皮烏斯失去了阿爾戈亞的人民的支持,也是導致內戰的火種之一。
“可是就算這麽說了啊,歐米洛斯……就因爲那些女人要來阿爾戈亞的緣故,暗黑騎士和食人魔什麽的都會跑到這裏來喔。一個弄不好阿爾戈亞說不定就滅亡了喔……”

瑪裘西斯說的事情我也是明白的。哪怕只有這兩者當中的任意一個,都是說不定能夠毀滅阿爾戈亞程度的威脅。
“瑪裘西斯。我們是阿爾戈亞的戰士。要是碰到暗黑騎士和食人魔就害怕了是要怎麽辦。”
阿爾戈亞的人民都是爲了攻進納爾古爾而聚集起來的戰士的子孫。身爲他們的子孫卻害怕魔物是要怎樣呢。
“就算你這麽說了啊……”

阿爾戈亞的戰士們,或許是和時代一起變得軟弱了也說不定。瑪裘西斯說出了軟弱的話語。
“不用擔心了,瑪裘西斯。再說她們也會想想辦法的吧。你也看到了吧?她們光是一個人就能輕易打倒蟻人兵了……而且啊瑪裘西斯,當時你不在場可能不知道吧,但她可是說過食人魔那種程度還是能想辦法對付的。”
就在剛才她們還谒見了我父親蒙塔斯。就是在那個時候名叫加彌的女性對父親這麽說過。
“是嗎……那麽關于這件事我就不再繼續說什麽了,但是莉潔娜的事情就另當別論了。”
聽到瑪裘西斯的話,我的心情變得黯淡了。
果然還是不行嗎。
我已經沒辦法再保護莉潔娜了吧?

這麽想實在是令人悲傷。不僅是瑪裘西斯,每個人都對莉潔娜冷眼以待。
死在裘皮烏斯手上的人太多了。雖然並沒有直接下手,但是身爲他的女兒的莉潔娜也是每個人的仇人。
或許莉潔娜還是不要待在阿爾戈亞比較好吧。
能夠再度和莉潔娜見面我真的很開心。不由得夢想著說不定能夠回到和從前一樣。
我想著暗黑騎士的事情。救了莉潔娜的暗黑騎士似乎是非常溫柔的人的樣子。

同爲人類的我們要殺死莉潔娜,而納爾古爾的暗黑騎士卻救了她。真是何等地諷刺。
只不過,我也不想讓莉潔娜變得不幸。所以我不得不作出決斷了。
暗黑騎士現在在哪裏呢?爲了救回莉潔娜,說不定他已經來到了阿爾戈亞附近了。
就在我考慮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們抵達了目的地。
這裏是一間空置的民居。這裏是將原本的城寨的外牆舊址改修成了民居的地方。

而且這也是裘皮烏斯的一族所住的區域。這間民居是在內戰之後唯一平安無事的房子,莉潔娜被抓住以後也在這裏關押了一段時間。
這間民居的木制外開式窗戶全都被釘上木板封死了,原本有兩個出入口的,其中一個也被木板封了起來。
先不說人類,要在這裏關押狼人實在是有點令人不安,但也沒有其他可供關押的場所了。眼下只能把狼人姑且先關押在這裏了。
“哎呀,這不是少主嗎。又要把誰關進來嗎?”
站在這間房子前面的人向我們搭著話。明顯是在這間房子前面看守的人。

爲什麽會有人在這裏看守呢。而且對他說的話也很在意。
“又?”
我向看守詢問著。
“是啊,抱歉。還沒告訴過你嗎。”
回答的不是看守的人而是瑪裘西斯。
“就在哥們你把勇者的妹妹那些人帶到叔叔那邊的時候,抓住了可疑的家夥。”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24 pm

“記得好像是出去觀察蟻人兵的樣子的那些家夥偶然間發現的。說是從離這裏相當遠的南邊的洛克斯王國來的。”
洛克斯王國的話我是知道的。以前曾經稍微路過那裏一次。從那裏過來這邊可有著相當遙遠的距離。到底是爲了什麽來到這裏的呢?

