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騎士物語

3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4 ... 11, 12, 13  下一步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9 pm

◆精靈少女忒斯

“黑先生看起來已經睡了哦,忒斯。”
母親告訴我說到。
“已經跟爸爸報告這件事了嗎?”
這裏是父母的房間。
剛才已經跟父親報告了黑的事情。
在我坐着的床裏邊,父親睡在上面。父親從我出生以前就一直睡着。
畢竟是母親所愛上的男人,我覺得确實很美型。但當然的,黑在這點也是絕對不會輸的。

在我懂事以來,從未看過父親醒來過。
父親是人類。因爲精靈隻有女性,由精靈所生的女性會成爲精靈,而由精靈所生的男性,則會和父親的種族一樣被生下來。
因爲精靈不會想和醜陋的哥布林或者獸人在一起,所以大半的對象都是人類。
實際上我有一個哥哥和弟弟,但是根據慣俗,我聽說他們從生下來以後,馬上就被寄放到人類的住處那邊去了。
我的兩兄弟現在估計生活在人類的世界裏吧。

然後,因爲戀愛了的精靈會把人類的男性拐走來當伴侶,和人類的女性之間一直矛盾不斷。
母親把父親拐走當伴侶的時候,好像也和人類之間發生了紛争。不過,母親怎麽可能會輸給不會用魔法的軟弱人類醜八怪女人,父親成爲了母親的東西。
但是,作爲短命的人類,要是父親普通地和我們生活的話,很快就會死掉。
要是使用隻有妖精女王才能使用的魔法的話,人類也可以獲得和精靈同樣長的壽命,但是沒有成爲妖精騎士的資格的話,女王是不會對那樣的人施加魔法的。
于是一般的做法是,在給對象施加了睡眠的魔法的基礎上,再覆蓋一層停滞的魔法,這樣就能夠延續壽命。
被施加了魔法的父親一直沉睡着,現在也沉眠在床上。
沉睡着的父親不會死而一直活着。身體的機能也都健康,所以就算處在是沉睡的狀态,也可以造孩子。

當想談話的時候,隻要使用精神潛入的魔法,就可以在睡着的父親的夢裏和他談話。就在剛才,把和黑所相遇的事情,在夢裏向父親報告了。

“稍微看了一下他睡覺的樣子,好像睡得很舒服的樣子呢。雖然剛才挺擔心的,但看起來是個溫柔的人呢。就像我一樣,看來你的直覺也很準呢。”
對母親的話語我點了點頭。
“這是當然的啊,畢竟是這可我選的人啊。第一眼看到黑的時候,我感覺到這一定是命運的相遇。”

母親常常說直覺很重要。和父親的相遇似乎也是這種感覺的樣子。雖然最後是母親施加魔法後強行拐走過來的就是了。
聽母親所說,比起和醜陋的人類女人在一起,和更加漂亮的自己的話,就沒有任何問題。
這對黑也是同樣的。所以,黑也永遠地睡在這裏會比較幸福。而且從黑的反應來看,好像也不抗拒我的樣子。
畢竟比起人類的那些女人,我美多了嘛,這也是當然的。

“那我去一下黑的那邊,媽媽。”
我和母親交換,離開了她和父親的寝室。
想和黑在夢裏聊聊天。
在夢裏基本都不會有戒心,應該能從他那裏聽到很多事情吧。
我往黑所睡着的自己的房間走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9 pm

◆暗黑騎士黑樹

“承蒙關照了。”
我和納特向着忒斯和妲維娅感謝道。
忒斯好像很悲傷地看着我。
不敢正面看向忒斯的臉。昨天晚上,忒斯和自己在夢裏成爲了一對親密的情侶。真是現實得奇怪的夢。而且印象中,好像在夢裏做了相當羞恥的事情。

“是要走了呢。”
妲維娅好像也有點兒感傷。
“非常抱歉,因爲有着不得不去的地方……”
忒斯和妲維娅沒有委托我做任何事情。
看來真的隻是很熱情而已。
隻是有點兒在意早上的事情。早上醒來的時候,忒斯已經起來了。不過比起昨天,明顯樣子變得很奇怪,對這點有點兒在意。
但是,我還是想先行一步。

“實在是非常的感謝。終有一天請讓我報答這份恩情。”
我這麽說道後,正打算離開樹屋。
“黑樹!!”
忒斯喊了我的名字後追了過來。
“忒斯?”
“黑樹……還能再見面的吧……”
忒斯的眼裏冒出了淚花。
“啊啊,一定會再見面的,忒斯。”
我撫摸了一下忒斯的臉頰。雖然是不怎麽适合自己的很讓人羞恥的動作,但和夢裏的比起來不算什麽。

自己不斷地一邊回頭揮手道别,離開了忒斯她們。
然後,走着走着突然注意到了。
“說起來,爲什麽忒斯會知道我的真名的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20 pm

◆精靈少女忒斯

“真的好嗎,忒斯?”
對母親的話搖了搖頭。
“可是,這不是沒辦法嘛……誰會想到居然是從異世界過來的人類……。對黑樹來說,在這個世界裏,好像有他不得不去完成的使命在。真在是挽留不住啊……”

在夢裏和黑樹渡過的一晚,成爲了我珍貴的回憶。
在夢裏得知了黑樹的真實身份。
黑樹非常強大能夠匹敵神族。要是普通的人類的話,用魔法就可以讓他永遠地成爲我的東西。但是對黑樹的話,我的魔法估計是不會有效果的吧。

黑樹想要離開的話,我一點兒辦法都沒有。
我目送着黑樹的背影。
黑樹幾度回過頭來揮手道别。至少應該是沒有被讨厭才對。
說不定還會再一次來和我相見。
“一定要再來哦,我溫柔的暗黑騎士。”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25 pm

◆暗黑騎士黑樹

“迪哈魯特大人。遠處就是聖蕾娜莉亞共和國了是也。”
從山坡上看到了遠處的巨大都市。
以艾利奧斯山爲源頭的聖河所彙向大海的河口處,就是聖蕾娜莉亞共和國。
和忒斯她們相别兩天後,我們終于到達了目的地。
“那麽我們走吧,納特。”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25 pm

女神之國

◆暗黑騎士黑樹

聖蕾娜莉亞共和國在數量衆多的國家之中,也是最強大的國家之一。
擁有着複數的衛星都市,作爲中心的蕾娜莉亞市約有20萬人口。
當然那隻是說擁有市民權的人約有20萬,要是算上沒有市民權的人的話,人口估計會更多。
正如名稱的共和國一樣,聖蕾娜莉亞共和國沒有世襲的王。而是由四年任期的執政官來統治國家。
而這裏的執政官的選舉方式,和一般的共和國不一樣,是從獲得了一定數量的市民支持的人裏面,由蕾娜神殿來選出。
而且,蕾娜神殿擁有着對執政官的政策或者是市民民會組織的決議的否決權。
也就是說,這個國家無法無視蕾娜神殿的意志而行使政治。可以說,蕾娜神殿是這個國家的最高權力也不爲過。
這個國家的蕾娜神殿是女神蕾娜信仰的最大的聖地,信徒們從世界各地參拜而來。
同時,這也是個富饒的國家,許許多多不是信徒的人們也會來這參觀。
作爲那樣的來訪者裏的一個,我來到了這個國家。

