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騎士物語

4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4, 5 ... 11, 12, 13  下一步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7 pm

入侵者

◆暗黑騎士黑樹

我站在城裏的某個市民公園裏。
公園裏沒有燈光,隻有月光照耀着地面。
使用傳喚的魔法把帶有傳喚屬性的武具纏繞到身上。
這是第二次穿上了暗黑騎士的铠甲。
畢竟有可能會需要戰鬥。
神殿的戒備森嚴,而且憐侍也在裏面。
因此穿上從莫德斯那拿到的最強的裝備後,裝束又再次變得和那時候一樣了。

好了,差不多要出發了吧,我決定到。
目的是從蕾娜那把事情給問清楚。
但是,從正面突進的話,蕾娜可能會在我被擋着的時候逃掉也說不定。
因此我要使用這招。
現在,我手裏的袋子裏面有差不多三十個白色小石在裏面。
這是使用了龍牙爲原料而做成的魔法道具。
走出娜迩葛爾的時候,莫德斯說着這可能會用得上于是就交給我了。
雖然這石頭不是誰都可以使用,但是我的話應該是沒問題的吧,莫德斯這麽說着。

把白色小石隔開一定的間距埋到地上。
然後吟唱起魔法。
“戰士們喲,依龍牙之力,顯形而來吧!!”
瞬間,右手持劍左手帶盾身穿黃土色盔甲,完全武裝着的戰士們從地面冒了出來。總數爲30頭。
這是被稱爲龍牙戰士的一種通過魔法而創造出來的士兵。
透過頭盔的縫隙映射出了龍牙戰士們赤紅的目光,從那目光裏感覺不到任何的生氣。

看向士兵們。
龍牙戰士們來到我面前整起了隊。
如此小的石頭居然能創造出這樣的戰士,再一次驚歎魔法的厲害。
當時聽了莫德斯關于這個魔法道具的說明以後,我還半信半疑着這東西是不是真的能創造出戰士。
現在我能感覺得到,自己和這群龍牙戰士們在魔力之間有着某種聯系。
這樣的話,應該是能夠操縱的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7 pm

“納特,你在外面等着吧。”
對坐在我肩膀上的納特說到。這之後會有被卷入到戰鬥裏去的危險。
“是的。”
納特從我的肩上跳了下去。
“還有,有可能我會回不來,所以,這個你先拿着吧。”
我從懷裏拿出一塊石頭交給納特。
“怎麽可以!!迪哈魯特大人!!”
轉移的石頭。就算是無法使用轉移魔法的人,通過這魔法道具也可以一次性地使用轉移。
“隻是以防萬一而已啦。要是我到了明天早上還沒有回來的話,就用這塊石頭回去吧。”
“怎麽可以留下迪哈魯特大人……”
“我并沒有打算去赴死哦納特,隻要有危險的話我肯定會撤退的。”
爲了讓納特安心我這麽說着。
“……,既然都如此說了是也,明白了,祝武運昌盛是也……”
納特無可奈何地答應到。

“出擊吧,龍牙戰士!!”
士兵們開始了行動。那動作非常迅速,完全沒有像是穿着厚重的铠甲的樣子。
龍牙戰士們跟随着我輕快地在民家的屋頂上躍進。
目标是蕾娜神殿。
讓士兵們作爲誘餌從四面八方突進裏面後,我再晚一步從後方侵入。
根據納特的話,蕾娜爲了準備讓白音她們歸還的術式,似乎在神殿中央的一間設置了祭壇的房間裏。
術式似乎是在明天發動,所以要行動的話就隻有現在。
我朝着蕾娜神殿發起突擊。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7 pm

◆勇者的同伴千雪

“給我等一下,憐侍君,這不是酒嘛!!”
我把遞過來的飲料舉起抗議到。
“嘛~有什麽關系嘛千雪。畢竟對千雪你們來說,今天可是留在這裏的最後一晚也說不定哦。”
憐侍開玩笑般地說到。
“就是說啊千雪姐,頑固的話就别說啦,别說啦”
“是的呢千雪前輩,不用這麽認真的說。”
理乃和緒美高興地說到。
明天,我和白音就要回去原來的世界。
所以憐侍他們準備了這樣一個簡單的送别會。

爲此憐侍讓神殿的人給我們準備好食物和飲料,而飲料就是酒了。
現在我手上拿着的是一種加入了蜂蜜和海水的由類似葡萄果實而釀成的酒。
這種酒的度數似乎很低,就算喝也不會醉。要說例外的話,也就隻有喝一小口就醉倒了的京華了吧。
現在京華正躺在旁邊的沙發上睡着,加彌照顧着她。
不過,再怎麽說度數很低也好,我們畢竟還未成年,喝酒應該是禁止才對的。
要是京華沒醉倒的話,估計我就不會注意到了吧。

“但是啊千雪,在這個世界今天說不定就是最後了,之後可是要暫時見不到面了哦,最後至少大家高高興興地道别呗。”
憐侍說到。
“要暫時見不到大家了呢。”
白音好像很寂寞地說到。
“看吧千雪,氣氛這不是要變得陰沉了嘛。大家還是高高興興地開這送别會吧。”
對這話理乃和緒美也贊同。
“真是的……沒辦法了呢。”
我隻能無可奈何地同意了喝酒。
就算是我也是很讨厭傷感的氣氛的。

總是這樣被憐侍帶到他的節奏裏,讓我想起了以前的事。
以前家裏父母管得很嚴,除了學習什麽都不讓做。
而把我帶出去的,就是這裏的憐侍。
人生第一次翹掉學校的課,在大家還在學習的時候和憐侍兩個人跑到街上去玩。雖然一邊想着不能這樣,但卻一邊對着從未有過的新鮮體驗感到很開心。
在這個世界裏的冒險也是,雖然憐侍總是讓我生氣,但在心底還是很高興的。
和龍族戰鬥,與精靈族交流,穿過山林,越過大海,連洞窟也探險過。就像是進入了幻想的故事裏一樣。
當然也有過危險和艱苦的事,但因爲有憐侍和大家在,讓這些經曆變得歡樂起來。要是我隻身一人來到這世界的話,大概就隻有痛苦吧。
所以大家才不會想過要回去吧。,
但是,對我來說這樣的冒險到明天也終将要結束了。
差不多是時候,必須要有人回去才行。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8 pm

