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gundam
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再構築世界[web]

14頁(共14頁) 上一頁  1 ... 8 ... 12, 13, 14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9月 09, 2020 7:02 am

在米哈佐諾街遺跡外圍的獵人辦公室的辦事處裡,有家專門面向在這個遺跡活動的獵人們的食堂。這是能讓獵人們帶著裝備品和重火器用餐的食堂,是家稱不上高級餐廳的店。

但是這個食堂還準備了與那家店的外觀相反的昂貴料理。餐費是總額超過10萬奧拉姆的高額飯菜。這些確實很美味,但是與荒野費用、遺跡價格和都市的伙食費相比,價格設定得相當高。運輸到這裡的運輸費等也包含在經費中,所以並不是不合理的高,但是貴的東西就是貴。

食堂用簡單的間隔分成了三個部分。而使用這間食堂的獵人們按造慣例大致決定了坐下來吃飯的地方,按照餐費1000奧拉姆、1萬奧拉姆、10萬奧拉姆左右的獵人們分開。雖然既不是規則也不是強制的,但坐錯位置就會有點不舒服。只是這種程度。如果是神經大的人,就沒有任何問題。

餐費和獵人的收入與實力大致成正比。因此坐在附近的獵人大多擁有相似的實力。如果是這家餐廳的老主顧,即使不知道名字,也會有熟悉的獵人。如果能和坐在附近的獵人閒聊幾句,互相交流一下,就有可能組成新的隊伍。

因此,如果一個新面孔的獵人坐在需要支付高額餐費的地方,那麼就會有些引人注目。然後今天,新面孔出現了。是阿基拉。

坐在餐桌前的阿基拉面前,餐桌上擺放著許多與這個位置相應的高價料理。阿基拉滿面笑容,不時發出感嘆的聲音吃著。阿基拉的心情非常好。

卡蘿爾坐在阿基拉的對面。卡蘿爾的前面也擺著數量不多但價格相同的料理。

卡蘿爾雙手托著下巴問阿基拉。

「好吃嗎?」

「好吃」

阿基拉高興地點頭回答。卡蘿爾也滿足地微笑。

「那太好了,看來我的尊嚴還能維持下去」

卡蘿爾暫時看著阿基拉吃飯的樣子,也對眼前的料理伸出手。

(話雖如此,阿基拉在這種時候也是個普通的孩子。很難相信他是一個擁有那麼多戰鬥技術的獵人)

卡蘿爾的觀察力是正確的。事實上阿基拉並不是那麼強的獵人。這一切都是來自阿爾法的幫助。要想讓阿基拉靠自己的力量、靠自己的付出坐在這裡,還需要很多修煉。

「話說回來,阿基拉吃得還真多啊。雖然不用擔心付款,但是剩下就不好了」

「沒問題。最近食慾很好。這樣程度的話就不會剩下」

阿基拉從容地回答。同時也對卡蘿爾的指責抱有些許疑問。

『但確實,最近能吃得更多了』

阿爾法插嘴。

『大概是阿基拉的身體想要補充在成長期沒能攝取的部分吧』

『什麼意思?』

『阿基拉在貧民窟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經常營養失調。沒有好好成長的時間應該很長。為了恢復那部分的成長遲滯,需要大量的食物』

『這麼說,是大量進食就能解決的問題嗎?』

『我想是為了變成大量進食就能解決的問題,所以才接受了治療處理。你想,阿基拉之前花了6000萬奧拉姆在醫院接受治療吧?將成長遲緩判斷為是不健康的狀態,作為健康狀態治療的一環,也採取了相應的措施吧。為了提高治療費』

阿基拉停下了正在吃飯的手。

『......沒做什麼奇怪的事吧?沒問題吧?』

『確實是變健康了,所以沒關係。而且本來受傷和疲勞如果不好好吃飯和休息的話是不會那麼容易治好的。用回復藥來掩蓋事實也是有限度的。既然是為了健康而採取的措施,那就應該沒有不良影響。如果阿基拉賺不了多少錢吃飯就另當別論了』

『這樣啊。那就沒問題了。被收取了昂貴的治療費。有這樣的效果也不錯啊』

阿基拉放心地重新開始吃飯。卡蘿爾看到阿基拉一度停止吃飯,好奇地問道。

「阿基拉,怎麼了?」

「沒什麼」

「是啊。啊,有一件事希望邊吃邊問,可以嗎?」

「什麼事?只要不是不答應請求就會撤下這些料理的話,說甚麼都可以」

卡蘿爾輕輕地笑著說。

「沒問題。確實是要拜託你的事,但就算被拒絕了也不會把那些料理撤下去」

阿基拉再次停下吃飯的手。阿基拉從卡蘿爾的態度中感受到了什麼,停下吃飯的手,以稍微嚴肅的表情看著卡蘿爾。

「話是什麼?」

「邊吃邊說也沒關係喔?」

「要確認是不是能邊吃邊聽的話。那麼,要說的話是什麼?」

阿基拉的表情屬於愉快的範疇。但其中卻包含著明確的警戒色彩。近乎被害妄想症的懷疑眼神。認為所有人都想傷害自己的眼神。阿基拉的眼神裡閃爍著黯淡的光芒。

卡蘿爾不知道這是阿基拉微弱的想法表現,還是無法隱藏的負面情緒的表現。

(……這個,說錯話很危險啊)

卡蘿爾故意切換到嚴肅的表情後說話。

「我直截了當地說。阿基拉。要不要和我組隊?」

阿基拉沉默地看著卡蘿爾陷入沉思。用無數的解釋來探詢著詞語的意義。卡蘿爾也明白這一點。

過了一會,阿基拉問了很多要確認的事情。

「……那個,這是邀請我組成獵人活動的隊伍嗎?」

「是的」

「不好意思,我拒絕」

阿基拉說完就回去吃飯了。阿基拉的警戒消失了,現場的氣氛又回到了鬆弛的狀態。

卡蘿爾為對方的警戒消失感到安心,但對被拒絕感到遺憾地微笑。

「是啊,真可惜。就算勉強合作,也只會成為矛盾的根源,我不會勉強邀請你。可以問拒絕的理由嗎?」

「單純是一個人行動比較合我的個性。我有很多事情可以擅自行動,能常常想著很多美好般的想法行動。如果和誰一起行動的話,就不能做那樣的事了。今天來米哈佐諾街遺跡也是因為今天上午去別的地方的時候決定的。如果和誰一起行動的話,這就有點,你知道的」

普通的獵人在前往舊世界的遺蹟時,會事先決定好要去的遺跡,在對遺跡做好相應的準備後再出發。如果是團隊行動的話,確認利潤和分配報酬的方法等的事情也會增加。如果隊伍中有人突然身體狀況惡化,就有必要取消遺跡探索。

阿基拉也會和阿爾法商量修改行動,但不能說明理由。如果阿基拉和某人長期合作行動的話,會被認為是一個很難相處的人,會突然心血來潮,強行改變計劃。

卡蘿爾根據阿基拉的話,推測阿基拉的判斷基準。

(阿基拉是比起團體行動的優點更重視缺點的類型嗎?或許是比起覺得有人在附近感到安心,更會認為是危險的類型。在賽蘭塔爾大樓裡也認真地想過在那種情況下可以和知道逃脫路線的我採取不同的行動。恐怕阿基拉認為,我會為了封口後門的事而殺死阿基拉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拜託護衛的時候,他挺身而出保護了我。 ……是扭曲了,還是有怎樣的判斷基準呢?)

卡蘿爾有很多與人格稍微扭曲的人物共度夜晚的經驗,對這種人物也很擅長處理。但是阿基拉的扭曲感覺與卡蘿爾的經驗有些不同。為了探尋對應新類型的方法,卡蘿爾親切地微笑著問道。

「阿基拉就是這種類型呢。嘛,我也經常一個人活動,也不是不能理解那種心情。但是你一直是一個人在做獵人嗎?」

「不,只是單純地不作為團隊進行活動而已。有時會和其他獵人一起去收集遺物,也會接受以團體行動為前提的委託。卡蘿爾不一樣嗎?」

「我?我也有各種各樣的事。有時會和誰組隊,有時也會和現有的隊伍混在一起。現在是一個人活動。之前所屬的隊伍因為各種原因解散了」

卡蘿爾好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而且,那個獵人隊伍解散的原因是卡蘿爾。沉迷於卡蘿爾副業的多個男人,為了買卡蘿爾而使用了各種手段。

甚至有人把裝備費和彈藥費都注進去了,這使得他們無法支撐隊伍。有些人為了分配報酬,與其他男人爭吵的次數增加了。最終,這個團隊變得相當險惡,在探索中的遺跡裡瓦解。

卡蘿爾並沒有故意將隊伍引導到那種狀態。但是她也沒有阻止。一切都是自己的責任。卡蘿爾是這麼想的。

「即使要尋找下個隊伍,也不是誰都可以。也有為了我的副業而邀請我的獵人。這本身沒什麼不好。但我不想和那些說因為是一個團隊,所以要算便宜一點或是免費等等類似的廢話的白痴們搭檔。無論是主業還是副業,我都不想和這種不值得的人合作。

「有各種各樣的麻煩啊。哦,這個也很好吃」

阿基拉姑且認真聽了卡蘿爾的話。但是意識更偏向於眼前的美食。

雖然卡蘿爾用語言和表情向阿基拉傳達,正因為她高度評價阿基拉的實力,所以才邀請了他。但是對於將意識放在了胃和舌頭上的阿基拉,到底傳達到了什麼程度還很微妙。

卡蘿爾帶著混雜著少許死心的微笑喃喃自語。

「……是個小孩呢」

阿基拉愉快地邊吃料理邊回答。

「嗯?是小孩喔。一看就知道了吧。嗯,這邊也很……」

「……是這樣呢」

如果阿基拉再成長一些,色慾和貪吃的優先比例再縮小一點的話,結果也許會有所不同。卡蘿爾一邊這樣想著,一邊遺憾地喃喃自語。


108 貪吃勝過性感
https://www.esjzone.cc/forum/1584158343/91466.html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9月 27, 2020 9:33 pm

卡蘿爾已經吃完飯正在喝飯後茶。阿基拉還在吃飯。正在品嘗著自己點的大量料理。

卡蘿爾把答應好的4000萬奧拉姆匯給阿基拉作為舊世界遺物的填補。阿基拉稍微確認了一下,道謝後就回頭吃飯了。

卡蘿爾看著對4000萬奧拉姆的金額也絲毫沒有動搖的阿基拉,判斷出阿基拉的收入應該已經達到了能夠適應這種金額的程度。

基本上獵人職業的收入和實力是成正比的。如果是獨自擊破那個無人兵器的實力者,不會對那個程度的金額表現出動搖也不是不可思議的。但是從阿基拉把舊世界的遺物當作盾牌被毀掉時的嘆息來看,似乎有些不對勁。

那個無人兵器是如何一個人擊破的也不清楚。卡蘿爾對這個越是進行摸索就越不明白的少年感到好奇,同時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阿爾法告訴阿基拉。

『阿基拉。獵人辦公室來通知了』

『通知?』

阿基拉取出情報終端查看通知內容。那是緊急委託的支援請求。委託人是多倫坎,委託的內容是幫助塞蘭塔爾大樓裡的獵人。

食堂有些吵鬧。阿基拉看著卡蘿爾,卡蘿爾也在操作情報終端。不僅僅是卡蘿爾,食堂裡的許多獵人也同樣在確認情報終端。通知被發送給了周圍的所有獵人。

能聽到周圍獵人的談話。

「暴食大樓的突入支援?把獵人和怪物毫無差別地吞噬掉的惡食大樓嗎。我可不幹」

「是嗎?我覺得可以接受」

聽到同伴回答的獵人用嘲笑的方式笑著說。

「喂喂,你在說什麼啊。是塞蘭塔爾大樓。那可是米哈佐諾街遺跡的七大怪談之一哦?多倫坎也判斷自己的戰鬥力不夠,所以才會提出支援請求吧。而且你看這個合同條件。打倒的怪物所有權在多倫坎那邊。而且彈藥費是自費。基本報酬也不多。接受的理由在哪裡?

男子對否定的同伴微微搖頭笑著回答。

「確實,從金額上來說要求很嚴苛。但是要看怎麼想這件事。如果考慮到有多倫坎的支援就可以提高排名,那也不算糟糕。提高獵人等級也沒什麼損失。而且也有增加緊急委託相關工作履歷的意義。作為統企連提升獵人倫理活動的一環,經由獵人辦公室接受緊急委託相關的工作,據說很容易提高獵人等級。而且如果是顧及顏面的企業在招募獵人的時候,緊急委託的相關履歷多的也比較有利。還有雖然我不這麼想,但也會有想加入多倫坎的獵人把這個當做緣分來考慮吧」

聽著同伴辯解的男子大聲喊道。

「多倫坎嗎。成長後規模變大了,最近還成功討伐了賞金首,所以都市對它的印象似乎開始好轉。聽說希望加入的獵人很多啊。但是最近把新加入的成員範圍縮小到了年輕獵人身上,據說普通的獵人被拒絕的也很多。啊啊,這樣被拒絕的傢伙會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而接受委託嗎?」

據說多倫坎正在加強與庫伽瑪雅瑪都市和獵人辦公室的合作。對於想要那個庇護的人是個好機會吧。多倫坎也有顏面。應該是好好地準備了戰鬥力。考慮到提升等級和附上委託履歷的鍍金,這是個很有意思的委託」

「嗯。那麼,你打算接受嗎?」

「就像你說的那樣,是個能變成怪談的危險場所。……要是有個通情達理的伙伴就好了」

男子苦笑著回答同伴的話。

「……我知道了,彈藥費由你負擔」

「好說話的搭檔幫大忙了」

他們結束了飯後的休息走出餐廳。在阿基拉能聽到的距離說話。是能支付昂貴伙食費的實力派吧。

聽他們說話的阿基拉露出了有趣的表情說。

『接受委託也有各種各樣的想法啊』

阿爾法大致確認了一下。

『阿基拉也應該要掌握這些知識。那要怎麼辦?接受嗎?』

阿基按照阿爾法的預期回答。

『不接受。今天獵人的工作已經結束了。賺了很多錢,已經累了』

阿基拉操作情報終端拒絕了委託。

卡羅爾問阿基拉。

「阿基拉那邊好像也收到了通知。我拒絕了,阿基拉呢?」

「拒絕了」

卡蘿爾用似乎有同感的微笑回答。

「是啊,我暫時也不想靠近那裡」

當阿基拉把情報終端放在旁邊,正準備繼續用餐時,另一個通知傳來。是來自栞的通話請求。

「我是阿基拉。不好意思,我正在吃飯。如果不是急事的話,之後再說可以嗎?」

「非常抱歉,事情很緊急。我會盡快解決的,請給我一點時間」

「什麼?」

「我想委託阿基拉先生護送大小姐。如果可能的話護衛期間就是現在,直到能確保小姐的安全為止。最長也會在今天之內結束。因為是連報酬等交涉的時間都吝惜的狀況,所以我想那方面的交涉請讓我推遲。我發誓忠誠於我的大小姐,並承諾會支付相應的報酬」

「那個,是關於賽蘭塔爾大樓的緊急委託嗎?」

「您知道嗎。是的。大小姐會參加緊急委託。我想拜託阿基拉先生護衛那個期間的大小姐……」

阿基拉打斷栞的話回答結論。

「不好意思,我拒絕」

栞沉默片刻後問道。

「……可以問理由嗎?如果是因為在沒有進行報酬前交涉的情況下接受委託的原因,只要在這裡指定預付金的話,我會馬上轉賬。如果是因為阿基拉先生的情況很難立即應對的話,之後再會合的形式也沒關係。只要是能讓步的條件都可以」