“這之後要怎麽辦是也呢,迪哈魯特大人?”
乘在我肩膀上的納特問到。
“嗯…是呢……總之,先找個落腳的據點吧。”
說着,我走到了城牆之外的大街上。
當都市大到一定的程度,有時會形成外街。
所謂外街,就是建造在城牆之外城鎮,
由于外街不需要入國所需的市民權,因此能夠出入自由。
本來的話,夜晚待在城牆之外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但是,什麽地方的市民權都沒有人也沒有其他能去的地方,因此隻能住在外街。
住在外街的,有亡國了的人,也有受到追緝的罪犯。
因此,治安非常糟糕。

本來,守護城牆之外的治安是騎士們的責任。
城牆之内由警衛隊和衛兵們負責守護,而騎士則負責守護走在城牆之外的行人們的安全。
在大道上會有魔物頻繁地出沒,要是不去退治的話,就不會有人去走那條大道。
由于需要在比都市還要寬廣的地方和魔物戰鬥,無法騎馬,戰鬥能力不高的話,便無法擔當騎士一職。
同時,這些擁有高戰鬥能力的騎士們,若是反叛國家的話将會變得非常麻煩,因而他們被要求必須有着對國家的忠誠心。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25 pm

不過,說到底騎士所保護的隻是自國的國民或者是締結了條約的都市的市民罷了。
騎士并不會去守護沒有市民權的人。
因此在外街裏,就算沒有市民權的人們在互相厮殺也好,騎士也什麽都不會去做。
但反過來說,沒有市民權的人要是去加害市民的話,估計騎士會把他給殺掉吧。
在騎士看來,外街的人和魔獸沒什麽不同。

但是,爲什麽騎士們不把外街的人給趕走呢?
那大概是因爲,就算在騎士的眼裏看來隻是一群擾亂治安的人也好,對商人來說,他們确是作爲廉價勞動力的充滿魅力的存在。
比起雇傭普通市民,外街的人要廉價得多。對于城市的發展,他們的勞動力可以說是出了一份力。
因此,外街的存在就被默許了。當然,這也隻限定在沒有對市民産生危害的前提就是了。

走在路上,幾次和看起來很可怕的人擦身而過。
“要把哪當作據點呢?”
鑽到我懷裏的納特問到。
“可以的話盡量想找旅館……。但是在城牆外面,想找到家像樣一點的旅館估計是挺難的吧。”
作爲落腳的據點的話,城牆裏的旅館估計是最好的吧。
隻是,在沒有市民權的我連進城都難的這種狀況下,沒有辦法進城住宿。
雖然是可以偷偷地進城,但一旦被旅館的人懷疑的話就完了。
要是能用能夠操控意識的魔法就好了,不過我并沒有那樣的能力。
所以沒辦法,還是在外街找找能住的地方吧。

我走在外街上。
由于昨天的雨,沒有鋪裝的裸露地面上,到處都是水坑,每次走過都會把鞋弄髒。
“看起來比之前的外街要好一些……”
我看看周圍低語到。
這是我來到的第三個擁有外街的都市。
前面兩個的治安要糟糕得多。
畢竟連人的屍體都能随随便便地躺在路上
我是第一次看到被殺死的人的屍體。
雖然有點兒厭惡,但除此以外并沒有什麽感覺。
在原來的世界的話估計會是個大事件吧,
來到這個世界以後,我自己的精神也受到了某種影響也說不定。
在最開始被魔物給圍着的時候,也沒有很害怕。
不如說,憐侍和白音那邊反而更加可怕。
他們好像打倒了很多的魔物。
難道不會感到害怕嗎?
一邊想着這些事的時候,我找到了像是旅館的地方。
但是就這麽路過了。
因爲,沒有錢。
總之先找個能避風雨的地方就好。
我往外街的外圍走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25 pm

◆落魄戰士溝鼠

“可惡……我究竟要怎麽辦才好啊……”
再怎麽想也想不出好辦法。
不喝酒的話簡直沒法過活。
感覺很糟糕。
進到沒人的小巷裏,想去吐一下。
“喂!!溝鼠!!”
正在吐的時候從後面傳來了聲音。
溝鼠,說的是我。
并不是原來的名字。隻是因爲長得像褐家鼠,就被簡稱爲溝鼠了。
回過頭去,看到以一名光頭爲中心的五個男人站在那裏。
都是認識的臉。
是我曾待過的自由戰士團裏作爲同伴的男人們。
看到了不想看到的臉,一下就酒醒了。

我從屬于聖蕾娜莉亞共和國外街裏的戰士團。
不過說得好聽是戰士團,實際不過是一群流浪漢的集團。
和騎士不同,戰士團是民間爲了退治魔物,而形成的不受國家管理的組織
隻不過,退治魔物什麽的,一次都沒有做過。
作爲對手的,是同樣的人類。
每天從弱者身上搶奪口糧的狗屎集團,那就是我所從屬的組織。
不從屬到某個組織的話,就沒法在這外街活下去。
所以,就算是和狗屎一樣的組織也好,能讓我從屬進去的話就說不得一句怨言。
但是,本來是爲了活下去才從屬的戰士團,現在卻想着來把我殺掉,真是要讓人哭出來。

“這不是團長大人嗎……請問是有什麽事請呢?”
我笑着看向團長。
是個臉上有傷疤的光頭壯漢。
雖然肚子有點兒突出來,但手臂很粗壯,看上去就很強。
“你跑到哪去了溝鼠?這不是讓我很爲難嘛,我可是得把你押到勇者手裏去才行啊。”
團長笑着說。
“爲什麽我非得要被交給勇者手裏不可啊……”
要哭出來般地喊出來。
“哼!!那當然是因爲你把勇者女人的父親給殺了啊!!”
“不是我!!我沒幹!!那男人應該是被團長給殺了的才對!!想打那男人女兒的主意卻沒想到她成了勇者的女人,于是就把那男人殺了!!”
“喂,胡說的話你喊個屁啊!!”
團長迫近過來。
我不由得往後退。
“看到差點被暗黑騎士殺掉的勇者居然康複了,怕被報複的你想着要拿我來當替罪羊!!!”
“你給我閉嘴!!!”
團長他們拔出了劍。
這麽下去,我大概會被殺掉。
但是就算想逃,因爲喝了酒,雙腳的動作很遲鈍。
我在這裏要完了嗎?
真讨厭啊,不想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26 pm

“那個,能稍微等一下嗎?”

