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3頁(共15頁) 上一頁  1, 2, 3, 4 ... 9 ... 15  下一步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9:58 pm

種族:人類
姓名:克亞魯
素質值:
 MP:110→116
 物理攻擊:50→53
 物理防禦:50→53
 魔法攻擊:106→111
 魔法抗性:126→132
 速度:120→126
 合計素質值:560→591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9:58 pm

確實把我的身體增強了點。
不過,還是不夠。
近戰必要的參數連一般人的平均值60都沒達到。

所以,進一步地使用了【改良(heal)】。
的確,我不能再提升這以上的總【數據】(states)的數值。
但是,還是可以做到素質值的分配。

我把我的素質值任意的進行了分配。
MP和魔法抗性太多了。那個部分就補充給物理攻擊和物理防禦。
雖說魔法攻擊也有點過剩的樣子,但是它涉及到【回復(heal)】的精度,所以至少也想要保持在100點。
速度我全都要。將這個削減是不可能的。
以此爲根據,爲了出逃,最恰當的【數據】(states)是……

「【改良(heal)】」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9:58 pm

種族:人類
名字:克亞魯
素質值:
 MP:116→80
 物理攻擊:53→130
 物理防禦:53→83
 魔法攻擊:111→100
 魔法抗性:132→72
 速度:126→126
 合計素質值:591→591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9:59 pm

那就是,執行單獨逃脫時最理想的分配。
這個【數據】(states)的話,即使等級只有29級,只是逃跑的話還是能做到的。

但是,對我來說,那條路是,在給予芙蕾雅我所受過的所有苦痛之後,才應該探索的最後的路。必須要給予她『被我奪去全部自我,而且要作爲便利的道具被我使用』的回報
至少也還要再提高五級。
反過來說,只要提高了五級後就可以了。

複仇的時間定下來了。
就在等級上升五級後,而且要趁著王的親衛隊不在,警備不足的時候。
在那之前要耐心等待。
大概,離那個時候並不會太遠。
(校:也就是說男主在意識清醒的狀態下被肛了。Emmmm,難怪他要那麽對公主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00 pm

取回意識後過了兩周。
因爲理智恢複正常了,最低最惡劣的生活折磨著我。

瞄准等級上限的幾個人作爲對象發生了肉體關系。
當然,男的比率比較高。不管怎麽說騎士和冒險者裏,本身就是男人比較多。

爲了提高等級上限而出現的男人們把我的身體當成玩具。
其中,甚至還有因爲原本就對那♂邊有興趣,明明沒有必要卻還是侵犯我的家夥也存在著。看來,那群家夥很喜歡像我這樣可愛的男孩子。去死吧。(校:稱自己爲可愛的男孩子,而且那麽傲嬌(笑),男主你…….)

但是,忍耐住了,一直保持著神志清醒,忍住了想要發瘋的情況。
強迫自己用【回復(heal)】強行進行治療就可以了。但是,在芙蕾雅踐踏我的尊嚴的時候,要抛開雜念是很辛苦的。在那個場合想要殺了她的次數,一只手都數不過來。(校:第一句原文:
【回復ヒール】で無理やり癒すことを強要されるのはいい。不知自己改的對不對,求大佬。)

能如此忍耐著,肯定是今天,爲了這一天的到來吧。
這兩周內,要用什麽愉快的方法向王女芙蕾雅複仇好呢,只是不斷地考慮著那件事。(校:一天不斷的想念一個人三次,這就是戀愛啊。少年(笑))
要做到淒慘地,殘虐地,毫無慈悲地,到了懇求我殺了她的地步。
即使她咬斷了自己的舌頭,也能立即回複並嘲笑她!
全部做完了後,就抹除名爲“芙蕾雅”的存在,調教成可愛的寵物,一生都爲了我,並作爲便利的道具直到用壞爲止!用【改良(heal)】就能做到那個!

現在是深夜,任誰都在熟睡的時間。
在那之黑暗中,【翡翠眼】耀眼地發出光輝。
監視的士兵們漫不經心地擺著站著的姿勢。
我會造反什麽的,做夢也想不到吧。

「忍耐的時間結束了。」(校:終于到了肛別人的時候了。)

今天白天,得到王帶著親衛隊前往他國的情報。
理想的技能也聚齊了。
等級也充分的上升了。
逃脫的准備也做好了,前往芙蕾雅的房間的准備也都弄好了。

「那麽,開始派對吧。給我等著,因爲我就要馬上就去迎接你啊!!」(校:可以,這很有愛。)

項圈的固定器具用煉金魔法拿開,接著把連接著項圈的鐵鎖熔化,然後將它流進鎖孔裏再冷卻,做成速成的鑰匙後打開了門。

一切都不費力氣,成功地將牢籠打開了。
只是逃跑的話,就應該以外面爲目標。

但是,對我而言有著向芙蕾雅複仇的目的。
現在開始以芙蕾雅的房間爲目標吧。
複仇開始了!我走出籠子,全力地跑了出去。

【第一章】第九話:回複術士不再忍耐
https://tieba.baidu.com/p/5491216679?see_lz=1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01 pm

去見芙蕾雅公主
到了深夜,監視從我身上脫離視線的間隙,用煉金術從監獄中脫離出來了。
關在地下監獄一個月。
計劃實行還有二周
在這期間,我通過【模仿】和【掠奪】提升了水平和技能。並且得到了他們的地位無法看到的知識和技術。
並且,根據自己的【改了】肉體被優化了之後,改變了能力值的分配,得到了強力的狀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02 pm

種族:人類
姓名:凱路
職業:複蘇術士·勇者
等級:34
數據:(這裏是用數據還是地位我選了半天)
MP / 99 / 99
物理攻擊:81
物理防禦:54
魔力攻擊:63
魔力抵抗:47
速度:79

等級上限:∞
潛質值:
MP:80
物理攻擊:130
物理防禦:83
魔力攻擊:100
魔力抵抗:72
速度:126
素質:591合計值

技能:
回複魔法Lv2
神劍Lv4
看破Lv4
煉金魔法Lv4
縮地Lv3
明鏡止水Lv2

技能:
對恢複術者技能、MP恢複率兩成的信息補正
治愈能力提高等級2:恢複術士技能、恢複魔法加補正
經驗值上升:勇者專用技能,自身和參加聚會的經驗值二倍
等級上限突破(自):勇者專用技能,解放等級上限
等級上限突破(其他):勇者專用技能、包含魔力的體液,低概率爲他人的等級上限+ 1(這一大段真的需要翻譯?)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02 pm

這就是我現在的地位。
單獨行動。因此,一對多最適合的能力值就是這個。盡可能避開戰鬥,戰鬥的場合必須一對多。雖然沒有戰鬥是最好的,但准備是很重要的
那麽,沒有時間了