不行…變得有點兒感傷了。
我把酒喝下去,稍微有點兒甜非常好喝。
這個世界裏的酒一般雜質很多,不用中空的植物當吸管的話,喝起來會很不方便。
但是這神殿所提供的酒,雜質都已經仔細地給過濾掉了,喝起來很方便。
我們互相給對方倒酒開始了閑聊。
“抱歉了呢,憐侍君,練習還在途中就要停止了。”
“沒辦法了啦,畢竟是突然決定的事情。”
白音向憐侍道歉。
爲了對抗迪哈魯特而進行的練習,因爲白音突然要歸還了所以不得不停止。而且,白音也說過自己沒辦法指導憐侍,必須要找其他對策才行。

“大家,憐侍的事就拜托了。特别是對于迪哈魯特,沒有絕對的勝算的時候,可一定不能去戰鬥哦!!”
大家點了點頭。
迪哈魯特很強,但并不是值得我們拼了命也要去打敗的對手。
然後我拜托加彌去搜索變态的線索。根據情況,有必要去找到蕾娜以外的能夠進行召喚的人才行。
要是沒法打敗迪哈魯特,讨伐不了魔王的話,大概就有拜托那個人了吧。
重要的事說完以後,我們開始了享用美食和美酒。
到了送别會的尾聲,爲了明天的準備,正要說今天就到此結束吧的時候。

咚咚咚!!!

傳來了多重的鍾聲。
“什麽聲音!?”
大家面面相看。

“有入侵者——!!”
“從西口過來了!!”
“東口有可疑人物!!”

到處傳來騎士們慌張的聲音。
“入侵者!?”
看來剛剛的鍾聲似乎是警報聲。
“入侵者嗎,不知道有沒有我們出馬的必要呢?”
憐侍說到。
我也是,想知道入侵者是什麽人物。
“緒美,能拜托你嗎?”
“了解的說!”
緒美閉上眼睛開始了冥想。
來到這個世界以後,緒美所得到的特殊能力之一是能夠感知物體的能力。
就算眼睛看不到,但也能感知得到物體和敵人的位置的能力。
雖然憐侍和白音也能用這個能力,但和他們兩人感知距離隻有半徑8,9米左右的範圍相對,緒美實際上能夠感知的範圍,甚至達到了兩公裏。
在平常的話,就隻會感知到那邊有什麽東西在的這種程度而已。但隻要集中精神的話,精密度就會急速上升,連對方的身姿形狀都能感知得到。
當然這能力也有缺點。能夠感知的隻有物體的形狀,而魔力和顔色這類的話就無法感知。然後,當魔法結界之類的東西把空間阻斷了的話,也無法感知得到被擋着的另一側。
雖然這個神殿也張開了魔法結界,但畢竟處在内部,大概是能夠感知得到的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8 pm

“入侵者有大概30名,像是把神殿包圍着那樣分散着侵入過來的說。”
對緒美的報告産生了疑惑。因爲女神降臨到了這個神殿,警備可以說是更加的森嚴了。
現在應該是有着大概300名的騎士守衛着才對,僅僅隻有30人的話,應該馬上就會被抓捕住吧。
“這些家夥我們以前碰到過的說!記得是叫做龍牙戰士的家夥的說。”
對緒美的報告大家驚訝了。
龍牙戰士是我們在娜迩葛爾戰鬥的時候所遭遇到過的魔物。
印象中似乎是會根據召喚者魔力的高低而強度會有所變化。
“也就是說,魔王進攻過來了嗎?”
理乃有點不安地說到。
“緒美,要是龍牙戰士的話,那應該存在召喚它們出來的人物才對哦。”
沒錯,有龍牙戰士的話就肯定會有召喚的術士在才對。
隻要把那家夥打倒,龍牙戰士應該就會消失。

“了解的說!!”
緒美繼續冥想。
“發現了身姿不一樣的家夥的說……”
緒美感知到了不是龍牙戰士的入侵者。
恐怕那家夥就是施術者吧。
那麽隻要打倒那家夥就好了。
“這個形狀是騎士……難道說……暗黑騎士嗎?”
聽到緒美的低語,全員馬上都想到了同一件事。
“難道說是迪哈魯特來了嗎?”
聽到憐侍的話緒美停止了冥想。
“我想應該就是那樣的說……”
“難道說是目标是憐君嗎……?”
憐侍還沒有康複。現在要是去戰鬥的話大概會輸吧。
“不,有其他被盯上了的人。”
憐侍這麽說着就拿起武器站起身來。
“等等,想去哪裏啊!?”
“蕾娜可能會有危險!!”
憐侍說後就馬上打算走出房間。
确實,就像是盯着蕾娜的降臨一樣,迪哈魯特馬上就來了。
比起說憐侍被盯上了,不如說那邊的可能性更高。
現在蕾娜應該爲了明天的歸還而正在做準備才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8 pm

“不行,赢不了啊!!”
沙穗子抱着憐侍想要阻止他。
“對啊做不到的,現在就算去了也隻會被殺而已啊!!”
沒有必要爲了蕾娜連命都搭上去。雖然沒辦法但我覺得還是應該舍棄掉。
不過,憐侍搖了搖頭。
“雖然很抱歉,不過我要去。蕾娜遇到危險了,我會去,大家在危險的時候,我也是一定會去的。”
憐侍的話肯定會去吧。隻要是爲了幫助可愛的女性,連命都會拼上。
“我不要!!不會讓你去的!!”
沙穗子把憐侍抱得更緊了。
“抱歉沙穗子,讓我去吧……”
憐侍并不會聽從。好像想要把沙穗子甩開,但似乎做不到。
“你明明知道現在自己是怎樣的狀态還說着這樣的話嗎!?”
我們裏面沙穗子應該是最沒有力氣才對的。而現在的憐侍卻連她都甩不開。
憐侍的身體還遠沒有回複到能夠戰鬥的地步。就算去也沒用。
所以隻好強行把憐侍給擋下來。

“我去!!
大家看向白音。
“我去保護蕾娜小姐!!所以拜托了憐侍君,和大家一起待在安全的地方!!”
“白音!!”
在我想要阻止的瞬間,白音就飛奔出了房間。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9 pm

◆神殿騎士

“這是什麽啊!!這些家夥!!”
說着把劍砍過去,但被盾格擋住,斬不進去。
眼前的入侵者就這樣拿着盾推了過來。
被壓得往後退,和身後的人一起直接被壓倒。
“咕哈…!!”
“咕…!!”
兩個痛苦的呻吟聲重疊在一起。
“何等的力量啊…”
看向眼前穿着黃土色盔甲的入侵者。
透過頭盔的縫隙能夠看到那發出紅光的眼睛。
“不是人類……”
恐怕是魔物。