“他本人倒是聲稱自己是旅行者就是了。只不過考慮到眼下的情況,還是先把他抓起來了。”
就像瑪裘西斯所說,現在是緊急事態。因爲不知道什麽時候暗黑騎士和食人魔就會攻打過來了,大家的神經都繃得很緊。
而且現在正被關押著的人說不定也和那個叫做埃奇苟斯的人一樣是敵人的卒子。所以才把他關起來了吧。
“這樣嗎……到底是什麽樣的人呢。吟遊詩人嗎?”

吟遊詩人指的是能夠自己作曲,在各地行走不定的歌者。
在缺少娛樂的阿爾戈亞,吟遊詩人是受到歡迎的。如果不是現在這樣的狀況的話是不會被關起來的吧。也真是運氣不好。
“是啊,他本人倒是聲稱自己是吟遊詩人來著。”
代爲回答的是瑪裘西斯。

“檢查過他的行李了,雖說是壞了,但也拿著樂器。啊對了。那人還拿著不得了的東西呢。”
“不得了的東西?”
瑪裘西斯這麽說著,拿起了丟在看守身邊的某件東西。
“好了,自己看看這玩意吧。”
我伸手取過瑪裘西斯遞過來的東西。
“盾牌?”
那是一面圓形的小盾。

從盾牌到處都鑲嵌著寶石的模樣看來,應該是相當值錢的東西。
同時我注意到了一件事。
“這不是……難道說,這是魔法盾牌嗎!!”
盾牌明明沒有反射外部的什麽光源,卻自己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確實是不得了的東西。魔法道具一類的可不是能夠輕易到手的東西。

雖然看起來還是比不上京華大人她們所持有的裝備,但就算這樣也是相當珍貴的物品了。
帶有魔法的武器和防具之類人類是造不出來的,唯有委托矮人進行制作。而即使是矮人,如果沒有材料的話也是造不出魔法武器或防具的。因爲這樣的緣故,持有魔法武器或防具的人是很稀少的。
我考慮著被關押著的吟遊詩人的事情。到底是什麽人呢?
“你就拿著那東西吧,歐米洛斯。接下來還得和暗黑騎士和食人魔戰鬥的,說不定能派上什麽用場喔。”
確實就像瑪裘西斯所說的一樣。接下來說不定會進行戰鬥。所以,拿著魔法防具會比較好吧。
但是我對于瑪裘西斯的話搖了搖頭。

“不行的,瑪裘西斯。這可不是有尊嚴的戰士應該做的事情。”
無論處在多麽困苦的情況下,也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絕不可以掠奪別人擁有的東西。我在旅行的時候這麽想著。在還有著地精和獸人這樣的外敵的情況下,人類同族之間互相掠奪是不行的。

所以,這面盾牌還是應該還給它的主人才行。
“這樣嗎……如果你這麽說的話也沒辦法了。”
瑪裘西斯一臉沒辦法地舉起手來,不情願地答應了。
“就是這樣,把這面盾和行李還給原主吧。不能把門打開一下嗎,我想和裏面的人見見面。”
“我知道了,少主。”

看守把門打開了。
我走了進去,裏面什麽都沒有,大概是家具之類全都被搬走了吧。有個人坐在這個房間的角落裏。他應該就是吟遊詩人了吧。
大概是察覺到我們進來了的緣故吧,那個人站起身來。
“抱歉,旅行者。讓您受到這樣的對待。”
我對吟遊詩人低下頭致歉。

“沒事,請把臉擡起來,王子殿下。也沒什麽關系的。看來是我來的時機太不妙了呢。”
吟遊詩人原諒了我。話說回來,爲什麽知道我是王子呢?
“這樣嗎。”
我擡起頭來,看向吟遊詩人。
看起來是和我大致同年齡的男性。他有著黑色的頭發和端正的面孔。仔細看去的話,說不定長得比帕爾西斯還更美型一點。

只不過他並不是會特別引人注目的那種外貌。
穿的服裝也很土氣。如果好好打扮的話說不定會受女性歡迎的,不過或許是不喜歡花哨的衣服呢。
我想著這樣的事情。
光從外表看來並不能看出他是什麽樣的人。只不過姑且還是先把行李還給他吧。
“行李就先還給他吧。”

