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不存在的戰區-

4頁(共4頁) 上一頁  1, 2, 3, 4

向下

回復: 86-不存在的戰區-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5:38 pm

若要算,這功勞應算在那個人頭上。

“——雖然管理員的說法很平穩,不過听說你實際上用了相當粗暴的手段啊,辛艾 ‧諾贊少尉”

司令員的辦公室繼承了帝國時代的位置和裝修。少將坐在桃花心木制的辦公桌後面,開口說道。他的身上是一排整齊的略綬(ribbon bar),脖子上掛著十字勛章,黑色的眼帶遮住了一個空洞的眼窩。

“聯邦軍人的槍是用來對準敵人的,不是用來威脅自己人的。哪怕你沒有實際揮著手槍也是一樣”

“……發現敵機的功勞就權當是抵消這個罪過了。不說出來的話,那個人明明可以升官的”

听到他淡淡的回答,少將眯起了眼。他能感覺到身後的格蕾特揉起了額頭。

辛則是在桌前保持著稍息的姿勢紋絲不動。不計其數的擅自行動,加上違反軍令。雖說是出于必要,但接受責問和懲罰也是必然的。

從違紀的內容來看,給他關禁閉都不為過,但現在卻只是罵了幾句了事,這大概是為了打量該如何處置他吧。

少將轉過皮革辦公椅,瞥了一眼旁邊的平板終端,然後揚起了一邊的眉毛。

“听憲兵部說,你在審訊的時候說過一些很有意思的話啊。……能听到‘軍團’的聲音,並借此判斷對方的方位,是吧”

格蕾特似是忍不住一般插了進來。

“我知道這很難令人相信,少將,但這是事實。使用陣列器與諾贊少尉進行同步的隊員們也證實了這個說法……”

“誰讓你發言了,中校。我當然知道有這種能力的人存在,證人的發言也看過了。但只憑那些,並不能證明這次的情況”

少將操作手邊的情報終端,在桌面上顯示出戰區地圖。全息屏幕的另一側,漆黑的眼瞳射出銳利的視線。

“它們在哪兒?——從近到遠,給我指出十個地方”

辛朝上方瞟了一眼。天花板上有一個偽裝了的監視器,少校手中平板屏幕的角度剛好不讓他看到,內部通信機(inter-com)則是藏在了他的頭發里。看來是想當場與雷達捕捉的情報核對,以進行確認。

且不論原理,要證明真偽,確實是最直接可靠的方式。辛在內心悄悄嘆息。

“……失禮了”

在地圖上找到最近的敵軍位置,並由此出發依次畫出了十個位置。他能夠準確探測“軍團”所在地點的方位和距離,然而無法將其換算為通用的距離單位。在早已習慣的共和國戰區內姑且不論,師團用的戰區地圖遠比那個要大,不能只憑感覺判斷。

在他畫到第七個位置時,少將的眼楮睜大了一絲,並低聲沖通信機說了些什麼,大概是那個位置的敵軍沒有被發現吧。

畫完,辛回到原位置繼續保持稍息姿勢。少將發出了長長的一生嘆息。

“……我想問一件事”

他想了片刻,然後開口。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雖然結果上說確實支撐了西部戰線,但你該不會不知道這是十分危險的行為吧。為什麼要特地冒險?”

“我判斷若按照正規流程,將無法及時迎擊敵軍。……而且在那個時候,就算我說了同樣的話,您恐怕也不會相信吧”

“你沒有在回答我的問題,我問的是你有沒有考慮到自身的安危。……身為八十六,你該不會沒有想到被當作金絲雀【警報裝置】或小白鼠【試驗動物】的可能性吧”

畢竟他們是的的確確被祖國當成長著人樣的豬使用後拋棄的八十六。

“當然想到了。……不過,如果因為這種顧慮而被‘軍團’打敗,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少將沉默了半響。

“原來如此。——為了殲滅敵人,不惜犧牲自己。這就是你們八十六嗎。真是像極了冰刀,粉碎了敵人,也粉碎了自己”

格蕾特揚起眉毛剛要說些什麼,少將便不耐煩地伸手止住,然後說道。

“這次的事就既往不咎。……今後若覺察到同樣的危機,可否也像這次一樣提交報告呢?”