因爲女神降臨,本來不是值班的自己被指令出勤警備。
正和同伴的騎士們開着玩笑說,不知道能不能在休息室看到女神呢的時候,告知發現入侵者的鍾聲響了起來。
所有設置了鍾的地方都傳來了鍾聲,說明有複數的入侵者從四面八方同時侵入了進來。
然後當我趕到負責警戒的地方以後,那家夥就現身了。
看向周圍,有6個同伴的騎士們都已經倒下了。
有的被砍傷手腳,有的被盾牌打暈。不過很不可思議地,還沒有死人。
能夠感覺得到這敵人沒有打算殺死自己。
現在也是,對倒下的自己,想殺的話應該就殺掉才對的,但什麽都沒有發生。

“搞什麽啊…在玩嗎……”
站起身舉起劍來。
還剩同伴三人在這,相對的敵方隻有一人。
數量上來說是這方占優勢,但無法從這邊攻過去。
畢竟面對僅僅一人,九名同伴裏面的六名轉眼間就已經變得無法戰鬥。
不得不慎重才行。
“嗯…?”
同伴的一人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順着同伴的視線,發現入侵者的身後有個影子。
看向影子的瞬間,感覺到了後背開始發涼。
從那人身上散發出的壓力是黃土色的入侵者所完全無法相比的。

“啊…暗黑騎士……”
别的同伴像是擰緊喉嚨般發出了聲音。
“暗黑騎士!?難道說是暗黑騎士迪哈魯特嗎!?傳言原來是真的嗎!!!”
暗黑騎士迪哈魯特。如今,這名字已經響徹整個世界,這個打敗了無敵的勇者的男人。
然後,還流傳出這個暗黑騎士迪哈魯特要率領各地的魔物來毀滅人類的傳言。
首先盯上的是女神蕾娜嗎?

“女,女神大人有危險……”
面前把劍架起,但顫抖卻停不下來。僅僅是對峙着就感覺到要死了一般。
暗黑騎士靠近過來然後把手朝向這邊。
“睡吧……”
聽到這話的瞬間,猛烈的睡意襲擊而來,掃了一眼周圍發現同伴們都已經倒下。
“睡眠的魔法……”
注意到這睡魔的真身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确實這前面就是有祭壇的房間吧……”
最後聽到了這句話以後,意識就遠去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9 pm

與青梅竹馬的對決

◆暗黑騎士黑樹

“意外的簡單。”
現在還沒出現能夠抵抗睡眠魔法的人,到這之前所碰到的人都讓他們睡着了。
早知道這樣的話,連暗黑騎士盔甲都沒有穿的必要了。
當時設想到會有遇上激戰的可能性……
搖了搖頭,不能大意。
打開這扇門之後就是祭壇所在的房間,蕾娜應該在裏面才對
把自己的意識傳達給龍牙戰士們,命令他們不能讓任何人進入這個房間。

打開門進到房間裏去。
祭壇的房間非常寬廣,魔法燈照亮着整個房間。
在房間的中央描繪着一個巨大的魔法陣。
在魔法陣的四周立起比自己稍微高一點兒的石燈籠。
那石燈籠和當時我被莫德斯召喚出來所看到的東西一模一樣。肯定是技工之神海博斯所制造的召喚輔助道具沒有錯。
然後,在魔法陣的前方,有一名女性背向着自己。

“已經捉到入侵者了嗎,神官長?”
蕾娜頭也不回地問到。
“很抱歉,并不是神官長。”
對我的話蕾娜猛地回過頭來。
“暗黑騎士……難道說是迪哈魯特!!”
蕾娜慌忙地吟唱起魔法。
“轉移!!”
然而,魔法并沒有發動。
“非常抱歉,入侵這神殿的時候,已經将移動系的魔法給封印住了。現在這一帶我想應該是沒法發動轉移魔法的吧。”
蕾娜露出驚訝地表情。
聽說要是和對方魔力的差距過大的話,消除魔法就無法發動。看到蕾娜和我之間魔力的差距并沒相差多少吧。
萬一,到這裏了卻無法封住轉移的話,那我就真的毫無辦法了。能夠順利封住讓我安心了下來。
我靠近過去,蕾娜馬上往後退然後摸索身邊的東西。
大概是在找武器吧。
但是,這裏好像并沒有能夠成爲武器的東西。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9 pm

“目标是我嗎……”
我搖了搖頭,然後摘下頭盔。
聽到了蕾娜倒吸了一口氣的聲音。
“初次見面,女神蕾娜。以這種方式侵入了你的神殿,實在是萬分抱歉。”
然後,把頭盔抱到側身,行了一禮。
對有沒有好好地行禮感到不安。
從莫德斯那學來了關于這個世界的對神明的禮儀。因爲我想在這個世界旅行的話,這些應該是必要的。
這世界的禮儀和原來世界的并沒有相差多少。就算是原來的世界,沒有節點的兩個世界似乎也會有相似的文化,這邊大概也是一樣道理的吧。
而之所以行禮,是因爲我覺得蕾娜不一定完全就是惡的一方。
不是惡卻粗魯對待對方的行爲,我覺得是不可取的。
擡起頭看向蕾娜。那是比起從映像裏看到的還要美麗的臉龐。
蕾娜正緊緊地盯着我的臉。
我正等着蕾娜回話。
但是,蕾娜隻是看着我卻什麽都沒回應。
“女神蕾娜……?”
我帶着點緊張搭話。
“啊…诶……”
看來終于回過神來了,蕾娜看起來有點兒慌張。
“看,看起來目标并不是我的樣子呢。那麽有什麽事呢暗黑騎士?”
蕾娜微笑到。那個笑容一不留神就差點看得入迷。
知道目的并不是取她性命以後,感到安心了吧。