把看守全部收拾幹淨吧
現在監視者背對著我,就算不發出聲音,幾分鍾以後也會發現我
所以……。
無聲高速移動。
雖然技能和身體沒有固定(就是這不是技能 是技術)但在我【模仿】的英雄中也有擅長偵察的英雄。所以使用了他的技術。
沒有浪費時鍵,快速的移動到了敵人身後
人,即使沒有技能也能憑技術達到這個水平
用手觸摸士兵

【改惡】(就是無視護甲秒殺的那個技能 漫畫裏就是改惡 我就不改了 效果類似于把你從小到大所有受過的傷突然全部累計到身上)
物理·魔力無視防禦的襲擊當場死亡
把被破壞的人體修複,只有我才能使用的力量
什麽都做不了,監視的士兵變成屍體。連悲鳴都沒有發出。
爲了不發出倒下的聲音,用手溫柔的接住,輕輕地放在地上。
“對屍體【掠奪】是不會生效的”

一個人發著牢騷
剝奪魔力和經驗值的【掠奪】只能對活物使用
考慮安全的話,就當場讓他死亡。這樣就不能補充魔力。麻煩
【惡改】廢的魔力相當多
需要的MP有20多,能使用的只有4發,必須要考慮一下才能使用。
不,我想到了一個好方法。再試試看吧。
把士兵的屍體收拾幹淨,趕緊跑到了士兵站崗的地方

看守經常是兩個人的體制。
一個人負責牢籠的樓層巡邏,另一個人負責站崗。
在外面的士兵回來的話,就會叫人巡視吧。
爲了不被人知道逃跑的事,有必要進行處理。
我從剛才處理掉的士兵身上奪走劍,沒有劍的話,就不能使出劍聖的技能了
握著劍的瞬間,劍聖的技能有效果了。
我感受到劍在手上,充滿了力量。
那麽,沒有時間了。實際來體驗一下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03 pm

使用斥候的技術無聲的潛入班房
站崗的士兵正在進行文件處理工作
多虧了這樣沒有發現我潛入進來
俺から見るとただのカモもいいところ。(不會)和剛才一樣,從死角偷偷靠近背後
然後

【惡改】
第二次的使用
士兵的身體崩潰了
但是,還活著
【掠奪】
這次拿到了經驗值和魔力
這次的【惡改】下了功夫
只會破壞脊髓。說到底只是做植物人。這樣的話,就可以好好地【掠奪】
順便用【恢複】奪走了記憶知道了警衛隊的體制
魔力也恢複了,准備工作也就緒了。

我脫下了警衛的衣服,穿在了自己身上
“那麽,能爭取多少時間呢”
一邊換衣服一邊讓大腦思考
站崗處交替的士兵來之前逃脫以免暴露吧
但是,根據士兵的記憶,到下一個二人組來之前還有一個小時左右
如果士兵是交替著來的話,我的行蹤會暴露
但是,只要有那個的話我的計劃就能達成了
穿著士兵衣服的我,靜靜地從地下監獄裏逃出來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03 pm

從地下監獄中擺脫出來的我,接下來的目標就是騎士們的宿舍。
只是,如果只是逃跑,那是沒有必要的地方。
僞裝成士兵裝的像的話,就這樣離開城是很容易的吧。
不管怎麽說,我有僞裝士兵的記憶和知識
是的,不會被識破
但是,這樣就不行了。
還沒有對芙蕾雅進行複仇。爲此,有必要利用能夠直接相遇的人。
正因爲如此。

目標不只是騎士的宿舍。
這是只有貴族才能進入的的近衛騎士的宿舍。
如果是她的近衛騎士,可以和她接觸。在我的計劃中利用近衛騎士們。
用劍聖的技能感知人的氣息,一邊用斥候的技術小心的走在深夜的城堡中
雖說是打扮成視頻,但也不能引人注目。最好不要被發現。
因爲離開崗位被責備的話就會暴露,那就真是蠢到不行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04 pm

離開城後,以騎士宿舍爲目標移動著,但是城內傳出嘈雜的聲音。
因爲一邊消除氣息一邊移動花費了點時間
“終于,逃跑了嗎?”
現在,士兵和騎士都被喚醒,在城內搜索,像門衛下達封鎖指示,甚至應該考慮到派遣軍隊的事。
城裏那些家夥一定是這樣想的
就算是勇者,水平也不超過10,而且有藥物中毒,只要找到一個普通的士兵都能打贏
我不知道這個錯誤的認知會不會對我有利
雖然比預想的要早一點,但這個騷動也是計劃中的。
那麽 開始吧

我在僞裝成士兵的狀態下,踏上了高貴騎士居住的宿舍的瞬間,呼喊著。
“向騎士們傳令。!有人從地下監獄逃走了!加強警戒!”
以像騎士們傳令的名義進入了騎士的宿舍,用士兵的身份來引發這個騷動。
起床的鍾聲把騎士們吵醒
說明有必須直接傳達給近衛騎士隊長的事情
騎士的身份也不同 平民騎士百裏挑一 貴族騎士的待遇更是無法想像
我進入的宿舍是只有被選中的高貴血統的近衛騎士才能使用的
裏面的房間格外的好
門上挂著鑰匙

但是,會用煉金術的我完全不用理睬這些
我慢慢地打開了門
“你,到底是!?”
一個大漢正要穿铠甲。
我記得那個大漢的事。
他是熱情的近衛騎士隊長。
在地下監獄醒來看見的第一個男人。
從一開始,爲了和芙蕾雅見面而利用的就是這個男人。純粹是爲了方便才讓這個男人活著
我是個固執,遵守約定的男人。

二八發,之前受到的二十八發我現在來還了。”
莞爾微笑。
對著現在還沒察覺到是我的蠢豬,我伸出了手
~三分鍾後,王城的房間中~
“集合得真慢。你們配稱得上是這個國家的最精銳,是我的近衛騎士嗎?”
“對不起”
芙蕾雅的近衛騎士們,即使是深夜,也做了一個毫不亂的排列。
“真是的,在那個狀態下怎麽逃跑了嗎?那只狗”

芙蕾雅咬著拇指的指甲。驕傲的淡粉色的長頭發,頭發很少見的開叉。
她從【治愈】勇者的某個地方感覺到了恐懼。所以,當我聽到他逃脫了的聯絡時,坐立不安,把所有的士兵們都動員起來,徹底的尋找,並叫來了近衛兵
他的數據和技能都知道。不必害怕。但是,恐懼,沒有任何理由的恐懼。那是她爲了對應危險磨練出的第六感
“芙蕾雅公主,我冒昧的轉達一下情況”
在哪裏的是近衛騎士團團長,他對著芙蕾雅開口到
“這種狀況,無聊的話我會生氣的哦。”
那並不是只是生氣的意思。”
還會用她的權限做出應有的處罰。
“我們急馳而來 晚了是有原因的。”
難道你打算找借口嗎?

