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騎士物語

11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 10, 11, 12, 13  下一步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19 pm

3-5 王子とゴブリン 王子與地精

·少年歐米洛斯

我們走在在月光照耀下的森林中。兩個人盡量地在沒有影子的地方走著。
“對不起……對不起喔……歐米洛斯。如果我沒有說想要去摘花的話……就不會……就不會……”
莉潔娜抽泣著。

在亞克隆山脈的山腳下開著的花有著能夠令疾病痊愈的效果。
知道了這件事的莉潔娜說是爲了生病的母親想去摘回來,邀我一起去了。而現在我們正在歸途中。
我們在森林中迷了路。太陽已經落山了,周圍變得一片昏暗。
“沒關系喔,莉潔娜。我想要成爲莉潔娜的力量。這種程度不算什麽。”
我這麽說道,安慰著莉潔娜。

我也是害怕黑暗的夜路的。但是在莉潔娜的面前不想讓她看見丟臉的樣子。
“沒事的。大家一定會來找我們的。絕對回得去的!!”
我這麽說著,莉潔娜點點頭。
“嗯,既然歐米洛斯這麽說的話……”
我們再次開始往前走。

就在這時候,我注意到身後好像有什麽跟過來了。
“歐米洛斯……我們後面好像有什麽人跟過來了……”
莉潔娜好像也發覺了,不安地說道。
“嗯,我也這麽覺得……”

我們應該是在背對著亞克隆山脈走著才對。原本我們的國家就是距離納爾古爾很接近的國家。而在作爲分界線的亞克隆山脈和阿爾戈亞王國之間的地帶,並不是人類居住的區域。我不覺得跟過來的會是人類。說不定會是地精。
而地精的事情從母親那裏聽到的次數多得我耳朵都起繭了。地精是十分可怕的魔物。
萬一被抓住的話根本不知道會變成什麽樣。

“難道說,會是地精嗎……”
莉潔娜把我正想著的事情說出了口。
“莉、莉潔娜!!唱歌吧!!地精應該是受不了歌聲的!!”
從母親那裏聽過這樣的事情。地精應該是害怕動聽的歌聲的才對。雖然不知道是什麽原因,但是人類的歌聲對于地精而言似乎是非常令人不快的聲音。
“歌?……要唱歌嗎?”

“嗯,對!!唱歌就好了!!莉潔娜的歌聲很好聽,所以地精一定不會過來的!!”
之前我也有一次聽過莉潔娜唱歌。記得是非常好聽的。
“嗯。我知道了,歐米洛斯。但是唱什麽歌好呢?”
“上次也有在我面前唱過歌吧。唱那首歌就好了喔。”
聽我這麽說道,莉潔娜點了點頭。

“知道了,我唱了喔……
在森林深處的角落
尋求愛情的黑鳥
爲了追求愛越過高山
在藍天當中飛翔
在綠色森林的正中間
遇見了白色的鳥兒
雖然黑鳥唱著歌
白鳥卻不唱歌
黑鳥一邊哭泣著
一邊飛向紅色的夕陽”

在夜晚的森林中,美妙的歌聲回響著。
我聽著這歌聲聽得呆住了。牽在一起的手也漸漸不再顫抖了。唱著歌,我們心中的恐懼也漸漸變淡了。
從背後接近過來的氣息消失了。
我以爲這樣下去就能無事回到家了。

“真是好聽的歌聲啊,你唱的……”
從黑暗中有人向我們說道。
莉潔娜停下了歌聲,我們一起向黑暗中看去。有個人影在那裏。
“是、是誰?!”
我爲了庇護莉潔娜站在了前面。
在那片黑暗中的身影走了出來。

“地精……”
出現在月光當中的是一只地精。
莉潔娜明明在唱著歌,它卻冒了出來。難道說地精中也有不害怕歌聲的嗎?
“老子才不是地精,是人類。”
地精似乎有點不開心地說道。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20 pm

“騙人!!我以前也見過地精。你那張臉就是地精!!”
確實,眼前的地精比之前見過的地精要更像人類。但是那張面孔還是和地精一模一樣。或許應該說是地精人比較好吧。
“切!!不相信嗎。不過無所謂。”
地精人這麽說著,看著莉潔娜。

“因爲那邊那只母的唱的歌,我的手下都跑光了。所以只有老子親自出來了。”
“聽到歌聲就跑光了?果然不還是地精嘛!!”
但是地精人搖著頭。

“雖然手下們是地精,但老子是人類。”
我聽到這話吃了一驚。地精應該是會襲擊人類的魔物才對。至少大人是這麽教我的。
收地精當手下這種事做得到嗎?
“如果真的是人類的話,就幫幫我們啊!!”
聽到我說的話,地精人露出一臉意外的表情。
“爲什麽老子要幫你?我又不要公的。”

地精人的眼睛又轉向了莉潔娜。
從那眼睛當中仿佛能看到詭異的光。
“我們逃吧,莉潔娜!!”
“嗯!!”
從這個地精人身上感受到了危險的事物的我,抓起莉潔娜的手掉頭就跑。
“會放你們跑掉嗎!!麻痹(Paralyze)!!”