突然被搭話。
聽聲音是一個年輕的男人。
團長他們轉過頭望去。
我被團長他們的背影擋住看不清楚。
但是那聲音的主人穿過團長他們來到我這邊。
被帶帽黑色披風包裹着全身的人物站在我面前。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剛才說的話可以跟我說一下嗎?”
穿着黑色披風的人問到。
是什麽人?
不過那種事随便了,隻有能來聽我的話,不管是誰都好。
“啊啊,好啊,就告訴你吧……不,給我聽好了……”
我正打算把至今爲止的事給說出來。
“喂給我等等喲小兄弟,你要是去聽了那家夥所說的話,可是會讓我很難辦的啊”
團長從後面把劍指向黑色披風男人的後頸。
“那個……,我覺得把劍指向别人的時候,就算被反擊了也不能有任何的怨言哦。”
說着黑色披風的男人握住了團長的劍,然後瞬間劍身就被黑色的火焰給吞噬,消失不見了。

“什…什麽!!魔術師嗎?!!”
團長發出了震驚的聲音。
“雖然很抱歉,但還想請你們暫時安靜一點。”
黑披風男人轉過身去,突然,團長他們全都無力地跪倒了。
到底發生了什麽。
團長他們全都用手托着嘴巴。
仔細看的話,下颚就像是要掉下來一般。
“呼哈……呼哈……”
團長像是想說什麽似地看着黑披風的男人。
那雙眼睛裏充滿了恐懼。
“要是能不把在這發生的事情說出去的話,你們就可以走了。”
黑披風男人這麽說後,團長他們就落荒而逃了。
“好了……能給我說說詳細的事情嗎。勇者……憐侍還活着,對吧?”
我對那話語點了點頭。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27 pm

◆暗黑騎士黑樹

我和納特來到了自稱爲溝鼠的男人平時所蝸居的地方。
溝鼠的窩是一間在外街外圍裏的木造小棚屋
到處都是破開的小孔感覺随時都會壞掉。
“居然發生了那種事嗎……”
“嘿嘿,就是這樣的啊,老爺”
聽溝鼠所說,他所屬的戰士團團長盯上了一位女性,然後似乎被勇者給搶走了。
說是搶,實際上隻不過是女性被那個團長強行逼迫而已,并沒有跟他交往。
團長對女性威脅說,要是不聽他所說的話,就把女性的父親殺掉。
因爲不是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的市民,女性沒有得到法律的保護。因此隻能服從團長的要求。

然後這時現身的,就是勇者憐侍了。

身爲美人的女性向憐侍尋求幫助,憐侍就這樣答應了美人的請求。
實在是沒法與蕾娜神殿所認可的勇者爲敵,因此團長沒法隻能老老實實地放棄。
然而,卻傳來了憐侍被暗黑騎士給手刃了的傳聞。
憐侍死了的話,女性就失去了所以的保護,她的父親就這樣被團長給親手殺了。

可是,憐侍還活着。
就算是在外街,殺人也是不行的。
殺害女性父親的時候,似乎也爲了不被發現是兇手而做了各種準備。隻是,憐侍對這種事不可能不複仇。
所以害怕着憐侍複仇的團長才打算交出一個替罪羊來了事。
而那就是眼前的溝鼠了。

隻不過,我并不覺得這種做法能夠騙得過憐侍他們。但團長是怎麽想的迷之看不懂,這裏就沉默好了。

“非常感謝,讓我得到了不錯的情報。”
我從腰間的口袋裏拿出幾顆寶石遞了過去。
溝鼠睜大了雙眼盯着寶石看。
“這是……真的?”
溝鼠不斷地擺弄着寶石從各個角度去看,有時還用牙齒來咬一下。
“太少了嗎……?”
聽到我說後溝鼠猛地搖頭。
“這要是真的話那我就可以逃離這種鬼地方到其他的外街去了……但是老爺!!我真能收下這麽好的東西嗎?!!”
溝鼠低語幾句後喊道。
“可以噢,畢竟讓我得到了必要的情報呢……對了,這個窩棚可以給我吧。”
聽我說後溝鼠這次則是猛地點頭。
“當然可以!!這種狗窩就拿去吧!!我要離開這城鎮!!這裏随便老爺怎麽用都行!!”
“然後還能不能再告訴我一些其他事情呢……”
“我可以的話什麽都行,盡管問!!就算老爺是惡魔也沒關系!!”
溝鼠一邊笑着一邊點頭。
于是,據點就确保了。
之後就想辦法去調查憐侍他們的事情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27 pm

遭遇變态

◆暗黑騎士黑樹

聖蕾娜莉亞共和國外街的酒館裏,吵吵鬧鬧地食客們在說着話。
從裝扮來看的話,應該是所屬于哪個戰士團得成員吧。
怎麽看都是些粗野的男人。
我豎起耳朵聽着他們的談話。

“喂,知道嗎,勇者憐侍好像讨伐魔王失敗了。”
“那事兒我也聽說了,不是說受到了瀕死的重傷嘛?”
“真想不到那麽強的勇者居然也會被打倒啊。果然對人類來說退治魔王什麽的,不覺得太亂來了嗎?”
“連最強的勇者也敵不過魔王嗎……”
“不,聽說打敗勇者的好像不是魔王喔。”
“什麽!真的嗎!!”
“啊啊,好像是被屬下的暗黑騎士給打倒的。”
“呵……第一次聽說魔王的部下裏有這麽強的家夥在。”
“啊啊,但這下就麻煩了。”
“麻煩?”
“一直以來,魔王好像不知道是因爲什麽原因,走不出娜迩葛爾來。但看來,那家夥好像不一樣。”
“什麽!!意思是,暗黑騎士會攻過來嗎?”
“現在還不知道。不過在勇者被幹掉的這件事之後,各地的魔物好像開始頻繁地活動。甚至聽說到了暗黑騎士會率領各地魔物攻過來的這種傳言。”
“勇者之後就輪到暗黑騎士嗎……真是讓人讨厭的世道呐……”

我沒有喝酒,坐在近旁的椅子上聽着他們的談話。
這流言已經遠不止是添油加醋的程度了、
自己并沒有攻打過來的打算,再說,對莫德斯來說也一樣沒有毀滅人間的打算。至少我是這麽聽說的。
看向食客們喝着的東西。
盛在木頭酒杯裏的是一種被稱爲愛爾啤酒的通過麥類發酵而成的麥酒。
也就是和我們世界裏的啤酒差不多的東西吧。
雖然啤酒和麥酒都沒喝過,不過估計麥酒應該沒啤酒好喝吧。
畢竟這裏是沒有冰箱的世界。
沒有冰鎮的麥酒相當普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28 pm

不過話說回來,能聽說到很多關于憐侍他們的傳聞。
真不愧是憐侍他們當做據點的都市。
“迪哈魯特大人……”
從椅子下面傳來了聲音,那是一隻倉鼠。
我讓納特到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的中心所在,蕾娜神殿裏去幫我收集情報了。
“歡迎回來,納特。那我們回去吧。”