「不行。我拒絕。我不會接受這個委託。請認為是沒有談判的餘地」

阿基拉感受到隔著電話傳來困擾的栞繼續說著。

「啊,我並不是因為對你們的種種不滿。拒絕的理由很簡單。我不想接近塞蘭塔爾大樓。我也想珍惜生命。不好意思啊」

栞驚訝地問。

「……塞蘭塔爾大樓是阿基拉先生說到那麼危險的地方嗎?」

「至少我會毫不猶豫地拒絕能期待著高額報酬的委託。當然,我可能只是膽小而已。只是,雖然不能詳細說明,但我只說有讓我變得膽小的程度。就是那樣。所以我不接受那個委託。雖然那邊也有情況,但我覺得去的話還是注意一下比較好。是舊世界的遺跡。發生什麼都不奇怪。在大樓中突然不能使用情報終端,情報收集機器的性能可能會下降。說不定不知不覺就會被機械系怪物包圍了。敵人可能會使用大樓的設備。再見」

阿基拉說完就掛斷了電話,把情報終端放在旁邊重新開始吃飯。

卡蘿爾有點在意阿基拉的通話內容。但是如果不小心太過在意,可能會招致不必要的不滿,所以表面上完全不在意地微笑著。(卡蘿爾は阿基拉の通話の内容が少々気になった。しかし下手に首を挟むと要らぬ不評を買いそうだったので、表面上は全く気にしていないように微笑(ほほえ)んでいた。)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9月 27, 2020 9:34 pm

栞表情嚴峻地看著與阿基拉通話中斷的情報終端。加奈惠走近栞跟前搭話。

「準備工作結束了。姐姐那邊怎麼樣了?你邀請了阿基拉少年做小姐的護衛吧」

「被拒絕了」

「真可惜。我想近距離確認一下和姐姐交鋒了五分鐘的阿基拉少年的實力。那麼,那個表情的理由是什麼?如果只是因為護衛被拒絕,表情也不會那麼嚴肅吧?」

「問題是被拒絕的理由。因為在談判報酬之前的問題就被踢掉了。塞蘭塔爾大樓,說是因為珍惜生命,所以不想靠近」

與栞嚴肅的表情正好相反,加奈惠無畏地笑了。

「雖然我不知道阿基拉少年是出於怎樣的判斷才這麼說的,但那是一個與姐姐同等的實力者都這麼說的地方嗎?真是有趣啊」

栞把嚴厲的視線投向加奈惠。

「……我姑且先向大小姐建議退出。加奈惠在出發前再次確認準備,不,重新做準備。探索沒有歸還者的未調查遺跡。盡可能以這個標準重新做準備」

加奈惠笑著回答。

「收到。但是說服小姐不是沒有用嗎?這個緊急委託基本上是強制的。如果不參加這個作戰的話,小姐最壞會被多倫坎趕出去的。本來大小姐就在當時拋棄了勝也少年,被勝也派的人敵視了。所以很遺憾地沒能參加賞金首的討伐。不過,這對姐姐和小姐很方便呢」

蕾娜在多倫坎的年輕獵人派系中,過著既不是勝也派也不是反勝也派的狹隘生活。蕾娜只帶著栞和加奈惠來到了米哈佐諾街遺跡也是這個原因。被勝也派視為反勝也派,被反勝也派視為勝也派,在多倫坎內的集體行動變得相當困難。

「所屬於多倫坎是小姐繼續當獵人的條件,所以說服小姐搞不好就會等於是勸小姐辭去獵人工作吧?」

栞嚴肅地回答說得像是他人事務的加奈惠。

「……我知道。即使那樣也要進言。至少會提高去相當危險的地方這樣的認知」

「知道了。那我就重新準備一下。換成大赤字的上等準備呦。能夠不必擔心經費就去戰鬥,真是太期待了」

加奈惠開心地笑著回答。

蕾娜正準備前往阿基拉以那種態度拒絕的地方。對於加奈惠表示期待的態度,栞作出了很大的反應。栞也有很多事情堆積在身上。

栞把手伸向腰上的刀。加奈惠拉開距離與栞對峙。栞消除了感情,散發著陰暗的霸氣。在將內心的激情滲透到周圍的同時,栞用陰暗低沉的聲音宣告。

「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加奈惠微笑回答。

「這裡就是姐姐的極限呢,啊,這是在誇獎你哦?冷靜是好事。所以才會被任命為大小姐的隨從,也很受大小姐的信賴」

加奈惠笑著看栞。如果栞在這裡任憑激動拔刀殺了加奈惠的話,保護蕾娜的戰鬥力就會銳減。。所以栞不會在這裡拔刀。加奈惠笑著是因為她知道這一點,而栞也明白」

加奈惠會笑是因為不管哪個都無所謂。在這里和栞戰鬥也好,在之後的作戰中和怪物們戰鬥也好,加奈惠都無所謂。在這個場合自己不動手。這是加奈惠對自己雇主的禮儀,也是對自己職業的態度。如果是栞先開始動手,加奈惠應該會很高興地應戰吧。

栞把手從刀上移開發出指示。

「……快去準備吧」

「了解」

加奈惠笑著回去準備作戰。

栞多次反覆深呼吸,確認了自己對蕾娜的忠誠,總算找回了冷靜。然後確認了自己能露出平時的微笑之後,走向蕾娜的身邊進言。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9月 27, 2020 9:38 pm

阿基拉和卡蘿爾一起回到了庫伽瑪雅瑪都市。受卡蘿爾的委託送到了下位區域中的繁華街附近。

下車的卡蘿爾邀請阿基拉。

「難得兩個人一起喝吧?」

阿基拉搖頭回答。

「不好意思,我拒絕。我不想讓酒精類的東西進入身體。意識、反應、判斷力都會變遲鈍」

喝醉酒後走進貧民窟,全身被剝光而死的人並不少見。阿基拉也有見過這種景象,對酒沒什麼興趣。自從知道阿基拉的意識狀態會影響阿爾法操作強化服後,就越來越不想去碰酒精類的東西了。

在東部,市面上也有為酗酒獵人提供快速醒酒的藥。但阿基拉從未想過要喝到吃那些藥的地步。

酒和女人。這也是讓男人身敗名裂的主要原因,卡蘿爾所擅長的趁虛而入的漏洞,雙方似乎都被堵住了。苦笑著說。

「……酒和女人都不碰,你活得真健康啊」

阿基拉不假思索地笑著回答。

「對於身體是資本的獵手職業,健康是好事」

卡蘿爾帶著誘人的笑容說話。

「我覺得把生活中的樂趣捨棄掉也不太好。如果你有興趣就和我聯繫。不管是本業還是副業,我都很歡迎。我等著你。再見」

卡蘿爾留下這麼一句話後就消失在繁華街中。

阿基拉注意到在一旁笑瞇瞇地看著自己的阿爾法,疑惑地問道。

『……什麼啊』

阿爾法意味深長地微笑回答。

『沒什麼』

『……所以,到底是怎麼了』

『想知道?真的?』

阿基拉雖然稍微猶豫了一下,但這次卻感受到希望別人傾聽的氣氛,所以好好地詢問了一下。

『啊啊。我想知道』

阿爾法高興地笑回答。

『我很高興能確認到關於防止蜂蜜陷阱的問題。即使被那麼漂亮、引人注目的肉體持有者露骨地邀請也沒有反應。一切都很好。反過來可能是個問題』

『……啊,是嘛」

阿基拉只說了這麼一句後就繼續開車。不是往家的方向。

『不回去嗎?」

『等補充完回復藥和彈藥之後再說,因為用了不少啊』

阿基拉首先前往卡茨拉奇的拖車。因為道路的原因,去了一趟荒野。

在途中阿爾法意味深長地微笑著。在意的阿基拉再次詢問。

『什麼啊,還有什麼嗎?』

『想知道?』

『啊,我想知道』

又是無聊的事吧。阿爾法對這樣想的阿基拉驕傲地笑著說。

『阿基拉今天用自己的身體證明了對我有多麼信賴』

阿基拉的駕駛受到嚴重的干擾。

『太高興了。從大樓的外牆上跑下來,如果不信任我的話是不可能做到的』

阿基拉設法重新開車。

『雖然我並沒有懷疑阿基拉說的相信我,但是如果能實際採取了行動,信任的實感就會增加。即使本人說了真心話,很多人在嘗試實踐時就會改變主意』

阿基拉嘗試停車穩定車身。

『互相信賴的關係很好。我也會更加支持阿基拉的。今後也會齊心協力努力下去。阿基拉,今後也請多關照』

阿基拉再次慢慢加速停下來的車。然後對著開心地笑著的阿爾法回答。

『……啊,是啊』

『果然,在卡蘿爾不在的時候說才是正確的』

阿基拉對在旁邊笑著的阿爾法敷衍地說。

『……啊,是啊!』

在愉快地微笑的阿爾法旁邊,阿基拉繼續著做著無謂的努力,不讓內心的羞澀流露出來。那個一直持續到抵達卡茨拉奇的拖車。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9月 27, 2020 9:42 pm

阿基拉從卡茨拉奇那裡補充了回復藥。然後去靜香店裡補充彈藥。在移動的途中想起阿基拉被卡茨拉奇說過的話。

「殲滅力嗎……」

阿基拉以相當高的頻率購買著有充分效果的昂貴回復藥。也就是說受到了相當的傷害。因顧客死亡而感到困擾的卡茨拉奇出於生意上的考慮,勸說阿基拉購買更具威力的裝備。

在被攻擊之前動手。這是和怪物戰鬥的基本方式。阿基拉缺乏這方面的殲滅能力。卡茨拉奇如此熱情地對阿基拉說著。

CWH反器材突擊步槍與DVTS機關槍。這是阿基拉的主要火力。雖然阿基拉連無人兵器都破壞了,但是在塞蘭塔爾大樓之外被迫陷入苦戰也是事實。

和靜香商量一下吧。阿基拉一邊這樣想著一邊走向靜香的店。似乎沒有打算為提出建議的卡茨拉奇的銷售額做出貢獻。這也是信用的差距吧。

阿基拉來到靜香的店裡時,靜香正準備關門。太陽已經下山了。如果不是深夜營業的店,現在是正常的時間。

阿基拉在店前停車向靜香詢問。

「靜香小姐。今天已經打烊了嗎?」

「阿基拉。雖然是那樣,但是沒關係。進來吧」

「可以嗎?」

靜香親切笑著說話。

「可以,我也想增加把阿基拉從常客候補提升為常客的機會」

「謝謝」

阿基拉將車停在店裡的停車場,進了靜香的店。阿基拉進店後,靜香關上了店門口的招牌後也進去了。由於外面一片漆黑,靜香沒有注意到阿基拉的車與自己出售的車型有所不同。

當靜香聽到阿基拉的彈藥訂單時,第一時間確認了訂單的內容。

「阿基拉。沒有通常彈的補充沒問題嗎?如果只使用增加裝彈數的擴展彈的話,會變得相當貴哦?」

「沒關係。我想今後即使價格稍微高一些,也要增加槍械的裝彈數」

對於和強大怪物戰鬥的獵人們來說,在行動中彈藥耗盡是攸關生死的問題。為了攻略遠離都市的遺跡,運送大量的彈藥也是有限度的。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東部販售著各種各樣的子彈。

子彈在彈匣中像頭髮一樣細,但在發射時會變成正常大小的子彈也是其中之一。通過分析舊世界的技術製作出來的子彈裝進彈匣,可以實現從外觀大小無法想像的裝彈數。根據舊世界的技術,小型化導致的子彈威力下降也只不過是一點點而已。這是一種經常被用於機關槍等消耗大量子彈的槍械所使用的子彈。

這樣的擴展彈當然比通常彈貴。比通常彈高2倍到3倍的價格是理所當然的,根據性能的不同,價格甚至會相差到10倍以上。在沒有彈藥補充問題的環境中很少使用這些子彈。因為使用通常彈更便宜。

靜香凝視著阿基拉。肯定有什麼東西讓阿基拉這麼認為,至少會讓他想購買裝彈數增加的擴展彈來代替通常彈。

靜香有些威迫地笑著問阿基拉。

「那麼,這次是怎麼亂來的?」

阿基拉稍微畏縮地回答。

「要說是亂來嘛,因為遭遇了大量的怪物,所以就一溜煙地逃了出來。不在意彈藥費,一個勁兒地射擊逃跑了。如果是坐在車上的話,彈藥的補充也很容易,但是在建築物裡也有這樣的事,嘛,為了以防萬一」

阿基拉勉強這麼回答。沒有說謊。

靜香憑著天生的直覺,知道阿基拉為了不讓自己擔心而選擇了話語。也注意到了他並沒有說謊。也就是說,阿基拉沒有與無法戰勝的對手,或者在難以捉摸的地方勉強戰鬥,而是順利地逃了出來。

靜香放鬆了表情,溫柔地微笑著。

「這樣很好。與其背著遺物死去,不如扔掉遺物逃出來。只要能活著回來,東山再起的機會就會留下。我很高興你沒事」

阿基拉在心裡嘆了口氣。因為沒有談論從樓頂跳下樓的瘋狂行為。靜香憑著敏銳的感覺,也沒能預料到這種程度。

阿基拉決定趁現在改變話題。

「靜香小姐。你認為我缺乏殲滅力嗎?」

靜香驚訝地反問。

「殲滅力?什麼意思?」

「不,我認識的人說我火力不足。和怪物戰鬥的基本就是在被攻擊之前打倒。說是苦戰是殲滅力不足。對我來說,如果有兩把不穿強化服就無法使用的槍,我覺得會有點過頭,你覺得這樣還不夠嗎?」

靜香聽了阿基拉的說明後想了想。

「……是啊,這取決於你怎麼想。確實,如果遇到怪物群,火力肯定不夠。直到昨天還很安全的地方,有時會突然變成強大怪物的棲息地。但是也不能總是假設這種情況來做準備。這樣就很難賺錢了。……如果按照我的角度來說的話,我會說不夠,讓阿基拉再買追加的裝備」

靜香開玩笑似的笑著說。

阿基拉認真思考。然後回答那個結論。

「我知道了,我買」

靜香在稍微吃驚後,表情有些為難地說。

「……欸,那個,不用勉強也可以喔?」

「沒問題。我是為了不用勉強自己而買的。雖然我也有預算的問題,但與其冒著生命危險,還不如勉強預算。靜香小姐推薦給我一個」

被阿基拉這麼一說,靜香也不得不賣。為了回應來自阿基拉的信賴,她微笑著回答。

「我知道了。是啊,聽說阿基拉現在的裝備......稍等一下」

靜香說著就往店內走去。然後帶著為阿基拉挑選的裝備回來。

「A4WM自動榴彈槍。因為投擲彈會分散得很廣,即使多少偏離目標也能打倒敵人。對堅硬的敵人也有足夠的威力。也可以曲線射擊,如果選擇使用的投擲彈的話,可以將投擲彈透過牆壁反彈,彎曲過道的地方也可以攻擊。加上阿基拉現在的裝備,這個就好了。缺點是彈藥費要貴很多。畢竟是要投擲炸彈啊」