但是隨著地精人的叫聲,身體變得遲鈍了,傳來了一陣麻痹感。
莉潔娜看起來也身體麻痹了,膝蓋著地倒了下去。
“莉潔娜!!”
“對不起……歐米洛斯……”
莉潔娜道著歉。雖然我還能勉強行動,但莉潔娜似乎動不了了。
“哼,看起來耐受住了我的魔法呢。”

這麽說著,地精人走了過來。
“別靠近莉潔娜!!”
我站起來迎向地精人。
“哼!!”
但是周圍太昏暗了看不清腳邊的關系,我被地精人用腳一跘,往邊上倒去。
“嗚哇啊——!!”

我發出慘叫聲倒在了地上。
“歐米洛斯!!”
聽到莉潔娜悲痛的叫聲,我試著再次站起來。
但是由于身體都麻痹了,我又倒了下去。
“抓到了!!!”

在莉潔娜摔倒之前,地精人抓住了莉潔娜的手臂。
“不要……快放開,快放開呀……”
莉潔娜帶著哭腔喊道。
“快放開莉潔娜!”
我想要站起來再次挑戰地精人,但是這次又被踢了一腳,再次倒了下去。
“嗚!!!”

地精人就這樣用腳踩著我的後背。而且他的手還是牢牢抓著莉潔娜的手臂。
“給老子老實點兒!!”
地精人這麽說著,腳上開始用力。
“唔唔……”
我只能倒在那裏發出丟人的呻吟聲。
“看老子就這樣踩死你!!”

地精人在腳上注入力道。我開始沒法呼吸了。
“快住手,不要對歐米洛斯做過分的事情……”
莉潔娜邊哭著邊說道。
“這樣嗎。你這麽說的話就算了。”
地精人收回了腳上的力道。拜此所賜不再呼吸困難了。但是那只腳還是踩在自己背上,身體完全沒法動彈。
“咿……”

莉潔娜發出了害怕的聲音。我努力地轉過臉往上看去,地精人抱住了莉潔娜把她拉近自己。
“你,是人類的雌性吧。”
地精人這麽說著,撫摸著莉潔娜的臉,嗅著味道。
“比母的地精要軟,氣味也更好聞呢。”
地精人的聲音變得興奮了。我對于自己只能看著,什麽都做不了這件事感到十分悔恨。
莉潔娜露出了十分害怕的表情。

“莉、潔……娜……”
由于那只腳踩在我背後的關系,沒辦法好好說出話來。眼淚快要流出來了。
“決定了!!老子要讓你成爲老子的雌性!!”
這麽說著,地精人伸出舌頭來回舔著莉潔娜的臉。
“噫……咿咿咿……”

莉潔娜發出了不成聲的悲鳴。
“做好口水的記號了。現在你已經是老子的東西了。老子的名字是哥茲!!是你的雄性!!”
報上哥茲這個名字的地精人笑了。
“等老子長大就來接你。到那時爲止你給我等著!!”
這麽說著,哥茲消失了在森林中。
抽泣著的莉潔娜和還麻痹著動彈不得的我被留在了原地。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22 pm

·阿爾戈亞的王子歐米洛斯

早晨的陽光讓我醒了過來。
是關于小時候的事情的討厭的夢。最近差不多每天都會做這個夢。
夢到的是沒能保護住莉潔娜的苦澀記憶。

在那之後,來找我們的大人們把我們救了回去。
我爲了讓自己變強越來越努力,正是從那一天開始的。
而且我也想保護莉潔娜不受支配著阿爾戈亞的種種事物的傷害。
也正因如此,我才離開阿爾戈亞踏上了爲期一年的武者修行的旅途。

但是等我回來的時候,莉潔娜已經不在了。我都已經不知道自己是爲了什麽才努力變強了。
我從床上爬起來,換好衣服走出了房間。
“早上好,歐米洛斯王子。”
走出房間的時候有人對我打著招呼。我猛地轉過身去,在那裏站著一位少女。
“別再叫我王子了,莉艾特……”

我不太喜歡被人叫做王子。不想讓人用這個正因爲把莉潔娜推進了地精巢穴才得到的頭銜稱呼自己。
“那要怎麽叫你呢?”
“就不能用跟以前一樣的叫法嗎……”
“知道了。早啊,歐米洛斯哥。”