我催促著看守把樂器和他的行李交還回去。
他伸手取過了樂器和行李。
“還有,這個也請拿著……”
我把手上拿著的盾牌遞了出去。
但是他並沒有接過。

“那面盾牌就由您拿著吧,王子。”
“““”欸?!””
我和後面的兩個人異口同聲地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接下來恐怕會發生什麽不妙的事情吧。這樣的話,這面盾在您手上應該能起到一些作用吧。”
“難道說,您聽見外面的對話了嗎?”

這間民居倒也沒有什麽特別的隔音措施。所以或許能夠聽見外面的說話聲也說不定。
吟遊詩人發出“哈哈哈”的笑聲,搔了搔後腦。
“不,怎麽能收下這麽貴重的東西……”
魔法防具是非常貴重的物品。就算有再多的錢,也有的人是絕不會賣的,就是有這麽珍貴。
而且還不是借給我,而是送給我,簡直無法置信。

“這面盾還是應該由您拿著喔,王子。我想一定能幫上您的忙的。請用它來保護您的重要的人吧。”
但是吟遊詩人搖了搖頭,這麽答道。他究竟是什麽人呢?
“你就拿著吧,歐米洛斯!!話說回來你真是個好家夥呢!!回頭來我家吧,到時候特別招待你吃豆子料理!!”(譯注:雖然不想直接用“料理”這種日文常用詞的,但“招待你吃豆子”怎麽聽都覺得太詭異了……)
瑪裘西斯拍著吟遊詩人的肩膀說道。

雖然對于豆子料理能不能算是特別的招待這一點還心存疑問,但在這個國家能端出來的菜肴也就只有這種程度的東西了。
“說來也是呢。接下來這間房子裏還有狼人要關進來。這樣的話您就來我們家吧。也算是對于盾牌的謝禮。”
我也和瑪裘西斯一樣邀請他一起吃飯。
雖然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麽人。但就像瑪裘西斯說的一樣,理應對他酬謝一番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26 pm

“不用了,我就待在這裏就好了。再說接下來恐怕有什麽不妙的事情要開始了。”
但是吟遊詩人搖了搖頭,還是拒絕了。
“但是這裏接下來要關進狼人喔。”

“沒關系的。狼人看起來也被鎖鏈捆著動不了了……而且我也想跟那個狼人聊幾句看看呢。”
“這樣嗎……”
居然會想和狼人聊天,還真是怪人呢。只不過,也聽說吟遊詩人當中好奇心強烈的人很多。他說不定也是如此。
“所以說請不用顧慮我就好。”

吟遊詩人笑著說道。
“哦~。會想和狼人聊天什麽的,你還真是個怪人呢。那麽待會兒我讓我家妹妹把飯帶過來吧。”
瑪裘西斯笑了起來。我沒說出口的想法結果被瑪裘西斯說出來了。這是不是有點太失禮了呢?
“這麽說來,你叫什麽名字呢?”
瑪裘西斯繼續往下說道。

這麽說起來我們還不知道吟遊詩人的名字呢。
被問起名字的吟遊詩人稍微想了想之後回答道。
“在下名叫黑。”(譯注:原文是クロ,即黑樹[クロキ]的前兩個音節。下文作庫洛。在異世界的人聽起來應該並不像是日文就是了,所以音譯處理。順便一提用這個當化名的異世界系文還真是超多的……)
庫洛什麽的,這樣的名字聽也沒聽過。雖然他說是從洛克斯王國來的,或許其實是在更遙遠的地方出生的也說不定。

“庫洛嗎。還真是奇怪的名字呢。”
“瑪裘西斯!!”
瑪裘西斯說出了失禮的話。
“屬下的人對您失禮了,庫洛閣下。”
“沒事,我完全不在意的。”
庫洛搖著手答道。

“話說回來王子殿下。我倒是聽說這個國家有一位名叫帕爾西斯的英雄來著……?”
“什麽嘛。原來你的目標是帕爾西斯嗎?”
吟遊詩人是喜歡歌頌英雄的。
帕爾西斯因爲討伐地精的緣故,在近鄰的各國之間也變得有名了,可以說是配得上英雄之名的男人了。
即使被吟遊詩人傳唱他的事迹也沒什麽不可思議的。
他大概也是想和帕爾西斯見面,創作關于他的歌曲吧。