「我知道了。那麼,價格方面……」

「這個嘛,再稍等一下」

靜香這樣說著再次走進店內,這次是帶著擲彈用的各種彈藥回來了。

「當然,沒有子彈是不能用的。使用的投擲彈有很多種類。A4WM自動榴彈槍和投擲彈是以套組出售,先聽聽投擲彈的威力、彈數和價格再決定」

阿基拉從靜香那裡聽取了商品的說明和價格。猶豫不決的結果,考慮到投擲彈倉的大小和威力,選擇了最貴的組合購買。

阿基拉把買來的裝備和彈藥塞進了車裡。向出來送行的靜香致意。

「今天非常感謝。打烊後還打擾這麼久,實在不好意思」

「沒關係,銷售額確實增加了,回去的時候小心點」

靜香輕輕揮手。阿基拉微微地鞠躬,然後開車回去了。

目送阿基拉的靜香低語著。

「……所以說,不是的。從結果來看,他們都好好地買了商品,所以沒有問題」

靜香自問自答。也許是因為擔心阿基拉的經濟狀況,做出了錯失商機的言行,但結果並沒有什麼問題。靜香是商人,阿基拉是客人。

另一個靜香愣愣地聽著作為商人的靜香說的藉口。靜香回過神來,回到店裡開始關門。比平時多花了一點時間。(商人としての靜香が呟く言い訳を、別の靜香が呆れながら聞き流していた。靜香は気を取り直して店に戻り、閉店の作業に取りかかった。普段の時より、少し時間が掛かっていた。)


109 毫無謊言的話語
https://www.esjzone.cc/forum/1584158343/92536.html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10月 10, 2020 11:04 am

雪露他們訪問了位於庫伽瑪雅瑪都市下位區域的高層大樓。為了辦理與集團運營相關的事務手續,有必要前往庫伽瑪雅瑪都市的獵人辦公室總部。

雪露在大樓裡脫下荒野用的外套交給了同伴艾利歐。周圍的人看見脫下外套的雪露都表現出了一點興趣。雪露穿的衣服是用舊世界的衣服以150萬奧拉姆重新做的。

即使被誤認為是防牆內側的居民也不奇怪,雪露穿著輕盈優雅氣質的服裝,很難看出她是貧民窟的居民。雪露沒有被現場的氣氛所淹沒,保持著自然的模樣。展現主人魅力的服裝和天生的容貌水平也相輔相成,看上去像是某個大小姐。雪露身邊有像護衛一樣全副武裝的人也助長了誤解。武裝的少年和男性,艾利歐和達利斯。

艾利歐無法掩飾緊張情緒。被獵人辦公室的氣氛所吞噬而感到畏懼,冒著一身冷汗不安地環顧四周。

雪露向艾利歐平靜地說。

「艾利歐。慢慢深呼吸,冷靜下來。又不是危險的地方。這裡比貧民窟後巷安全多了。沒什麼好怕的」

「我、我知道。可是,你明白吧?雪露你怎麼能那麼鎮定?」

艾利歐看到完全沒有緊張氣氛的雪露後,產生了近乎尊敬和敬畏的感情。雪露和艾利歐都是貧民窟的居民。從這個基準來判斷的話肯定是不合時宜的人。貧民窟的居民被全副武裝的警備人員趕走也不奇怪。

(……啊,雪露和阿基拉做交易,坐上了集團的首領位置。那方面的膽量是不尋常的。果然和那些傢伙不一樣啊。……正常人是不會去和自己幫派襲擊的獵人交涉的)

曾經是和自己住在相同的貧民窟一無所有的少女,現在已經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美少女,艾利歐懷著無法言喻的心情看著。

雪露敦促艾利歐。

「一旦被當成可疑人員,肯定會被警衛攔下來,盡量保持正常」

「我知道。但是……」

「在冷靜下來之前,深呼吸一下」

達利斯苦笑著說。

「我差不多可以離開了吧?雖然你們也很辛苦,但是我也很忙」

雪露回答。

「好的。謝謝您送我到這裡」

「那待會見。我會在這棟大樓裡。有什麼事的話請聯繫我。萬一聯繫不上的話請聯繫卡茨拉奇。到了回去的時間在和我會合」

「是,我知道了」

達利斯看著雪露苦笑著說。

「......算了,穿成那個模樣待在這裡的話,應該不會被奇怪的傢伙纏上吧。獵人辦公室就在附近。傻瓜應該不多。不過,女人真是不可貌相啊。不知道的話連我也會被騙。哦,好可怕」

雪露優雅地微笑著回答。

「我會作為誇獎的話來接受。多虧了阿基拉送我的衣服」

達利斯苦笑著輕輕揮手離去。雖然被卡茨拉奇拜託把雪露他們送到了這裡,但是他並不想連繁瑣的辦公程序也跟著去。他打算在樓上的店裡消磨時間。

偽大小姐一行人中似乎很強的護衛離開了。看起來很弱的護衛仍然有些緊張。周圍人的視線也已經離開了雪露他們。這裡是防牆內外居民皆有的地方。而且獵人辦公室是企業的要職人員常去的地方,即使雪露一行人是真正的大小姐,也不是什麼稀奇的存在。

雪露看著艾利歐的樣子說。

「在冷靜下來之前要在這裡說幾句話嗎?如果表現得過於緊張,可能就不會被認為是我的護衛。就算沒辦法護衛我,至少也要裝成我的護衛。就是為了這個才帶來的喔?」

「啊,我知道」

艾利歐是雪露的護衛人員。穿著性能似乎很好的防護服,裝備著不用強化服也能裝備的槍。這是雪露與卡茨拉奇交易後得到的。如果周圍的人看到艾利歐,就會認為他是最近經常看到的裝備優良的年輕獵手。

但是艾利歐的裝備其實只是外觀。防護服無用地沉重,防禦性能也很差。卡茨拉奇再三叮囑不要使用槍械,因為槍械的校準很差,而且有走火的危險。帶著這個裝備去荒野是近乎自殺的離譜行為。

艾利歐也沒有能夠保護雪露的戰鬥技術。盡管如此也比一個人外出要安全許多。即使與看到的外觀有很大的區別。也不會有人在獵人辦公室附近強行確認艾利歐的實力。因為在這裡發生糾紛,很有可能會成為對獵人辦公室的敵對行動。

艾利歐思考著能夠排解緊張的話題,想著自己來這裡的原因。

「這麼說來,阿基拉有什麼事嗎?有阿基拉在的話,就不需要我了吧?」

雪露故作平靜地回答。

「……獵人職業」

「不,我也明白這點。我想,拒絕首領委託的要事到底是什麼?」

「……我也沒有特別拼命要求。再說,每次我在都市的下層區域稍微出遠門,總不能都委託阿基拉護送吧?今天我能通過卡茨拉奇先生的電話讓達利斯先生護衛我,但遲早會把護衛讓給艾利歐或者其他成員。艾利歐也要習慣一下」

「嗯。但是啊……。說是獵人職業……」

艾利歐認為。獵人做著獵人工作是理所當然的。但這不是重點。阿基拉被雪露拜託呆在身邊以避免危險時,會有拒絕的理由嗎。

(如果是我的話,如果是艾麗西亞拜託我,只要不是很嚴重的事情,我會優先考慮身邊的人……)

艾利歐把自己和戀人套在一起考慮,覺得有點不自然,露出了一絲驚訝的表情。

緊接著,雪露突然收起笑容,用平靜的聲音問艾利歐。

「艾利歐。難道你懷疑我和阿基拉的關係嗎?」

雪露平靜的聲音中,隱藏著真正的憤怒。雪露的瞳孔中那迷倒異性的光輝消失了。雪露以黯淡、深邃的眼神窺視著艾利歐。是啊

艾利歐慌忙否認。

「不,不是!那是誤會!倒不如說是反了!明明關係那麼好,雪露和阿基拉約會的借口……,從雪露那裡丟掉機會……,只是覺得有些意外!阿基拉也有事要做,雪露會妨礙……,還是減少預定外事情的頻率比較好!」

艾利歐拼命地說出了自己也不清楚是否有必要重新說明的內容。

雪露也知道。雪露們的幫派如果沒有阿基拉的後盾就無法成立。艾利歐對雪露和阿基拉的關係惡化的可能性而感到不安,只是反應過度而已。

理解了,接受了。但是這樣的理解和接受並不能充分抑制雪露的情緒惡化。

當初自己拜託阿基拉的時候,雪露強烈地囑咐自己不要讓阿基拉不高興。但是被無情地拒絕了。因爲阿基拉不想因爲雪露方面的原因而更改自己的計劃,所以連煩惱都沒有就拒絕了。

雪露的情緒惡化是她不安的證明。在與阿基拉的約定結束之前,自己能成爲阿基拉重要的人嗎。努力還來得及嗎。還是說,已經晚了。所以這次的請求被拒絕了。雪露不知道。

雪露設法外貌恢復到正常狀態,微笑着對艾利歐說。

「那就好。……招致不必要誤解的態度是不幸的根源喔?」

「啊,啊,能消除誤會真是太好了,我會注意的」

艾利歐深深地鬆了一口氣。對於獵人辦公室的膽怯和退縮從艾利歐身上消失了。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10月 10, 2020 11:07 am

雪露的事務手續前半部分結束了。剩下的就等獵人辦公室那邊的處理結束。雪露他們坐在一樓大廳裡設置的椅子上等待剩下的手續時間。

雪露盤算著今後的計劃消磨時間。這是為了成功出售阿基拉委託的遺物的計劃。這次的手續也是其中的一個環節。不斷操作情報終端來檢查、糾正和推敲各種方案。

如果這個計劃成功的話,對於阿基拉來說,自己也會成為一件捨不得扔掉的有用道具吧。這樣就能增加與阿基拉加深關係的機會和時間。雪露這樣想著,為這個計劃竭盡全力。

有人向用著認真的表情制定計劃的雪露搭話。

「……果然是雪露!雪露!」

三名獵人走向雪露他們。有些高興笑著勝也、苦笑的尤米娜、沒有不高興面無表情的艾莉三人。

雪露認出勝也他們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對來到旁邊的勝也他們微笑致意。

「好久不見,很高興大家看起來都很健康」

勝也看到雪露的微笑有點害羞。在美貌的基礎上浮現出對對方表示好感的微笑。充分發揮了雪露本人的素質和訓練成果。

勝也站在雪露面前開心地笑著說。

「沒想到能在這樣的地方見到雪露。能再見到你我很高興」

勝也說到這裡,注意到了在雪露旁邊的艾利歐。

「……那個,那個傢伙呢?」

被勝也看著的艾利歐有點焦躁。也許是錯覺,但是勝也看著自己的視線並沒有讓人覺得是善意的。

艾利歐的裝備和站姿就是愚弄勝也他們的人們經常說的話本身。優點是只有裝備的未成熟者。就是把高性能裝備當成自己實力的傻瓜。至少在勝也看來是這樣。這可能無意識地讓勝也不高興。

或者單純地說,他可能不喜歡一個不適合雪露的人在雪露身邊。勝也以不自覺為由,對艾利歐沒有好感。

勝也他們向艾利歐做了自我介紹。

「啊,我是勝也。我是屬於多倫坎的獵人。獵人等級是36」

「我叫尤米娜,和勝也一樣,是屬於多倫坎的獵人」

「艾莉。也是」

艾利歐更加焦慮。出現在眼前的是與只具備外表裝備的自己完全不同的真正獵人,而且總覺得勝也好像在威嚇自己。雖然不會在這種場合下殺死自己,但是可怕的東西還是會害怕。

焦急的艾利歐盡量不改變表情,緊張地報告了雪露事先指示的內容。

「……我被指示不要私下講話」

艾利歐這樣回答,然後將視線從勝也他們身上移開。或許是為了掩飾焦躁和緊張的緣故吧,他的回答有些冷淡。

勝也他們對艾利歐的態度有點生氣。也許聽起來像是對判斷為微不足道的人的回答。

雪露很抱歉地向勝也他們道歉。

「對不起。他是我的護衛。因為可能會妨礙到警衛工作,所以在工作中被指示不要隨意和其他人交談。他的無禮由我來替他道歉」

雪露向勝也他們低頭。勝也有些慌張地回答。

「不,不,如果是這種情況也沒辦法吧?」

勝也徵求同意似地看著尤米娜和艾莉。

「既然是這種情況那就沒辦法了。我才是,對不起」

「工作很重要。沒辦法」

尤米娜和艾莉看到雪露真誠低頭的樣子,心情也變好了。

雪露抬起頭微笑著道謝。

謝謝您。……對他來說這種表達可能不太好,但請不要過多地提及。因為還沒習慣職務,所以有點緊張」

「沒關係。不要在意」

勝也略帶羞澀地回答。

(雪露也是這樣說的,如果對雪露的朋友採取奇怪的態度,會被雪露討厭的,必須要注意。好)

如果給雪露的熟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來自雪露的印象可能也會變差。反之亦然。勝也親切地對艾利歐笑了起來。

艾利歐看著態度乾脆地改變的勝也他們和對著勝也他們微笑的雪露,在放心的同時也感到害怕。

可怕。那不是對勝也他們的感情。這是對雪露的感情。

(……大概,雪露想騙這些傢伙吧?這些傢伙的態度,至少不是針對貧民窟小鬼的。至少,會認為我們只是下位區域的普通居民。不,搞不好會誤以為是防牆內側的人。......能輕易騙到這種地步嗎?)

現在想起來,雪露在希加拉卡住宅區遺蹟的時候,也做著和在那裡遇到的獵人們相似的事情。那時的艾利歐因為身處荒野的緊張而沒有時間考慮這個問題。可是再仔細一想,那時的雪露也和現在一樣進行了各種各樣的修飾。

艾利歐認識雪露很久了。在還是西貝亞領導幫派時就有的交情。因此艾利歐以為他很了解雪露。

但是現在這也很可疑。最近的雪露和以前有著明顯的不同。艾利歐注意到這點。

艾利歐被從幫派趕出去時的雪露,就已經考慮了之後讓艾利歐返回幫派的手段。艾利歐從艾麗西亞那裡聽說了這件事。這也許是雪露對有著長期往來對象的同情。

但是如果現在的雪露出於某種原因將艾利歐逐出幫派時,恐怕就到此爲止了。即使艾麗西亞懇求,艾利歐也不會再加入到幫派裡吧。只要不是阿基拉拜託的話。艾利歐是這麼想的。

不能失態。艾利歐爲了不露出破綻,決定默默繼續擔任護衛工作。

勝也笑著問雪露。

「雪露在這裡做什麼?在等人嗎?」

「沒有,我是來這裡辦私事,現在到剩下的手續時間結束爲止都在消磨時間」

「雪露現在,有空嗎……。那樣的話,能要不要陪我們到時間到?」

雪露露出茫然的表情後,微笑著回答。

「搭訕嗎?」

勝也慌忙回答。

「誒!?啊,不,那個,這不是搭訕……」

勝也自然地邀請了雪露。幾乎沒有自覺。

雪露露出苦笑的微笑,勉強地說了一句話。

「勝也先生。我知道你沒多想就邀請了我。但是,帶女性的時候,和別的女性打招呼會怎麼樣呢?不是對我,而是對你的同伴」

雪露望著尤米娜和艾莉。勝也被誘導著看向她們。尤米娜露出似乎已經放棄的達觀微笑,微微地嘆了一口氣。艾莉也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尤米娜苦笑著對雪露說。

「別在意。勝也就是這樣的人。和平常一樣」

「……人類是會習慣的生物」

艾莉的咕噥中包含著某種具有微妙說服力的感概。雪露也對她們報以苦笑。

勝也從雪露她們身上感受到了微弱的責難氣氛,有些不知所措,便畏畏縮縮地辯解。

「不,那個,上次雪露不太方便吧?。如果雪露現在有空閒的話,與其說是補償,不如說那時兩個人也沒能好好地和雪露說話吧?僅此而已」

尤米娜確認勝也的情況。雖然是後續的借口,但勝也沒有說謊。姑且認爲是不好的。尤米娜從與勝也長期交往的經驗中領會到了這一點。

尤米娜有些猶豫,但還是接受了勝也的提議。今天尤米娜他們帶勝也出來是爲了給勝也打起精神。所以尤米娜打算在一定程度上忍耐。

(……算了。和同事以外的人說話,也許能分散勝也的注意力)

