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5卷

3頁(共3頁) 上一頁  1, 2, 3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5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11月 10, 2018 6:50 am

本來那是作為在戰爭中生存的男子的名譽。這個認識本身是沒有錯的,但同時也意味著它與危險相伴。

羅伯特雖然肩負著如此重要的任務,但聽到希格尼斯的話後,態度卻很平靜。既不肯定也不否定。不,或許說是'漠不關心'才是正確的。

"什麼,反正我們的工作是不會改變的。只要殺死眼前的敵兵就可以了......之後的就是那些臭老頭和阿諛的渣滓們的工作"

羅伯特將夾雜諷刺的視線投向周圍。他那冰冷的眼睛如實地表達了他想表達的話。

"那就是御子柴男爵的士兵嗎......這身打扮還挺了不起的啊"

"但從那些裝備來看,沃特尼亞半島似乎比想象中要富裕得多"

"正如伯爵所說,似乎是把奴隸買下來當士兵的......"

"雖然是很好的數量,但真正需要的是個體的質量。暴發戶似乎很努力了,那麼,那些士兵們到底有多少人是能用的呢"

"我從伯爵那裏聽說了,前往查魯達當援軍的大約三百名士兵全都是學會了武法術的......"

"真是無聊的虛張聲勢。反正是僱了幾個手藝好的然後吹奏是全軍都有一樣的實力吧"

"嘛,我也是這麼想的......"

各處都傳來了些許驚愕的嘲笑。

離希格尼斯他們稍遠一下的地方聚集了的一群。是繼承了北部十家的貴族當家和準備繼承領地的嫡子們。應該是在看同樣的東西,但希格尼斯與他們所感受到的感想似乎有天壤之別。

似乎也有人提倡慎重論,不過他似乎沒有能向他人強硬的意見提出異議的確鑿證據。

也是呢,從某種意思上來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那個叫御子柴亮真的男人和他的領地沃特尼亞半島的情報都是極其片斷的。

"不要太拘泥於閑事了。我們只要站在我們的立場上盡我們所能便好了"

羅伯特的笑容裏夾雜著諷刺的笑容,然後緊緊地凝視著希格尼斯的眼睛。

那太銳利了,使希格尼斯不由得移開視線。

對希格尼斯來說,這場戰爭和羅伯特一樣,是毫無興趣的援助戰,但是,他認為即便如此也應該為了取勝而竭盡全力。

但是,羅伯特似乎並非如此。

"但是,這場戰爭的去向會是怎樣呢?而且扎爾茨堡伯爵原本也是個地道的武人。我只能說會盡我所能!"

作為將領,作為掌管士兵的性命的人會竭盡全力。這個想法打動了希格尼斯的身體。

假如採取了危機應對的對策,可以把受害控制在最小限度。

極端的話,暫時在伊畢洛斯守城,只專注於情報收集,選項應該會有很大變化。

羅伯特一邊理解著這種想法,一邊搖了搖頭。

"反正不管怎樣進言,誰也不會聽我們的意見。要麼是不知天高地厚地被疏遠,要麼是巴結伯爵以奪取家督為目標。再說,那些傳聞被家裏的人聽到的話,就算贏得了這場戰爭,你也會被殺掉的吧?"

正因為被認為對家督沒有興趣,希格尼斯和羅伯特才能活下來,作為對勇武沒有自信的嫡子的方便替身而擁有軍隊的指揮權。反過來說,只要對那部份稍有疑惑,兩人的生命就會瞬間消失。

戰場上的強者在日常生活中也不一定是強者。

"希格尼斯,想太多是你的壞習慣。只要更輕鬆地考慮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只要集中精力殺死眼前的敵人就可以了。就算有陷阱,用我們的力量也能把它攻破"

"但是,那麼......"

"我不是說過了嗎?只考慮自己的事"

羅伯特說完後,輕輕地敲了敲希格尼斯,然後轉過身去。

看著那個身影,輕微的嘟噥從希格尼斯的唇裏流出來了。

"你......這樣真的好嗎?"