芙蕾雅露出了嗜虐的表情
在她眼中,近衛隊長被打上了不能使用的烙印
“不,不是那樣的東西。芙蕾雅公主聽了也一定會很高興的話”
“說吧”
心中充滿了殘酷的笑容。
“我們的宿舍有兩次通訊社。第二次的傳令是漏出了臉的,第一次的傳令是掩蓋臉部的。兩次的傳令都很奇怪,試著確認一下臉的話,竟然是【治愈】的勇者本人。爲了捉他,我們到達晚了。這個男人真是蠢,這可是我國最強騎士團芙蕾雅公主近衛騎士團的宿舍啊。”
說完,一個近衛騎士,伸出了被繩子束縛的男人。

被全身毆打的痕迹殘留下來,喉嚨被毀掉,不能說話,發出了一聲很奇怪的聲音。
“真是嚇了一跳。爲什麽要去騎士的宿舍呢?”
臉被毆打到變了型,不過依舊能看到一絲凱路的身影。
“也許,裝成士兵逃進宿舍,放棄了快點逃出城外的念頭,然後自己藏在空無一人的宿舍裏,真是愚蠢的家夥。”
“呵呵,真的覺得這種粗枝大葉的作戰計劃會有用嗎?真的,真的是個愚蠢的垃圾啊”
芙蕾雅笑了,不安的種子消失了,送了一口氣。
“芙蕾雅公主,抓住這家夥之後,爲什麽要逃跑的理由打聽到了嗎?我不能不管這件事,我的部下的話,讓他們自己判斷有沒有麻煩,之後自己選擇撤不撤退可以嗎?”(這句話8成是yy的)
“是勇者之間糾纏的故事嗎?”
“是的,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也被嚇到了,請務必讓芙蕾雅公主親自說給我聽。”(這句8成也是yy)
芙蕾雅做出思考的動作
然後微笑著

“好啊,在這裏說也會不安。勇者的關系是最高機密,來我的房間吧,剩下的人可以回去了。那個垃圾請繼續把他壓在地下監獄,我可不想教訓這群笨蛋兩遍了。”
忽然【愈】之勇者拼命鬧騰,被摧毀的喉嚨貌似有什麽要說的一樣,但是惹怒了暴怒的騎士們,被打昏了。
“打他沒有關系,但是請不要殺了,還可以使用。好好的調教一下給與他懲罰吧。”
騎士們很靈巧,一邊避免了致命傷一邊對【愈】之勇者進行毆打。
多虧了芙蕾雅公主,【愈】之勇者才沒有被騎士們殺死。
暴力的群毆之後,【愈】之勇者被送往了地下監獄。
“那麽,請只有近衛隊長跟來,我的房間是這個城堡裏隔音效果最好的,這是一個秘密”(真方便)
喜悅的芙蕾雅伴隨著兼護衛的侍女。
帶著近衛隊長回到自己的房間。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04 pm

在芳香的房間裏,所有存在的家具和日常用品都備齊了。正因爲是天生的王族才能掌握的品味。
“近衛騎士隊長,可以進入我的房間,不覺得榮幸嗎?”
“哈,慶幸。”
近衛騎士隊長鞠躬
“說話,我很在意那個垃圾說了什麽”
“關于那個......”
近衛騎士團長發出了壞笑

那並不是侍奉主人的笑容,而是下流邪惡的笑容。
接下來的瞬間,劍出鞘,(後面這段不想描繪 我大概意思講一下)開啓明鏡止水Lv2 聖劍lv4 兩個侍女人頭落地
那流暢的動作疾風般的速度確實是劍聖的劍術。
(後面這段我大概描繪一下 反正你們要看的在11)
兩個侍女爲了保護芙蕾雅是很有實力的 但是面對如此快的劍術 涼的很徹底
把侍女殺了的近衛隊隊長露出了微笑
芙蕾雅被吹到了牆上 然後掉到了地上
近衛隊長騎到了芙蕾雅身上 來了記顔面騎乘
【掠奪】

芙蕾雅的魔力被吸走了
芙蕾雅陷入了恐慌
芙蕾雅害怕眼前的男人 不知道到底是什麽情況
雖說芙蕾雅是【術】之勇者 但是沒有魔力的魔術師,只是一個柔軟的女人而已,可以抵抗但是都是徒勞
“近衛隊長,到底是什麽意思”
“近衛隊長?啊,是我呢”
近衛隊長突然發了一下呆 然後哄笑起來
“什麽啊 你還沒注意到嗎”【改良】

近衛隊長使出了魔術
首先,身體變小了一圈
然後,臉逐漸變了,令人吃驚的是那張臉
“你最討厭的,可愛的小狗,凱路君來玩了。(後面是一段狗叫 你們自己叫就好)玩笑。啊哈哈哈哈”
凱路改變了自己的容貌,剛才那個喉嚨被毀的才是真的近衛隊隊長
芙蕾雅終于理解了現狀 侍女被殺了 在城裏隔音最好的一個房間 和自己最怨恨的男人兩個人在這裏。魔力被奪走 使不出任何魔法
芙蕾雅的臉扭曲了,凱路露出了恐怖又充滿了邪氣的笑容
現在 這個房間慘劇即將開始

10
https://tieba.baidu.com/p/5492164201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06 pm

第十一話:回複術士搞壞皇女

劇透之後的事後我也清爽多了,那麽,也差不多開始我的複仇了吧。(校:原文:さて、ネタばらしをしてすっきりしたことだし復讐を始めるとしようか。總感覺不對,改成:玩笑就開到這裏吧,那麽,也差不多開始我的複仇了吧。)

【改良(heal)】是讓肉體變成自己想要的形態的能力,所以像這樣的形態變化也是能做到的。
我像騎馬一樣騎上芙蕾雅,並俯視著她。
現在的芙蕾雅因爲【略奪(heal)】,全部魔力都被奪走了。
本來她的能力值的分配就是偏向魔力值的,很典型的魔術師。被奪去魔力的話就什麽都做不了了。

「等等,請等一下。克亞魯先生,你好像搞錯什麽了。」

在我下面的芙蕾雅,浮現出僵硬的笑容後說道。

「搞錯了?哪裏?」
「我,是想爲了你而使用藥物的,爲了不讓你因爲痛苦而精神崩潰;總有一天我會把你從地下牢獄裏放出來,我是這麽想的。」

嘛,這倒是沒有說謊啊。
第一次時是,完全地破壞了克亞魯的人格,把他的痛覺和恐懼的感覺機能弄得沒法運行之後,一直到墮落成人偶爲止,才被她帶出去了。
是爲了把我當成便利的道具來使用啊。

「原來如此。那之後,親切的芙蕾雅就對我破口大罵,踢我裆部,踩我顔面,每個晚上都讓別人來侵犯我啊。真是有趣的示愛方式呢。」

芙蕾雅的表情扭曲了。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芙蕾雅以爲我沒有嗑藥期間的記憶吧

「我全部都想起來了啊」
「啊,那個是,那個是不同的,那是不一樣的」
「歸根結底,想要讓我感覺不到疼痛的話,明明別強行讓我使用【回復(heal)】就好了」
「那個是,爲了拯救很多的人」
「別騙人了,你只對增強這個國家的國力有興趣而已,只治愈了本國的英雄罷了。」