“當然”

“到時候就靠你問話了,中校。我會跟副官打招呼的,若情況緊急,可直接向我匯報”

剛走出司令員辦公室,格蕾特便嘆著氣開口了。

“求求你別總是讓我提心吊膽了,少尉。你說的話也好,說話的語氣也好,都不是對上級應有的態度”

“很抱歉”

“真是的……還有,以後你也要想一想該如何保護自己。從結果來講,保護了你就相當于保護了你周圍的人。——明白了嗎,諾贊中尉”

看到他投來懷疑的目光,格蕾特只是聳了聳肩。

“中尉都死光了,就把你提上來了。在聯邦軍里是常有的事”

她指了指自己衣領上別著的中校徽章——因野戰軍毫無章法的任命,讓她在年僅二十余歲便來到了中校的位置——然後露出苦笑。

“反正你實際上就相當于中隊指揮官,也算是正好。……本來還可以再升一級的,不過因為這件事情就功過相抵了”

“……”

“你就不會開心或遺憾一下嗎。總之你的工資會漲的,雖然可能沒什麼感覺就是了”

必要的經費已由軍方代繳,其它也沒有需要花錢的地方。就算她這樣告訴,他也沒有任何明確的感覺。

格蕾特苦笑。

“真是的……我就說這些吧。辛苦了,中尉”

“……失禮了”

告別了回到辦公室的格蕾特,走在鋪設絨毯的長長的走廊上,辛在內心里發出一聲嘆息。

在之前的戰斗中遭到毀滅性的打擊的西方面軍將防線交給預備部隊後便開始進行重組,暫時沒有作戰任務。連日來的問詢令他無暇確認自己指揮的戰隊的情況,為了掌握現狀,他準備前往目前臨時回到了司令部基地的北極光戰隊的兵營。

這時,辛忽然听到正在靠近的輕快跑步聲。

抬起頭,只見是弗雷德莉卡。她拼命沖他跑來,堅硬的軍靴用力踏在絨毯上,那副模樣與如今戰斗的緊張已緩解了大半的基地內氛圍格格不入。

同時,他感覺到了來自遙遠彼方的視線。

那是被憎惡冰封的,黑色的眼眸。

“——我要殺了你”

他只覺後背的汗毛倒豎。

為什麼——為什麼忘記了呢。

他已經遇到了兩次。明明知道那是“軍團”的殺手 。

可為什麼,還是在無意識中,把它從威脅中排除了呢。

因為心中某個角落在想著,就算是戰區後方的要塞、國家、乃至人類因此而被毀滅,也與他們沒有任何關系。

與只把被敵人包圍下的戰場當作故鄉、和敵人對峙、早晚有一天會被它們擊潰的八十六們,沒有任何關系——

瞬間,他明白了。

他,從未真正逃離過那個八十六區的戰場。

弗雷德莉卡大叫。

“快趴下!桐他——”

听到超高速炮彈撕扯空氣的聲音,以及巨大的重量命中發出的沖擊聲,幾乎是在同時。

窗外一陣閃光,將視野猛地涂成白色。

巨大到仿佛是無聲的聲響,如霹靂一般裂開空氣,隨之而來的沖擊波席卷了整個要塞。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86-不存在的戰區-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5:38 pm

第二卷 穿過戰場 終章 當無名氏邁步回家時(When 'John Doe' Comes Marching Home)
(譯注︰源于美國愛國名曲《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當約翰尼邁步回家時)》。原曲寫于美國內戰時期,表達了願戰場上的士兵早日回家的渴望)

“——北部戰線第一區第一戰隊‘重錘(Sledge Hammer)’呼叫所有能听到的八十六。各位處理單元們”

癱瘓在身旁的搭檔【毀滅之力】在淨重超過五十噸的戰車型猛烈的沖撞下,炮身和裝甲已嚴重扭曲變形,再也無法動彈。

駕駛員硬是從被壓扁的駕駛艙內爬出,拖著殘廢的右半身,來到戰區外圍一座古橋上,背靠著被擊毀的石欄桿無力地躺下來。只是想睜開眼楮,卻已覺極為疲憊。干枯骨頭顏色的裝甲上,涂滿了從自己的身體中涌出的鮮血,即使在暗夜中也紅得格外分明。

“這里是重錘戰隊隊長‘黑鳥(black bird)’”

