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5卷

5頁(共5頁) 上一頁  1, 2, 3, 4, 5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5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5, 2018 8:20 pm

亮真的右頰上浮現出一道刀傷。

啪咕一聲地裂開了。

從血液由下巴流到胸口的勢頭來看,可以說是重傷來著。

"本來打算避開的......但是,傳聞以上的老練呢......沒有鬼哭的力量的話便出局了。得要感謝嚴翁啊......"

俯視著倒在地板上的扎爾茨堡伯爵,亮真大大地嘆了一口氣。

在雙方都以一擊必殺為目標的居合的對戰中,以御子柴亮真的勝利告終。

不過,這只是靠一紙之差才總算抓住了而已。

雖然使用了王牌,鬼哭的力量,勉強把第六脈輪的三眼輪也強行打開了,但從身體能力上來說,也只能維持五分鐘,因為其反動實在太大了。

在技量方面,扎爾茨堡伯爵的本事也非同尋常。

呼吸,間合的預備,體重移動的平滑度。

作為騎士所學習的劍術在漫長的戰場上被磨練,作為扎爾茨堡流的一個流派也達到了毫不遜色的領域。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大地世界的人能使用居合,但事實是,至少扎爾茨堡伯爵的斬擊能與祖父御子柴浩一郎的一擊相提並論。

亮真和扎爾茨堡伯爵。這兩人在心技體之中,技和體兩方面基本上都是勢均力敵,這一點是無可挑剔的。

那麼,理應相差無幾的兩人。分辨其明暗的到底是什麼呢。

(思想準備的差距呢......)

對亮真來說,這場戰鬥是為了讓自己生存下去而無法避免的戰鬥。

只要一手下留情,顯然會被露碧斯女王的手所擊潰。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必須支配以扎爾茨堡伯爵領為首的羅賽裏雅王國北部一帶。

也可說是背水之戰的一種。

更何況,亮真的雙肩肩負著因相信自己而服從的部下的性命和未來。

這種重壓,即使是大膽的亮真也難以忍受。

對此,扎爾茨堡伯爵又如何呢。

假如是以前的扎爾茨堡伯爵的話,結果便會有所不同,但現在的伯爵是違背世道,沉溺於享樂,貪圖財富的愚蠢貴族。

以自己的生命為賭注的劍,以及沉溺於奢華的男人的劍。

可以說,這差距決定了兩者的命運。

說到底,那只是連一張紙的厚度也不超過的模糊的東西。

假如再決一勝負的話,會是哪一方能舉起軍配呢,那只有神才知道。

(嘛,也不會有第二次了)

通過自己的腦袋的愚蠢的假設使亮真揚起嘴角笑了出來。

這是對自己就像個運動選手一樣的自嘲。

也並不是特別打算貶低運動選手。

但是,比賽和廝殺之間存在著決定性的差異。

比賽只不過是針對隨時都可能來臨的本戰的預演而已。

從本來的意思來說,歸根究底也只是預演,說得極端一點,無論輸多少次都沒有關係。

確實,參加競技大會等比賽確實關係到選手的人生,而其熱情和認真也是無可置疑的。

但另一方面,比賽還會有下一次。

即使當時參加的大會結束了,下一次的大會或其他大會也是存在的。

有的選手從表示決心的意義上說出了賭上性命的字眼,但實際上,並沒有死掉的選手。

不,以選手生命為由,表明引退的選手也是有限的。

嘛,以一場比賽的結果賭上選手的性命的話,對認真的粉絲來說也是很為難的,但與之相對的廝殺是不同的。

在極少情況下,兩者的實力相當,根據見證人的判斷,有機會出現不分勝負的情況,這可以說是極其有限的狀況。

至少,這可以說是只要一度開始,任何一方都有機會死亡的階段。

在那裏,沒有什麼可以討論的餘地。

有的只有眼前那無法說話的屍體。

這是不可動搖的現實。

究竟過了多久,亮真還在凝視著倒卧在地板上的扎爾茨堡伯爵。

數十秒,還是數分鐘呢......

不知何時,有道影子隱約地佇立在亮真的背後。

"主公大人......"

"城內的人呢?"