“女神蕾娜,有一件想要向你确認的事情。”
“确認…嗎?”
“是的。你又要再次,想要去召喚和我一樣的異界人過來嗎……?”
這裏我撒了個謊。目前爲止我一直考慮的是,要怎樣才能從蕾娜口中打聽出情報。
“啊啊,原來是這麽回事嗎……不對哦,暗黑騎士迪哈魯特。”
看來,蕾娜已經誤以爲我是來阻止她進行召喚的了。
“那麽,究竟是在做什麽……?”
“這是爲了讓勇者的同伴歸還回去哦。對你來說不也是一件好事嗎?”
蕾娜以爲我和勇者們是敵對關系。大概覺得,勇者的同伴減少對我來說會是件好事吧。
“隻是這邊的戰力減少而已,神界已經禁止了召喚異界的人過來。這斷絕不是召喚哦。”
“真的是那樣嗎?真是奇怪了,據我所知,那個術式應該是很難把人給送回原來的世界才對的……”
“啊啊,那是從莫德斯聽來的吧……但是,隻能請你相信了呢。這真的不是召喚哦。”
“我懂了。就先相信你的話吧。不過,這樣的話勇者的同伴不會遇到很麻煩的事嗎?”
“确實會是那樣呢。但是,這種事和你沒有關系吧。”
聽了蕾娜的話,我戴上了頭盔。
确認完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0 pm

“暗黑騎士……?”
看到我的樣子有所變化,蕾娜發出了疑惑地聲音。
已經沒必要再談下去了。
我跳起身來,拔劍把一個召喚輔助道具從上段往下斬斷。
“什,什麽……”
蕾娜驚訝的聲音。
輔助道具的上半部分幹脆地斜向滑落下來。
接連躍起,把第二,第三根給斬斷。
斬斷最後的第四根以後,把劍指向蕾娜。
然後,看向蕾娜那邊。
“對你來說勇者們算是什麽?”
壓抑着憤怒說到。
對我的話感到驚慌,蕾娜露出了一點膽怯的面容。
“是這樣啊……畢竟你也是被召喚的人呢。”
蕾娜有點兒誤會地說到。
“爲什麽要欺騙勇者他們……”
我舉着劍說到。
“可是很麻煩的啊……這個召喚術的準備工作……”
蕾娜痛苦地說着。
看來,好像并沒有餘裕連歸還術也一起制造出來。
“就算是這樣……”
“這不是沒辦法嘛,實在太惡心了。那個醜陋的莫德斯居然創造了我的分身然後去做那種事……”
蕾娜低着頭說到。
“明明好不容易才趕出去了……居然做那種事……”
聽了她的話我什麽都說不出口了。
蕾娜對于莫德斯的生理上的厭惡感就是這場紛争的原因。然後,我們則是因爲這場紛争而被召喚了。
說實話,吐槽的力氣都沒了。
不過,認真想想的話,說不定紛争的起因一般都是這樣的感情上的東西。
不過,一想到要是莫德斯是那種受歡迎的男人的話就不會産生紛争吧的這是事情,感覺頭都要痛了。

魔王拐走公主的這種故事,最後總是能夠完美地以勇者或者是騎士過去拯救來收尾。但是實際上,會不會是相當讓人頭痛的故事才對呢。
要是魔王本來就很美型被女性所喜歡着的話,就沒有拐走公主的必要,也成不了紛争。不如說,怎麽會有争執呢?
雖然作品裏面不會說出來,但公主在心裏想着魔王這個惡心的家夥快去死吧也說不定。畢竟,設定上應該很溫柔的公主,請求饒了敗陣的魔王一命的這種故事,聽都沒聽說過。

但是就算是這樣,那也無法成爲欺騙白音她們的理由。
必須得要告訴白音她們真相才行。因此,尋求蕾娜的協助應該是最有效的吧。
“女神蕾娜,請對勇者他們說出真相。”
我進一步把劍指向蕾娜。
自己和蕾娜之間緊張的氣氛蔓延開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0 pm

“……呐,你,不來當我的騎士嗎?”
但是,蕾娜說出來意想不到的話。
“哈啊!?”
直接發出了蠢萌的叫聲。
“像你這樣的人侍從莫德斯這種家夥實在是太奇怪了。你應該來當我的騎士才對。”
這個女神究竟在說什麽。
那勇者要怎麽辦啊?我正要這麽問的時候。
從被打開的門那邊一個影子飛躍而來。
“哈呀啊啊啊啊啊啊!!”
飛奔過來的影子就這樣照着我砍了過來。
我往後退躲過了攻擊。

“沒事太好了,蕾娜!!”
影子是白音,
“抱歉來晚了,途中遇上了龍牙兵……”
白音把蕾娜藏在身後舉起劍朝向這邊。
“居然用劍指向沒有拿任何武器的女性什麽的,真是卑鄙的男人!!”
白音以憤怒的表情看向我這邊。
說實話,真不想白音用這樣的眼光看我。
“快逃蕾娜!!後面就交給我!!”
“啊…了解了白音,後面就交給你了……”
被白音的氣勢給壓過去,蕾娜走向門的那邊。
“等…!!”
想追過去,但是白音擋在了眼前。
“不會讓你通過這裏的,我來當你的對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0 pm

◆黑樹的青梅竹馬劍士白音

不能讓憐侍君參戰。
看到那樣拼命地阻止憐侍君的沙穗子,
已經不能再讓憐侍君受傷。
所以,我一個人跑了出來。

我是在初中的時候了解到了有憐侍這樣的一個人。當時對他的了解也就隻有非常帥氣的這種程度而已。
在某天,發生了一件事。
那天,我的後輩跟我說她的一個朋友被不良給帶走了,希望我去幫幫她。
因爲自己老家經營着道場,我對自己的水平也有點自信,所以經常會被後輩的女孩子們尋求幫助。
所以,那時我也像平常一樣,拿着木刀過去救後輩的朋友了。
在現場有三個女孩和包圍着她們的五名男性。男的應該是高中生吧,體型比較大散發出暴力的氣息。
在那之前,我從來沒有輸給過男孩子。隻有拿着木刀的話,基本都能赢才對。
但是,那天不一樣。
被木刀指着的男人激怒了,手上拿着的鐵管猛地敲了過來。
我用木刀承受了那一擊,相當大的沖擊力。手被震得麻痹,木刀也被打落了。
沒有武器的我感到了恐懼,那些男人們像是嘲笑般地看着我。

就在這時候,憐侍君來了。後輩不僅僅是向我,同時也向憐侍君尋求了幫助。
還能清楚地想起那時候憐侍君的動作。明明對方拿着武器,憐侍君卻用空手簡單地把五人都打倒了。那份身姿就像是故事裏面登場的英雄一樣。
然後憐侍君面向我露出了溫柔的笑容。對那份笑容,我差點就哭了出來。
那次的打鬥,憐侍君的右手受了傷。在他的傷治好之前,我和後輩們一直照顧着他。那時開始我就在想,要是憐侍君出了什麽事的話,下次就到我去保護他了。
因爲這件事,我認識了沙穗子和千雪。