戰隊的所有成員均已陣亡。

同戰區其它戰隊恐怕也是無人生還。

一觸即潰。

“軍團”戰機的性能原本就超越“毀滅之力”太多,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如此強悍的敵機以未曾有的龐大規模鋪天蓋地發動進攻,勢單力薄的他們不可能有任何勝算。

然而,他們還是戰斗了。身後的不是值得守護的祖國,也沒有等著他們回去的家人。

但他們還是戰斗了。

“我們的戰爭已經結束了”

因為,那是他們八十六所剩下唯一的驕傲。

一輛戰車型敵機向他靠近。消光的裝甲幾乎沒有反射月光,金屬的車身巨大的重量在行進時幾乎沒有任何驅動音。

或許是舍不得浪費子彈來打死一只瀕死的老鼠,不論是威力驚人的十二點七毫米重機槍還是窮凶極惡的一百二十毫米戰車炮的槍口都沒有瞄準目標,戰車只是以食肉猛獸一般的傲慢,以其龐大的身軀佔據了石橋的全部寬度,悠然前進。

早已無法動身的他只是抬頭看著逐漸逼近眼前的鋼鐵戰車,發出一聲嗤笑。

他只是以單向通訊在公共頻道說著,卻總覺得在話筒的另一端,有無數八十六的同胞們正在豎耳聆听。

“呼叫所有能听到這個無線的處理單元。致所有戰斗到最後、生存到最後的各位。我們終于——退役了。大家辛苦了”

在這片沒有救贖和希望、不論如何掙扎終是死路一條的,無人陣亡的地獄戰場上。

說完該說的話,他關掉無線,摘下耳機扔到一邊,然後拿起被壓碎的右手中握著的粗糙的遙控裝置。

戰車型駛過石橋,逼進了眼前——無力地靠在石柱上的他眼前。

五年前。最初所屬戰隊的隊長是曾經共和國正規軍的生還者,然後直接被丟到戰場上的八十六。隊長教會了他戰斗的方法、生存的方法,以及這個遙控器的使用方法。

會做這個的人,白豚里已經一個都不剩了。

嘴唇和皮膚在高溫下燒焦破裂,然而他臉上的笑容卻是那麼暢快。

絕不屈服于絕望,絕不放棄生存的希望,也絕不讓憎惡玷污心中的驕傲。

這是他自己給自己定下的規矩,借此他也得以一路戰斗至今。

不過到了最後的盡頭,說這麼一句總可以原諒的吧。

看著頭頂上敵機抬起的節肢,他笑著按下了起爆按鈕。

這一句送給放棄了戰斗、不正視現實,而不知如何抵抗也無法像這樣選擇死亡方式的,可恥而悲慘的共和國的白豚們。

“——活該”

裝在橋墩上的塑膠炸藥(diamond charge)被引爆。

古老的渡河通路,與陸戰王者的鋼鐵巨獸,連同無法被計入陣亡者、微不足道的八十六一起,在沖天的烈焰中跌入黑暗的河水中。

共和歷三六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晚二十三時十七分。

當警報聲在國軍總部響起時,位于公共辦公室的指揮員們沒有一人明白是怎麼回事。

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也難怪。

警報是十年前設定的。

是在他們之前負責防衛國家、連同後勤要員一起奔赴戰場而英勇犧牲的共和國正規軍,以絕不能讓這個警報響起的決死之心設定的。

表示簡報的全息屏幕自動亮起。佔據了一整面牆的巨大屏幕上,出現了因黑暗和電磁干擾而模糊扭曲的畫面。

眾人盯著屏幕,臉上露出訝異或是厭煩。在其中,唯獨蕾娜一人感到某種難以名狀的緊迫逐漸扼緊了喉嚨。

一個頂天立地般高大的混凝土建築,牆壁厚得足以埋掉裝甲板或小戶的人家,已淒慘地崩塌碎裂。

那個建築物實在是太厚重了,以至于破碎的裂痕看上去宛如溪谷般細小蜿蜒。而一股膨大如洪流的鋼鐵色——將殺戮這一功能開發到極致的、可怖的多足戰機組成的龐大軍隊——正接連不斷地越過那片“溪谷”。

戰栗陡然竄上她的後背。

“這是啥,電影嗎?有點意思”

“喂,快來個人把警報關上,吵死了”