那件事我也知道。
增強國力就是芙蕾雅的目的。
實際上其他國家的英雄們一個人都沒救。那之中還包括了與劍聖一樣的有實力的人,同時很得人望的人。(校:原文:その中には剣聖クラスの実力者も。人格者として名高い者もいる
就原文來說應該把像劍聖一樣實力高強的人與因人格高尚而人氣高漲的人分開,但考慮這裏在诘問公主,所以應該列出必須救助的原因,所以我將兩個條件和在一起。)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08 pm

「那是,碰巧,我的情報網」
「那個也是謊言」

這個女的還沒無能成那個樣子。
至少對其他國家的英雄的狀況是了如指掌的。

「但是呢,但是呢」
「嘛,那個怎樣都好啦。我是因爲你而墮入地獄的。所以,想讓你品嘗下那地獄的滋味。芙蕾雅實際是好人,或者那些行動存在著正義,跟那些東西並沒有什麽特別的關系。你讓我受盡折磨了啊。因此我就要複仇。很簡單的理由吧?」

理由什麽的怎樣都好。
只要有事實就行。
芙蕾雅還在說著她那寒碜的辯白,差不多也變得有點煩人了。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首先是折斷指頭。
就這樣而已就發出了不像樣的悲鳴。
餵餵,僅僅這樣就受不了的話,之後就更沒辦法了啊。
有了,想到好點子了。

「芙蕾雅,我們來玩遊戲吧?」
「遊,遊戲嗎?」

芙蕾雅擺出了詫異的表情。
嘛,我也並非毫不講理。

「現在開始我把芙蕾雅想對我做的事全部都做完。具體地說,就是給予你我受到的同等傷痛。性方面的虐待,精神方面的窮追猛打。破壞名爲芙蕾雅的人格,將之作爲便利的道具再利用。嘛,這些都是至今爲止我承受的東西啊。偶爾呢,也想讓你的身體變成這種飽受虐待的樣子呢。這樣的話,芙蕾雅也能察覺到自己至今所犯下的罪行了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09 pm

芙蕾雅臉色變得煞白。
用懇求的眼光望著我,但下個瞬間臉變得更加蒼白了。
畢竟,看了我的眼神,就會明白我是認真的了。

「啊,錢,要錢的話,都給你。就連權力,對,給你爵位讓你成爲貴族也行。而且,女性也是,不管多少,哪怕再多的貴族千金都,當然,會讓你自由的,所,所以就」(校:原文「おっ、お金なら、あげます。権力だって、そう、爵位させて貴族にしてあげます。それに、いくらでも、女性も、美しい貴族令嬢を何人でも、もちろん、自由にします。だっ、だから」醬油這裏缺了一些,我自己翻了,特別是女性的那段,顛倒了一下語序,感覺會通順些。)
「啊哈哈,你認爲我會信了你的鬼話?」

這個女的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敵人的。
大概,現在說的事的確全部都會實行的吧。
但是,那些是爲了讓我大意而暗算我的吧。(校:原文:だが、それは俺を油斷させて寢首をかくためだ感覺有點怪,但不知道怎麽改,求大神指點。)
真是的,被小瞧了啊。

「是真的啊,即使你在這裏粗暴地對待了我,但無論如何都是逃不了了的。只會被殺而已。所以,那邊更明智什麽的」

我沈默著,折斷了她的一根手指。

「吱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發出了令人完全想不到是王女的,笨蛋般的慘叫。

「因爲芙蕾雅說了麻煩的事情,所以就得減少遊戲的小費呢。」(校:「フレアがめんどうなことを言うから、ゲームのチップが一つ減ったじゃないか」後面“遊戲的小費要減少了”是啥意思?)
「遊,遊戲嗎?」
「嗯,我從現在開始將你的手指折斷後剝下你的指甲,一根一根地來。那樣弄完了的話,之後就是腳了。到手指和腳趾全部被折斷、剝光指甲爲止,芙蕾雅要是沒發出悲鳴的話就是芙蕾雅的勝利。芙蕾雅勝利的話,我就終結我的複仇。但是,要是你發出了悲鳴的話,當然,剛才說的複仇全部都會做,而且會附上贈品的。」

這是爲了不讓芙蕾雅崩潰的照料。
全部放棄了的話,就不會有有趣的反應了。
所以給予她希望,創造出讓她能接受苦痛的局面。

「明,明白了,我接受。但是,如果我忍住了的話」
「啊啊,和芙蕾雅不同,我會守約的。」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10 pm

芙蕾雅咬緊了牙關,下定了決心。
這樣,就能讓她不崩潰地與痛苦戰鬥到最後一刻了吧。
那麽,令人快樂的遊戲開始了。
「唔唔唔!!」

芙蕾雅拼命地忍住不發出慘叫。
地板和她的禮服都沾滿了血迹。
哎呀呀,真是意想不到啊。
她居然能忍耐到剩下一根指頭啊!
指頭被折斷,同時指甲被剝落。
真不虧是王女大人啊,何等鋼鐵般的意志。

但是,這小腦袋的發育似乎不太好啊。(校: 原文:少々おつむの出來が悪かったらしい。好像跟小腦袋沒關系。)
我是以“所有的手指折斷後也不發出悲鳴”來作爲條件的。
所以……

「【回複(heal)】」
「唉?」

因爲到了剩下一根指頭的狀況,就親切地把所有的手指都【回複(heal)】了。

「那麽,芙蕾雅,幫你【回複(heal)】咯。然後,再次從手開始折斷吧?」

我微微笑道。
我這是多麽溫柔啊。

「真狡猾,這樣太狡猾了啊,因爲,這樣的事」
「我說過折斷全部的指頭了吧?從最初開始,也包含著忍耐到我的魔力用完爲止,這些都是遊戲的條件。那麽,我之後還能使用多少次【回複(heal)】呢。」

從芙蕾雅的喉嚨裏漏出了“咻咻”般的奇怪的聲音。
好不容易到這裏了,讓她崩潰也會令我困擾,所以就讓她抱著“魔力用完就【回複(heal)】不了了”的希望呢。

稍微看看她的樣子吧。
噢?不愧是芙蕾雅。再次做好了覺悟。
真是堅強啊。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10 pm

嘛,遗憾的是和【改悪(heal)】不同,消耗量很低。连5MP都没消耗,有着再来十几回的余裕。不过,芙蕾雅看错了我的等级,认为我最多只能再用两次的样子。

撒,有这种决意和希望的话,将之全部折断的话会让我产生多大程度的愉悦呢?