曾經也有人嘲笑我們變得趨炎附勢了。
對這件事我很不甘心。我的事情的話怎樣都好,但無法原諒别人說憐侍君的壞話。
明明憐侍君就沒有任何過錯。
和發小的黑樹也因爲這件事情吵過架。雖然黑樹并沒有直接說什麽,但明顯感到他很不滿。對這樣的他我忍不住就生氣了。
不,正因爲是黑樹才會讓我更加生氣的吧。
印象中我那時候對黑樹說了很多過分的話,被那麽說了的黑樹好像變得相當失落的樣子。
雖然那時候覺得有點說過了,但憐侍君是英雄,我想讓黑樹也承認這一點。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0 pm

而那樣的憐侍君在這個世界裏面成爲了勇者。
想起以前看過的動畫。内容是關于從異世界過來的勇者打倒魔王的故事。就像是現在我們的情況一樣。
小時候,我和黑樹經常玩扮演這個動畫的過家家遊戲。我來當勇者,然後讓黑樹去演魔王手下的一個反派角色。雖然已經忘了那個反派的名字,不過這種事情随便怎樣都好了。
我想黑樹也是很想演勇者的角色的吧。然而,從來都不肯讓出這個位置的我,一直都是勇者。
但是,真正的勇者并不是我,應該是憐侍君才對吧。
而憐侍君輸了戰鬥甚至差點喪命。
我對這件事相當的震驚。
憐侍君是絕不會輸的英雄,在無意之間我似乎這麽堅信着。
但是,并不是這樣的。就算是憐侍君也是會受傷,也是會打輸的。
在輸給迪哈魯特的時候,我才注意到了這件事。
那時候沙穗子是相當的拼命,拼了命地去治愈憐侍君。
對沙穗子來說,憐侍君就是那樣的特别的存在。
就像對我來說,黑樹也是那樣。
黑樹肯定在擔心着吧。
所以,絕對要回去才行。
和千雪一起回去,也是爲了讓黑樹安心。
特别的人受傷了的話,就會變得不安。
不能再次讓沙穗子去承受這些感受。
所以我才跑了出來。
在憐侍君受傷的時候,戰鬥的任務就在我身上。

打倒兩頭龍牙戰士以後,來到了祭壇的房間。
進入房間後,迪哈魯特正用劍指着蕾娜。
看到這光景我一下子就來氣了。
憐侍君可從來不會用劍指向沒有任何武器的女性。
多麽糟糕的人啊。
“哈呀啊啊啊啊啊啊!!”
拔劍沖向迪哈魯特。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0 pm

◆暗黑騎士黑樹

“做好覺悟吧迪哈魯特!!!”
聽白音這麽喊到後,我慌忙防守住不斷襲來的攻擊。
爲什麽會變成這樣。
而且迪哈魯特什麽的,這不就像是以前和白音一起玩的過家家遊戲的後續一樣嘛。
必須要把真相告訴白音,但我不又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才會變成這樣的吧。
一邊和白音交錯着劍,一邊想着。
白音帶着殺意揮劍而來。
還好白音的劍法很好懂,所以防守起來也簡單。

和白音對峙我注意到了一件事。
爲什麽那個時候我輸給了憐侍。又爲什麽,那次我卻赢過了他。
在一開始和憐侍對戰的時候,完全不理解憐侍的劍。
然後,就那樣輸了,慘敗地輸了。因爲我穿的防具比對方重,并不是因爲這種理由。
然後,那時候我連爲什麽輸了都理解不了。畢竟連對方的劍都看不到。對這感到恐懼的我,認爲自己已經打不過了。
在第二次交手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麽變得能看到憐侍的劍,然後就赢了。
接着,現在和白音交手我注意到了。
白音的劍術是正式學過的東西,所以能夠理解。
相對的,憐侍的動作并不是正式練過劍的動作,毫無章法可言。所以在最初戰鬥的時候,因爲理解不了而感到了恐懼。

先不說一般打架,本來那樣的動作應該是赢不過學過武術的人才對的。
但是,憐侍擁有着極爲稀少的身體能力。憑借着天生的力量,憐侍的戰鬥方式就像是野獸一般。
在學園裏學習武術的人輸給了他,也是因爲這個理由。
所謂武術,原本就是以人爲對手的戰鬥方式。大概大家都被憐侍那野獸般的戰鬥方式給迷惑到了吧。
當然我也一樣,完全被那亂來的動作給打敗了。
但是,在第二次交戰的時候,憐侍的動作和最開始完全一模一樣。所以能夠讀懂然後打赢。
然後和白音對峙後發現,憐侍的動作和野獸是一樣的。
想要赢過憐侍的話,要想着他是一頭猛獸才行。
要是那時候拒絕了莫德斯的委托的話,大概就不會注意到這件事了吧。

現在回想後才覺得,憐侍确實就像是野獸般的男人。
是那種忠實于自身欲望的野獸。一般人的話是沒辦法像他那樣自由自在地生存的。那樣的他被女性憧憬,被男性給嫉妒。
我的話是沒法像他那樣活着的。白音是不是也被他那自由的生存方式給魅惑了呢?
就算在劍術上能勝過他,但我大概還是赢不過憐侍的吧。
我不得不這麽想到。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1 pm

白音揮劍而來。
已經很久沒和白音用劍交手過了。在那以後,白音是不是變弱了?
感覺以前好像要更強一些。還是說是我變強了嗎?
差不多是時候要結束這次勝負了。
必須要把真相傳達給白音,因此首先要讓白音能聽進我的話才行。
雖然可能不會聽迪哈魯特的話。
但在這之前,必須得要讓她先放下劍才行。
實際上我從來就沒有赢過白音。并不是因爲放水了。隻是不知道爲什麽,我沒辦法動真格地攻擊白音。所以最終總會輸掉。
然後現在我拿着的不是木刀,而是真正的劍。更加不能認真地砍過去。要是那麽做的話,白音就要受傷。
必須得要以不讓她受傷的方式來結束這場勝負。
那麽究竟要怎麽做才好?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1 pm

◆黑樹的青梅竹馬白音

好強。對方比我強太多了。
看向面前的敵人迪哈魯特,我這麽想到。
我的劍簡單地就被對方給格擋或是避開掉。
完全被看穿了。
而且對方總是以最小限度的動作來躲開。
這種像是滑走在地面上一樣的動作,在我認識的人裏面就隻有一個。
那是爲了修行而來我家道場的一位大叔。
那大叔和我父親是熟人,經常過來互相切磋。
父親說那個大叔在劍的方面是個天才。
曾經看過父親和大叔的比賽。那麽強的父親居然碰都碰不到那個大叔就輸掉了。
迪哈魯特的動作和那個大叔很像。迪哈魯特肯定和那個大叔一樣強吧。
但是,就算是那麽強的大叔,似乎并沒有看人的眼光。
因爲他居然說黑樹很有才能。明明黑樹一次都沒有赢過我。