亮真沒有回頭地問道。

事到如今,是誰也沒所謂了。

因為這座城堡已經被伊賀琦眾和黑精靈的精銳們完全壓制住了。

"沒有問題。在希格尼斯‧加爾貝拉閣下和尤莉亞‧扎爾茨堡夫人的引導下,按照了當初的預定......"

"這樣嗎......羅伯特‧貝爾特蘭怎樣了?"

"那邊也沒有問題。現在藥效還在,所以到中午前都不會醒過來"

"很好。好好地對待他。但是,得安排數個人去監視"

"遵命"

對亮真而言,這可說是一同入手了希格尼斯和羅伯特兩枚大棋。

千辛萬苦地把希格尼斯‧加爾貝拉的唯一弱點的乳母艾爾梅達無損地抓住了,一切都是為了將希格尼斯引到自己旗下。

而選擇降伏的希格尼斯遵從亮真的命令,給親友的羅伯特喝上加入了安眠藥的酒。

在希格尼斯看來,他沒有別的選項來作為他降伏了的證明。

"之後便是......城下的鎮壓嗎"

亮真把視線投向窗外。

雖說是自己點的火,但也不能就這樣放著火不管。

城塞都市伊畢洛斯,已經是御子柴男爵家的領地了。

但這種事,事到如今亮真也沒什麼好說了。

"麗歐奈大人也已經安排好了。在尤莉亞殿下的協助下,鎮壓並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需要傳達的就是這些"

是想早一點傳達勝利的報告吧。

影子的話語中,能感受到些許的興奮,亮真也微微地笑起來了。

"我知道了......走吧"

聽到這句話,影子輕輕地行了個禮,然後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這麼一來,首先是邁出了第一步......)

根據今後的處理,以扎爾茨堡伯爵為首,擁有羅賽裏雅北部的北部十家在這次戰役的結果是力量將大大地被削弱。

這是御子柴亮真所描繪的建國的第一步。

但是,那也是與宿怨的敵人之間的死鬥臨近的證明。

(接下來,露碧斯女王會怎樣行動呢......要麼行使力量,要麼......)

不管好壞,這個世界是力量的世界。

弱者注定被強者所吞噬,強者被更強者吞噬。

一個永無止境的修羅的世界。

(宛如蠱毒一樣呢)

將毒蟲放進一個甕中,使他們共喰至只剩下最後一匹,這是一種由中國傳下來的咒術。

其效果暫且不說,亮真認為這個大地世界就是那蠱毒的甕。

當成為名為伊畢洛斯的甕中最強的一匹後,接下來就有名為羅賽裏雅的甕在等待著。然後,理所當然地在那之後也是......

(但是......事到如今已經不能退縮了......)

亮真靜靜地對準扎爾茨堡伯爵雙手合十。

這就是,唯一能給死在自己手上的敵人送上贈別的辨法。


第五章 第38話
https://tieba.baidu.com/p/5988690727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331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5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5, 2018 8:23 pm

在御子柴亮真討伐了扎爾茨堡伯爵,鎮壓城塞都市伊畢洛斯的數日後。

這裏是位於羅賽裏雅王國的王都西南面的邊境城市托里斯托隆。

本來,這座作為與查魯達王國的交易據點之一而繁榮起來的城市,以治安僅次於王都而聞名。

"嘛,現在也只能說成過去了呢"

聽到艾蕾娜的話,克里斯皺起了眉頭。

確實是能夠理解為何艾蕾娜會這麼想,其分析也十分正確。

但是,現在這個托里斯托隆之所以能維持現狀也正因為有著艾蕾娜的力量和名聲。

艾蕾娜不經意的發言有可能引起什麼無法預測的變化。

而現在這個房間裏只有克里斯。

所以,這句不經意的發言是不會表露出來,但沒有事是絕對的。

最安全的便是不要開口。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這裏是......"

察覺到這含糊其詞的含義,艾蕾娜再次嘆了口氣,把下一份文件递給了克里斯。

一個接一個地交給自己的報告,由從托里斯托隆的居民那裏得到的改善治安的請願信開始,到進行巡邏的守備隊的增員的要求。更有來自掌控托里斯托隆的經濟的商會聯盟的請願信。

接二連三地送過來的文件堆積如山,艾蕾娜不由得感到焦躁。

當然,並不是說沒有自信。

事實上,艾蕾娜還有在戰爭中統治佔領掉的土地的經驗。

對身為敵國人民也能很好地控制的艾蕾娜來說,以自國國民為對手是不可能感到無可奈何的。

但是,能力上的東西暫且不說,現在的狀況對艾蕾娜來說,這是負擔,同時也是很大的越權行為,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吧。

當然,因為現狀是這樣,所以並不會被問罪,但她也不想擔負無謂的風險。

(話雖如此,假如不插手的話,托里斯托隆的行政就會癱瘓,這一點是顯而易見的。這樣的話,假如查魯達要求援軍也是無法行動的......)