尤米娜觀察著雪露的情況問道。

「站著說話也不好,如果可以的話,找個地方聊天怎麼樣?我們也想休息一下」

雪露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

「可以嗎?我怕會打擾你」

「沒關係。邀請的是這邊」

雪露沉思著。拒絕邀請很容易。也有艾利歐這樣的不安要素。為了不被懷疑雪露的來歷,也許應該避免在這個場合接觸。

但是拒絕就等於是放棄獲得貴重信息的機會。如果能從勝也他們那裡得到有益的信息,也許能提高今後的遺物出售計劃的成功率。

而且阿基拉對上次拿到的情報感到高興。雪露因此得出了結論。

雪露優雅地微笑著回答。

「那就一起去吧」

聽到雪露的回答,勝也高興地笑了。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10月 10, 2020 11:09 am

勝也他們決定進入大樓裡的咖啡店。因為雪露為了之後的手續不能離開大樓。

勝也等人找到空著的座位坐在那裡。只有艾利歐沒有坐下,只是默默地站在雪露旁邊。

由於臨近午飯時間,勝也他們點了很多料理。但雪露只點了咖啡。

除了雪露的護衛艾利歐以外,看到只有雪露一個人沒有點餐,勝也以輕鬆的心情問道。

「雪露不需要點什麼嗎?真的只要咖啡?」

「是的。請不要在意」

雪露微笑着回答,但是勝也感覺到他的表情有些動搖,開始胡亂猜測。

「……雖然價格適中,但是味道很好,所以就選了這裡,不適合雪露嗎?」

雪露的衣服顯然是高級品。將舊世界制的衣服重新制作成她的專用服裝,散發出與其他地方的現有產品不同的氣氛。

要花多少錢買。勝也無法想像。想象著穿著那件衣服生活的人的生活水平,勝也有點擔心是不是邀請到了與雪露不相配的低級店。

雪露輕輕搖頭,以略帶羞澀的手勢回答。

「不,那種事。……那個,關於我的點餐,並不是對料理的內容不滿,……那個,這是優先改善我體型的結果……」

沒能讀懂雪露發言內容的意圖,勝也好奇地歪著頭。

「體型?雪露的?」

尤米娜和艾莉的責備投向勝也。

「勝也。稍微安靜一點」

「勝也應該多想一點再說」

勝也在尤米娜和艾莉譴責的目光下稍晚才掌握了事態。他有點慌張地說著類似解釋的話。

「不,我看不出胖的樣子,我覺得稍微豐滿一點對健康也有好處……」

「勝也。好了先閉嘴吧」

「勝也真的應該再考慮一下再說話」

尤米娜和艾莉用更強硬的語氣斥責勝也。勝也察覺到形勢的惡化,爲了防止局勢進一步惡化而閉口不言。

尤米娜苦笑着向雪露道歉。

「對不起。事到如今也許太晚了,但勝也就是這樣的人。我知道這是個借口,但這並不是惡意的。只是話說過頭了……,不,果然不行啊,上次反省的效果已經開始下降了嗎?」

尤米娜看向勝也的視線越來越強烈。勝也像是認輸似的道歉。

「對不起。……我也對不起雪露」

雪露露出了對勝也他們強烈地表示好感的笑容。

「請不要在意。引起誤解的我的態度也有責任。難得的機會。不用放在心上,愉快地交談吧」

看到雪露的笑容,勝也和尤米娜羞澀地笑了。尤米娜用稍微誇張的態度來掩飾害羞。

「我知道了。好。這件事就到此為止」

不久之後就有簡單的料理和飲料端上來。勝也他們就這樣一邊吃飯一邊開始聊天。

雪露含著自己點的咖啡,努力想辦法掩飾自己的情緒。

(……臉上好像出現了動搖。能忽悠真是太好了。話雖如此,還是讓人感受到居住世界的不同呢。這個價格的料理對勝也他們來說是合適的價格嗎。要賺多少錢才能有那種金錢感呢)

雪露點的咖啡價格是1500奧拉姆一杯。從雪露他們那樣的貧民窟居民的金錢感來看,這是不可能的定價。而且這是這家咖啡店菜單上記載的價格下限。到底還是不能只喝水就回去,雪露在經歷相當大的糾結後才點了單。

小小的用雪露的小手就能遮住的小咖啡杯,容量的7成都是咖啡。為了喝這個支付了1500奧拉姆。雪露感覺到種種令人難以接受的東西,將大量免費的糖和牛奶倒進杯子裡攪拌。

有些人認爲這是對咖啡的褻瀆,加上大量的砂糖和牛奶,雪露嘴裡含著非常甜的液體。甜味傳到舌頭上,緩和了表情。也許是為了讓腦袋清醒,大腦想要糖分吧。

雪露並沒有富裕到可以毫無顧忌地品嚐砂糖。好不容易支付了1500奧拉姆。彷彿像是要賺回本一樣,喝著非常甜的咖啡。

勝也和尤米娜看著在咖啡裡加入大量砂糖的雪露,看著含著糖份心情很好的雪露,在驚訝的同時也接受了。如果現在的飲用方法是平常的雪露的話,那麼確實需要努力改善體型。

雪露注意到一直盯著自己的勝也和尤米娜。

「……請問,什麼了?」

尤米娜戰戰兢兢地問。

「啊,那個,不甜嗎?」

雪露好奇地回答。

「很甜哦?」

「不,不是這樣的……對不起,沒什麼」

不會太甜嗎。那個問題的答案不用問。尤米娜撤回了提問。

雪露不可思議地將視線從尤米娜轉移到勝也身上。勝也有點慌張地說。

「呃,雪露喜歡甜食嗎?」

「是的,我很喜歡」

雪露毫不掩飾地笑著回答。雖然是令人陶醉的笑容,但不知爲何勝也的表情顯得有些壓抑。大概是因爲看到了雪露的模樣,雪露在咖啡中加入了大量的砂糖,然後毫不費力地把糖送進嘴裡。

「是,是嗎。這樣啊。我同僚的獵人裡女性也很多,果然大家都喜歡吃甜食啊。獵人經常四處奔波,也有會消耗體內能量、提高傷口和體力恢復效率的回復藥。所以不用在意卡路里什麼的,只要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有些人吃得很多......」

一邊避免提及雪露的味覺等話題,一邊將話題轉換成其他話題。勝也雖然希望自己的表情沒有扭曲,但還是無心地繼續說著。尤米娜和艾莉也無意阻止勝也。

就當作沒看見吧。爲了忘記似乎會蔓延到自己舌頭上的甜味,勝也他們將視線從雪露拿著的杯子上移開。


110 偽大小姐一行
https://www.esjzone.cc/forum/1584158343/93208.html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0月 11, 2020 7:39 am

在勝也他們談笑風生的時候,話題轉到了勝也他們,準確地說是勝也的獵人職業的活躍上。因為尤米娜和雪露故意把話題偏向那個方向。

話題從勝也他們當初加入多倫坎時的辛苦故事開始。勝也在加入多倫坎之初就展現出其才能的一面。被老資格的實力者發現了罕見的才能,和眾多的伙伴們一起在遺跡探索和怪物討伐中活躍著,終於成長到了被多倫坎的幹部之一認可的程度。

勝也和他的伙伴們在多倫坎中也成長為大派系。最近被任命為多倫坎的賞金首討伐部隊。勝也作為指揮官指揮部隊,成功地討伐了賞金首。這是年輕才華橫溢的獵人輝煌的成功軌跡。

雪露稍稍誇張驚訝地聽著。聽著勝也的話稱讚,讚揚,讚美著。在困難的情況下稱讚勝也的判斷,讚揚在危險的地方勇敢戰鬥的勝也,讚美了不顧自身、幫助隊友的勝也。

雪露帶著濃厚興趣的表情繼續聽勝也他們說話,當勝也他們遇到危險的情況時,雪露表情陰沉,當勝也他們取得成果時,她高興地笑著稱讚勝也他們。

雪露注意到尤米娜有意地提出了容易讚揚勝也的話題。雖然不知道理由,但還是遵照尤米娜的意圖繼續稱讚勝也。

雪露的讚美是有意的,但是沒有偏離話題且自然。完全沒有強行煽動的氣氛。雪露的口才也很高超,其中沒有失手的地方。但勝也的反應並不理想。

勝也一開始也很自豪地說著自己的活躍表現。被雪露誇獎的時候有點害羞,高興地笑著。但是隨著談話的進展,勝也的表情開始出現陰影,笑聲和語調也開始低落。在勝也他們成功討伐賞金首的故事中,即使雪露稱讚,勝也只是尷尬地笑著。

過分露骨的誇獎反而傷害了勝也的心情嗎。雪露稍微這麼一想,但是看了尤米娜和艾莉的表情後改變了判斷。兩人看著勝也似乎很擔心。也就是說,兩人對勝也的態度有線索,這並不是雪露的原因。

雪露表面上看起來有些好奇,困惑的同時也露出了擔心勝也的表情,考慮著接下來的處理。雖然距離下個事務手續的時間還有一點時間,但也有向勝也他們告知時間差不多到了要離開的手段。雖然會留下相當尷尬的氣氛,但也有在氣氛進一步惡化之前退出的選擇。

但是勝也似乎開始在多倫坎擔任相當高的職位。爲了加深和勝也的關係,得到更有價值的情報,也許可以再繼續說下去。雪露是這麼判斷。

雪露浮現出抱歉的表情問勝也。

「……勝也先生。我是否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說出了什麼會傷害勝也先生心情的話呢?如果是那樣的話我道歉」

突然被雪露道歉的勝也慌了手腳。

「誒!?不,沒有那種事!」

「是這樣嗎……。從剛才開始每次我說什麼的時候,那個,看起來好像都很沮喪……」

雪露壓低聲調這樣回答,表情沮喪地低下了頭。

勝也求助似地看向尤米娜。

尤米娜擔心著勝也,將表情變得稍微嚴肅起來。

「勝也。如果是誤解的話,還是好好向雪露說明一下比較好」

「欸?啊……啊啊」

勝也含糊其辭。尤美娜注視著勝也。

勝也之前也採取了類似的態度。因爲擔心陷入低潮的勝也,尤美娜多次向勝也詢問原因。但勝也只有道歉說抱歉讓你擔心了,我沒事,並沒有說出煩惱的內容。

尤米娜在某種程度上察覺到了勝也煩惱的原因。但是她無法親口告訴勝也。

雪露觀察了勝也他們的情況之後,自然而然地露出了勝也的態度並不是自己的笨拙,而是放心的表情,以及擔心勝也的情況並想鼓勵他的尷尬笑臉。

「我不會強迫你說。只要知道是誤會就足夠了。但是如果勝也有什麼煩惱的話,我也很樂意聽。只是單純地和別人說話,有時也能讓你輕鬆一點。雖然不能像尤米娜小姐和艾莉小姐那樣在身邊支持勝也,但我也能把煩惱和抱怨都聽進去。請隨便說」

勝也有些害怕地看著雪露。雪露微笑看著勝也。

勝也內心的煩惱和迷茫,臉上露出了向別人傾訴的躊躇,表情也發生了各種各樣的變化,視線在彷徨著。最後視線回到了雪露。再次看到溫柔微笑的雪露,勝也開口了。

「……雪露,你認爲我是個厲害的獵人嗎?」

「是的。我覺得」

「……真的?」

「雖然這種基準因人而異,但對我來說,至少之前聽過的話如果不是謊言或是信口開河的話,我覺得是個非常厲害的獵人」

「……是嗎」

勝也就此結束了談話,用痛苦的聲音和沮喪的表情繼續說下去。

「……我開始不太瞭解那樣厲害的獵人了」

勝也慢慢地繼續說。

勝也從以前開始就憧憬著獵人。聽到各種各樣的獵人活躍的故事,想象著那個情景,心中雀躍不已。

通過反覆鑽研提高自己的技術,與相互信任的夥伴們一起前往危險且迷人的舊世界遺跡。與超過身高的怪物群戰鬥,毫無目的地在遺蹟的未知領域中前進,與同伴們一起跨越各種各樣的苦難,得到珍貴的舊世界遺物後返回。得到的巨大報酬也會在瞬間華麗地使用,引起騷動。爲了更進一步的飛躍,也會商量報酬的用途。這是在東部隨處可見的成功獵人們的冒險故事。

勝也想象著同樣活躍的自己的身姿,決心總有一天自己也會成爲那樣厲害的獵人。幸運的是勝也有作爲獵人的才能,夥伴和機會。

才能、機會和同伴推動了勝也。勝也成爲了與那些不起眼的獵人劃清界限的厲害獵人。

成為成功事例的當事人勝也不得不面對隱藏在光輝故事背後的事情。這是誰都不想成爲只要成功就能獲得鉅額報酬的獵人的最大理由。

「……最初,不,這也不是第一次,不過應該說是自覺吧,能清楚地理解到的時候,是從崩壞原街遺跡遺址中涌出來的怪物群中保護庫伽瑪雅瑪都市的緊急委託。在同一個食堂一起吃飯、一起努力進行艱苦的訓練、一起探索遺跡和討伐怪物的同事死了。被敵人的砲擊打得粉碎而死。被敵人活生生地吃掉瘋狂地死去。即使不是致命傷,也因為手頭的回復藥用盡而死了。……同伴死了。我沒能幫助同伴」

獵人職業非常危險。獵人死亡是常有的事,完全不足爲奇。一個成功的獵人故事也是一個倖存下來的獵人故事。勝也憑藉這種罕見的才能,讓自己和同伴們遠離現實。但這也是有限度的。

「那個時候,只要我的實力更強,只要成爲更優秀的獵人就行了。我是這麼想的。所以我繼續努力,成為了那個時候我想的更厲害的獵人。被任命爲賞金首討伐部隊的隊長,成功討伐了賞金首。也許普通人認爲我是個厲害的獵人。……但是不行。又有很多同伴死了,……我沒能幫上忙。被雪露說成是了不起的獵人我真的很高興,但是沒能幫到那些夥伴的我,被說很厲害時候,就會有各種各樣的想法……僅此而已」

尤米娜目不轉睛地看著說得像是在懺悔一樣的勝也。正如尤米娜所料,勝也悔恨同伴的死,後悔沒能幫到同伴。但是尤米娜卻想不出能鼓勵勝也的話。

獵人職業伴隨著死亡的風險。因爲已經死了,所以不該一直後悔,轉換心情或者忘記比較好。尤米娜也想到了這些話,但卻不能對勝也說。因爲尤米娜也是勝也的夥伴,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

自己死的時候,勝也乾脆地轉換心情,坦然地忘記自己。尤米娜無法對勝也說出提高這種可能性的話。

艾莉也在某種程度上察覺到了勝也的煩惱,但考慮到這是習慣的問題,她什麼也沒說。艾莉並沒有像勝也和尤米娜那樣爲同伴的死而悲傷。人死的時候就會死。人死是理所當然的,沒什麼特別令人吃驚的。即使那是昨天互相談笑的對象。艾莉生活在那樣的環境中,自然而然就會有這樣的感覺。

艾莉非常仰慕從那個環境中救出自己的勝也。然後在自己死的時候,也有著希望勝也能悲傷的願望。自己死的時候,最近看不到,可能是死了吧,艾利討厭勝也這麼輕描淡寫地結束。所以艾莉沒有對勝也說要習慣誰的死。

雪露表面上對勝也的苦惱有同感的表情,解釋勝也的話,總結,思考應對方法。

勝也認爲只要自己努力一切都會好起來。勝也擁有對其肯定的罕見才能,過去和現在都有經驗和實際成果,恐怕也有同樣的未來。雖然沒有任何根據,但雪露是這樣斷定的。(勝也は自分が頑張れば全てが上手(うま)くいくと思っている。勝也にはそれを肯定する類い稀(まれ)な才能があり、それを肯定する過去と今、経験と実績があり、恐らくは同様の未来がある。何の根拠もないが、雪露はそう断定していた。)