那個大叔教給了黑樹很多事情。
要是我多向那個大叔學點劍術就好了。
之所以沒學,是因爲大叔的指導太嚴格了,我馬上就投降放棄了。
事到如今才感到後悔。
要是多學點的話,稍微變得能和迪哈魯特戰鬥也說不定。
有點要哭出來的感覺。本來的話應該早就決出勝負了。
能和這麽強的迪哈魯特戰鬥至今,是因爲對方一次都沒有攻擊過來。
被戲弄着,我這麽想到。
好不甘心。對方是個把劍朝向着沒有防備的女性的卑鄙家夥。對赢不了這種家夥的自己感到很不甘心。
但是,隻能把劍揮起。
然後,已經不知道揮了多少次的時候。
铛铛——的聲音響起,我手上的觸感變得輕飄飄。
看向自己的手,本來應該握着的劍不在了。
我的劍掉到了旁邊的地上。
茫然了一會兒,然後才注意到對方對我做了什麽。
虛被攻擊了。
劍在平常是放松地握着,隻在斬的一瞬間注入力道。
放松地握着的時候稱爲虛。
用力握着的時候稱爲實。
迪哈魯特用劍攻擊中了我用力揮砍前一瞬間的虛。
沒有用力握着的劍受到了迪哈魯特的劍的攻擊,直接脫離了手心。
難以置信。居然有人能夠使出這種像是神技一般的事情。
怪物嗎……看着迪哈魯特這麽想到。
對迪哈魯特來說,我甚至連敵人都算不上吧。
“我的話是當不了勇者的……”
不知不覺間眼淚流了出來。
“不要以爲你這就赢了!!!”
我哽咽着盯向迪哈魯特。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1 pm

◆暗黑騎士黑樹

成功了,我這麽想着,
成功地攻擊到虛了。
對于沒有學過劍術,總是緊緊地握着劍的人是使不出這一招的。
正因爲對方是學過劍,然後和自己交手過無數次的白音,所以才能使出這一招。
失去了劍的白音已經不能再戰鬥了,後面就是想辦法讓她來聽我說話了。
我向白音靠近。

“我的話是當不了勇者的……”
低着頭的白音低語到。
聽到後我停下了腳步。
“不要以爲你這就赢了!!!”
這麽喊着的白音盯向自己。
臉上挂滿了淚珠。
看到她的哭臉我什麽話都說不出口了。
“總有一天憐侍君會打敗你的!!!”
然後,吸了一口氣後大聲說到。

“比起你這種家夥,憐侍君可是要好上一百倍啊!!!”

話語直接刺中了心髒。
真的,很痛。
想起過去也被說過同樣的話。
我想那大概是因爲憐侍而和白音吵架的事吧。
那個時候也是這麽痛的吧。
那個時候留下的刺現在也還紮在我的心裏。
果然,赢不了啊。就算用劍打赢了,也還是赢不了憐侍啊。

白音喊完後,跪坐在地上開始嚎哭了起來。
看到哭着的白音,我什麽都做不了。
把白音弄哭了,這下我不就是完全的反派了嘛。
感覺到心情變得越來越沉重。
明明必須得說出真相才行,但說實話,已經随便怎樣都好了。
召喚用的道具已經破壞了,姑且白音應該是不會遇到危險的事了。
雖然那是蕾娜什麽都不做的話就是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2 pm

“白音沒事嗎!!!”
“白音姐!!!”
稍微想着事情的時候,憐侍他們趕了過來。
“憐…憐侍君……?”
白音停下了哭泣,看到憐侍露出了笑臉。
看到那個笑容,反而是我變得想哭了。
“混賬——!!給我離開白音!!”
憐侍拔出了劍。
那個身姿就如同來拯救公主的勇者一樣。
那樣的話,作爲反派的自己不就隻能退場了嘛。
我把劍收回鞘裏,向着既不是白音也不是憐侍的方向走去。
雖然從身後傳來憐侍他們疑惑地聲音,但那怎樣都好了。
向前走着的我在手裏緊握着黑色的火焰。
這黑炎看起來就如同從我心裏噴湧而出的東西一樣。
黑炎沖向神殿的天花闆,瓦片在被撞飛前就融化掉,打開了一個溶解的洞。
我就這樣使用飛行魔法從神殿的上方飛了出去。
回去娜迩葛爾吧。
大概隻有那片昏暗的土地和自己相稱吧。
用飛行魔法的話,雖然會被艾利奧斯的衆神們發現也說不定,但這種事怎樣都好了。
在月明照耀下的夜空,我一個人孤獨地飛着。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2 pm

各自的想法

◆智慧與勝利之女神蕾娜

“真是辛苦了呐,蕾娜。”
回到艾利奧斯的住所附近後,馬上就被搭話了。
看向聲音的方向,有一名男性。
“有什麽事嗎,兄長大人。”
向同爲神族的雙胞胎兄長埃爾弗斯詢問到。
感到有點不高興。我不怎麽喜歡這個兄長。雖然容貌和我很相像,但内在我相信是完全不一樣的。
“看來,性命被暗黑騎士給盯上了呢,蕾娜。”
“專門過來隻是爲了聽這樣的事情嗎?”
有點不高興般地說到。
“啊啊,聽好啦蕾娜,那個暗黑騎士有點問題。”
“他是個問題這點我知道。”
埃爾弗斯搖了搖頭。
“就在剛才,他把聖騎士團給毀滅了。”
“哈啊?”
聖騎士團是由順從于神王奧迪斯的人類英雄以及天使族的精銳們所構成的騎士團。
可以說是這個世界裏最強的騎士團,也是艾利奧斯最強的精銳部隊。
能夠和他們所匹敵的,也就隻是侍奉于莫德斯的暗黑騎士團了吧。
居然把這樣的他們給毀滅了,究竟發生了什麽?
“艾利奧斯周圍的空域是他們的管轄範圍呢,而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的上空當然也屬于那裏面。而他就飛行在那上空。”
天空是神明的領域。基本上除了鳥獸以外,是不被允許在那片天空飛行的。就連勇者們也是,好不容易才讓他們答應不在那上方飛行。