“帕爾西斯確實是在這個國家沒錯。只不過他現在正在負責留守呢。”
“是這樣嗎……”
庫洛看起來有點遺憾的樣子。一定是本想要和帕爾西斯見面的緣故吧。
“哈哈,庫洛閣下莫非其實是想把這面盾牌交給帕爾西斯的吧?要不等他回來的時候我把這面盾牌交給帕爾西斯吧?”

魔法防具與英雄才比較相配。比起讓並不特別有能力的我拿著,或許由帕爾西斯拿著還比較好吧。
所以我笑著這麽說道。
“這、這可不行!!那樣是不行的!!王子殿下!!請絕對不要把這面盾牌交給帕爾西斯!!應該由您來使用才對!!”

突然間庫洛好像驚慌失措地這麽說著。剛才冷靜的態度好像騙人的一樣。
“咦?啊,好的?我知道了……”
我被他的氣勢壓倒,就這麽答應了。
“十分抱歉,王子殿下。稍微有點慌亂了起來。”
庫洛這麽說著,哈哈哈地笑了起來。他到底是什麽人呢?感覺有點可疑。
只不過,即使考慮了也搞不清楚吧。

話說得有點太久了。我們也該走了吧。得在暗黑騎士和食人魔攻過來之前加固防守才行。
“那麽庫洛閣下。我們就此告辭了。”
我這麽說著,對庫洛低下頭。
“哪裏哪裏。”
庫洛也低下了頭。
我們從民居中走了出來。

“瑪裘西斯。你對庫洛閣下怎麽想?”
我們走到離民居有段距離的地方之後,我對瑪裘西斯問道。
“誰知道……只不過總覺得他應該不是什麽簡單的人物呢。”
看來瑪裘西斯也覺得庫洛這個人不簡單。
“但是啊,他不是給了你盾牌嘛,多半是好人吧?”

只不過瑪裘西斯接著就說出了樂天派的發言。
“你啊……”
但就和瑪裘西斯說的一樣,他看上去並不像壞人。
“怎麽辦。要把他帶到那些女人那裏去嗎?體內說不定也埋著蟲子喔。”
確實,他很可疑。所以是應該向她們進行報告吧。

但是我對這話搖了搖頭。
“不,還是算了吧……”
如果是食人魔的手下的話,就應該把他帶過去吧。
但是總覺得並不是這樣。如果說是食人魔的間諜的話,他反倒可疑過頭了。
而且如果要埋進蟲子的話,選擇原本是阿爾戈亞的哪個人還比較快吧。這方面的破綻要多少有多少。根本沒有必要特地利用外面來的人。

所以我覺得他並不是食人魔的手下。
這樣說來的話他到底是什麽人呢?如果不是食人魔的手下的話,莫非是暗黑騎士的手下嗎?
總不可能是暗黑騎士本人吧。不過,也有是他的手下的可能性。雖然不知道爲什麽要給我盾牌,但或許是有某種目的吧。但是,就算這樣我也覺得順著他的意圖比較好吧。
所以沒必要告訴她們什麽。

“是嗎……既然你這麽說了,那我也什麽都不說了吧。”
“抱歉……”
“沒事喔。隨你喜歡吧……”
雖然瑪裘西斯話說得不好聽,但也是在替我著想。對此不心懷感激是不行的。
“走吧,瑪裘西斯。”
“好啊。”
這麽說著,我們開始繼續往前走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27 pm

·吟遊詩人黑樹

“總算是順利見到面了呢……”
之所以變裝成吟遊詩人潛入阿爾戈亞,是爲了和歐米洛斯見面。
我想至少見上一面確認一下到底是什麽樣的人。結果看起來是個挺不錯的人。如果是他的話,感覺可以把莉潔娜托付給他。
所以我才讓矮人達利歐閣下特別制作的盾牌給了他。(譯注:原文是“だからドワーフのダリオ殿に特別に作ってもらったのだ。”,感覺是不是錯了……)