想着那样的事情的同时,又向着芙蕾雅的指头伸出了手。

现在是第五回,完全到了忍耐的界限,终于芙蕾雅发出了丢人的悲鸣。

「啊啊,真可以,明明再来仅仅八次就是芙蕾雅的胜利了呢,真可惜啊。」
「八,八,八次」

芙蕾雅眼里染上了绝望,因为泪水而变得乱七八糟的脸上,有眼泪溢了出来。

「虽说很可惜,要惩罚了哦。那么,再稍微让你享受下痛苦吧。」

那样说着,因为知识已经储备的十分充分了。
在到达下个课程之前,勉强地以不搞坏她为前提来享受一下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11 pm

從那之後,給予三十分鍾左右的傷害給芙蕾雅的身體。從她那破破爛爛的禮服露出的肌膚也布滿了傷痕。(校:原文:それから、三十分ほどフレアの體を痛めつけた。感覺不是很好理解啊。改:那之後的三十分鍾裏,一直摧殘著芙蕾雅)

芙蕾雅的眼淚已經幹涸,喉嚨也徹底沙啞了。
嗯,讓人相當愉快的畫面啊。
這樣就能品嘗到我所經曆的痛苦的百分之一了吧。
那麽,下次就著手性虐待與精神的壓迫吧。

我把芙蕾雅的禮服扯掉了。

「啊、啊啊啊、啊啊」

現在的芙蕾雅嘶啞的喉嚨都不能很好地說話。
而且,雖說把衣服都剝下來了,但說到底由于我很了解這個女人的本性,加上她身上滿是傷痕和血迹,因此都硬不起來。
那麽,該怎麽做好呢。

「【回複(heal)】」

先是把外表弄成能看的樣子。(まずは、見た目だけは見れるようにしてやる。)
但是,爲了制約行動就沒有治療拷問中被切斷的阿基裏斯腱。要是到處亂跑的話就麻煩了。

「噫、噫噫,請原諒我、不要、不要啊啊啊。拜托了,好痛,好可怕,停下來。」(校:原文お願い、痛いの、怖いの、やめてぇ,本來直譯是痛的,恐怖的,感覺不對。就這麽翻了)

想要再次說話的芙蕾雅,以全裸的樣子被我按住頭,不斷抽泣著。枯竭的眼淚貌似也回來了。

「芙蕾雅,我也是這樣,不喜歡痛苦的啊,所以說了不要讓我再使用【回複(heal)】了吧?」
「我,我,是,不,不一樣的。」
「一樣的哦,所以我也這麽做了。不過話說回來,我也差不多對賦予痛苦的行爲有點膩了啊,所以就想侵犯你。」

芙蕾雅睜開雙眼,然後叫道。

「不要啊啊啊,不要,被你這種人玷汙絕對不要,我可是王女,可是有著高貴血統的,像你這樣的賤民什麽的,做不到,絕對,做不到奧奧奧、不要啊啊啊啊!」(校:醬油翻的漂亮)

人類只要一被逼迫至絕境就會暴露出本性呢。
原來如此,對平民一視同仁送上笑容的王女大人似乎有著相當嚴重的貴族優越思想啊。

「被討厭成那樣的話我也蔫了啊,本來就對芙蕾雅這種母豬興奮不起來。」

芙蕾雅好像是搞錯了什麽,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笨得不行的家夥啊。

我走向房間裏的暖爐。
然後融化用來調整柴火的工具,把它變成棒子。
充分地熱過後,一拿它接近絨毯,絨毯就發出了“嘶嘶”的炎熱的聲音,然後燒了起來。

「芙蕾雅,從現在開始我,想把我的聖劍,或是灼燒過的鐵棒,放進芙蕾雅的裏面,但哪個比較好呢?我是很溫柔的所以讓你選一個。」

硬不起來的話用別的東西就好了。人類就是使用道具的生物。那個似乎對芙蕾雅來說是理解不能的。因爲是豬,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诶,啊,那個」
「順帶一提,不回答的話就兩個都放進去,所以十秒內給我回答。十,九」

我一開始倒計時,完全地放松了表情的芙蕾雅眼睛便睜大得不能再睜開,顫抖著發出了不像樣的悲鳴。

我用很大的聲音繼續倒計時。(原文:俺は大きな聲で、カウントダウンを続ける。)
芙蕾雅帶著祈求的視線朝我這邊望了過來,我用笑容回應著她,她的臉色變得更加煞白。

芙蕾雅也該差不多注意到,我是真的會那麽做的男人了吧。

「你,把你的,你的那邊更好」
「嗯?那種說法,我不太明白啊?」
「聖劍的那邊,更好!」
「更好啊,這樣啊,被討厭了啊,那麽就不強求了吧,就用灼燒過的鐵棒吧。」

芙蕾雅哆嗦哆嗦地顫抖著,然後捏緊拳頭,紅著臉叫道。

「克亞魯先生的聖劍就好。拜托了,請把克亞魯先生的聖劍給予芙蕾雅!」(校:我在校對本子,本子。)

我忍不住爆笑了起來。
哈,哈,這可真是愉快啊。
王女大人說著這種話什麽的。
所以,再稍微欺負一下她吧。

「是嗎,你那麽想要嗎,芙蕾雅真的是淫亂的母豬啊。這樣的皇女什麽的,國王會哭的,國民也很令人同情啊。」
「是的,我想要。請務必這麽做。請賜予我克亞魯先生的慈悲。」

連跪在地上的動作都做出來讓我看了。
芙蕾雅真的是淫亂的女人啊。

「但是,很遺憾對方是豬的話我也興奮不起來。也是啊,那做什麽都好,試著讓我興奮起來吧。十分鍾內做不到的話,就用鐵棒。

啊啊,我是多麽的親切啊。
芙蕾雅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邊流著眼淚邊開始了令人愉快的表演。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12 pm

在那之後,可是相當地愉快。
芙蕾雅擺弄著自認爲煽情的,**般的姿勢,或是跳著奇怪的舞。
然後那樣都不行的話……,就這樣,讓我看見了各種各樣的努力。
拼了命地忍住不笑出聲。
但是,嘛,不愧爲王女大人。
本來外表就是最高級的了。而且似乎算是個精明的人。
她很正當地,把想要的東西放進手中。應該是太激動了吧她流下了高興的淚水。

全部都完事了後感覺好像不是很滿足,就把灼燒過的鐵棒作爲禮物送給仍沈浸在余韻的她。
啊啊,我是多麽的溫柔啊。
我雖然把芙蕾雅表達成豬,但她真的只是一頭豬而已。
很好地發出了“叽噫,叽噫”的叫聲。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14 pm

那麽,到了這種地步的話,可以說疼痛,性虐待,精神壓迫也都差不多都完成了。
之後就只剩下把她的自我破壞掉,變成便利的道具。

芙蕾雅外表九成被破壞掉了。
普通的女人的話早就壞掉了吧。但她有著小強般的煩人的生命力,正因爲如此才能好好地享受了一番,差不多滿足了。
那就不做了吧。

「【回複(heal)】」

把她的傷全部都回複了。
然後,爲了打出最後一擊對她施加了【改良(heal)】。

「啊,唔,啊啊」

抓住了發出嬰兒般的呻吟的芙蕾雅的頭發,把她拽到鏡子前面。

我讓芙蕾雅照著鏡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的、臉,我的臉……」
「如何,把你變可愛了,感激我吧。」
「不要,這樣的,才不是我的容顔!!」