◆暗黑騎士黑樹

和納特一起回到了溝鼠的小棚屋。
溝鼠不在這。
他已經離開了這個國家。
不,不僅僅是溝鼠。
他所屬的戰士團的成員們,好像全都不在了。
大概是害怕着憐侍的報複吧。

“迪哈魯特大人,關于神殿的事……”
從納特那聽說神殿的情報。
據納特所說,神殿由地精們建造而成。
畢竟是由地精建造的,似乎相當的堅固。
當然警備也相當深嚴,神殿的直屬騎士們個個都是精銳,守衛工作也相當的嚴密。
但是比起騎士們來說,更大的問題在于,施加在神殿裏的魔法警報裝置到處都是。
同樣有地精制造的警報裝置相當的優秀,半吊子的隐形透明類魔法的話馬上就被會看破。
憐侍他們應該在這神殿裏面。
由于過于嚴密的警備,就算是披着影之披風也很難潛入進去。在納特回來之前我一直在這裏等着。

“雖然我的話就能簡單地進去是也……”
納特非常抱歉般地說到。
畢竟要是每次小動物跑進去警報都會響的話那就沒玩沒了了,沒有一定大小的話似乎警報是不會有反應的。因此納特才能簡單地侵入進去。
要是我能夠使用變身的魔法就好了,但是很可惜我做不到。
“不,能告訴我這些非常感謝,已經幫了很大的忙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28 pm

納特自己雖然用不了什麽魔法,但是知識量相當豐富。畢竟他的直屬上司好像可是曾經的知識之神呢。
而納特所最擅長的,則是潛入和收集情報的能力。好像還有着作爲使者,侵入到艾利奧斯中莫德斯的友人那裏去的事迹。
這趟路途要是沒有納特在的話,估計是沒辦法平安無事地到達這裏的吧。
對把它作爲帶路人介紹給我的莫德斯,必須得要去感謝才行呢。
現在也是,像這樣把神殿的情報給帶回來了。

“看來潛入是很困難呢。”
我歎了口氣。
“那個…迪哈魯特大人。派我去偷聽的話不行嗎?”
納特提案到。
“确實,納特所帶回來的情報也是很有用的……”
隻是,隻有那些的話來這裏就沒有意義了。
本來,我來到這裏并不是爲了去收集他們作爲敵人的情報。
根據不同目的來收集的情報,所能得到的内容也會不一樣。
把對方作爲敵人來收集情報的話,大概會去調查戰力,裝備之類的東西吧。
納特可能會以爲我是以了結勇者爲目的而來的。
所以,關于這方面的話,納特肯定會給我帶來很重要的情報吧,
但是,并不是那樣的。納特并不一定會帶來我想要的情報。
“抱歉,我想親自去确認他們的樣子。”
拒絕了納特的提案。
“是這樣嗎是也……”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自己沒有被信任着,納特的聲音有點兒低落。

“比起這些,納特,我們去吃飯吧。”
我們走出了溝鼠的小棚屋。
走出小屋踏到裸露的地面上。
和城裏不同,這邊的路沒有鋪裝上石闆。
來到這蕾娜莉亞市以後已經是第二天了。
白天走在街上的時候,從路邊小攤傳來食物的香氣,那大概是雜谷做的粥吧。許多人都到那店裏去光顧。
但是,因爲存在衛生上的問題,在外街的路邊小攤吃東西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畢竟這裏的法律相當于沒有,雖然不會馬上死掉,但随便加了什麽有毒的植物進去也說不定。
在酒館裏什麽都沒有吃也是這個原因。
到酒館去單純隻是爲了收集情報。

緊披着影之披風從正門進到城牆的裏頭去。
把帽子拉下隐藏住整個臉,就能夠發動披風的隐形魔法。這是通過把人的注意給移開來達到隐形效果的魔法。發動以後,就算站在别人身旁也不會被發現。
隻是,對方是擁有一定探知能力的人的話,就會簡單地被發現。

和肮髒的外街不同,城裏每天都有人清掃,非常幹淨。
我走向昨天發現的面包屋。
面包既有由上等白麥做成的,也有由劣等的黑麥做成的。由白麥做成的面包的話,就算比起日本的面包也毫不遜色。
雖然是在其他城市裏的店,但我還記得那加了蜂蜜的面包非常的好吃。
不知道在這都市裏面有沒有那種面包。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28 pm

走着走着,發現前方好像很吵鬧。
從人牆的縫隙能夠看到穿着盔甲的兩名男人警戒般地走着。
“那是,神殿的騎士是也呢。在做什麽呢?”
在這個聖蕾娜莉亞共和國裏,能夠給神殿騎士下達命令的,并不是王或者是執政官,而是隻有神殿長才有的權力。
然後,基本上騎士們的工作是負責守衛神殿和維持街道的治安。
像這樣完全武裝地走在都市裏面一般是沒有的,納特這麽說道。
在騎士的身後,有兩名女性走着。
不管是哪方都是相當的美人。

走在前方的是一位看起來在優渥環境裏長大的大小姐一般,明亮的金發和看起來很要強的性格讓人印象深刻。
跟随在後方的女性身材較爲嬌小,頭後方高高地結起了團子狀的發束。隻是如同能面一般沒有任何表情。在談着話的兩人裏,和表情豐富地說着話的前方女性相比,後方的女性則隻用必要的最小限度來開口回應。

盡管從遠處看,也知道兩人身上所穿的是非常高級的服飾,估計是相當的有錢吧。
然後,前後走着的騎士們大概是她們的護衛吧。
究竟是什麽人物呢?
“迪哈魯特大人。那可是爆裂姬哦。”(原文是‘爆裂姫’,也可以翻譯爲爆裂公主……)
納特指着走在前方的女性說到。
“爆裂姬!?”
爆裂姬什麽的,實在是太奇怪的外号了。我疑惑地想着的時候,納特說明到。
“以前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有個男人想去調戲那名公主,結果被魔法給直接拍飛了的是也。那個時候,由于魔法的威力太強,好幾家民居也受到了牽連直接被炸飛了。因爲這事以後,她就開始被稱爲爆裂姬了。”
“哈啊……”
對納特的說明,自己發出聽傻了的歎聲。
然後神殿方面似乎是爲了不再讓奇怪的人去接近爆裂姬,而把騎士們安排在她們身邊。
原來不是護衛嗎…真想這麽吐槽了。
騎士們的全員有四名,圍繞着她們兩人,在一定的距離外跟随着。

“然後,那個爆裂姬可是勇者的妹妹是也。”
對納特所說的話我驚訝了。
居然是勇者的妹妹!?也就是說她是憐侍的妹妹嗎?
對憐侍有妹妹這件事雖然也很驚訝,但對于并不是所有被召喚過來的人都去了魔王城這件事也相當驚訝。
究竟有多少個人被召喚過來了呢?
我疑問地想。
我那個時候是隻有自己孤身一人。
雖然感到一點不滿,但在某種意義上,現在是個好機會也說不定。
不知道能不能聽到她們兩人的談話呢。
側耳傾聽。。
什麽都聽不到……
在這個世界,我如同超人一般,集中注意力去聽的話,在一定遠處的聲音也可以聽得到。
但那兩人的談話卻一點兒也聽不到。
尾随過去吧,我這麽想着,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28 pm