話說回來,還是稍微和計劃有點出入。沒想到居然會被逮捕。如果他們打算把我帶到白音她們那邊去的話就不得不逃跑了。
我觸摸著壞掉的樂器。那原本是一具豎琴。(譯注:日語的竪琴指代範圍比中文的“豎琴”似乎更廣一些,中文指代的一般是harp那一類大到無法隨身攜帶的樂器,但日語的竪琴則泛指豎起來的弦樂器,不僅包括harp,諸如箜篌等等亞洲的樂器也包含在內。由于無法鎖定具體的樂器類型,這裏依舊譯作豎琴。)
“明明聽說了如果是吟遊詩人就能輕松地入境的……”

我從莉潔娜的婆婆那裏聽說了,如果是吟遊詩人的話就能輕易地入境。所以才變裝以後前來了阿爾戈亞。
之所以沒有使用隱形,是因爲想要和他正面堂堂正正地對話。因爲我想要知道他是什麽樣的人。
即使用隱形接近他,也只會遭到警戒,沒法正常地對話吧,當然也無法了解到爲人了。
只不過結果看起來還是引起了懷疑的樣子。但我覺得至少成功了解到他的爲人了。
接下來只要排除掉帕爾西斯,再確認莉潔娜的心意就行了吧。
只不過現在並不知道帕爾西斯在哪裏,莉潔娜的身邊也有著白音她們在。

帕爾西斯說不定是打算在我和白音她們打起來的時候趁隙擄走莉潔娜吧。所以得想點辦法才行。
庫娜倒是說著白音她們由她來想辦法對付,就飛一樣地出門了,但她到底去了哪裏呢?實話說,現在唯有不好的預感。
如果說這裏有能夠救出莉潔娜的人的話,那就只有歐米洛斯了吧。
可以的話我也想盡可能地幫助莉潔娜的。但是我並沒有那麽了不起的力量。雖說如果我有更強的實力的話或許能夠幫到更多地方了,但眼下也想不到更好的解決方法。

所以才希望歐米洛斯能夠更賣力一點。
之所以把盾牌給他也是爲了這個目的。
原本那面盾牌就是我爲了莉潔娜有一天離開自己身邊的時候准備好的餞別禮物之一。(譯注:你嫁女兒嗎……)
就算給了歐米洛斯也沒有問題。
此外,我也覺得應該盡可能地排除可能會成爲障礙的東西。

我看向被運到屋裏的狼人。之前在一邊聽著這個國家的人類的對話的時候知道的,這個狼人似乎是食人魔的手下的樣子。
搞不太明白那幫食人魔的事情。到底是爲了什麽盯上白音她們的呢?
搞不好它們會成爲莉潔娜她們的阻礙。所以我想有必要取得關于食人魔的情報。
我靠近狼人,把塞著嘴巴的鎖鏈拿了開來。

“餵,你這家夥。快點放了我!!你幫我的話,我就替你向庫吉格大人進言,讓她放過你這條小命!!”
狼人口中說出的名字我有點印象。是在維洛斯見過的食人魔的名字。
“那個,不好意思……能不能請你跟我說說那個叫庫吉格的食人魔的事情呢?”
我低下頭向狼人詢問道。

“啊啊!!你這家夥腦袋有問題是吧!!我都說了快點幫我解開了!!”
看來是沒法普通地問出答案了的樣子。
狼人雖然說是能留下我一條小命,卻對著我釋放著殺氣。看來是准備一解開鎖鏈就殺了我的樣子。
“沒辦法呢……”

雖說是狼人,但也不太想使用這種手段。
恐懼魔法。
跟魅惑魔法一樣,是屬于操縱精神的魔法。被施展了恐懼魔法的人會對于對象産生無法耐受的恐懼感。
所以我才不太喜歡使用這種魔法。我覺得不管是對于什麽樣的對手,操縱他們的心靈都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如果情況需要的話,我也不會對此有所躊躇。
我把手放在狼人的頭上,發動了魔法。