艾蕾娜的任務是,當來自查魯達王國的援軍請求再次到來時,將作為應援部隊出征。

因為奧德梅亞帝國曾一度調兵,近期內將會再度進攻吧,這比看火更加明顯。

本來,這個托里斯托隆沒有領主。也就是王家直轄領地之一,城市的行政由王都派遣的代官代替領主掌管。

那麼,為什麼會有那些行政相關的文件會送到不是代官的艾蕾娜‧施泰納的手下呢,這單純就是能力上的問題。

(嘛,當然沒有人會想事到如今才提出請願信的......是吧)

艾蕾娜對浮現在腦海中的男子的臉再度嘆了口氣。

原本,這個托里斯托隆的城鎮以不費事聞名。

與查魯達王國之間頻密發生戰爭的數十年前姑且不論,近年來,守備隊的活動除了每天的巡邏外,也只有一兩次而已。

而且,也沒有發生過動員全部共二百名守備隊隊員的事件。

商業發展良好,離王都也有適量的距離。

也不是鄉村或偏僻的地方,要說王家的眼線能否抵達也算是個微妙的距離。

對作為代官赴任的口袋空空的下級貴族來說,這可謂是非常美妙的土地。

因為即便沉默不語,以托里斯托隆為根據地的商會也會為他堆出金幣山。

但是,這裏的情況發生了重大變化。

確實,之前內戰時的傷痕相當之大,這是事實。

但羅塞裏雅王國的支配階級兩分的戰役的餘波是不會變小的。

不管怎麼說,雙方都調動了超過可動員的兵力界限。影響國內的生產和治安是當然的。

但是,本來這些傷口已經痊愈也沒什麼不可思議的。

在伊拉克裏恩的攻防戰中多少犠牲了一些,但作為以數萬為單位的士兵互相碰撞的戰役,意外地是人為損失非常之少。

(對......那場戰事的損失也是驚人地少......)

格哈德原公爵在開戰前向露碧絲女王表示恭順之意,因此伊拉克裏恩攻城戰避免了當初預想的凄慘。

為了消除佔領了伊拉克裏恩的,效忠於霍德拉姆將軍的騎士派的殘黨,大概是多少也流了血的程度。

但是,從查魯達王國的援軍開始,雲彩開始變幻莫測了。

許多農民捨棄了田地,整個羅賽裏雅王國的流民增多了。

無論是城市還是農村,作為流民湧入的結果,治安極端地惡化了。

這樣一來,流民人數就連鎖式的增加了,王國內的盜賊也激增了。

遺憾的是,托里斯托隆的代官約瑟夫‧史泰爾男爵沒有能力克服這個困難。

不,準確地說是在能力之前的問題。

他讓自己的親信宣稱得病了,就這樣呆在代官的宅邸裏。

如此一來,艾蕾娜只有一個可取的選項。

結果就是現在的慘狀。

(不過,這個也只是再過一會兒......在伊畢洛斯之戰結束後......接下來就是......)

艾蕾娜想起了前些日子與探訪她的賽魯夫伯爵的密談。

那時所交換的對話,絕不是臣子所允許的,但是並沒有其他可以重建現在的羅塞裏雅王國的選項。

這事艾蕾娜自己理解得無微不至。

懷著這種想法,艾蕾娜繼續在文件上簽署。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331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5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2月 25, 2018 8:26 pm

當天晚上,一名氣喘吁吁地從城門前跑進來的傳令兵,帶來了伊畢洛斯淪陷了的消息。

然後,舞台將再次轉移到王都匹勒烏斯。

沒錯,無數的思念在火花四濺的同時削著鐵鍬。


第五章 第最終回
https://tieba.baidu.com/p/5988693495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331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5頁(共5頁) 上一頁  1, 2, 3, 4, 5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