勝也不管在任何時代哪個地區,無論在什麼情況下出生,都能同樣活躍、成功、幸福吧。所以愛他,被他愛,就是分享他的成功和幸福。(勝也はどの時代のどの地域にどんな状況で生まれて過ごしても、ほぼ同様に活躍し、成功し、幸せになるのだろう。そして彼を愛することは、彼に愛されることは、その成功と幸せを共に分かち合うことなのだ。﹚

雪露認爲。勝也周圍的人對勝也的態度一定會分成兩派。肯定,接受愛,否定,像蛇蠍一樣討厭。喜歡和討厭都是關心。不是漠不關心。勝也似乎有什麼不讓自己對他人漠不關心的東西。如果是一個對別人不太關心的扭曲的人,那就另當別論了,但是對普通人來說,勝也的存在肯定是太大了。

雪露沒有表現出來,在內心苦笑。

(因爲太有才能而感到苦惱吧。雖然完全沒有共鳴。暫且把那件事放在一邊,該如何應對這件事呢。雖然也有裝作連話都說不出口的樣子,一直沉默著的辦法……)

雪露經過深思熟慮決定了應對方法。然後表情稍微變得嚴肅,用稍微強硬的語氣告訴勝也。

「勝也先生。從現在開始我要把從勝也先生那裡聽到的話後想到的事情說出來。我可能會說一些錯誤或離譜的話。到時候你就當耳邊風,或是嗤之以鼻」

勝也抬起低頭的視線,正視著雪露。雪露靜靜地注視著自己,微微被壓抑著等待雪露說話。

雪露用認真的表情看著勝也,臉上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一下,微微一笑,深深地低下了頭。

「謝謝您保護這座都市。我衷心感謝勝也先生和勝也先生的夥伴們,以及在保護都市的戰鬥中犧牲的勝也先生的夥伴們。非常感謝」

勝也他們突然被雪露道謝而愣住了。雪露抬起頭正視勝也繼續說道。

「如果不能阻止從崩壞原街遺跡中出現的怪物群的襲擊,都市就會遭受巨大的損失吧。如果一直放任賞金首不管的話,都市就會慢慢疲憊吧。爲了高額的報酬,爲了提高名聲,只是獵人工作的一環,也是不得已的事情,也有爲了保護都市以外的目的而戰鬥的人吧。儘管如此,還是冒著生命危險,爲我們犧牲生命,爲我們而戰,這並沒有什麼區別。我非常感激」

勝也注意到了自己十分動搖。但是卻不知道那個理由。

「只要作爲獵人活動,死亡的危險就存在。說到自己的責任也就到此爲止了吧。對於獵人來說,也許有必要做好這種覺悟。但是,我不認爲大家都有這種覺悟,能夠作爲獵人活動是很幸運的。也有因爲技能不足而去世的人吧。也有人因爲沒有足夠的覺悟而在戰場上失去平靜,無法充分地戰鬥而死。而且就算是有本領和覺悟的人,也有運氣不好而死的。這種不幸也包括沒能及時得到勝也的幫助」

勝也意識到自己稍微放鬆了。但是卻不知道那個理由。

「勝也先生和死去的同伴們的關係我不清楚。如果勝也先生爲那些賭上性命戰鬥的人們感到自豪的話,如果你覺得能一起戰鬥是一種驕傲的話,請永遠記住這些人。但是,如果不是那樣,他們的死將會成爲勝也的腳鐐的話,那麼請現在就把他們的事情忘掉」

忘記死去的夥伴吧。聽了雪露的那句話,勝也露出了憤怒的表情說。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0月 11, 2020 7:40 am

「你是說要我快點忘記死去的人嗎?」

雪露聽到勝也憤怒的聲音也絲毫不退縮,直視著勝也以認真的表情繼續說話。

「如果感到驕傲的話就沒有問題。這肯定對勝也有幫助。在困難的情況下也能成爲鼓舞人心向前邁進的力量。支持面對絕望狀況的意志。但是,如果這種嘆息和後悔成爲勝也先生的腳鐐的話,那就會要勝也先生的命。在前進的時候縮起腳後跟殺死勝也。在該退縮的時候把你的腳綁起來殺死勝也。請忘了吧。請盡情地怒吼我,請忘了吧。用你能想到的所有侮辱,忘了它吧」「誇りに思っているのでしたら問題ありません。それはきっと勝也さんの助けになります。困難な状況でも意気揚々と足を踏み出す力になります。絶望的な状況に立ち向かう意思を後押しします。ですが、その嘆きと後悔が勝也さんの足枷(あしかせ)になるのでしたら、それは勝也さんを殺します。進むべき時に足を竦(すく)ませて勝也さんを殺します。引き下がるべき時に足を縛り付けて勝也さんを殺します。忘れてください。私を思いっきり怒鳴りつけて、忘れてください。私に思いつく限りの罵詈雑言(ばりぞうごん)を浴びせて、忘れてください」

勝也默默聽著雪露的話。失去同伴的悲傷至今仍留在勝也的心中。只是從那種悲傷中生出的東西,已經不是指責勝也的那種東西了。

雪露稍微放鬆表情繼續說話。

「……我並不是說不要爲了死去的人而活著。但是,也請爲了活著的人活下去。從剛才開始,兩個人就一直很擔心喔?」

勝也感到有些困惑,來回看著尤米娜和艾莉。勝也看著純粹地擔心著自己的兩人的表情,沒有因爲自己的內心而扭曲。(勝也は僅かな戸惑いを感じながら尤米娜と艾莉を交互に見る。勝也は純粋に自分を心配する2人の表情を、自身の心による歪(ゆが)み無しに久しぶりに見ることができた。)

勝也再次看著雪露。然後帶著積極的決心微笑回答。

「不會忘記。我會永遠記住」

雪露也笑著回應了展現出一絲輕鬆表情的勝也。

「很溫柔啊。說實話,我以爲會被你狠狠地罵一頓,說不要用局外人的口吻隨便說話呢」

勝也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問。

「……那你爲什麼要說那種話?」

「因爲我覺得勝也先生只要盡情地生氣,把自己內心的東西發泄出來,光是這樣就能輕鬆許多。如果對方是外人的話,在勝也你們之間也不會產生不好的遺恨吧。不用擔心」

雪露微笑著爽快回答。

勝也感受到不輕的衝擊。將勝也從失去同伴的那天開始一直承受的痛苦解除的少女,即使激怒了討伐賞金首的強大獵人,能夠將普通人輕易殺害的獵人,卻還是優先於對勝也的擔心和解除勝也的痛苦。勝也有些感動地凝視著雪露。

雪露離開座位。

「雖然有點捨不得,不過已經到了預定時間,我先告辭了」

雪露這樣說著輕輕點頭。

「啊……」

勝也發出連自己都不太明白的聲音挽留想要回去的雪露。

打算回去的雪露的視線回到了勝也身上。勝也有些害羞地對雪露說。

「……那個,還能再見面嗎?」

雪露露出有些驚訝的表情,然後大膽地微笑,稍微有些揶揄地回答。

「搭訕嗎?」

勝也慌亂到無法回答。雪露帶著惡作劇般的微笑說。

「開玩笑的。有緣再見吧。尤米娜小姐和艾莉小姐也請保重。那我就告辭了」

雪露再次微微點頭帶著艾利歐回去了。

勝也他們留在那裡繼續吃飯。尤米娜和艾莉盯著勝也。

「……嗯,什麼?」

「沒什麼。只是覺得勝也能變得有精神就好了」

聽到尤米娜的回答,勝也向尤米娜和艾莉道歉。

「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早點和兩位商量就好了」

「我們是同一個隊的伙伴,下次不用客氣,多和我們商量」

「知道了」

勝也點頭回答。哪裡都感覺不到最近勝也所散發出的陰鬱。

尤米娜微微嘆氣。只見過兩次的少女,輕鬆地解決了勝也的煩惱。尤米娜為此感到震驚,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稍微有些沮喪。但那並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尤米娜另有隱憂。

(……快了吧?……啊,不行,這種想法不好。勝也恢復了精神。那樣不就好了嗎?)

至少雪露沒有把勝也當做戀愛對象。所以一定沒問題。尤米娜如此堅定地告訴自己。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0月 11, 2020 7:44 am

辦完剩下的事務手續後,雪露他們爲了回到據點,正走在都市下層區劃的道路上。已經和達利斯匯合了。向達利斯簡單說明了情況,爲了不讓勝也他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選擇了稍微繞遠點的路。

雪露注意到了艾利歐注視著自己的視線。在獵人辦公室辦完手續後,艾利歐一直用複雜的表情看著雪露。

雪露露出驚訝的表情,用稍微嚴厲的語氣問艾利歐。

「艾利歐。從剛才都是這樣?有什麼想說的嗎?」

艾利歐像是忽悠一般回答雪露。

「啊,不,沒什麼」

艾利歐看著雪露的理由大半是對剛才欺騙勝也等人的雪露的敬畏。其中也包含著長期往來的人物變了的困惑。沒有勇氣對雪露說那個。

或許是不喜歡艾利歐想要忽悠的態度,雪露稍微心情不好地詢問。

「如果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話,就不會採取那種態度吧。好了,請回答。什麼?」

艾利歐也明白向雪露這樣堅持說沒什麼是個壞主意。所以取而代之的是詢問一些有點在意的事情。

「……剛才雪露不是對那位獵人,勝也,來著?說了很多吧。那是真心話嗎?」

「真心?」

聽了艾利歐的提問,雪露露出了些許困惑的表情。好像不明白說的意思。雖然在臉上露出一絲莫名其妙的困惑,但表情卻突然改變了。

「……啊啊!難道,你以為聽了勝也的話,我真的擔心勝也,同情他,親切地鼓勵他嗎?別開玩笑了。那種話題,怎樣都無所謂。關於我對勝也講過的話,你就不要再抱怨了,多從正面思考吧。不就是把這個話題盡情地渲染了嗎?你有點被氣氛衝昏了頭。你是因爲站著很閒就這麼專心聽我說話嗎?」

艾利歐有些意外地回答。

「是,是這樣嗎?不,同伴死了我也會傷心,那麼厲害的獵人也會有煩惱,所以有些同情和親近感……」

雪露皺起眉頭。

「艾利歐。說真的。我們不是同情他們的時候吧?親近感?你覺得貧民窟的孩子和討伐賞金首的獵人之間會有那種東西嗎?想變成那樣的願望是錯的吧?」

「那,那也是……? 不,不過,你想,想辦法和他們加深關係,讓他們像阿基拉那樣做我們的後盾,你不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嗎?」

「然後呢?我、艾利歐、艾麗西亞和其他人都死了以後,然後讓他們感嘆救不了你就滿足了嗎?我可不要」

「我也討厭」

「首先,作爲我們後盾的回報該怎麼辦。就連阿基拉成爲我們的後盾,都像奇蹟一樣呢?即使是對阿基拉的回報……我也在想辦法喔?」

就連對阿基拉的回報也沒有認真支付。不知道阿基拉的衝動會持續道什麼時候。雪露差點就這麼說了,但還是換了說法。

艾利歐有些垂頭喪氣。因爲無意識中抱有的希望被雪露輕易地壓碎了。

「……是啊。對不起。我只是做夢,想著如果變成那樣就好了。現實真是殘酷啊」

「知道就好。明白的話,請再多感謝阿基拉一點。因爲有阿基拉做我們的後盾,所以我們誰都不會死?……那個笨蛋另當別論喔?對阿基拉反抗後,竟然還把我當作人質。死了也是理所當然的。艾利歐已經被放過一次了,所以要特別小心」

「我知道。我也不想死」

雪露聽到艾利歐的回答,滿意地點頭。然後再補充一句。

「艾利歐,除了這件事,我再給你一個忠告。如果你不想和艾麗西亞分手,就不要讓艾麗西亞接近那個叫勝也的獵人」

艾利歐的表情凝固了。然後非常著急地問雪露。

「什、什、什麼意思?」

「只是直覺。艾利歐和艾麗西亞作爲我們的集團幹部,有很多機會和我一起行動。如果和我同行的艾麗西亞偶然遇到勝也,被勝也迷住的話就糟糕了。光聽對方說話,勝也似乎有很多無意識地讓異性誤解的言行。年輕貌美、有才能、有錢、溫柔、能保護、養活自己的男性獵人。周圍好像有很多女性……能放棄嗎?」

雪露這樣說著,將意味深長的視線投向了艾利歐。艾利歐的表情越來越蒼白。大概是在做着悲觀的想象吧。確認了那個之後,雪露用稍微認真的表情思考。

(雖然他在我身後只是聽著,但艾利歐似乎對勝也懷有很深的好感。確實是個了不起的獵人活躍和成功的故事,如果艾利歐憧憬著勝也也不奇怪,但僅止於此。或者說,艾利歐以前也有過類似的感覺?如果弄得不好,有可能會說要驅逐阿基拉,讓勝也做我們的後盾,所以就用艾麗西亞降低對勝也的好感度......看他現在這樣,似乎是想太多了......)

在繼續思考的雪露和臉色有點蒼白的艾利歐旁邊,達利斯聽著他們的談話,想著別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那個勝也有多厲害,但阿基拉很奇怪……。因為一天兩次被怪物群襲擊並從那裡逃出來所以沒有多想,但那傢伙連強化服都沒穿,只是用輕巧的AAH突擊步槍對付那些怪物的襲擊並且救了我們。雖然我們的主要火力是用拖車的機槍,艾蕾娜她們擊退了第二次的襲擊,但是阿基拉的裝備確實維持了一定程度的戰局。......果然很奇怪啊。卡茨拉奇很擔心雪露的突然變化,但是雪露只是很優秀,沒有什麼不自然的地方。阿基拉......的確很強......但是,好像有什麼不太對吧)

3人在返回據點的路上思考著。


那天晚上,勝也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想起了雪露。明明只見過一次卻希望再見面的少女。明明只見過兩次面,卻幫忙自己消除煩惱的少女。

最近的勝也害怕睡覺。夢見死去的同伴會責備自己的噩夢。沒能幫助戰友的悔恨,讓罪惡感無意識地把死去的同事變成了惡靈。但是聽完雪露的話後,他又回到了同甘共苦的同伴身邊。肯定不會再做噩夢了。

勝也的心中充滿著悔恨和罪惡感的痛苦和呼喊。它迫使勝也尋求更大的力量,同時纏繞在他的四肢上成爲枷鎖,阻礙他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能。

但是那個已經消失了。佔據了大部分思想的那個消失而空虛的部分,對除去了那個的某人的感情慢慢積蓄起來。

「雖然沒有交換聯繫方式,但是……還能再見面吧?」

勝也輕輕地笑著閉上眼睛,安心地把身體交給睡魔。


那天晚上,雪露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想起了今天發生的事情。

雪露反覆回味著自己的行爲,試圖找出反省點作爲今後的食糧。於是想起了勝也對同伴的死而深感悲痛。

輕微的睡意擾亂了思考。雪露想了多餘的事情。

腦海中浮現出疑問,浮現出答案。這是自問自答,恐怕答案是正確的。雪露的表情扭曲了。

問題簡短而單純。雪露死後阿基拉會悲傷嗎?答案更簡短明瞭。不會。

雪露把想著所有的檢驗、所有的反駁、方便的假設和否定這些假設的自己的思考強行打斷。

(……想想別的事情。還有很多事要考慮)