“抱歉納特,能稍微等我一些嗎。”
“了解了。”
納特從我的肩上跳了下來。
本來的話是應該從正面去和對方接觸才對的,但我想盡量避免把自己的事情告訴白音。
我披上披風發動隐形魔法。
那兩人往着我想去的面包屋的方向走去。
保持不遠不近的距離,尾随在後面。

當我能夠聽到她們的聲音的時候,已經過于地接近了。
隻是,想着去再聽清楚一點,我更進一步地靠了過去。
在相當靠近的距離時,突然間就像平常那樣變得能夠聽清楚了。

“然後啊加彌,那家的面包可是相當的好吃哦~”
聽到了憐侍妹妹的聲音。
“請等一下!!大小姐!!”
“怎麽了加彌?
似乎注意到了我尾随的異常聲音,停下了腳步。
就在那時,
我馬上往下縮起身體。
瞬間,自己的臉,而且還是下颚的地方高速地掃過了什麽,
回旋踢。

走在憐侍妹妹身後的女性跳躍後使出了一發回旋踢。
而且,那還是在背着身體的情況下,準确地擊中了下颚的位置。
要是稍微反應慢了一點的話,大概就已經被踢中了吧。
然後被擊中下颚的自己說不定就已經昏倒了。
她縮起身體,就這樣使出了下踢。
雖然好像看到了裙子的裏面,但現在不是在意這裏的時候。
我馬上側翻到一側,逃避開腳後跟的踢擊。
被腳跟給砸到了的地闆碎裂炸開,以那爲中心的地面龜裂開來
然後她馬上追擊了過來。
非常猛烈的攻擊,但是,似乎是過于急着追擊而讓體勢有點兒崩壞。
瞬間,我抓住了她的手臂,就要把她投飛出去。
糟了。
本來這是把人投出後讓其頭撞向地面的招數。
我慌忙把手押到她的背後,讓她的屁股摔倒地面。

“嗚……!!”
女性的呻吟聲。
再怎麽說是屁股,應該也很痛吧。
“非,非常抱歉!!
沒怎麽想就道歉了。
“你!!你對加彌做了什麽!!”
憐侍的妹妹朝我這邊沖了過來。
隻是,自己被自己的腳給絆倒,就這樣要倒下去的樣子。
這麽倒下的話估計臉會直接撞到石闆上吧。
“危險!!
無意識地我接過去撐住了她的身體。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0 pm

呼妞……

手裏傳來了柔軟的觸感。
“你在做什麽!!!”
看來我撐住她身體的時候,直接抓到胸部了。
“這個!!變态!!!”
強烈的一巴掌拍了過來。
因爲沒法把手從胸部移開,就這麽正面地吃下了。
然後披風的帽子,一下子就被拍開。

“糟糕!!”

我趕緊把臉藏起來,馬上從現場逃離。
察覺到異變的騎士們趕了過來。
直接彈飛掉其中的一人,躲進街道小巷的陰影裏去。

不知道逃了多久,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是回到外街的小棚屋裏了。
我在這裏喘了口氣。
回想起她的動作。那種動作肯定是學過了某種拳法的。
然後,估計那大概是在我原來的世界裏的拳法吧。
她也是被召喚過來的,而且還是有過相當的修行的人。
但是比起這些,
“失敗了……”
我低語道。
這下看了,接下來的情報收集活動會變得很艱難吧。
這之後要怎麽辦呢。

“迪哈魯特大人~沒事的是也嗎~?”
納特回到了這邊。
看着納特我想到,
要老實跟它說嗎?
要是納特的話,應該很容易就能收集到情報。
但姑且現在和勇者們處于敵對關系。
要是跟納特說不怎麽想和勇者們争鬥的話,它又會怎麽想呢。
可是,就這麽下去也一點辦法也沒有。

我這麽想着。
然後,看向左手手掌。
“好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0 pm

在神殿的訓練場

◆勇者的同伴千雪

在蕾娜神殿的騎士訓練場裏,憐侍和白音交錯着劍。
劍使用的是訓練用的輕木刀。
兩人正在這裏練劍。

“那個,千雪……”
在我旁邊的沙穗子不安地說到。
“我知道,隻要稍微有點兒危險,我就會讓他們停下來的。”
爲了讓沙穗子安心我這麽說到。
憐侍向白音請教劍術的原因大概是爲了和迪哈魯特再戰而做準備吧。
憐侍現在還仍處在剛能站起來的狀态。
不過,一直睡着也和他的性格不合吧。

聽到他向白音請求教他劍術的時候,我真的吓了一跳。
完全沒想過這個男人會想要去學習武術。
在武術方面,憐侍是個外行人。
雖然他的父母有想過讓他去學點什麽武術,但他小時候的性格和現在完全沒有變,誰都教不了他。
稍微聽說過一些他家裏的人的話,在大人眼裏看來,他非常的任性,然而在雇主面前又不能訓斥他,結果好像是誰都沒法去教他。
而且,憐侍的運動能力很高,就算什麽武術都不學,也是相當的強。
因此,憐侍也沒怎麽積極地想過去學武術。
不如說,什麽都不學就已經那麽強,這才叫人驚訝。
而這樣的憐侍居然提出了想去學習劍術的請求。好像是在和迪哈魯特的戰鬥中感悟到了什麽的樣子。
這應該可以說,是某種好的影響吧。

憐侍非常有才能,肯去學的話,一定能夠達到更高的水平。
不管年幼的時候怎麽樣,長大後的憐侍一次都沒有輸過。
書裏也常說,失敗會使人成長。
要是是鑽研透了武術的憐侍的話,應該是能夠簡單地打敗迪哈魯特的吧。
畢竟,誰都無法打敗努力的天才。

隻是,畢竟還沒有康複好,沙穗子反對也是有道理的。
于是我在旁邊看着,要是覺得危險的話就要馬上中止。目前就是以着這樣的條件,讓憐侍去進行練習。
要說爲什麽是由我來看的話,好像是因爲我最能夠冷靜地分析。
嘛,先不管反對練習的沙穗子,确實現在的其他成員的話大概是做不了這工作的吧。
白音也是,似乎把憐侍當成了是什麽英雄一樣,可能會讓憐侍過于勉強。
因此隻能讓我來當保險調停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0 pm

白音從握劍的方法開始教憐侍。似乎是一種,持劍的時候放松,揮劍的時候才注入力道的握法。
在旁邊看着的我也學到了。
隻是,白音說她自己教得并不好。
聽白音自己說,她似乎并沒有什麽劍道的才能,教人的方法也差強人意。

而且,在這個世界裏訓練會有一個特别的弊端。
那就是,我們的身體變得像是超人一樣。
用舉重訓練來做個比喻吧。
在這個世界裏,拿100公斤的啞鈴來特訓,也隻會覺得非常輕而已。
就算是最沒力氣的沙穗子,100公斤這種程度的話,單手就能拿起來。
而目前的問題是,并沒有大小合适的相當于原來世界裏100公斤的物體存在這世界裏。
所以,舉重訓練是做不了的。
這樣就變得隻能去磨練技術。
然而白音也是,雖然不及憐侍,但身體能力也非常高,因此也沒怎麽去磨練技術。
而且,她離開了自己老家的道場後有差不多兩年的空白期,所以能教人的東西也非常有限。