“你你……你這……您是……”
狼人顫抖起來。眼睛睜大到不能再睜大的程度,下颌不停地開合著。
“狼人啊,說出汝的名字。”
“小……小的叫大關!!這位恐怖的大人!!”
“是嗎,大關。從現在開始你要服從我。”
“是、是~~~!!”
“接下來大關喲。把汝知道的事情……”

就在我正要問出大關所知的事情的時候。
突然門被打開了。
“我把食物帶過來了喔。”
走進門來的是大約10歲左右的女孩子。那個女孩子推著的有輪子的台子上放著兩個盤子。
“非常感謝,小姑娘。”
我道著謝。
既然這個孩子在場,就沒法繼續問出情報了。希望她能盡快把吃的東西放下,然後趕緊出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28 pm

女孩子運過來的似乎是豆子湯。
不需要廣闊的耕地,在城牆以內也能進行栽培的豆子在這個世界,是不管哪個國家都能吃到的食物。
“什麽啊只有豆子啊。倒是給我肉啊……”

是從氣味知道是豆子湯了嗎?明明在別人送來食物的時候大關還說出多余的話來。我稍微瞪了他一眼。
“啊不——真是感覺很好吃的豆子呢。我最喜歡吃豆子了喔!!”
大概是因爲我瞪了他的關系吧,大關馬上改口了。
“居然會喜歡豆子嗎……我還以爲狼喜歡吃肉呢。”

女孩露出了仿佛不可思議的表情。
女孩把湯放在了我們面前,然後在我面前坐了下來。
“诶?!”
爲什麽要坐在我面前呢?
“話說,你是吟遊詩人對吧。唱點什麽來聽吧!!”
女孩子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我。這麽說來我確實是化裝成了吟遊詩人來著。

“上次來的吟遊詩人唱的歌挺有趣的。叔叔也來唱點什麽嘛!!”
被叫做叔叔感覺有點受傷。只不過,從這個年齡的少女看來,就算我這樣的可能也是叔叔吧。
吟遊詩人所唱的歌,是和著音樂講述著故事的歌物語。這當中既有這個世界的神話,也有英雄故事,也有愛情故事等等。(譯注:歌物語指的是混合了和歌等的日本物語文學的總稱。總之是對日本人來說更容易理解的名詞。)
“抱歉了……在旅途中樂器壞掉了。現在沒法唱歌了。”

我看向壞掉的豎琴。
這當然是說謊。即使沒有壞掉我也不會唱歌。所以才特地拿著壞掉的樂器過來。
由于變裝成了吟遊詩人,所以如果有人要求我唱歌的話,就給他們看壞掉的樂器搪塞過去。
“诶——,真沒勁!!大家都忙得不得了,誰也不來陪我……那,講講故事之類的總不會不行吧。”
對于少女的話語,我有點不知如何是好。

老實說,雖然想到可以用魔法讓她睡著,但要向這樣的少女使用魔法還是有點令人躊躇。
“唔~唔,也是呢……這樣的話,就來講講住在雲海當中的雷電之龍的故事吧……”
“雲海之龍?那是什麽,我想聽!!”

少女的眼睛發起光來。
我講述了之前遇到的雷龍的事情。
“诶——,騙人。雷龍居然會賜予力量什麽的。”
少女一點也不相信。明明是真事來的。
“不過作爲故事還挺有趣就是了!!”

這麽說著,少女笑了起來。
好!!我在心中默默地握拳慶賀。
最近老是被別人害怕,少女的反應實話說很令人開心。
“那,再多講點故事來聽,叔叔!!”
“也是呢……”

就在我正想要開始講下一個故事的時候。
大關開始胡亂掙紮起來。
“怎麽了?狼人先生?”
少女向狼人詢問著。
“有氣味!!來了,來了食人魔來了!!”
大關大叫道。

“這麽說來好像是有什麽甜甜的氣味……”
就和少女說的一樣。有種甜甜的香氣。
“食人魔庫吉格要來了!!”
狼人的鼻子很靈。恐怕真的是食人魔來了吧。
我沈浸在跟少女聊天之中,都忘了這回事了。
我站起身來。
看來我不趕緊行動起來不行了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9:29 pm

·劍之少女白音

“什麽啊,那座城堡?往這邊靠過來了。”
我靠近窗戶,往外面看去。
今晚萬裏無雲,月亮十分明亮,所以可以看得很遠。
在明亮的月光之中,有什麽巨大的東西接近了過來。
“那該不會就是糖果城堡吧?”