眾人從未見過那些東西,自然也無從知曉,只是令人眩暈般懶散著。而蕾娜只是感到身子一軟,不由得向後踉蹌一步。

十年來,共和國的公民一直將戰爭的任務丟給八十六們,閉上眼楮堵上耳朵,龜縮在虛偽的和平里,甚至連軍人們也沒有見過敵人真正的模樣。在這群人里,知道敵人面貌的,只有真正見過那些戰機的蕾娜一人。

在六年前,隨著已故的父親到訪最前線、失去了父親、被雷救助的那一天。

以及在剛好一年前,為了支援先鋒戰隊而與萊頓同步視覺的時候。

洪流的前鋒,以食人魚般銳利的楔形隊列引導軍隊的,是偵察型。

以六只腳驚異的機動能力,利用崩塌的牆壁不規則的斷面作為跳台前進的,是近戰佣兵型。

用一百二十毫米戰車炮的炮口警惕著四方,隊形整齊地疾馳的,是戰車型。

用龐大的重量毫無畏懼地碾碎、踢開瓦礫,宛如在無人的平野上前進的,是重戰車型。

而地面上,曾以堅固著稱、如今卻淒慘地破碎崩塌的建築物——是格蘭繆。

這,是最終防線被攻破的警報。

“…………!”

——終于來了。

躲在蜉蝣型無人機的電磁干擾中悄悄增加兵力的“軍團”發起進攻的這一天。躲在脆弱的夢境里而不顧現實的共和國因自身的怠慢而陷入毀滅的這一天。——一如當年辛曾預言的那般。

“軍團”跨過格蘭繆的殘骸,無邊無際,無休無止,無窮無盡。

它們侵入了已毫無遮攔的八十五區內,侵入了本以為充滿了永遠的安寧、而忘記了守護自身的戰斗方式的桑瑪格諾利亞共和國中。

恐怕其中有大半都是“黑羊”吧。移植了陣亡者大腦的構造、克服了規定壽命的“軍團”們,是共和國丟棄在戰場上任其自滅、無心埋葬的數百萬八十六們的亡靈之群。

亡靈軍隊,回到了它們的家。

在要塞城牆崩塌的縫隙間,鋼鐵洪流與夜幕中的遠方,出現了一絲亮光。

那是光學傳感器發出的光芒,宛如森林黑暗的深處,將人引至無底沼澤的鬼火一般,搖曳而蒼涼。

稀薄的月光映出了它模糊的輪廓。巨大如摩天高樓或是神話怪物一般的暗影,令人難以判斷真正的距離。

暗影的前半部分迅速揚起。同時,全息屏幕上畫面的噪點不知為何變得更加嚴重。

突然間,她注意到了。

破碎崩塌在地的格蘭繆的慘狀。仿佛一個巨人反復毆打,終于將其打碎了一般。

那是——炮擊造成的破壞。

一道亮光閃過。

旋即,屏幕上的畫面消失了,變得一片漆黑。恐怕是攝像頭……亦或是設置了攝像頭的地方,被剛才的炮擊轟飛了。

警報仍不見停止。

那個時候。

在第一戰區的戰場上,東部戰線最精銳的先鋒戰隊曾經遭遇,卻也不得不倉皇撤退。遠遠超出火炮規格的超高射速和超遠射程,將威力驚人的炮擊如驟雨版傾斜的,新型超長距離炮。

“——電磁炮(railgun)”

蕾娜輕聲呢喃,然後抿緊嘴唇。

周圍的同僚們仍然不以為意,只是覺得有些蹊蹺,卻毫無危機感。她毅然轉身出了公室,快步走向自己的控制室。軍靴的鞋跟踏在走廊的木制地板上,發出急促的響聲。

陣列器發出虛幻的熱度。

感官同步啟動了。同步對象位于研究部門的一個角落,以及遙遠的“女王的家臣團”戰區。

“蕾娜!剛才的警報是……!”

“先告訴你一聲,女王陛下!北部戰線……!”

“嗯,我已經知道了,阿奈特,庫克普洛斯。——終于來了”

調整陣列器的設定,選擇能夠同步的全體對象,開始連接。本來指揮官只能與一個戰隊的成員同步,然而這遠遠不夠,所以她讓阿奈特幫忙,花了一年時間,悄悄修改了陣列器的設定。

敵軍是共和國曾經遺棄在戰場任其自滅的,無數八十六們組成的亡靈軍團。

為了與它們對抗,我們也要集合所有戰斗力。

為了與敵人抗爭,為了回應他們最後留下的話語。

——為了,生存。

“——‘鮮血女王(Bloody Regina)呼叫全部戰線的所有處理單元!”