我歎了口氣。雖然對白音很抱歉,但現在難得憐侍有幹勁了……可能需要一個更好的老師吧。
雖然白音的指導有點兒笨拙,但還是在進展着。
憐侍也老實地接受着指導。
和平常不一樣,憐侍的表情非常認真。
本來就長得好看的憐侍還露出這麽投入的表情,一不注意就看呆了。
“謝啦,白音。”
憐侍露出爽朗地笑容說到後,白音稍微變得臉紅了。
明明沙穗子在看着,他們是不是靠得太近了。
看向旁邊,發現沙穗子露出了有點兒可怕的表情。
果然很在意快要緊貼在一起的憐侍和白音,臉的表情變得很有趣。

不過,看來對這件事所在意的并不是隻有沙穗子一個。能夠自由出入這個練習場的,除了我們以後還有,有大概20名在神殿工作的女性或者是被允許出入自由的市民女性也來看憐侍了。
好像是聽說到憐侍恢複以後,就聚集了過來。
這訓練場由于離神殿的本大堂較遠,相對來說比較容易進來,所以才聚集了這麽多人過來。
說實話,要是幹擾到了練習的話,那就不得不把她們趕走。
不過,這種像是女朋友一樣把聚集到男朋友身邊的蜜蜂蝴蝶給趕走的行爲,真的不想做。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1 pm

似乎這座蕾娜莉亞市的女性們認爲我是一個高傲的女人。
在憐侍身邊的我們并不怎麽受到蕾娜莉亞市的女性們的歡迎。理由當然隻是因爲一直處在憐侍身旁而已。
嘛~最被讨厭的是京華就是了。
京華好像是一邊被女性給讨厭着,另一邊被男性所恐懼着。
以前因爲想對變态用魔法,結果暴走了。那時有好幾人受到牽連而受了傷,好像從那以後,男性們就開始躲着她了。
要說在我們當中,相對來說在女性之中還受點兒歡迎的話,那就是白音了。好像年輕的女孩們很憧憬白音的那種利落帥氣的感覺。
現在大概也有看着白音的女孩在吧。
反過來在男性裏面人氣最高的就是理乃了。嘛,嬌小可愛的她不管是在哪個世界都很受男性歡迎就是了。
雖然沙穗子也有人氣,但她的情況是比起說是喜愛,不如說是敬愛。能夠施展治愈之力來醫治病人的她,被人們稱爲了聖女。

看向憐侍的練習,他的動作非常遲鈍。
這也是當然的,畢竟胸口被深深地砍開了。現在憐侍也是靠着沙穗子的魔法強行地留住了性命。
果然,還是應該不要勉強那樣的身體比較好嗎。
看來今天就到此爲止吧。
這麽想着的時候,訓練場裏變得吵鬧了起來。
“給我讓開一下。”
想着發生什麽了然後看向那邊後,兩名女性推開了旁邊的女性觀衆們走了出來。
是京華和加彌。
那兩人應該是說着找到了好吃的面包屋,而出發去了那家店才對。
而現在她們正氣勢洶洶地走了過來。

“京華桑,發生什麽了嗎?”
沙穗子向京華問到。
“碰到件非常嚴重的事情呢!!”
京華說到。
不過,京華說話有誇大的習慣,不知道事情是不是真的很嚴重。
我看向加彌。
“是件非常嚴重的事情。”
看來是真的很嚴重。
我讓憐侍和白音停止練習,然後把無關的女性們給趕走了。

“京華,怎麽啦?”
憐侍走過來後向京華問到。
“兄長大人~,我碰到變态了喔。京華好害怕的說。”
“是嗎,京華肯定很難過吧。看我不把那個變态給五馬分屍掉。”
在這個世界裏的話,憐侍大概會真的讓那個給五馬分屍吧。隻是問題并不在這裏。
“京華,然後發生什麽了?”
我催促京華接着說。
“變态居然摸了我的胸部。”
這是變态居然靠近到了能夠摸到京華胸部的意思。随身的騎士們究竟在幹什麽。
“然後呢,接下來怎麽樣了”
我進一步問話。
“我拍了他一掌以後,就這麽逃掉了哦。”
我最想知道的不是這些。
“那魔法呢,城鎮沒事吧?”
以前,京華曾經用魔法破壞過城鎮。這次也擔心會是那樣。
“千雪小姐,大小姐沒有使用魔法。”
加彌替京華回答到。
對這句話我安下了心。
看來城市應該是沒事了。
“然後呢加彌,那個變态怎樣了,抓住後交給騎士們了嗎?”
“不,讓他逃跑了。”
“這樣嗎?加彌居然會讓人跑掉?真是少見呢。”
加彌要是認真的話不可能會逃得掉,大概是故意讓他跑掉的吧。
“是的,當時我被投飛了,身體無法動彈。”
“诶……?”
我懷疑我是不是聽錯了。
加彌被投飛了?
作爲京華的侍從兼護衛,加彌懂得徒手的拳法和空手道。
那技術也是相當的厲害,在原來的世界裏,就算比不上職業的武道家,隻是成年男性的話根本不可能赢得過她。
更何況還是在這個世界裏,就算面對好幾百個人,加彌也赢得了吧。
而加彌被投飛了出去,這可以說是相當嚴重。
認真想想的話,京華的話裏也有奇怪的地方。
要是京華全力地拍了一巴掌的話……這個世界裏的男性的話,頭肯定會直接被拍飛。
可是,被逃走了。那個變态不是一般人。

“這是緊急事态!!大家快過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1 pm

變态的正體

◆勇者的同伴千雪

“于是,對方又是個怎樣的男人呢?”
緒美向加彌問到。
黑闆上寫着“京華大小姐胸部蹂躏蹂躏事件對策本部”,看了就感到頭疼。
當然這是緒美寫的,看來她好像想要當個電視劇裏的警察官角色了。
“身高和憐侍少爺相似,穿着黑色帶帽披風把臉擋住了。”
加彌冷靜地說着。
“啊啊,那犯人就是憐侍君沒錯了。”
理乃拍了下手笑着說到。
“理乃,不帶那樣的吧。”
憐侍笑着吐槽到。
嗯,本來憐侍就不可能是犯人。這裏的所有人都很清楚。
“兄,兄長大人居然是犯人什麽的……明明隻要跟我說一聲就讓你揉的……”
收回前言。
“我反對(異議あり!),理乃醬。憐君一直和我們在一起,有不在場證明的哦。”
沙穗子抗議到。嘛,理乃也不是真的覺得憐侍是犯人就是了。