面對這個問題,長年的好友沒有轉過身來回答。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41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5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11月 10, 2018 6:56 am

"主君大人。就在剛才,甚內大人報告北部十家所有士兵都已經進入了伊畢洛斯"

站在帳篷外的一名警衛兵悄悄地向亮真細說道。

在帳篷裏設立的指揮所。

在大大的桌子上張開的地圖不僅是伊畢洛斯,還詳細地記載了羅賽裏雅北部全境的地形。

"這是被命令交給您的"

递出去的是封得非常密實的一張紙。

亮真拿到手後,沒有馬上打開封口,默默地收到胸前。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給帶報告的人充份休息後,再回到甚內手下吧"

"遵命"

士兵行了個禮後便跑出帳篷外了。

"什麼啊小子?又隱瞞了什麼嗎"

說完後臉上浮現出嘲笑般的笑容的,是剪了一頭及肩紅髮的蓮花女子。

但是,亮真並沒有因這種話而使初衷動搖。

"嗯,這是隱瞞了的事。也好,就讓我來解釋一下吧"

雖說是隱瞞的事,亮真卻非常平靜。

"呵呵,這樣啊......真是個沒意思的孩子呢。真是的,越來越會鬧別扭了"

"你已經知道我的做法了吧?"

亮真笑著說道,麗歐奈則以苦笑回應道。

"那是當然的。小子從第一次見面就一直在耍花招。超初我還以為自己還年輕呢。從那之後過了好幾年,已經完全習慣了......你不也是嗎?波爾茨"

麗歐奈如此一說,便把話的矛頭轉向了長年相伴的獨臂心腹。

"哎呀,現在是不會驚訝的呢。畢竟少主現在要下大賭注呢。如此謹慎更能讓人安心"

"嘛,我確實也是這麼想。比起一個不經意的笨蛋,還是腹黑和慎重一點比較好呢"

含蓄的視線投向了亮真。

"我那便當是合格了呢。因為麗歐奈你們還在支持著我"

"哼......被你這傢取先取一本了呢"

冷靜地回應的亮真的回答使麗歐奈的臉瞬間被染紅了。

在鼻子輕輕地鳴叫後便轉到大後方的麗歐奈。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察覺到她的態度是想掩飾羞耻。

長年率領傭兵團戰鬥的麗歐奈,以及一直支持她的副官波爾茨。

就算有公會這個後盾,最終做出判斷僱主是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的,是團長和副官兩人。

既然傭兵是賭上性命的工作,那麼能否看穿交易對像的人性就成了生死悠關的問題。當然,他們看人的眼光確實很冷徹。

而且,麗歐奈和波爾茨御奉御子柴亮真這件事的原委只能說是順其自然。

即使多少有點義理人性,但只要判斷出御子柴亮真是個沒有好處,沒有侍奉價值的人,麗歐奈就只能率能傭兵團前往別國了。

也就是說,麗歐奈在場這件事本身就代表了麗歐奈和亮真之間的信賴關係。

話雖說此,若事到如今一臉正經地當面說著信任你的話,即使是像麗歐奈這樣的女人也會害羞的。

帳篷裏流淌著溫和的空氣。雖說如此,那也只是一時之間。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41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5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11月 10, 2018 6:58 am

"那麼,餘興就到此為止,進入正題吧。一切就按照事前說的那樣展開了,所以沒有必要再說一遍。

亮真那低沉而冷靜的聲音在帳篷裏響起了。

圍著桌子,臉上浮現出溫和的笑容,以麗歐奈和波爾茨為首的幹部們的臉瞬間拉緊了。

"總而言之,伊畢洛斯和預想的一樣,北部十家都聚集在一起。總兵數也只有二千人左右"

亮真的手,將兩隻騎士的棋子放在畫在地圖上的伊畢洛斯上。

"都是騎士嗎?"