是的,芙蕾雅的容顔並不是芙蕾雅所知道的容顔。
保存著原來的面型,改造成我喜歡的樣子。
「你從現在開始,記憶會被消除。容顔也變了,記憶也沒有的你就從這個世間消失了。然後順理成章地成爲我的便利的道具。作爲處理性欲的奴隸,或作爲戰場的盾,都會好好的使用你的,所以安心吧。城裏的事情的話不用擔心也可以。實際上,來這裏的途中有把【改良(heal)】成芙蕾雅的樣子的屍體藏起來安放好了。在那期間被發現了的話,就會當成芙蕾雅已經死了吧。」

通常爲了尋找王女,王國會掘地三尺地去尋找吧。
但是,在室內發現芙蕾雅的屍體,加之本人的樣子變了,記憶又沒了的話,任誰都不會懷疑是我帶走了吧。
能安心下來帶走芙蕾雅了。

「真好啊,下次醒過來的話,你就是我的忠實的奴隸了。替換掉像你這樣的渣滓的心,讓你重生什麽的,最棒了不是嗎。」
「噫、不要、不要啊啊、不要、給我住手、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

芙蕾雅開始暴走了,但由于有相當的states差距,這麽做也沒意義。
「我可是很溫柔的,所以給你時間讓你跟至今爲止的自己告別。一分鍾,在“芙蕾雅”消失之前祈禱什麽的都好。」(校:原文“フレア”が消えるまでにお祈りでもするんだな在芙蕾雅消失之前,我也會爲你祈禱的啊。我想這麽翻,就是不知對不對。)

芙蕾雅邊哭邊叫著,暴走著,然後,在最後完全地被破壞掉了。
啊啊,太好了,在最後的最後能完全地搞壞她。
「那再見了,芙蕾雅。【改良(heal)】」

芙蕾雅的記憶全部都被抹除了。(翻譯:emmm其實並不是抹除,下一話有解釋。) 
但說到底也只是消除了記憶而已。
知識還好好地留著,那樣的話還能做點有用的事。 醒來之後,就試著滑稽地吹噓著各種各樣的東西吧。(校:面白おかしく還是這個,總覺得把滑稽放在這裏挺奇怪的,但用有趣也不對。求,大佬。)
那麽,因爲目的完成了就快點帶上芙蕾雅逃到城外吧。
破壞掉把我人生破壞掉了的女人,並把她變成便利的奴隸一事就完成了。
空氣真清新。(原文:空気が旨い。)
身體真輕。(原文:體が軽い。)
真是太棒了,這就是複仇達成時的感覺嗎!
現在,這個瞬間,我是世界第一幸福的男人!

第十一話:回複術士搞壞皇女
https://tieba.baidu.com/p/5490129317?see_lz=1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21 pm

複仇完了之後,我開始思考逃離這座城鎮的方法。
雖說房間有鎖上,但暫時來說好歹也是公主的房間。什麽時候都來個人都不奇怪。
帶著大行李使得逃離的難度上升了啊。
一個人可以輕松逃出去,但兩個人就得動下腦筋了。
「嘛,在那之前先把這些錢拿了吧」
我從侍女的屍體那裏拿出錢包。再搜刮下屋子,把容易換錢的寶石類拿來塞滿腰包。
實際上,近衛騎士隊長(以下省稱爲“近長”)的錢包也在我這。真不虧爲公主的走狗啊,敢這麽淡定的拿著金幣跑來跑去的。
暫時不會爲錢所困了吧。
雖說用【回複】來掙錢很容易,但也會出現掙錢時弄得太誇張而太顯眼的窘境。
至少在離開這條街之前不想引起什麽亂子。

我穿上近長的铠甲。用近長的姿態的話,是能做到正面逃脫的吧。
啊啊,近長也做了蠢事啊,他去公主的房間一事他的部下可以提供證言,這次騷亂的鍋全部讓他背了。

出城後因爲我把樣子變了,暫且是不會被抓住了。
毫無疑問地他會被王家滿門抄斬吧。
「然後,不對這個女的稍微做點什麽的話呢」
雖說是近長,但背著個全裸的女人被人看到了還是會被懷疑的吧。

給全裸並暈迷的芙蕾雅套上我盔甲下穿著的內衣。那個房間裏並沒有芙蕾雅的衣服,一定是有用來藏衣服的房間吧。侍女的衣服也因沾滿了血,只能把全裸的她運出去了。
因爲有把臉【回複】(整容)了,應該沒人注意到芙蕾雅吧。要是被盤問的話,就說把某貴族家喝得酩酊大醉的大小姐送回家什麽的吧。

做好出發的准備了,我詠唱了【改良】,並變裝成近長的模樣。
然後把能燒起來的東西收集在一塊,放在最適當的地方。
小小的火焰出現,煙霧開始上升。

調整成一小時後會變成火災的裝置。在從城裏出去期間就會燒的很旺了吧。

這可是名爲佯攻戰術的摧毀證據的手段,雖說用魔術調查的話就沒卵用了。
從這個房間殘留的痕迹得知真相,並追上我們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話說,把公主殘殺後把房間燒了的行爲,可是犯了極其嚴重的罪啊。被抓了的話究竟會收到什麽懲罰呢~
嘛,隨他了。反正鍋是近長背的。
總覺得看漏了什麽。
先不管有什麽了,先跑爲上。
到火燒起來爲止不剩多少時間了。
我用公主抱抱起芙蕾雅,跑出屋子。出屋子的瞬間就警惕了起來。的確在這裏被看到的話就沒有挽回的余地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22 pm

出城途中,果然被人盤問了。按時間准備好的台詞輕而易舉地讓他們明白了。
即使被歪想成帶著女人去享樂也沒啥問題。

出了城,來到街道後,我走向街道中的河川,讓騎士铠甲隨水而去。
只留下了劍。但我來用的話未免太大了,又重,真J B難用,就難得地用了煉金術弄成我喜歡的模樣。

偶然地望向城的那邊。火燒得正旺。
啊啊,真美啊。連自己都覺得做了件好事。

在夜間離開這片街道是很危險的。先找個地方住吧。

那麽,我要【改良】成什麽樣子好呢。
也是啊,就變成把我內心反映出來的人見人愛的**年吧。(翻譯:被炮勇肛了那麽多年仍不忘少年心,感動(笑))
嗯,這樣就行。這樣看起來更容易辦事。
看著水中的倒影,倒映著正如我的形象般一副好人樣的三好青年。

之後我抱起芙蕾雅到中等程度的旅館住宿了。果然有把錢包帶來真是太好了。
就讓我好好使用他們的錢吧~
在旅館住了一晚。在那期間考慮了將來的事,就是我以後要怎麽做。
目的主要有三個。
第一個,繼續複仇。劍和炮的勇者對我疼愛有加一事必須得好好地回敬他們才行。
那倆人都對芙蕾雅抱有戀慕之情。(炮勇:我肛了你那麽多次你還是不明白我的心意嗎!)所以他們爲了賺取她的好感度,就讓被芙蕾雅很討厭的我吃盡苦頭。這份禮不好好地送回去的話是不行的。