如果繼續這樣思考下去,肯定會做噩夢的。這樣確信的雪露一直在想別的事情。到了最後關頭還在違抗著睡魔,以朦朧的意識繼續想著別的想法,最後什麼也沒想就睡著了。


聲音在雪白的空間裡迴響。

「多管閒事」

聲音消失了。


111 英雄之鎖
https://www.esjzone.cc/forum/1584158343/93272.html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一 10月 12, 2020 8:24 am

深夜。凌晨時間還早。阿爾法打算叫醒睡在自家床上的阿基拉。

『阿基拉。起來』

阿爾法的聲音直接在阿基拉的腦海裡迴響著。雖然語調溫柔平靜,但音量相當大。因爲搖晃叫醒之類的事阿爾法是做不到的。

阿基拉睡眼惺忪地環顧四周。黑暗房間的光景向阿基拉簡單易懂地傳達著還是夜晚。昨天雖然稍微提早了一點上床睡覺,但睡眠時間還不足以自然醒來。從阿爾法的情況來看,確實不是緊急事態。有些不滿地向阿爾法詢問。

「……什麼啊。還是晚上吧?發生了什麼事?」

『從艾蕾娜那裡收到了短信。雖然在這種時間可以無視,但是我已經傳達了。下次我也可以無視,但是可別說我爲什麼沒有馬上告訴你喔?』

阿基拉露出有些不可思議的表情。阿爾法應該是確認了信息內容,認為即使要叫醒阿基拉也要確認比較好。判斷出如果不叫醒自己放任到早上的話可能就會生氣。這點阿基拉也明白了。

阿基拉打著哈欠將手伸向放在附近的情報終端。還在昏昏欲睡的狀態下操作情報終端來確認信息的內容。

來自艾蕾娜的信息內容,概括起來就是委託邀請。現在米哈佐諾街遺蹟正在發生大規模戰鬥,被困在戰鬥區域的人員援助、救援、營救請求不斷出現。據說艾蕾娜她們通過註冊的委託中介接受了合理的委託。如果阿基拉方便的話也可以參加。

之後可以和艾蕾娜她們匯合,也可以由阿基拉個人行動。當然,阿基拉也有安排和時間,所以不接受也沒關係。如果你有興趣,請聯繫我。上面寫著這樣的話。

阿基拉反覆讀了幾遍艾蕾娜發來的信息內容,反覆思考後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阿爾法。你認爲艾蕾娜她們會去塞蘭塔爾大樓嗎?」

『我不知道。米哈佐諾街遺跡的情況似乎也和我們當時的情況完全不同。但我認爲這次大規模戰鬥可能是發生在塞蘭塔爾大樓附近。還記得昨天獵人辦公室的通知吧?很多獵人都去過塞蘭塔爾大樓。也許是因爲他們逃脫困難而提出了營救的請求』

阿基拉回憶起自己在場時的狀況。那時也沒能和外面取得聯繫。

「進入那棟大樓,能和外面取得聯繫嗎?」

『現在也許可以做到。或許是提前發出請求,要求在超過一定時間也未能返回的情況下進行救援。就是所謂的定時式緊急委託。當然,也有完全沒有關係的可能性』

阿基拉默默地下床,就這樣開始準備出發。

阿爾法姑且得到確認。

『接受艾蕾娜他們的邀請可以吧?』

「啊啊」

『明明昨天發生了那種事?』

「……那是那個,這是這個」

阿爾法誇張地嘆氣。阿基拉毫不在意地繼續準備。

阿基拉的反應和阿爾法的預測一樣。這是阿爾法正確掌握阿基拉行動模式的證據。能夠驗證爲了控制阿基拉而收集的信息和由此得出的運算結果的正確性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但是那個運算結果是這樣得出的。即使阿爾法阻止阿基拉,阿基拉也會強行加入艾蕾娜她們吧。如果執意要去的話,即使說不支援也會去的吧。

以前阿基拉在崩壞原街遺蹟中救了艾蕾娜等人的命。和卡茨拉奇一起被怪獸群襲擊的時候,艾蕾娜等人救了他的命。

那筆借貸抵銷了,沒有貸款。這是阿爾法的判斷。可是在阿基拉的內心不知爲什麼好像變成了兩個借貸。如果阿爾法能理解這令人費解的判斷標準,阿基拉的控制也會變得容易。但是到目前爲止那個目標完全沒有達成。在阿基拉還完艾蕾娜等人的借款之前,艾蕾娜她們將繼續佔據阿基拉決策的優先順位。

還有必要採取一些措施。阿爾法若有所思地凝視著阿基拉。

阿基拉穿著強化服拜託阿爾法進行情報終端的操作。

「阿爾法,請聯繫艾蕾娜小姐」

「我知道了。……不行啊,聯繫不上。在通信範圍外」

「明明都收到短信了?」

『短信的發送並不是那麼即時的。通信的路線和路徑的機器的負荷等,由於各種各樣的因素會延遲很多。通話和通知的通信形式也有差異』

「沒辦法啊。就用短信說我會參加。至少可以發送吧?」

阿基拉考慮了一下內容用念話發送給阿爾法。比口頭傳達要快。

『了解。已經發送了。要不要定期聯繫通話確認一下』

「拜託了」

穿着強化服的阿基拉拿著放在房間裡的情報終端和槍走向車庫。確認裝在車上的彈藥等,把不足的部分裝在車上。因爲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所以要好好地多裝一些。

準備好出發的阿基拉坐在駕駛座上準備發動車輛。但是在那裡阿基拉停止了動作。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阿爾法好奇地問阿基拉。

『怎麼了?果然要停下嗎?』

「不,馬上就會出發。但是在那之前稍微想到了一點」

阿基拉這樣回答,開始操縱情報終端。掌握阿基拉操作內容的阿爾法露出意外的表情。情報終端發送了通話請求。10秒左右就和對方聯繫上了。

從情報終端傳來通話對象的聲音。

「我是卡羅爾。沒想到阿基拉這麼快就聯繫我。我感到很高興,但如果不是為了我的副業,這是有點失禮的時間喔?可以期待嗎?」

卡蘿爾用誘惑的聲音對阿基拉說。

阿基拉乾脆地回答。

「不好意思。是本業的事情」

卡蘿爾用略帶揶揄的語氣回答。

「啊是嘛,那我可以掛了嗎?」

「我知道了,這麼晚了真是抱歉。再見」

阿基拉掛斷電話。阿爾法在旁邊略顯愉快地苦笑著。

阿基拉放下情報終端開始發動車輛,車輛剛開出車庫後,情報終端收到了來自卡蘿爾的通話要求。

阿爾法笑著指向情報終端對阿基拉說。

『我來開車』

「是嗎?拜託你了」

阿基拉將駕駛交給阿爾法,並將手從方向盤上放開後,拿起情報終端回應卡蘿爾的通話請求。

「我是阿基拉」

卡蘿爾不滿的聲音傳來。

「……不會突然就掛斷的吧。你不夠和藹可親喔?」

「我這邊也很急。沒有時間來商量需要的事情。雖然是本職工作的事情,但暫且有聽別人講話的心情了吧?」

「是啊。要是被人那樣做的話不就會在意要說什麼嗎。那麼,要說什麼?」

「卡蘿爾對塞蘭塔爾大樓,包括它在內的米哈佐諾街遺跡很熟悉吧?想要你賣那個信息。如果能賣的話請提出價金額。如果可以通過帳戶匯款的話馬上就能付款。如果是現金的話現在手頭上沒有,也沒有時間去付,所以要後付」

「那個我不介意,具體想要什麼樣的信息?範圍太模糊了」

「目前米哈佐諾街遺跡好像發生了大規模的戰鬥。塞蘭塔爾大樓有可能成爲其中心。我想要有助於戰鬥、搜索、救出、撤退、生還的情報。雖然這樣也很廣泛,但不能再縮小了。現在開始要去米哈佐諾街遺蹟,具體去遺蹟的哪裡還沒有決定」

阿基拉說了很多亂七八糟的話,卡蘿爾稍微考慮了一下回答。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想和阿基拉發生糾紛,信息的傳遞方法,信息內容和精度的信息費等,有必要做出各種各樣的決定吧?可以賣我所持有的米哈佐諾街遺蹟的地圖信息,但不一定是阿基拉可以閱覽的信息形式,而且還有自行各種擴展,一部分也進行了加密。說起來昨天我告訴阿基拉的重要信息,只有在我的頭腦裡」

阿基拉聽了卡蘿爾的說明後接受了。稍微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阿基拉之所以沒有這樣做,可能是因爲阿爾法和靜香對阿基拉模糊的提問和要求給出了最佳答案。

阿爾法在阿基拉身邊按照順序處理對應。靜香針對阿基拉的要求正確地選擇商品。也許是已經習慣了這樣。阿基拉自覺反省,對阿爾法和靜香再次懷有感激之情。

沒有時間和卡蘿爾進行雙方都能接受的談判。阿基拉決定放棄。

「……是啊。把這件事忘掉吧。在奇怪的時間說了奇怪的話,對不起。那就這樣吧」

卡蘿爾阻止了打算掛斷電話的阿基拉。

「等等。你想掛斷嗎?稍等一下」

「什麼?」

「阿基拉現在將前往米哈佐諾街遺跡,可能會去遺蹟的危險地點。也有可能再次前往塞蘭塔爾大樓。所以爲了提高安全性,需要有關米哈佐諾街遺跡的信息。到目前爲止是這樣吧?」

「啊啊」

卡蘿爾隱約用愉快的聲音提議。

「那你不僱傭我當嚮導嗎?是啊,給我1000萬奧拉姆就行了。在探索遺蹟的過程中,如果需要超過這個金額的有益信息,會另外進行現場協商。怎麼樣?還不錯的提議吧?」

阿基拉對卡蘿爾意想不到的提議感到驚訝,但還是毫不猶豫地反問。

「我現在正在開車經過庫伽瑪雅瑪都市的下位區劃。能馬上匯合嗎?」

「沒問題。我也在下位區劃。爲了準備,是啊,能給我40分鐘嗎」

「我不會護衛卡蘿爾。雖然不想讓你積極戰鬥,但卡蘿爾也要準備好進行最低限度的自衛。不要想我會像昨天那樣挺身而出保護你」

「那也沒關係。不過,如果能得到保護的話我會很高興的。如果有那樣的事的話,作爲護衛費從包含情報費的報酬中扣除的話怎麼樣?」

阿基拉立刻回答。

「我知道了,我僱用你,把匯合地點發給我,請把匯合地點設置成可以開車去的地方。如果沒有前往米哈佐諾遺跡的方法,就坐我的車吧」

「請讓我同乘。我馬上把匯合地點送到那邊。那待會見」

最後聽到像是邀請一樣的聲音,與卡蘿爾的通話被掛斷了。

阿爾法問阿基拉。

『沒有得到艾蕾娜她們的同意,擅自僱用她這樣好嗎?』

「這只是我個人雇用的,應該沒問題吧。如果被艾蕾娜她們罵了,我們就不會與艾蕾娜她們會合,在發生什麼事之前保持距離」

難道是這樣的問題嗎?阿爾法是這麼想的,但並沒有深究下去。如果因爲這件事阿基拉和艾蕾娜她們的關係鬧僵而疏遠的話,對阿爾法是有利的。

『是嘛。那就好。到匯合地點之前我來開車吧』

阿基拉他們就這樣朝著與卡蘿爾的匯合地點爲目標。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一 10月 12, 2020 8:28 am

卡蘿爾在位於下位區劃的公寓的一個房間裡洗澡。卡蘿爾利用納米機器進行身體強化改造,除了強化戰鬥方面的身體能力外,還花了很多時間形成吸引男性目光的體型。這個身體因爲投入了大量的資金而變得非常鮮豔。

卡蘿爾沐浴的熱水也不是普通的熱水。混合了根據身體進行調整的回復藥。在皮膚的日常生活中受到的細微傷痕也能好好地治好,維持著閃亮的肌膚。

卡蘿爾一走出浴室,房間的牆壁上就颳起了強風,把身上多餘的水滴都吹走了。卡蘿爾全裸地走到裝備放置處的另一個房間。

抵達房間的卡蘿爾首先穿上了可以代替內衣的輕薄緊身衣。然後在上面穿了別的強化服。這是一件明確的女式舊世界風格設計的強化服。

雖然卡蘿爾脖子以下的皮膚全部被遮住了,但是和全裸的時候相比,誘惑異性蠱惑性的魅力卻絲毫沒有下降。那是因爲強化服的設計讓人強烈地想象並襯托了裡面存在的肉體吧。

將裝備固定器與簡易裝甲一起穿在身上,並配備大型槍械和情報收集機器,背上裝有彈藥等的背包。卡蘿爾用鏡子確認自己最後準備完畢的樣子,妖豔地微笑。鏡子裡的女性無論是對上兇惡的怪物,還是上了年紀的男性都能有著顯卓的效果。

「這樣就好了。……還有10分鐘嗎。趕緊吧。只要我遲到一點,阿基拉就會默默地丟下我」

在某種程度上掌握了阿基拉性格的卡蘿爾苦笑著說。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一 10月 12, 2020 8:30 am

阿基拉在匯合地點等待卡蘿爾。

卡蘿爾所指定的匯合地點在下位區劃中治安良好的地方附近。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地價昂貴的地方。警衛公司的警衛人員在巡邏,發現可疑人員就打招呼,必要時就排除,以此來維持治安。即使排除對象是像獵人一樣武裝的人。這是能夠毫無問題地支付這筆費用的人們居住的區域。

被警衛詢問事情的阿基拉回答說正在等待獵人的同伴。警衛看到阿基拉的裝備和車輛後,立刻信服地離開了。

阿基拉感慨地對阿爾法說。

『如果是剛成爲獵人時的裝備,肯定會被趕回去的』

『阿基拉作爲獵人也順利地成長著。就照這個樣子持續下去吧。爲此我們也要做好盈利的打算』

阿爾法給阿基拉打下釘子。

『欸?啊啊,是啊。當然了』

阿基拉只在一瞬間做出了驚慌失措的反應,但馬上就敷衍過去。繼續矇混過去。

『艾蕾娜小姐也不會邀請我去做虧本委託,沒問題』

『那就好。雖說爲了安全起見僱傭了卡蘿爾,但也不要忘記已經把錢支付給卡蘿爾了,到目前爲止還是赤字』

阿基拉點頭清楚地回答。

『當然』

雖然如此回答,但是在阿基拉的意識中實現盈餘的優先順序還是從下方數來比較快。阿基拉無意識地將視線從阿爾法身上移開。阿基拉對於實現盈利的意識薄弱,當然還是被阿爾法察覺到。

實際上阿爾法並不把金錢上的赤字視爲問題。問題是阿基拉允許以赤字爲前提行動。艾蕾娜等人的存在給阿基拉的決策帶來了巨大的影響。

如果與艾蕾娜等人同行而出現大赤字,從而導致阿基拉和艾蕾娜等人疏遠的話,阿爾法就會將其作爲必要經費來計算吧。

但是艾蕾娜等人以收支盈餘爲前提邀請阿基拉。從借來的人那裡得到了能賺錢的委託,得到了報酬,阿基拉雖然感到有些內疚,但還是很高興地感謝。然後再稍微加強對阿基拉決策的影響。