天使們自不用說,人類的英雄一般是乘着天馬在空中守備着。
随随便便飛在那上空的話,應該會被他們給抓捕的吧。
“想要捕獲他的騎士們和他展開了戰鬥,于是就被毀滅了。嘛啊,畢竟是把毀滅了暗黑騎士團的勇者給打敗了的男人,就算是能做到這種程度也不是不可思議吧。”
埃爾弗斯淡淡地說着。

我想起暗黑騎士迪哈魯特。怎樣都不覺得有着那樣容貌的他像是莫德斯的手下。
漆黑發色之下,帶着點憂愁卻精悍而深邃的臉龐,然後在那細長而清秀的眼睛裏,浮現出的淺藍色瞳孔讓人非常印象深刻。
“嗯?好像很高興呢蕾娜。”
埃爾弗斯說着。
“诶!?是這樣嗎?”
我用手捂住嘴邊。
“然後奧迪斯打算怎麽辦呢?”
“啊啊,和莫德斯達成和解了哦。”
“和解!?”
真是意外的發言。
“決議不應該是先得通過衆神會議才行嗎?”
衆神的決議,一般也被稱爲奧迪斯的決議,以此來約束從屬于艾利奧斯的衆神們。
雖然叫做奧迪斯的決議,但并不是奧迪斯擅自就能夠決定的東西。隻是從會議中提出的衆多意見中,由奧迪斯得出最終決定而已。
然後奧迪斯也有着尊重會議裏各種意見的義務在。要不是這樣的話,大概誰都不會順從奧迪斯的吧。
“我并不記得我有參加過提出了這樣意見的會議啊。”
雖然參加會議并不是一種義務,但不參加的話,就有一定的風險在不知不覺中通過了一些對自己不利的決定。
然後我從來都沒有缺席過會議。
而且,會議的通知肯定會被送到艾利奧斯的衆神那裏去才對,在沒收到通知的情況,應該是能夠主張決議的無效才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2 pm

“不對哦,蕾娜。隻是奧迪斯個人和他和解了而已。所以其他的衆神并沒有遵循的必要。”
“這是怎麽回事?”
确實,要是這樣的話就算是沒有會議也是可以的。
“大概奧迪斯覺得你肯定會反對吧,想到這個和解的條件。”
“我确實會反對呢。”
“所以說啊,奧迪斯他以莫德斯把所持的召喚道具給破壞掉作爲交換,締結了自己不會主動進攻娜迩葛爾的約定。”
“什麽!!”
約定上雖然隻有奧迪斯不會進攻,但怎麽說奧迪斯也是衆神之王,他表示不進攻的話,大概整個艾利奧斯就都不會行動吧。
實際上,這不就是莫德斯以召喚道具作爲交換,和艾利奧斯締結了互不侵犯的條約嗎。

“對奧迪斯來說,比起莫德斯,勇者和那個暗黑騎士才更加是個問題啊。畢竟是個一騎就能夠毀滅聖騎士團的怪物呢。所以爲了不再讓這樣的人被召喚過來,應該是很想把莫德斯拿着的召喚道具給處理掉吧。”
“那麽,現在的勇者們和迪哈魯特要怎麽辦呢,他們不是個問題嗎?”
“啊啊,這點的話就隻能請你想辦法處理了,畢竟是你召喚出來的呢。”
被說到痛處了。
原本應該是很簡單就能夠了事才對的。打倒莫德斯以後,直接把他們送到異界去就完事了。但是,就差一步的時候,暗黑騎士出現了。
而且,召喚道具已經全都沒了。
召喚被禁止,連道具的生成也在前幾天的會議裏被禁止了。
這之後想讓勇者們行動可能會變得困難也說不定。

“等等,召喚迪哈魯特的人并不是我啊!!”
召喚了迪哈魯特的是莫德斯,我一點辦法都沒有。
“啊啊,關于那點的話,據莫德斯所說,暗黑騎士的行動是據勇者們而定的哦蕾娜。所以果然還是看你怎麽做了。”
就算奧迪斯不進攻,隻要勇者們進攻的話莫德斯就完了。這點要求對莫德斯來說也是當然的。
“所以啊,蕾娜。我就是爲了傳達這件事而來的,希望你能讓勇者們不要做出一些對艾利奧斯不利的事。”
我什麽都反對不了。
不僅無法打倒莫德斯,還必須得要去管理好勇者們的行動。要是他們做出什麽輕率的行動的話,我可能會失去掉在艾利奧斯的地位。

“我懂了兄長大人,會想辦法對勇者們做點什麽的。要是事情隻有這些的話,能請你回去了嗎?”
我生氣地說到。
“抱歉呐,還有一件事就好。”
“這次又是什麽!?”
盯向埃爾弗斯。但是,兄長可不會害怕這點事。
“蕾娜,你不打算結婚嗎?”
“哈啊?”
突然之間問的什麽啊。
“這也是,奧迪斯的傳話嗎?”
“不是哦,隻是作爲兄長對獨身妹妹的擔心而已。”
真是多餘的擔心。
“艾利奧斯的男神們,全都是不誠實的。完全沒有和他們結婚的打算。”
在艾利奧斯,男神們都有情人。一邊向着我求婚,另一邊卻結交衆多的情人,這到底是什麽意思。
然後,我讨厭兄長也是因爲這一點。雖然他是獨身,但情人大概超過2000人吧。兄長也好,那群聚在身邊的女人也好,都讓人讨厭。
“哦呀,我想誠實的神也是有的啊”
“醜的更加讨厭!!”
是不是真的誠實不知道,但是除去明顯不誠實的神的話,就隻有容貌醜陋的剩下了。
所以,我到現在一直都是獨身。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2 pm

“那麽神以外的話,勇者怎樣?”
“那是不可能的,他和你太像了。”
憐侍在某些地方和埃爾弗斯很相似,所以怎樣也喜歡不起來。
“那還真的是麻煩了呢。那麽誰才好呢?”
我沉默了一會後回答。
“沒有這樣的人!!”
兄長笑了一下後作出無可奈何的手勢。
“那樣的話就沒辦法了呢。被讨厭了的哥哥就這麽退下吧,下次再見啦蕾娜。”

兄長回去了。我凝視着他的背影。
然後,讓腦海裏的想法消散般地搖了搖頭。
爲什麽,剛剛迪哈魯特的臉浮現出來了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2 pm