第二個是想要見魔王。
也不是怨恨她。只是有點在意她最後說的話。想要知道她在保護著什麽。
順便終結人魔戰爭也不失爲一種樂趣。

第三個是想要到界限爲止盡可能地變強。
說真的,現在的狀況相當糟糕。想要擁有能正面對抗苦難的力量。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22 pm

昨晚突然注意到了自己犯下的非常嚴重的失誤。
忘了殺掉被【改良】成我的樣子的近長了。雖說是普通的手段絕對是治不好的喉嚨已經潰爛,筆也拿不了的身體,要是用鑒定紙看狀態的話,他就是近長一事就暴露了。
要真成那樣的話,我有著變化模樣的能力也會被注意到,就會暴露昨晚抱著女性出城的近長就是我。
而且,很有可能會聯想到那個女性是芙蕾雅。
說到底,怎麽想都不太可能會對那個狀態的近長使用鑒定紙。

即使真的用了,也完全變得用不了【回複】,因毫無頭緒,爲了解明原因會……大概會變成這麽個流程吧所以時間也會放緩一點。
或者說使用了長生不老藥治療後的近長得拼了命地證明自己不是克亞魯(主角的名字),又或是……
「從現在開始要潛入城內也很難了啊」
公主被殺後,還被一把火燒了的現狀,會導致前所未有的戒備的吧。
還是別浪了。

最安全的是趕緊逃去別的國家。但要花一整天來幫芙蕾雅脫胎換骨,因此明天再出發。
要去的話,就去東邊的國家。那邊以自由都市稱著,出入的人很多,所以管理會比較松。

在我旁邊的女性開始蠕動了起來。她就是芙蕾雅。昨天我和芙蕾雅睡在同一張床上。
終于醒過來了啊,記憶有好好地消除了嗎。
芙蕾雅醒來後,惴惴不安地左顧右盼著。
「啊咧,這裏是哪裏?我到底、在幹什麽」
然後一臉蒙逼。姑且抱著頭沈思了會。
「什麽都、想不起來、說起來、我、是誰?」
像是很不安似的,絞盡腦汁地思考著。
你盡管想,想得出來算我輸。
因爲記憶已經被消除了呢。啊不,有點不同。正確來說是打開記憶之門的鑰匙丟失了。
即使是我的魔法也不能消去記憶,所以就讓她想不起來了。

在失憶期間,到了無法返回的地步時再讓她恢複記憶貌似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就例如,因迷上我而相信自己的國家是惡,在這國家毀滅後不管處于什麽情況都能拿來下酒菜啊。(校:應該指若芙蕾雅恢複記憶時,她的國家已經被滅了,她的表情能滿足男主的複仇心。)
妄想先放一邊,不快點進行教育的話。
「終于、醒過來了嗎。總算是放心了」
我、抱緊了芙蕾雅的身體。就像戀人做的那般。
「啊、你到底是誰?」
「我的事沒回想起來嗎!?」
硬是裝出了吃驚的樣子。
「呃嗯,不知道你的事,甚至連自己的事都不知道」
將芙蕾雅從擁抱中解放,並緊緊地抓住了她的肩膀。
「怎麽那樣!?爲什麽會變成這樣呢!? 你的名字是芙莉雅,是我的隨從。明明是那麽相親相愛的關系了,居然說全部都忘了……」

眼直直地盯住她,同時使用了催眠魔術。
我將體內殘留的麻藥用煉金術提取出來,並讓其氣化。
魔術+藥的二重奏。
對于沒有記憶,白紙一般的人來說是非常有效的。
有效利用腦裏的知識的話,這種程度我還是做得到的。
芙莉雅是芙蕾雅的新名。雖說外表不同,名字也不同是最好。取個接近原名的新名是爲了減少那種無意識的違和感。
「我、和你、是相親相愛的」
「就是那樣,你深愛著我。三天前,你因發高燒而昏迷了。好不容易才讓你醒過來,記憶卻丟失了什麽的!?太可憐了我的芙莉雅」

雖說是很隨便的設定加上演戲,不過對現在的芙蕾雅來說已經足夠了。
證據就是她迷迷糊糊地看著我,漸漸相信了我那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我再加入了一些滑稽的設定。(校:原文俺は、面白おかしく設定を入れていく,雖然面白おかし有滑稽可笑的意思,但考慮男主的複仇心,用有趣會不會好些)。
原名芙蕾雅被改名爲芙莉雅的女性是在爲我侍奉時會感到無比的喜悅,能爲了我而心甘情願地交出性命,不管什麽命令都會愉快地服從的母豬。
「我是、芙莉雅、是你的仆人、母豬」
帶著失去理性的眼神,複述著這句話的芙蕾雅。啊不,芙莉雅。
「來結合的話,也許就會想起來了。芙莉雅,就像往常的那樣拜托你了,你看……」
然後,帶著從來沒有過的往常,吹噓、玩弄著從來都沒有的性癖。
在她高潮之時,利用其處于催眠狀態中的快樂,完美地將她變成我想象中的樣子。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24 pm

全部完事之後,我橫著躺在床上。(校:原文すべてが終わったあと、ベッドで橫になる。橫になる有躺下,橫的意思。)

芙莉雅過來牽住我的手。啊啊,看起來是真的把我當成她的主人了。
在床上打盹同時,芙蕾雅簡直是用飽含愛意的眼光看著我,並開口說道。
「呋呋,雖說記憶還沒回來,但我明白了你是我很重要的人。最重要的事還沒有聽你說明呢。你的名字是?」
稍微有點煩惱。說起來還沒決定這個。
難得外表也變了,那名字也得變了呢
對了,用聽起來就覺得很強的名字就好了。
「我是、克亞羅。別再忘了啊」
重生的我是克亞羅,聽起來比克亞魯強多了。

爲了把芙蕾雅變成可愛的努力芙莉雅了花費了一天,隔天我就在商業區准備旅行的必需物品。
公主大人主動地請求幫我拿行李。而且是帶著滿臉的笑容來請求我的。真是、相當愉快的光景啊。
去下個城鎮的話首先去買奴隸吧。至少想要一個前衛啊。
天賦值的重分配只能對我自己使用。因爲魔術師的芙蕾雅作爲肉盾的性能太低,絕不能用來當前衛。
亞人的奴隸就好。亞人存在某種契約,因此絕不會背叛。人類就沒法信任,天知道什麽時候就會背叛你。我覺醒使用洗腦的只有複仇的對象,如此善良的我除了亞人奴隸外也沒啥選項可選了。
而且買的話就買女的。提升等級上限時女人比較便利。男的話也不是做不到就是會影響心情。
想著那樣的事情時,揭示板映入了我的眼簾。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忍不住笑出聲。
因爲,那裏有的是跟我想的一樣,是近長的肖像畫。他作爲大罪人被懸賞了很高的懸賞金。
仔細一看,城鎮內也貼了近長的肖像畫。
真是的,還真去找不是犯人的家夥啊~
這樣的話,應該隨隨便便就可以逃掉了啊。