"啊啊,就像波爾茨所說,只有騎士"

"原來如此,少主的計策似乎很順利啊"

"即使領民兵再弱,但既然是野戰,兵數也是重要的因素呢"

亮真的話使周圍的人默默地點點頭。

以將棋為例,騎士確實是飛車和角的存在,而領民兵則是正步兵。

兩者的能力差不用再做比較了,但勝負只憑實力差是無法決定的。根據採用的戰術,府也有可能殺掉飛車角。

麗歐奈的臉上浮現出危險的笑容。雖然她作為指揮官擁有卓越的技能,但她的本質是凶猛的戰士。

也許是因為那個戰士的本能吧,使她能敏感地察覺到接下來發生的流血祭典。

"嗯,軍對軍的衝突。正攻法"

當這番話從亮真口中放出來的瞬間,帳篷裏響起了戰鬼們的吶喊聲。


第五章 第19話
https://tieba.baidu.com/p/5945380600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41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5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1月 11, 2018 7:40 am

"看來,敵人似乎充滿幹勁呢......"

聳立在遠方的伊畢洛斯的城牆。在那面前飄揚著無數畫上了北部十家的紋章的旗幟。

既然扎爾茨堡伯爵軍的兵力接近自己的兩倍以上,那麼敵方也不可能不理解在防衛設施內戰鬥是較有利的。

盡管如此,還是選擇了野戰,或許是想一口氣了結的吧。雖然兩者的選擇都存在一長一短,但伯爵和其他貴族們應該都選擇了後者吧。

不過,這是以暴發戶的男爵一人為對手,而且是將北部十家全部動員起來的戰役。勝利是理所當然的,哪怕只有一點點苦戰,也必然會傷到家名的。他們不僅會受羅賽裏雅王國,更會受整個西方大陸的嘲笑。上至同樣的貴族,下至平民們。

(好極了,這是在敵人的領地沒有留下太多兵力的證據吧......)

在與缺乏其情報的敵人進行戰爭時,有兩種選項。

其一是在情報齊全之前徹底防衛,防止受損的方法。另一種是使用能夠持有的最大兵力一口氣擊潰的方法。

他們害怕那件事。在無意識的深處。

(他們按照我的意願行動了呢。罷了,自尊心高的人,行動就更容易讀懂)

而且,現在的羅賽裏雅國內的局勢使他們的選項更加狹窄。特意花點時間做準備也是值得的。

他們想要的。是肉眼能看到的被稱為壓倒性勝利的美酒。

"那麼我們開始吧"

已經過了可以交談的狀況了。之後,就只能靠本能揮舞武器了。

而且,事到如今也沒有必要成為發出號令,激勵士兵們的指揮。

聽從亮真的話,站在一旁的一名士兵高聲吹響了角笛。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41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5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1月 11, 2018 7:47 am

兩軍的陣形都是橫陣。對著前進方向把各部隊排成一行或兩行以上的陣形。

作為陣形來說是十分正統的基本陣形,在地球古今東西的戰史中也記載了其姿態。

雖說如此,基本陣形學起來並不花太多時間,但反過來說便是特式很少吧。

御子柴亮真將先鋒的前陣和防備的後陣分別分派了五百人。

相對在兵數上取勝的扎爾茨堡伯爵軍則分為了前陣,中陣和後陣三部份。

"那些傢伙,徒步卻走得很快!那個傳聞是真的嗎?該死,弓隊在做什麼。時間緊迫啊!"

扎爾茨堡伯爵軍的後方響起了部隊長的責罵聲。

這簡直不像是穿上金屬鎧甲的速度。不,即便是皮制的鎧甲,眼前的敵人的移動速度也是異常的。

如此一來,得出來的結果就只有一個。

"原來如此,打算一口氣帶進亂戰嗎。要來了。全部人都振作起來!"

站在最前排的一名騎士舉著長槍提聲說道。

至今已經在數個戰場上活下來了使他的話毫無動搖。

高舉著雙頭蛇的黑色海嘯般的軍隊就在眼前,他的心卻清澈透底。

"擺好架勢!"