不久卡蘿爾就到了。阿爾法看到卡蘿爾,期待卡蘿爾在阿基拉和艾蕾娜她們的關係上引發對阿爾法有利的東西。

卡蘿爾笑著問阿基拉。

「讓你久等了。等了

「5分鐘前。沒問題」

當卡蘿爾聽見對於異性約會的情緒絲毫不感興趣的回答時苦笑著。

「明明和像我這樣的女性約好見面,不能回覆更機靈一點的常識性回答嗎?」

「不好意思。是個不懂常識的人。正在專心學習中。上車吧」

卡蘿爾把行李放在車輛後座,坐在副駕駛座上。阿基拉立刻開車出發了。

阿基拉他們從庫伽瑪雅瑪都市,再次前往米哈佐諾街遺跡。阿基拉在從庫伽瑪雅瑪都市的通信範圍內離開之前,試圖和艾蕾娜她們取得聯繫,但遺憾的是沒有聯繫上。因爲沒有辦法,只好向艾蕾娜等人發送了阿基拉僱用了熟悉米哈佐諾街遺跡的獵人的短信後,就離開了通信範圍。

阿基拉他們在黑暗的荒野上以相當快的速度前進。在日出之前就可以到達米哈佐諾街遺跡。

阿基拉在移動中向卡蘿爾傳達了情況。卡蘿爾掌握了狀況後,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詢問。

「情況我知道了,但是帶我過去沒問題嗎?」

阿基拉回答卡蘿爾的疑問。

「決定這點的是艾蕾娜小姐她們。如果艾蕾娜小姐不想讓陌生人同行,我們就另外行動。匯合時的報酬分配方法還沒有決定。因爲沒有和艾蕾娜她們取得聯繫。我並不打算強迫卡蘿爾做超過遺蹟嚮導以外的工作,但如果你想從我以外的人那裡得到報酬,那就好好工作吧」

卡蘿爾聽到內容與自己的疑問相差甚遠的回答後苦笑著。

(確實這也是很重要的。我的意思是想問阿基拉要和女性匯合,卻帶著別的女性去沒關係嗎。嘛,獵人職業和性別沒有關係。或者說,總比帶別的男人好吧。不管怎麼說,我的僱主是阿基拉,這不是我該在意的事。)

阿基拉僱傭卡蘿爾。那個責任在阿基拉。

倒不如說如果出現什麼問題,說不定會成爲卡蘿爾利用阿基拉的契機。卡蘿爾這麼想著,大膽地笑著回答。

「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這種報酬協商」

「是嘛」

卡蘿爾臉上露出不讓人感到擔憂的笑容。阿基拉看到之後暫時放下心來,又問了另一個問題。

「話說回來,昨天明明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卻還擔任了嚮導。還有可能再次進入塞蘭塔爾大樓哦?」

「那不是彼此彼此嗎?阿基拉也不像是能從容不迫地突破那個困境」

阿基拉含糊其辭地回答。

「我只是想說……,嘛。因為打算和其他厲害的獵人會合,所以只是判斷沒問題」

雖然沒有說謊,但這不是主要理由。而且阿基拉並不討厭前往米哈佐諾街遺跡。卡蘿爾也明白這點。計劃再會合的獵人是女性。卡蘿爾想要猜測一番,但她想起阿基拉昨天對自己的態度,便抑制住自己的猜測。

至少阿基拉被性感迷惑的可能性應該很低。如果阿基拉有那種強烈的慾望,就不可能有昨天的態度。卡蘿爾那樣判斷了。

「是啊。我之所以會提議當嚮導,是因為我認為只要裝備齊全,就能應付得過來。昨天的裝備是以迴避戰鬥為前提的。在熟悉的遺跡中。這麼想太大意了」

阿基拉再次確認卡蘿爾的裝備。卡蘿爾的強化服看起來確實比昨天的裝備更強更高性能。

「昨天也穿那個不就好了嗎?」

這是操作費用相當高的類型。平時使用的話會影響到利益。悄悄潛入,把那裡的遺物拿出來的話,昨天的裝備就足夠了。為昨天那樣的事情做準備很重要,但是如果每次都變成赤字就沒意義了吧?這次,是昨天的今天,已經確認了阿基拉的報酬,而且在米哈佐諾接遺跡發生了大規模戰鬥,所以為了慎重起見才裝備的」

阿基拉認同地點頭。

「是啊,這種費用問題很重要」

阿基拉仔細地看著卡蘿爾。正確地說是在看著卡蘿爾的強化服和裝備,當然那迷人的身體自然也會進入阿基拉的視線。

卡蘿爾為了將自滿的肉體展示給阿基拉而改變姿勢,妖艷地微笑著確認阿基拉的反應。

「如果你對我的身體有興趣的話,可以拜託我做副業,會有很多樂趣喔?」

阿基拉有點難以揣測卡蘿爾的意思而感到困惑,但馬上就意識到並詢問了卡蘿爾。

「……嗯?啊啊,沒有沒有。我只是有點在意那件衣服。那件強化服,難道是舊世界製造的?」

阿基拉對於自豪的肉體毫無興趣的態度,卡蘿爾有些不高興地回答。

「不是的。你為什麼這麼想?」

「感覺和以前看過的舊世界製造的戰鬥服的氛圍很相似。搞錯了嗎」

「銷售商模仿了舊世界生產的戰鬥服設計。這種形象對產品的銷售來說很重要」

「啊,原來如此」

阿基拉若無其事地回答。但卡蘿爾覺得阿基拉的話很不可思議便問道。

「話說阿基拉。舊世界制的戰鬥服,比普通的坦克更貴的東西,你是在哪裡看到的?」

阿基拉一時語塞。之所以有印象,是因為多次看到了身穿舊世界製造的戰鬥服的阿爾法。但是不能說那個。

「…………忘了。我想大概是網絡上的圖像什麼的」

「但是聽起來像是見過實物的口氣?」

「是錯覺」

「是嗎」

阿基拉本以為自己蒙混過關了,卻被卡蘿爾看穿了。

(……肯定在什麼地方見過實物吧。包括在這個年紀擁有那樣的實力在內,真是個來路不明的孩子。去問問預定匯合的獵人吧)

卡蘿爾恢復姿勢,眺望著黑夜的荒野。然後斜眼看著阿基拉。雖然昨天才和阿基拉見過面,但他是一個對掌握其實力的方法、經過、以及剛才所說的話等都讓人感興趣的人物。但就算問他很多問題,阿基拉肯定也不會說出心裡話)

(在床上的話,我有自信能問出各種各樣的問題。真的,很遺憾啊)

卡蘿爾想著這些,微微一笑。

阿爾法對阿基拉打下釘子。

『阿基拉。如果你以為剛才能蒙混過關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沒、沒有見過實物是真的。這樣斷言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確實不會因為那種程度的事情而知道我的存在,也不會知道阿基拉是舊領域連接者。但是絕對會感興趣。注意不要對卡蘿爾說些疏忽大意的話』

『我知道了』

阿爾法聽到阿基拉的回答後滿意地微笑。

『無論如何,如果阿基拉對舊世界的戰鬥服感興趣的話,我多少都會穿給你看,這個怎麼樣?』

阿爾法這麼一說,就把自己的服裝改成了舊世界制的戰鬥服。

阿爾法所穿的戰鬥服,以貼在皮膚上的薄素材爲基準,強烈地凸顯了身體的線條。戰鬥服上有意圖不明的開放部分,露出了阿爾法的皮膚。看似橡膠或金屬的材料,以突出穿著者身體部位的造型,排列在戰鬥服表面的一部分。材料的一部分像是代替支撐一樣發光,專用服的周圍甚至還浮現著光的屏障。

這是從一開始就完全沒有考慮實用性的舊世界戰鬥服。而且要穿的話,必須要肯定舊世界服裝的設計,否則需要一點勇氣的形狀的戰鬥服。儘管如此,其性能卻遠遠超過了現行的戰鬥服。這正是舊世界的戰鬥服。

阿爾法穿著類似的衣服開心地笑著,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比起什麼都沒穿的樣子更爲蠱惑。而且阿爾法的美貌和身體造型更能強烈地反映阿基拉的喜好。雖說阿基拉已經習慣穿著各種各樣服裝的阿爾法,在戰鬥時、訓練時以及特定的情況下,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無視的。也就是說,在其他情況下阿基拉也會有一定的反應。

阿基拉避開了與卡蘿爾相反側的阿爾法。裝模作樣地繃緊表情,把視線轉向前方,生硬地回答。

『……以後再說吧』

『我知道了,以後』

阿爾法對阿基拉看到自己身姿的反應感到滿意,開心地笑著。


112 嚮導
https://www.esjzone.cc/forum/1584158343/93313.html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10月 17, 2020 9:50 pm

阿基拉他們在黎明前抵達米哈佐諾街遺跡。在獵人辦公室的辦事處附近停著許多車輛。在平常的車輛裡混雜著武器商人的拖車、簡易的診療所、獵人集團的簡易據點。

正在引導交通的警衛攔下阿基拉他們。警衛走近阿基拉他們。

「辦事處周圍的停車受到全面管制,以免妨礙車輛通行。雖然穿過道路進入遺跡內部沒有問題,但請注意不要妨礙到交通。還有,停車場已經滿了」

「我知道了」

「我先說一聲。如果是來收集遺物的,今天就不推薦了」

「我知道,一看就知道」

阿基拉看向米哈佐諾街遺跡的方向回答。

遺蹟裡斷斷續續地響起戰鬥的聲音。到處都在冒煙。火焰繼續照亮著沉入黑暗的遺蹟。米哈佐諾街遺跡向阿基拉展現了與昨天完全不同的面貌。

「是啊」

警衛說完就離開了。

卡蘿爾問阿基拉。

「那麼,接下來怎麼辦?」

「與艾蕾娜小姐她們匯合。問題是怎麼匯合呢……。總不能在黑暗中搜索遺跡」

阿基拉表情有些嚴肅地思索著。

『阿爾法,雖然來到了米哈佐諾街遺跡,但結果還是不能和艾蕾娜她們取得聯繫嗎?』

阿爾法搖搖頭。

『不行啊。完全聯繫不上。沒有回覆短信,通話要求本來就沒有到達艾蕾娜她們那裡。恐怕是這附近的通信量太多了,通信受到了限制。或者,這周邊的基站也有可能已經停止了』

就這樣在這裡等著與艾蕾娜等人的聯絡也有可能白費。阿基拉稍微猶豫了一下,向卡蘿爾詢問。

「卡蘿爾。如果有必要尋找這個遺蹟的某個獵人的話,卡蘿爾會怎麼做?」

「要找的話,聯絡不上吧?」

「啊啊」

「連位置都不知道嗎?」

「很遺憾」

「你還沒決定見面的地點?」

「在決定之前就聯繫不上了」

卡蘿爾將略帶失望的視線轉向阿基拉。

「……阿基拉,實際上是個辦事非常草率,是那種想到什麼就不考慮後果地行動的類型?」

「…………是」

對於卡蘿爾的指責,阿基拉低聲回答。阿爾法在阿基拉身旁忍住不笑。

或許有點高估了阿基拉的實力。卡蘿爾做出這樣的判斷後,帶著失望的表情看著阿基拉,回過神來,開始思考如何回答阿基拉的問題。被僱傭爲阿基拉的嚮導。應該做那個工作吧。

「尋找對方的方法啊。如果能掌握彼此能夠識別的某種信息,例如彼此的情報終端標識代碼,就有辦法將本地通信強度提升到極限以提醒對方。如果對方意識到這一點,對方也可以在一瞬間提高通信強度,這樣就能取得聯繫。但是,在遺蹟中徘徊的機械系怪物很有可能會察覺到發信方的存在。當然,尋找信號的人需要隨時掛斷信號,所以相當危險」

一部分怪物會探測獵人裝備的通信設備發出的信號,然後襲擊過來。在荒野中可以進行通信的地方,都是將基站埋在地下,即使是微弱的信號也能連接起來,通過反覆嘗試來抑制怪物的損害。

與荒野相比,在逃生的地方少、怪物數量多的舊世界遺跡中,爲了通信發出非常強的信號是需要相當大的覺悟的行爲。不得不這樣做的情況,可能是因爲負傷等原因使得無法自行返回的獵人爲了將自己的位置傳達給救援部隊而在一瞬間嘗試的情況吧。

阿基拉考慮是否應該實行卡蘿爾的提案。在腦內試著想象那個結果,就會浮現出自己被大量的怪物包圍應戰的樣子。

當艾蕾娜她們試圖與阿基拉通信時,一部分怪物向艾蕾娜她們走去的場景在阿基拉的腦海中擴散開來。阿基拉爲了擊破向艾蕾娜她們進發的怪物群,而強行突破包圍圈朝向艾蕾娜她們的方向前進,結果卻將大量的怪物帶到了艾蕾娜等人身邊。

阿基拉就此停止了想象。

「那個方法太危險了,還是算了吧」

卡蘿爾提出下個建議。

「這樣的話就只能在遺蹟裡尋找,或者在獵人辦公室的辦事處附近等了。如果艾蕾娜等人負責救援回歸困難者的救出請求的話,救出後應該會運送到辦事處附近吧」

阿基拉正在煩惱該怎麼辦時,阿爾法指向辦事處。

『阿基拉,看那個』

阿基拉往那個方向一看,看見了一輛在哪裡見過的車輛。那是西卡拉貝他們討伐賞金首時使用的裝甲運兵車。

『那個怎麼了嗎?』

雖然阿基拉只能識別爲同一系列的車輛,但阿爾法肯定那是西卡拉貝他們使用的車輛。

『那是西卡拉貝使用的車輛。如果開車的是西卡拉貝的話,試著聯繫一下怎麼樣?或許能知道艾蕾娜她們的情況』

阿基拉操作情報終端用本地通訊試著聯繫西卡拉貝。馬上就和西卡拉貝聯繫上了。

「我是西卡拉貝。阿基拉嗎。通過本地通訊聯繫上的話,是在附近嗎?」

「啊啊。在獵人辦公室的辦事處附近的遺蹟盡頭。我想和艾蕾娜她們取得聯繫,但是聯繫不上。你知道艾蕾娜她們的位置嗎?」

西卡拉貝用驚訝的聲音回答。

「因爲想用便宜的線路連接,所以才會這樣。稍等一下。我會轉接給你」

就在阿基拉等待的時候,從與西卡拉貝連接的情報終端裡傳來艾蕾娜的聲音。

「我是艾蕾娜,能先告訴我那邊的情況嗎?」

阿基拉向艾蕾娜說明了他們的情況。阿基拉等人的所在地。雇用卡蘿爾的事。試圖和艾蕾娜她們取得聯繫的事。還說明了給艾蕾娜她們發送信息的事。

「……等一下。……啊啊,收到了。是嗎。這條線路會被捲入優先順序的變更嗎。那麼,和我們匯合就可以了吧?」

「是的,拜託了」

「好吧。那麼和西卡拉貝一起來這裡吧。我們有跟西卡拉貝合作。跟着西卡拉貝走的話就能匯合了。詳細情況等會合後再說。我等著」

「知道了。詳細情況在那邊說」

情報終端的聲音切換到西卡拉貝那邊。

「阿基拉。要會合的話,到這邊來幫忙運送傷員。是停在辦事處附近的裝甲運兵車。你能從那邊知道這裡的位置嗎?」

「沒問題,馬上就到」

阿基拉立刻移動車輛。

裝甲運兵車停在獵人辦公室的辦事處附近。後部的門打開後,受傷的獵人們下來了。

西卡拉貝正在運送裝在屍袋裡的獵人。屍袋的頭部部分沒有關上,頭部暴露在外。臉上的血色已經和屍體無異。

西卡拉貝一注意到把車停在裝甲運兵車附近的阿基拉,就指向裝甲運兵車的深處。

「來了嗎,你也把裡面的傷員搬出來,能自己走路的就讓他自己走吧」

阿基拉看向裝甲運兵車的深處。還有幾名同樣只露出頭部的屍袋。屍袋的一部分凹了進去,那個部位已經不存在了吧。

阿基拉問西卡拉貝。

「……是傷員嗎。總之先把不能自己行動的傢伙搬出去就好了吧?」

「啊,死亡與否的判斷就交給醫生吧。我們不知道他們是否有事先嵌入了緊急情況下的假死處理功能,在醫生確認之前都是傷員」

阿基拉回想起在崩壞原街遺蹟的診療所看到的光景。治療阿基拉的八林醫生把一個沒有下半身沒有的獵人當做重傷者對待。

即使在那種狀態下也有得救的可能性。這不是像自己這樣的外行來判斷的吧。阿基拉這樣判斷後,爲了運出傷員,向裝甲運兵車的深處走去。

繼阿基拉之後,卡蘿爾也想走進裝甲運兵車的深處。注意到卡蘿爾的身姿的西卡拉貝發出驚訝的聲音。

「……咳!?」

卡蘿爾對著西卡拉貝露出愉快的笑容。

「哎呀,真是隨便的反應,好久不見」

意識到自己做出了不好的反應的西卡拉貝有些狼狽地回答。

「是,是啊。……你爲什麼在這裡?」

「因爲被阿基拉僱傭了。別磨磨蹭蹭的,快點搬吧?」

卡蘿爾這麼說之後跟在阿基拉後面。西卡拉貝盯著走向裝甲運兵車深處的卡蘿爾。

「爲什麼阿基拉雇用了那傢伙?」

西卡拉貝抱著疑問回頭運送傷員。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10月 17, 2020 10:00 pm