我點頭肯定京華的這句話。在這個世界的我們的視力變得非常好。雖然那座城堡還離得老遠,但已經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那是座什麽樣的城堡了。
“那恐怕就是食人魔庫吉格的城堡了吧。記得在童話中,糖果屋的牆壁是姜餅(lebkuchen,レープクーヘン),房頂是蛋糕,窗戶則是用透明的砂糖制成的。雖然搞不太清楚這個世界的糖果糕點是怎麽分類的,但看起來好像也是用類似的東西做出來的呢。”

加彌解說著。
順帶一提,姜餅(lebkuchen)是用蜂蜜、香料、橙子或檸檬的皮以及堅果類做成的一種餅幹。(譯注:糖果屋的童話在流傳中産生了很多難以分辨的版本,但姜餅、蛋糕和透明的砂糖這三種材料大致上還是保持不變。lebkuchen是德式的姜餅,和英文的gingerbread似乎略有不同,此外和聖誕節習俗似乎有一定聯系。順便一提,中文網絡上流傳最廣的版本完全略過了糖果屋的材料成分……)

“那是什麽?螞蟻在搬運著城堡嗎?”
就和京華所說的一樣,大量的蟻人兵們像擡著神轎一樣搬運著糖果城堡。
難得的童話都被糟蹋了。
糖果城堡在靠近阿爾戈亞的地方停了下來。
隨著它靠近,我們能夠看得更加清楚了。

用奶油制成的尖塔。窗戶則是各種顔色的砂糖點心制成的。牆壁是類似于姜餅的烤制點心。用吹糖工藝制成的燈籠在月光中令糖果城堡浮現出了一種妖異的氛圍。
從那城堡的其中一個尖塔之中有某種光亮浮現了出來。那道光扭曲著,就像銀幕一樣映出了某種影像。
那毫無疑問是魔法映出的影像。在那魔法影像當中映出了人影。
我認出了那浮現出來的人影。
“那是、庫娜大人!”

和我們一起看著那邊的莉潔娜叫道。
正如莉潔娜所說,浮現出來的人影無疑是在維洛斯見過的有著白銀色頭發的女孩子。
但是爲什麽那女孩會在食人魔的城堡裏面呢?
仔細看去,影像的角落裏映出了類似食人魔的物體。
雖然搞不太明白,但看起來是和食人魔聯手了的樣子。

“給我出來!!白音!!和庫娜決一勝負!!如果不出來的話!!就讓螞蟻大軍把這個國家碾平了!!”
影像中的少女喊道。
定睛看去,糖果城堡的周圍有大量的蟻人兵們在蠢動著。
“好像是被對方指名了呢,白音桑。”
京華看著我說道。

“看來是這樣呢……既然被指名了,就非去不可了呢。”
我把腰間的劍拔了出來。
來得正好。雖然我也想跟黑樹聊聊的,但和那個女孩子也想聊聊看。
“一個人過去太危險了,白音大人。”
加彌擔心著我。

“沒事,不要緊的。如果覺得有危險的話我就會逃跑喔。比起這個,加彌,如果黑樹來了的話拜托幫我拖住他!!”
我這麽說著,沒給加彌阻止我的機會,從窗口飛身跳了出去。然後長出翅膀,飛向了糖果城堡。
我一飛起來,長著翅膀的蟻人兵們就飛過來擋住了去路。
“給我滾開!!”
劍光一閃,蟻人兵們都被斬落了下去。
“要跟我決一勝負的話!!正合我意不是嗎!!”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13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 11, 12, 13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