聯邦軍識別名︰電磁炮型(morpho)。

僅憑一台便攻破格蘭繆,將聯邦軍的要塞基地化為廢墟的新型“軍團”——從崩塌的國軍總部里發現的這段錄像,是有關該敵機的最早的觀測資料。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86-不存在的戰區-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5:38 pm

第二卷 穿過戰場 後記
駕駛服什麼的只是裝飾品!各位好,我是安里アサト。

我一直感覺很不可思議,“所謂的‘駕駛服(pilot suits)’為什麼總是‘緊繃繃的緊身服’呢?”

當然可能是出于某些功能或設定上的考慮,不過也沒必要一定是那個樣子的吧?尤其是對于陸戰專用或者類似的機器人,駕駛員為什麼不能像戰車兵那樣穿著坦克兵夾克(tanker jacket)呢?

不,我當然明白穿駕駛服的女孩子很可愛了。可愛就是正義。不過本作的主人公辛偏偏是男孩子……!

因此,本作《86 -eightysix-》中的人物沒有穿駕駛服而是野戰服。第二卷里面是戰機服。

所幸,我在第一卷改稿時說“希望盡量能避免駕駛服……”,在第二卷的企劃書里用了半張A4紙的篇幅反復強調“不要穿駕駛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等奇怪的主張, 而心善的編輯痛快允諾了。太棒了!

不過關于“想看蕾娜穿駕駛服的樣子”這一點我們達成了一致。喜歡女孩子穿駕駛服的讀者們請耐心等候,早晚有一天會出現的。

不,我不是在扯淡。可愛就是正義。穿駕駛服的女孩子就是正義。

那麼。

重新說一聲,本作迎來了第二卷!

居然!居然出了續作!這都是各位讀者們大力支持的功勞,真是非常感謝!

然後很抱歉,續篇分成了上下冊。

本來是想一本完結的,可把想寫的該寫的全都寫出來之後,才發現篇幅比預定超出了太多太多……

第一卷終章是以一個人的視角寫的故事,而本冊是從人數較多一側的視角寫成。第一卷算是以蕾娜的視角進行敘述,而第二、三卷則將焦點集中在了辛的身上。

本作標題為《86 -eightysix-》。

原本是被共和國戴在頭上的污蔑之名,在逃離了共和國的戰場後,卻仍然成為了他們身份的標識。這是為什麼?說到底,八十六究竟代表了怎樣的含義?我希望通過本卷展開的他與她的故事,寫出它的來龍去脈。

這次也進行一些注解。

* 關于“毀滅之力”的主炮

原文中,作為主炮的八十八毫米炮上面標示的注音是Latsch Bam。在現實世界中,此名稱更多是指甦聯的七十六毫米反戰車炮。

為什麼沒有直接使用八十八毫米炮的別稱?請讀者自行搜索二戰時德國的八十八毫米炮Flack36的別稱,然後翻開封皮的折角看一看。

……看明白了嗎?這就是拍腦袋想筆名招致麻煩的典型事例。

* 關于標題

許多人詢問標題“86”以及我筆名的由來。

在英語的俚語中,86(eighty-six)表示“拒絕接待”或“不歡迎的客人”,進而引申為“排除,處分,殺害”等意。

最後是謝辭。

感謝責編、清瀨先生和土屋先生,即使我從初期的企劃越跑越偏,也仍然堅定不移地跟隨,並提出了許多切實的意見。

感謝しらび老師,用亮麗的插畫為內容肅穆的故事增加了色彩。這次出現了許多新的女性角色,真是一飽眼福!

感謝I-IV老師,將我個人興趣滿載的迷之設定用強悍帥氣的新“毀滅之力”完美展現出來。十分期待第三卷的那個家伙的形象。

以及感謝將本書拿在手里的各位讀者。下卷正在奮力寫作,希望能盡早與您在第三卷《穿越戰場(下)》再會!

那麼,願能再次帶您踏上陽光下直至盡頭的旅路,來到北方軍事國家夏日的戰場上,再次馳騁于赤血飛濺的荒野的,他們的身邊。

後記寫作中的BGM︰Run Through The Jungle(feat. 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86-不存在的戰區-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5:38 pm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14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4頁(共4頁) 上一頁  1, 2, 3, 4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