“大家肅靜,證人還沒有說完證言。”
緒美讓大家安靜下來。
“那加彌,可以說一下事件當時的狀況嗎?”
“是的,當時正和大小姐在去買面包的途中。穿過了中央廣場之後,我注意到了有什麽人跟在我們後面”
在加彌的供述裏面,有一點在意的地方。
“加彌,騎士們沒有注意到他嗎?”
“是的,看來那人似乎是使用了隐形的魔法。”
所謂的隐形魔法,是讓人難以注意到的魔法。對有着一定探知能力的人沒有效果,然後一旦被識破後,魔法就會解除掉。
“也就是說犯人是個魔法師吧,這下就可以把範圍縮小了呢。”
魔法師很稀少,普通的都市國家裏有一人在都算是不錯的了。
雖然要是像聖蕾娜莉亞市這樣規模的都市的話,就會有相當數量的人在,但調查起來還是很容易的。

“用了隐形魔法的那人從後面靠近過來,馬上要來到我身後的時候,我對他使出了一發回身踢。”
“加彌的回身踢…那人不是要死了嗎……”
對白音的話加彌搖了搖頭。
“那人躲過了。”
“什……”
好幾個人驚訝得說不出聲。
就算是憐侍,有時候也沒辦法能完全躲過加彌的武術。能夠躲過去的,絕對不是一般人。
“然後追擊過去,正打算進行第三次的攻擊的時候,我被抓住了手腕,接着就被投飛了出去。”
“……”
對這句話全員都沉默了,大家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就在剛才這麽聽說後,我也同樣震驚了。
加彌的武術水平是在原來的世界裏也通用的東西。
不僅攻擊被避開了,而且還能把人給投飛出去什麽的。
而這居然是這個世界裏的人所做到的事,那究竟是何方神聖。
“接着,那人就去摸了大小姐的胸部。然後就這樣逃跑了。”
“……”
聽了後全員又沉默了,隻是是和剛才不同的理由。
“稍微整理一下把。”
緒美開始在黑闆上寫字。

1. 身高和憐侍相似。
2. 能使用隐形的魔法。
3. 能投飛加彌。
4. 喜歡京華的胸部。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1 pm

“…,大概就這樣把。”
緒美回過身來說到。
理乃露出了很無語的表情。
說實話,我也很無語。
“居然讓那樣的變态摸到了我的胸部什麽的……”
京華把胸部擋着說到。
在這裏京華的胸部僅次于沙穗子大,被男人盯上了也不是沒道理。
“真是羨慕胸小的人呢。”
京華看向理乃和緒美後說到。
“才,才不是越大就越好的呢!!”
“我,我還在成長中呢!!”
“沒關系的哦理乃,緒美,我會想辦法的。”
所謂的想辦法究竟是想幹什麽雖然不清楚,但是手勢很下流,真想先揍他一頓。

“但是,犯人就是是個怎樣的人呢?”
白音說到。
我也很在意。
在緒美所列舉的項目裏面,隻是1和2兩點的話,犯人很容易就能夠找得到。
問題在于第3點。能夠把加彌給投飛出去什麽的,在這個都市裏面,除去憐侍外還有其他人嗎?
然後,第4點讓人混亂了。
嘛,變态的思考模式什麽的一點也不想了解,就先不去想了。

“總之,要不明天就去一趟魔術師協會吧。說不定有符合這些特征的人在。”
我提案到,想着總之先找到一個兩個嫌疑人物再說吧。
“說的是,有必要要告訴他,究竟是對誰的妹妹下手了呐。”
憐侍的表情很可怕。
“是呢,變态什麽的,不好好收拾掉可不行呢。”
理乃也贊同道。
“請稍等!!”
全員看向加彌。發出這樣的聲音的加彌相當少見。
“怎麽了加彌。”
“有一點比較在意的事情。”
對這話大家表示疑問。
“在意的事?”
加彌點頭。
“那人把我給投飛的招數,和以前與白音小姐切磋的時候,讓我見識到的招數很像。”
白音老家的道場也會教一些和柔道很像的護身術。
加彌所說的是,變态所用的招數和那護身術很像。
“白音,你有教過誰這技巧嗎?”
白音搖頭。
“沒有哦,來到這個世界以後,就隻給加彌看過而已。”
這次就輪到了加彌搖了搖頭。
“非常抱歉。那人的技術相對出色,大概比我還要強吧。”
加彌認真地說到。
“也在我之上嗎?”
白音問到。
“非常抱歉……”
加彌很不好意思地說到。
“不,沒關系,不用在意的。而且我也不怎麽擅長柔術。”
白音笑着回答。

“但是招數是一樣的話,也就是說和白音是不是有什麽關聯呢?”
理乃說着。
“也說不定,隻是在這個世界裏也有同樣的招數而已”
理乃說到。
對理乃的話我也贊同。
這個可能性最高,相似的招數說不定也存在于這個世界裏面。
“确實,投技一般都要很多的共通點。碰巧隻是和白音小姐的招數相似也說不定。實際上,在不同流派的柔術裏面也有相同的技巧存在。”
加彌也同意緒美的話。
然後,換了口氣後接續說到。
“但是,我覺得那大概是我們原來的世界裏的柔術。”
聽了加彌的話大家面面相看。
這真的是爆炸性的發言。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2 pm

“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其他人來到了這個世界的意思嗎?”
對憐侍的話加彌點了點頭。
“這麽一想的話,确實邏輯上就都說得過去了。”
聽加彌這麽說後我思考到。
“确實,要是真的是那樣的話,那所有的謎底就解開了呢。”
要是是和我們同一個世界的人類的話,能夠躲開加彌的攻擊,然後更進一步地把她投飛的人,應該也有不少吧。
當然,像我們一樣能夠使用魔法的這點也一點兒都不奇怪。
“不過,蕾娜什麽都沒有說。”
好幾人贊同憐侍的話。
确實蕾娜沒有說過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其他被召喚過來的人。這麽重大的事情,可不是随便說忘了就能夠搪塞過去的。
“也有其他能夠召喚人的人物存在也說不定……”
這樣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總之也包含這點,看來有很多必須得向蕾娜問清楚的事情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3 pm

與蕾娜的會談,然後

◆勇者的同伴千雪

“好久不見了呢,女神蕾娜。”
“好久不見呢,千雪。”
已經很久沒和蕾娜見過面。記得上次會面是在三周以前吧。
這神殿内的一間房間裏,隻有我和蕾娜在。
這是因爲要是憐侍在場的話,事情總是會變得如蕾娜所願那樣。
雖然憐侍不太高興,但總算說服了。
而且,也不能隻把憐侍排除在外,于是就隻好讓其他人都等着了。

“今天是有什麽事情呢千雪”
看向蕾娜。
耀眼的金發和美麗的容貌,然後胸部的隆起估計比起沙穗子還大吧。毫無疑問,在那份美面前,任何男性都會對她言聽計從。
“是的,今天有想要确認的事情,所以請求會面了。”
本來是想直接到艾利奧斯裏面女神的住所去問的,
不過沒有神王奧迪斯的許可的話就無法進去,有什麽事情的話,隻能讓蕾娜過來這邊。
憐侍以前雖然想過不理會這些直接進去,但被這女神前傾起身體像是強調她的胸部一樣地請求以後,憐侍就放棄進去了。