聽到這句話後,周圍傳來了咆哮聲。

在騎士的眼中,全身披著黑色鎧甲的人類的身影清晰可見。他集中意識,開始使脈輪回轉。

騎士能回轉的脈輪共有三個。直到在肚臍的周邊存在的臍輪為止。

這是在這個大地世界中,具備了被稱為熟練的力量的最初的證明。

脈輪按照他的意願開始高速回轉,強化了身體能力。

三步,兩步,一步......敵兵的腳進入槍的間合了。

"死吧!"

與罵聲一起揮下的長槍,與對方手裏的斧槍相撞了。

在那一瞬間,紅色的火花在兩者之閃爍,從手腕到全身都出現了鈍性麻痺。

第二擊,第三擊,接二連三地被擊落的長槍的衝擊。

騎士不由自主地揮舞著長矛,拼命地忍耐著。

(與我勢均力敵......這傢伙就是部隊的指揮官吧)

許多有本事的騎士都想上前線。即使站在要對部下負責任的立場上也不會改變。

因為熟練的騎士一個人可以完成數個一般士兵的工作。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41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5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1月 11, 2018 8:51 am

而且,這個世界的法則推動了弱肉強食的理論。沒錯,吸收自己親手殺死的生物的生氣,能夠強化自己的法則將強者引導向更強者。

所以,騎士認為眼前的敵人是與自己年齡相仿的熟練的行家。

但在下一瞬間,騎士懷疑了自己的耳朵。

"道爾,從後方進行援護。其餘的擊潰左右的敵人。這傢伙的對手由我來做。去吧!"

內容本身沒什麼大不了的。問題是聲音的主人。

這是年輕男子的聲音。從聲音的音高和感覺來看,大概是從十歲後半到二十歲前半吧。

(不可能......和我兒子差不多大?)

雖然只是一瞬間聽到的,卻可以知道是和生活在騎士宅邸的自己重要的繼承人的兒子的年紀相差無幾。

盡管如此,眼前的敵人的力量還是可以與自己匹敵。

在每天的訓練中使他理解了兒子的本領,因此他才會受到這麼大的衝擊。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多麼荒唐的事......)

騎士經過漫長歲月磨練出來的必殺的連擊,被眼前的敵人避開了,防下來了,反擊了。

這對騎士來說可以說是一場噩夢。

騎士的攻擊漸漸欠缺了色彩。

出招變得單調,一擊中包含的力量確實地變少了。

原因並不在於肉體上的疲勞。因為騎士的身體在持久力和耐力上都超過了人類的範圍。

但是,即使是活在超人的領域的騎士,精神上的疲勞也與普通人無異。

(胡說,胡說,胡說!這種事不可能會發生的)

戰場上的勝負在普遍的情況下,都是在最初的一擊中決定雌雄的。

這裏已經超過了十幾回合了,但仍是分不出勝負。

在以擁有漫長戰歷自誇的騎士的人生中,如此費力的經驗也是隻手可數的。

自己是強者的自負。他那強烈的意志,如今卻要完全瓦解了。

"該死的小鬼,快去死吧!"

責罵聲與雄叫聲響徹戰場,騎士揮下了自己擁有的最棒的一擊。

可是,從背後承受了激烈的衝撃後,高高舉起的兩隻手臂無力地垂在原地。

灼熱的黏糊液體從腹部深處湧上了騎士的喉嚨。

口中彌漫著鐵鏽的氣味和味道。

騎士忘記了這裏了戰場,當場倒下來了。

把手搭在背上,觸碰了溫熱的液體。這種感覺是事到如今已經不會弄錯的東西。

騎士隔著肩膀,瞪著站在背後的士兵。

"惡魔們......下地獄吧"

詛咒從氣息奄奄的騎士口中說出來了。即使知道那沒有任何意義。


第五章 第20話
https://tieba.baidu.com/p/5946213551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412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3頁(共3頁) 上一頁  1, 2, 3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