那麽,在這個國家的家夥到處曬那個笨蛋的罪行時,我就前往下個城鎮尋找夥伴吧。

【一章】十二話.回複術士前往下個城鎮
https://tieba.baidu.com/p/5481643049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6, 2017 10:24 pm

買完旅行必需品之後,我和原來的芙蕾雅也就是現在的芙莉雅一起離開了城鎮。
雖然我也想乘去鄰鎮的定期馬車,但由于現在是戒嚴體制的原因,馬車運營被中斷了。

拜其所賜變得需要徒步了。

現在正好要出城鎮的時候。簡單的就過了檢查站。那是當然的啦,被通緝的又不是我而是那個近衛騎士隊長。

“芙莉雅,好好給我拿著行李”
“是……是。克亞羅加大人”

暫時……還沒習慣克亞羅加這個新名字,反應慢了一拍。

我跟芙莉雅背著滿載的沈重背包。
無論如何,到鄰鎮爲止還有幾十公裏。
是否能確保水源還是值得疑問,所以帶著了大量的水和食物、換洗衣物、和其他許多東西使得背包變得相當重。
爲了准備如此多的行李,開銷可不小。
對旅行的裝備品小氣的話可是會後悔的,買了兩人份的輕又結實素材的布,並且好好縫制的一體式鬥篷。
終究是沒法對附魔的東西出手,到時候自己搞吧。要有時間的話有著煉金魔術跟知識的我也能做。
金屬铠甲之類雖然防禦高,但是屬于討論外。
長時間旅行,穿著金屬铠甲的家夥絕對是笨蛋。

其他還有解釋的水壺和幹糧,睡袋等等。
手頭上的資金用掉了一半。看來有必要盡早賺錢去了。

“請,請稍等一下。克亞羅加大人。行李太重了”
芙莉雅稍微有點呼吸混亂。

嗯……看面板上的力量值來,就算那樣多行李量也應該是沒問題的,恐怕沒習慣用身體幹這些事情,稍微運動下就能提升數值了吧。
“芙莉雅的話,應該能堅持住。加把勁試試吧?”
“但是,背這麽重的行李還是頭一次,稍微慢點……”
“這也是爲了芙莉雅好啊。在戰場上累了動不了的話就是死路一條了。還有,剛才我也說過了。芙莉雅的話應該能做到才對”

如果真的是能力不夠的話也就算了,即使是魔法職業,芙莉雅的等級也到了25級,力量達到了超越常人的領域了。

也就是說,自己把自己的極限設置低,這只是感覺的問題罷了。這點不強迫著活動身體是治不好的。
嬌縱的話就永遠只能這樣了吧。

“我明白了!我會回應克亞羅加大人的期待好好努力的”

聽了我的話芙莉雅的步子邁的更快了。至少看上去有了些幹勁了。

嘛,每次體力用盡,肌肉酸痛的都會用【回複Heal】去治療就是了。
想必到了鄰鎮的話,就能改善很多了吧。

“說起來,克亞羅加大人是以鄰鎮的拉納利塔爲目的地的吧。請問是有什麽目嗎?”
“爲了召集同伴。我也好芙莉雅也好都是後衛所以希望有前衛”

順便說下,芙莉雅對我做的這個“她身爲某個國家的貴族,邊進行武者修行,邊在救世的旅途”這一設定深信不疑。

嘛,並非撒謊。本來就打算在全世界旅行,專心于變強上。更進一步說的話,我也想跟魔族之間終結這場戰爭的想法。

“原來如此,確實在那裏的話會有很多強大的冒險者呢”

要用一句話來概括拉納利塔的話,那就是混沌之鎮。
聚集著大量的合法,不合法的商品,因爲出入城鎮都很輕松,因此聚集著很多人。
正因如此,有半數像黑道般的冒險者們喜歡住在這裏。若是強者便很容易再此生活。

“對冒險者我可沒抱什麽希望,至于我希望的是什麽就敬請期待了”

我的目的是奴隸場。
這個國家流通的奴隸有6成在拉納利塔裏買賣。
被當做奴隸而抓來的亞人被聚集在拉納利塔。在對冒險者們的非合法委托中,也是有去襲擊少數民族的亞人村莊,把女人孩子擄做俘虜流入到市場中這樣的任務。

對于這件事本身來說,作爲個人觀點我並不是很喜歡。但是,能派上用場的東西就要用。至少給予買到的奴隸能覺得‘是我買了他真是太好了’這樣的待遇吧。

只是,在買奴隸的時候需要注意。
買對買錯奴隸相差很大。
大致上,因爲被強行擄來的亞人,有很多狀態不好,剛買來立刻就死的情況很常見。

素質值和等級上限的好壞也是全憑運氣。附帶鑒定紙的亞人價格就會上漲。

話雖如此,我有這個【翡翠眼】跟【回複Heal】在。能嚴格篩選買入物理攻擊,防禦,敏捷素質高的亞人,就算是有傷也能治好。

我和芙莉雅緩緩行走。
途中,我偶爾摘取一些野草與蘑菇,想到一個賺錢的方法。順利的話在下一個城鎮能賺錢。

等級高的我們移動速度也快。按照這個節奏的話露營兩次就可以了。
在我考慮著這些事情的時候,芙莉雅向我搭話。

“說起來,從剛才開始就在收集草與蘑菇了,請問這是爲了做什麽呀?”
“爲了賺旅費”

一邊說著,讓她看手上的筐和裏面。

“這是?”
“做藥所使用的野草跟蘑菇。因爲我能用煉金魔術,所以可以將藥效高的成分抽出,付之于魔力後將其做成藥水。”
“那種事情也能做到嘛。真令人驚訝”

芙莉雅帶著尊敬的眼光看向我。
我露出苦笑。
煉金魔術的應用性很廣,除了戰鬥以外也能向這樣作爲生産系技能來使用。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才是正確的使用方法吧。
【回複Heal】雖然輕松又簡單,但是會在壞的意義上引人注目。在這點上,托【翡翠眼】跟煉金魔術的福,能廉價的制作出效果高的藥水,不起眼地賺到錢。
而且,能僞裝成煉金術師。

“到了城鎮之後,要加油賣出去呢”
“嘛,有芙莉雅在的話就能賣出去吧”

只有我一個人的話,做出再好的藥也很難將其宣傳出去。
但是,有芙莉雅這種格外出衆美少女在的話,立刻就會有客人來的吧。僅僅只是優秀的容姿就已經是一種武器了。
客人來的話就能以品質來決勝負了。那樣的話,就跟勝利一樣了。畢竟這是以煉金術師的力量做出來的藥水呢。
暫且,路費問題算是解決了。
我賣力地用【翡翠眼】接二連三的收集藥草與蘑菇。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57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3頁(共15頁) 上一頁  1, 2, 3, 4 ... 9 ... 15  下一步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