“首先,爲什麽艾利奧斯的衆神們放置着魔王不管呢?”
我先提出了第一個問題。
“也不是說放着不管……衆神們也是有各種理由的。”
蕾娜好像很抱歉般地說到。
“那個理由可以告訴我一下嗎?”
“抱歉呢千雪,那個……我不能說。”
從蕾娜的态度來看,似乎是不打算說了。
“是嗎……”
“想聽的事情隻有這些嗎?”
當然并不止這些。
“不,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須要問清楚才行。”
“重要的事情?那是什麽呢。”
我緩了一口氣後,開口說道。
“女神蕾娜,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其他被召喚過來的人嗎?”
聽到這句話後,蕾娜的表情變得陰沉。
“注意到了呢千雪,就和你所想象的一樣……”
對蕾娜的話,雖然也預想過了,但還是很驚訝。
“果然,是這樣的嗎……”
“嗯,千雪,我也是在五天前才知道這件事。”
五天前?才知道?
不是她召喚過來的嗎?
“女神蕾娜,難道并說不是你召喚的嗎?”
“诶,我?爲什麽?”
看蕾娜的反應能夠确信,進行召喚的人并不是蕾娜。
有蕾娜以外的人進行了召喚。
雖然沒有從蕾娜那聽過關于召喚的詳細事情,不過就算有其他能夠進行召喚的人存在也一點都不奇怪。
那樣的話,就沒有再向蕾娜問這件事的必要了。
“抱歉女神蕾娜,看來是我們多疑了。”
“?”
蕾娜露出了疑問的表情。
大概是沒想過會被懷疑吧。
好吧,這次就說些其他的吧。
“換個話題吧,接下來我有一件想要請求的事情。”
“請求……是嗎?”
“請把我和白音送回到原來的世界裏去。”
我這麽說後,蕾娜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本來應該是讓全員回去才對的。不過,對曾經答應過蕾娜的事情,憐侍他是絕對不會食言的。
但是都已經過去半年了,已經不能再不回去了。
最後商量過後的結果就是,先讓我和白音先回去。
然後由我們向大家的親人們傳達平安。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3 pm

“已經,不能再幫助我去讨伐魔王了嗎?”
蕾娜以濕潤的眼神對我說。
“已經半年了。不能繼續再待在這個世界裏了。”
“這一點,不能請你想想辦法嗎?”
蕾娜懇請般的眼神。憐侍的話大概就已經聽從了吧。
不過,那眼神對我是沒用的。
于是,我想到了某件事。
“我懂了。”
“能夠理解了嗎”
蕾娜露出了鮮花綻開般的笑容。
“認真想一下的話,還有其他能使用召喚術的人在吧”
我把想到的事說出口。
蕾娜的臉變得比剛才還要陰沉。
“千雪,那是什麽意思呢?”
“要是不能回應這邊的請求的話,就隻能到那邊去請求了。”
這麽說後蕾娜的臉色變得相當可怕。
那是至今爲止沒有見過的蕾娜的臉。
讓我後背發涼。
“千雪!那是你們全員的考慮嗎?”
感覺要被蕾娜的魄力給壓垮。
就那麽不想讓我們回去嗎。
“不…不是,隻是我個人的想法而已。”
實際上,整天說着要回去原來世界的也隻有我自己。然後,還有就是白音也有一點兒想回去的感覺而已。
我這麽說後,蕾娜的表情就回到了原來的那樣。不用承受蕾娜的壓力,我安心了下來。
“明白了千雪。看來是讓你回去比較好呢。”
蕾娜笑着。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3 pm

◆暗黑騎士黑樹

那之後過了整整兩天。
認真想想的話,果然我還是太亂來了。
想要在不暴露自己的情況下去了解勇者們的狀況,對自己的能力來說是沒有辦法的吧。
因爲這反而讓他們更警戒了就更沒意義了。
聽納特說勇者們好像并沒有什麽特别的動作。
不過以防萬一,還是不要進城待在小屋裏比較好。
情報收集的工作就全交給納特了。
我真是究竟是爲了什麽才來到這裏的…
結果把所以的事情都向納特說了。
聽完後,
“沒想到勇者居然是迪哈魯特大人的情敵是也呢~”
說着這之類的話。
好像有什麽地方誤解了。本來,明明連敵人都算不上就是了……
“真不愧是魔王陛下所召喚的人是也呢~”
這麽說到。不知道爲什麽莫名地被理解了。
“這就包到我納特身上就好是也啦~”
被這麽說了。
雖然有點兒莫名其妙,
不過,這樣的話說不定就能夠給我帶來想要的情報。

現在納特去了偵查神殿的情況。
好像是從神殿的神官那聽說到了女神蕾娜降臨了的事。
召喚了憐侍他們的人物降臨了,說不定是發生了什麽重大的事情吧。
“迪哈魯特大人~我回來啦是也~”
納特回來了。
“女神蕾娜是爲了什麽而降臨的,了解到了嗎?”
納特搖了搖頭。
“迪哈魯特大人所說的叫做千雪的人,和蕾娜談了很久的話,不過那個房間的警備太過深嚴了,實在是沒辦法去聽到是也。”
大概女神周邊的警備實在是太深嚴了吧,就算是納特好像是沒辦法收集得到情報。

“是嗎,那也沒辦法呢……謝謝啦納特。”
“隻是……有一點比較在意的情報是也”
“在意的情報?”
“嗯,看來迪哈魯特大人所挂念的人白音小姐,好像要回去原來的世界了是也。”
“……什麽?”
我發出了呆然的聲音。
“雖然回去的是,隻有叫做千雪的家夥和白音小姐兩人而已就是了是也……”
确實很讓人在意的情報。
“我記得好像是說艾利奧斯那邊應該的沒有歸還術才對的吧?”
“确實應該是那樣才對的是也……”
隻是莫德斯覺得沒有,實際上在艾利奧斯那邊是存在歸還術的呢?
“是不是實際上是有的呢……”
“迪哈魯特大人!!海博斯大人是絕對不會做那種事的人物是也!!”
納特強調到。

技工之神海博斯,聽說是莫德斯的朋友。
然後,海博斯并不是那種會吝惜而不說出情報的人,納特這麽說着。
可是,一方說着現在的召喚術是沒法讓人歸還的,最糟糕的情況會讓人成爲時空的漂流者
而另一方,卻說白音要回去原來的世界。
然後納特說沒有歸還術。
情報矛盾着。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33 pm

說不定,蕾娜現在并不知道召喚術可沒法讓人歸還。
但是,她要是明知如此卻還是說讓白音回去的呢?
隻是,不管哪種都好,白音現在很危險。

“蕾娜是确實想要實行召喚術吧?”
“是的”
“蕾娜現在在神殿裏吧?”
“嗯!”
必須得直接和蕾娜會面然後去确認才行。

“納特,要去侵入神殿了哦。”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31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3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4 ... 11, 12, 13  下一步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