◆勇者同伴的少女千雪

回不去了……
完全沒想到召喚道具居然會被破壞。
那之後,我們追上了一個人跑出去的白音。
本來,對我來說,比起蕾娜,白音的性命要更加重要。爲了救蕾娜而去犧牲白音什麽的,實在是太愚蠢的事了。
雖然追上去了,但因爲中途遇上了龍牙戰士,沒有馬上趕上。
憐侍不在狀态,而加彌又因爲要守護喝醉了的京華而沒辦法一起來。在基本沒有前衛的狀态下不得不戰鬥的我們,陷入了苦戰。而且又因爲是在室内,我和理乃的火力都太大了,使不出什麽強力的魔法,打了很久都沒法打倒龍牙戰士。
然後終于到達目的的房間以後,看到的是在嚎啕大哭的白音和在她面前呆站着的迪哈魯特。
迪哈魯特看到我們以後就把劍收起然後離去了。
後來向蕾娜聽說了,據說迪哈魯特誤以爲蕾娜要進行新的召喚,爲了阻止這才攻過來的。
實際上是完全相反的才對。
究竟是在哪裏走漏了情報的呢?然後,緒美給出了回答。最近似乎有奇怪的小動物潛入了神殿的樣子。
那隻小動物恐怕是敵人的使魔吧。然後,窺探到了蕾娜正在進行的歸還術準備,于是就誤解了吧。
對于在事後才發現這件事的緒美,向大家道了歉。
但再說什麽也是馬後炮而已,現在再去責備她也沒有任何意義。

迪哈魯特的目的似乎隻是破壞召喚的道具,在這次襲擊裏面,沒有死一個人。
所以,白音也得救了。
和白音會合以後,我叱責了她。究竟知不知道這讓我們多麽擔心啊。
白音一邊哭着一邊道歉。
實際上,白音隻是學過一些武術而已,内心還是一個很弱小的女孩子。盡管這樣,隻要還拿着劍,她就能撐下去,但一旦失去了劍,那份弱小就會表現出來。
據白音所說,她似乎完全打不過迪哈魯特,再次體會到了迪哈魯特的強大。
看來,就算憐侍的傷治好了,對魔王的讨伐,還是先延期比較好吧。
順帶一提,憐侍也想要去叱責白音,但因爲他沒有這種資格,就讓他閉嘴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3 pm

不過話說回來,完全搞不懂迪哈魯特在想什麽。
雖然在不做無用的殺生這點上和憐侍一樣,
但是,和憐侍會确實殺死那些用劍指向自己的對手相對,迪哈魯特卻連這樣的對手的性命都不會奪取。
這不是一點兒都不像是那個極惡無道的魔王手下嗎。
還是說那是和憐侍一樣,不會奪取女性的性命呢?
但那樣的話隻是讓神殿騎士們睡去這點就說不通了。
果然,不像是魔王的手下。
那個魔王莫德斯是一個自己什麽都不做躲在娜迩葛爾,卻讓部下們去征服世界的家夥。曾去過被魔王部下們所襲擊過的國家,那光景可是相當的凄慘。那個迪哈魯特真的究竟是什麽人物呢。

不過,現在就算想這些事情也沒用,大概是有什麽理由的吧。
比起這個,現在必須要考慮一下将來的事情要怎麽辦。
召喚道具似乎不僅沒法修理,甚至好像還無法再獲得。
因此,現今先要歸還的話,就必須得要去找到那個能夠使用召喚術的人才行。已經從蕾娜那邊确認過,确實存在着其他能夠使用召喚術的人。

向蕾娜打聽關于那人的事情以後,蕾娜似乎隻知道除自己以外也有其他人能夠使用的這點情報而已,至于是誰還仍然不清楚的樣子。
雖然有點兒在意那時候蕾娜的表情有點兒奇怪,不過應該沒關系吧。
爲了找到這個人物,從襲擊了京華的變态這個方向去找會比較快。說實話對這種事情真的沒什麽幹勁,但也是沒有辦法的吧。
我歎了口氣。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3 pm

◆魔王莫德斯

“是這樣嗎,原來迪哈魯特卿和勇者裏的一個女人是有這種關系的啊……真是辛苦了,納特。”
“是的是也。”
對我的話納特行了一禮。
就剛才,從眼前乘在盧加斯肩上的納特那聽取了報告。
“那現在迪哈魯特卿怎麽樣了?”
“是的,從表面看并無大礙。隻是……”
“隻是?”
“我想他現在的樣子與當年剛剛來到娜迩葛爾的陛下非常相像。”
“原來如此……”

從納特的報告裏面并沒法得知在神殿裏發生了什麽。
但是,肯定是一些和女人相關的讨厭事情吧。
那時我甚至是哭了,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被讨厭到那個份上。
之所以能夠重新振作起來,那也是因爲注意力轉移到了創造莫娜的這個事情上。
爲了創造莫娜,需要自己大量的魔力來施展生命創造的秘術,然後還用了蕾娜的頭發以及其他媒介,以及使用友人海博斯神的道具,将各種各樣的東西組合起來才終于成功了。
那時候可是拼命地想着,一定要創造出不輸給把自己趕出了艾利奧斯的蕾娜的女神。
而結果就是莫娜。
想到了莫娜的事。
“嘿呼呼呼呼呼……”
“那個……陛下,請問是怎麽了呢?”
盧加斯很擔心般地問到。
一不注意就想到和莫娜在夜裏的事情,不知不覺笑出聲來了。
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噢噢,抱歉,迪哈魯特的事情才對吧。”
“啊…啊,是的。”
“是呢,看來爲了讓迪哈魯特卿打請精神來,隻能給他創造一柱女神了呢。”
“就像是莫娜大人那樣嗎?”
對盧加斯的話點了點頭。
我想盡量讓迪哈魯特留在這個娜迩葛爾。
然後,想要靠他來守護我和莫娜的生活。
那要怎麽辦呢?
爲此,給他女人應該是最有效的吧。
而且還應該是給他被艾利奧斯衆神所禁止的創造女神會比較好。
那樣的話,他也會成爲衆神的敵人。不管他願不願意,都會在這個娜迩葛爾裏住下來的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43 pm

畢竟是位在回來娜迩葛爾的路上順便就把聖騎士團給毀滅了的強者,有他當同伴的話,就沒什麽好可怕的了。
自然而然地笑出聲來。
“咕呼呼呼呼呼”
“那個…陛下?”
雖然傳來盧加斯擔心的聲音,但笑聲停不下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4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4, 5 ... 11, 12, 13  下一步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