阿基拉他們將剩下的傷員交給了獵人辦公室的職員。至於倖存者有幾人,阿基拉應該不會在意吧。即使是已經死亡的人,只要交給獵人辦公室應該就會受到應有的待遇。總比把屍體留在遺跡裡更好吧。

西卡拉貝關上裝甲運兵車的後門。然後用似乎要說什麼的眼神看著阿基拉。不是譴責或厭惡的眼神。但也不是歡迎阿基拉帶著卡蘿爾來的視線。那是更接近於對待棘手人物的視線。阿基拉沒有注意到,但西卡拉貝的視線裡也包含著近乎同情阿基拉的感情。

阿基拉看到西卡拉貝的態度覺得有點好奇,於是向卡蘿爾詢問。

「卡蘿爾。你認識西卡拉貝嗎?」

「是啊。嘛,有各種各樣的事」

「這樣啊」

至少阿基拉也能知道兩人認識。原本打算委婉地詢問對西卡拉貝對卡蘿爾的態度等理由。

是沒能傳達,還是不想說,都無所謂,卡蘿爾的回答以承認是熟人的簡短回答結束。

阿基拉的視線轉向了西卡拉貝。那是要求西卡拉貝做出某種說明的視線。

但是西卡拉貝也沒有說出阿基拉所尋求的理由。

「馬上出發。阿基拉你們跟在我後面」

西卡拉貝帶著微妙的表情說完這句話後就走向了駕駛座。

阿基拉坐在自己車的駕駛座上,斜眼觀察卡蘿爾的情況。從卡蘿爾身上感覺不到任何不快的氣氛。總而言之,能感受到對這種情況感到有趣的氛圍。

暫且阿基拉爲了和艾蕾娜等人匯合,跟在了帶頭的西卡拉貝後面。

阿基拉他們在米哈佐諾街遺跡中前進。路上散落著機械系怪物的殘骸。米哈佐諾街遺跡中幾乎沒有生物系怪物。血跡都是獵人的吧。獵人的屍體也躺在周圍。是機械系怪物,還是獵人駕駛的車輛,或者是兩者都踩爛了,死因已經不得而知了。

隨著阿基拉他們的前進,遺蹟中戰鬥的痕跡開始顯眼。即使夜晚的黑暗掩蓋了這一切。只要太陽升起就會清楚地顯示出更糟糕的現狀吧。

阿爾法告訴阿基拉敵人正在接近。

『阿基拉,後面有怪物。帶有可以遠距離攻擊的車輪。從左右邊的小巷出來』

『了解』

阿基拉放開方向盤向車輛後方走去。從車上取下CWH反器材突擊步槍舉向後方。那裡沒有怪物的身影。

卡蘿爾也看著阿基拉的動向準備應對敵人的襲擊。但是確認後方的卡蘿爾,無論是眼睛還是情報收集機器的索敵都無法確認敵人。以為是車輛的索敵裝置有反應,便確認了控制裝置的顯示,但是那裡也沒有類似的反應。

卡蘿爾想問阿基拉是否有敵人。

「阿基拉。敵人的身影……」

阿基拉扣動CWH反器材突擊步槍的板機。槍聲打斷了卡蘿爾的話。從巷子裡衝出來的機械系怪物從通道出來的瞬間就被擊破了。軀體部分受到穿甲彈直擊的機體被中彈的衝擊吹飛,半毀的同時在通道上滾動。

阿爾法提醒注意。

『甲A24式嗎。阿基拉。要注意哦』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順便問一下為什麼要提醒我?』

『敵人的機體完全是用於都市防衛,是按照設計製造的,非常完善』

『那個和目前爲止打倒的機械系怪物們有多少不同?』

『將之前阿基拉拼命打倒的加農昆蟲和甲A24式進行比較的話,就像用塗鴉的設計圖爲基礎,用強行製造的槍掃射敵人和用製造精良的槍掃射敵人一樣』

阿基拉不由得扭曲了表情。

『那不是差很多嗎!』

『所以,請小心戰鬥。不要因為敵人相對較小,就以為和之前打倒的敵人很像就掉以輕心』

『了解』

阿基拉振作精神舉起槍。阿基拉的視野在阿爾法的支援下得以擴張。在肉眼看不見的小巷深處的敵人也能清楚地識別。而且還標註了敵人衝出通道的剩餘時間和應該攻擊的優先順序等。

阿基拉按照阿爾法的指示,依次射擊從左右通道衝出來的甲A24式。一擊至少會使戰鬥力喪失的半毀,或者全部毀壞,再加上通道的殘骸。不久之後所有的機體都被阿基拉一人擊破了。

阿爾法微笑著犒勞阿基拉。

『做得好。狀況不錯呢』

阿基拉不相信自己的實力就能命中,只能苦笑著回答。

『已經是無微不至的狀態了。那種程度的話不會錯過。……什麼時候能靠自己的實力做到這一點啊。以後的路還遠著呢』

『放心吧。阿基拉的技術進步很快。我的修正值也變少了很多。如果是那種程度的距離,阿基拉靠自己的力量命中的日子也很近了』

『這樣啊。訓練有意義比什麼都好』

阿基拉想起卡蘿爾說過些什麼,放下槍時將臉轉向卡蘿爾。

「剛剛好像要說什麼,什麼事?」

卡蘿爾掩飾內心的動搖笑著稱讚阿基拉。

「沒什麼。阿基拉的射擊技術也很厲害呢。昨天我還不知道」

「嘛,昨天是只要射擊就會打中的狀態啊」

阿基拉想起昨天在塞蘭塔爾大樓裡擠滿的機器系怪獸群,臉上浮現出厭惡的表情。

卡蘿爾有點開心地笑著問阿基拉。

「那把槍可以讓我看一下嗎?」

「好啊」

阿基拉把CWH反器材突擊步槍交給了卡蘿爾。

卡蘿爾確認收到的槍。表面上用輕快的興致看著,內心卻用非常認真的目光確認著槍。仔細確認槍的製造代碼、所使用部件種類、整備狀態等。

卡蘿爾將阿基拉的CWH反器材突擊步槍朝向後方,窺視瞄準器。瞄準器上顯示的只是普通的信息。沒有讓卡蘿爾驚訝的情報。普通的槍。卡蘿爾那樣判斷了。

卡蘿爾把CWH反器材突擊步槍還給阿基拉,笑著問阿基拉。

「謝謝。好槍。有了這個,我也能像阿基拉那樣瞄準嗎?」

「我覺得只要好好訓練,誰都能做到」

如果通過訓練自己也能做到,恐怕誰都一樣。阿基拉這樣想著,沒有想太多就這樣回答了。

卡蘿爾以自然的感覺反問。

「真的?」

「啊啊,前提是要穿上能控制槍擊後坐力的強化服。我也不想用肉身射擊。如果用肉身射擊的話,後坐力就會折斷手臂」

卡蘿爾有點驕傲地指著自己的強化服。

「那沒關係,我的強化服是性能相當好的衣服」

「確實是那種感覺」

阿基拉看了卡蘿爾的強化服後認同地點頭。

阿基拉將CWH反器材突擊步槍設置在槍座上之後回到駕駛座上。卡蘿爾也端正地坐在副駕駛座上。

卡蘿爾裝作若無其事的表情,繼續對阿基拉進行考察。

(那把槍是普通的CWH反器材突擊步槍。從瞄準器顯示的信息來看,是與情報收集機器聯動的類型。……沒有自動瞄準功能。至少沒有那種從晃動的車體上狙擊移動體,而且與敵人出現幾乎同時一發必中的輔助功能)

在東部銷售的槍械中,還存在著配有簡易自動瞄準功能的商品。在有敵人的情況下計算彈道並自動扣動扳機的裝置,即使扣動扳機,如果彈道上沒有敵人,就不會發射子彈。

卡蘿爾認爲阿基拉的射擊技術是基於高度的自動瞄準功能。但是沒能發現像樣的功能。雖然可能是強化服方面的功能,但判斷大概不是。這種功能通常需要與槍配合,因爲相應的改造部件也會被安裝在槍上。

(說起來阿基拉是怎麼發現敵人的?恐怕在從駕駛座上移動之前,阿基拉已經察覺到敵人的存在。我的情報收集機器的索敵能力也相當高,但我在阿基拉舉起槍的時候仍然沒能掌握敵人的位置。如果從巷子裡衝出來的不是機械系怪物,而是騎著摩托車的獵人,打算該怎麼辦?連那個都確認過了嗎?因為知道那些機械系怪物有遠距離攻擊,所以需要迅速擊破嗎?什麼時候開始知道的?……難道,從一開始?)

對於獵人來說,索敵能力是重要的技能。如果能儘早發現敵人的存在,準確把握敵人的位置,迴避交戰也會變得容易,在交戰時也會變得非常有利。

卡蘿爾是儘可能避開無用戰鬥的獵人。因此,卡蘿爾深知索敵的重要性。昨天卡蘿爾邀請阿基拉,也是因爲確認了周圍沒有敵人。

卡蘿爾確實對阿基拉的射擊實力感到驚訝。但是更令人震驚的是阿基拉的索敵能力。

卡蘿爾稱讚阿基拉的射擊能力並借槍時,確認了阿基拉的反應。確認阿基拉是否會做出炫耀射擊技術和槍械的動作。本人的才能、嚴酷的修煉、槍械的性能,以及阿基拉是否會炫耀。

擁有罕見的才能、辛苦獲得的技術、擁有的高性能裝備等,很多人都對此感到自豪。因爲向別人講述訓練的辛苦和裝備的性能等是很有趣的事情。卡蘿爾在刺激對方的自尊心的同時,也很擅長挖掘詳細的信息。

如果阿基拉有這種傾向,卡蘿爾就會對阿基拉的索敵能力進行各種各樣的提問吧。但是阿基拉並沒有那種模樣。想向別人展示裝備的性能和自己的實力。從阿基拉身上完全感覺不到這種態度。

卡蘿爾認為。阿基拉的槍法很厲害。但是索敵能力卻異常厲害。

如果是很厲害的程度,可以一邊取悅阿基拉一邊聽。但如果出現異常的話就另當別論了。擁有這種異常能力的對方,對於試圖打聽那個原理和手段的人,會採取什麼樣的態度,需要正確地看清。因爲被知道這件事的人,完全有可能爲了封住嘴而殺害知道這件事的人。

成爲可以與對方共享祕密的親密關係。或者在沒有問題的情況下提問。如果對方是男性,卡蘿爾對這兩種手段都有自信。當然,要有效地利用卡蘿爾的副業。

卡蘿爾有籠絡對方的技術和經驗。卡蘿爾如果處於相互赤裸、沒有武器的狀態,就有自信可以毫無問題地擊退對方。即使對方是裝扮成活人的義體者或身體強化擴張者,只要被擁抱一次,卡蘿爾就有看穿這一點的自信。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再構築世界[web] - 頁 14 Empty 回復: 再構築世界[web]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10月 17, 2020 10:04 pm

卡蘿爾嘆了口氣。

(……也就是說無法對阿基拉使用這種手段。雖說阿基拉還是個孩子,但看起來也不像是對女性沒興趣的年齡)

卡蘿爾斜眼看阿基拉。從現在的阿基拉身上,感受不到昨天從運輸機裡看到外面風景時和快樂地吃飯時的孩子氣。從阿基拉那裡可以感受到擁有一定實力的獵人氛圍。也可以說是成熟穩重。

(關鍵的地方要是沒有大人樣的話就麻煩了。雖然看起來不像是貪吃的年齡。難道是相當偏颇的女性愛好嗎?)

卡蘿爾的設想是正確的。阿基拉的喜好非常偏颇。對於敵人和非敵人,阿基拉對異性反應的可能性非常低。對於阿基拉來說,卡蘿爾現在被分類爲非敵人。這是容貌和性格之前的問題。

卡蘿爾毫不懷疑自己的魅力。因爲有這樣的自信和業績。正因爲如此,對那個自己完全沒有反應的阿基拉的態度,稍微傷害了卡蘿爾的自負。

卡蘿爾用有些不滿的態度問阿基拉。

「阿基拉喜歡什麼樣的女性?」

阿基拉帶著些許訝異的表情反問。

「爲什麼要問這種事?」

「因爲即使我邀請,阿基拉也沒有反應。一般來說,只要我邀請,大部分的人都會接受邀請」

「難道不是因爲只邀請了那些可能會接受邀約的人嗎?如果是有戀人的話,不接受邀請的可能性應該很高」

「出於禮貌,我不會邀請有戀人的人。如果是對方邀請,那就另當別論了。結果,那對戀人分手了,那也不是我的錯」

卡蘿爾露出微笑清楚地斷言。

阿基拉用有些厭惡的表情回答。

「什麼傢伙啊」

「這點說明著我很有魅力。所以我覺得對我不出手的阿基拉,是不是有著特殊的嗜好」

「不要說些沒有意義的中傷啊。就算問我女性的喜好也……」

阿基拉也知道自己不擅長這種事。阿基拉低吟著,阿爾法用非常自信的表情指著自己。阿基拉停止呻吟回答。

「我不太清楚」

『你知道吧?這裡有非常容易理解的實例』

阿爾法可以隨意改變外觀。阿爾法根據阿基拉的口味來設定外表。也就是說阿爾法的外表是阿基拉的喜好。阿基拉自覺地回答。

「我完全不知道」

『真固執。如果對我的美貌和體型有希望和不滿的話,不要客氣請告訴我。不管多少我都會改變的』

阿爾法愉快地笑著回答。

卡蘿爾好奇地看著突然皺起眉頭的阿基拉問道。

「……看起來不像是不明白的態度?」

「說出口的話,長相相似的人可能會得意忘形」

「啊啊,就是這樣。……我會保持沉默,你能告訴我嗎?我的嘴很硬的喔?」

「不要」

「是嘛,真遺憾,難道是說不出口的內容嗎。就算是這樣,只要阿基拉對我出手一次,多少嗜好我都會蓋上去。如果阿基拉有奇怪的嗜好的話,我推薦你?」

「所以,不要說些沒有意義的中傷了」

阿基拉露出厭惡的表情。卡蘿爾愉快地笑著。


113 異變後的米哈佐諾街遺跡
https://www.esjzone.cc/forum/1584158343/93787.html
lung
lung
Admin

文章數 : 1990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回頂端 向下

14頁(共14頁) 上一頁  1 ... 8 ... 12, 13, 14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