莉艾特是瑪裘西斯的妹妹。因爲父親以前就十分忙碌,我相當于是被瑪裘西斯和莉艾特的父母撫養長大的。比我小5歲的她,是跟她真正的哥哥瑪裘西斯還有我一起,三個人像兄妹一樣被養育著長大的。
因爲這個,她才會叫我哥哥。
“又要去山裏嗎?”
她的眼神有點冷淡。

瑪裘西斯和莉艾特的父親和母親都被裘皮烏斯王殺害了。所以,她對于搜索莉潔娜的這件事看來是沒有什麽好感的。
“今天就去不了了……因爲要做准備出席維洛斯王國的舞會……”
我和帕爾西斯作爲身爲國王的父親的代理,准備出席將在5天後舉行的維洛斯王國的舞會。今天不得不去進行那個的准備工作。
“如果是今天以外的日子,就還是會去嗎?”
“……”

對于莉艾特的這個問題,我什麽都答不上來。
“肯定早就已經死了喔……”
“莉艾特!!”
我條件反射地叫道。
“歐米洛斯哥說還活著對吧。爲什麽……這種事情你也懂的吧?連戰士都不是的人類進了地精的巢穴根本不可能生還的……”
本來的話,確實和莉艾特所說的一樣吧。

但是我想起了哥茲的事情。那個有著地精手下、說過會來迎接莉潔娜的像地精一樣的人類。爲什麽最近會變得頻繁地夢到那個夢呢?那是因爲,我覺得莉潔娜被那個哥茲抓住了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緣故。
正是因爲有著這種可能性,我才會去地精的巢穴進行搜索。
關于這個可能性的事情我對誰都沒有說過。小時候對大人說起哥茲的事情,也幾乎沒有人相信我。
雖然如果莉潔娜也這麽說的話或許大家就會相信我了,但莉潔娜大概是不願回想起那件事吧,什麽都沒有說。當然,我是不會因爲這件事責怪莉潔娜的。因爲留下了最恐怖的記憶的正是莉潔娜本人。

唯一願意相信我的也就只有莉潔娜的母親了。即使是對于我這個敵對氏族的孩子,她也十分溫柔。
而她爲了讓莉潔娜在萬一哥茲來的時候也能安心,把自己最珍貴的魔法護符給了莉潔娜。
莉潔娜的母親在我們遇見哥茲的兩年後去世了。
現在還相信哥茲的存在的人大概只有我了吧。

但是莉艾特和其他的同伴是不相信哥茲的存在的。從她的角度來看,我所做的是十分愚蠢的事情吧。
“所以歐米洛斯哥還要這樣一次又一次地跑去地精巢穴的話,總有一天會死掉的……已經不想再看到這種事了,還有誰要死掉什麽的……”
莉艾特用一副陰郁的表情說道。
“抱歉,莉艾特……”

我摸了摸莉艾特的頭。
善良的她是在擔心我的安全吧。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沒辦法放棄尋找她。
“沒事的,英雄帕爾西斯也在的。一定會活著回來的……”
聽我這麽說,莉艾特露出了有點微妙的表情。
“怎麽了,莉艾特?”

“就是說到帕爾西斯大人……雖然對我們的救命恩人說這樣的事情也不太好就是了……。那個人,時常會給人一種奇怪的感覺呢。”
“奇怪的感覺?”
“嗯……雖然沒法解釋清楚,但就是有種奇怪的感覺……”

莉艾特的直覺一向很准。到底是察覺了什麽東西呢?
“這麽說來,帕爾西斯現在在哪呢?”
“不知道。今天還沒見到過他。”
莉艾特搖了搖頭。
帕爾西斯時不時就會像現在這樣忽然蹤影全無。今天看來也是這樣,不知道去了哪裏的樣子。
明明今天得爲了前往維洛斯做好准備才行的,他到底是跑到哪裏去了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22 pm

·地精王子哥茲

穿過髒兮兮的南部地精部落之後,總算抵達了亞克隆北側。
好久沒有回來過卡隆王國了。
雖說和其他的地精巢穴比起來,卡隆王國還能說是比較像樣子,但再怎麽說也還是地精巢穴。
“停下,人類!!是什麽人哥布?”

地精們包圍了我。
隨後,有個認識的地精從巢穴深處走了出來。
“我在魔法影像裏面看過你的樣子哥布。記得確實是叫帕爾西斯的人類哥布吧。
爲何出現在這裏哥布?”

“好久不見,肯埃歐將軍。”
問了問題也沒有得到回答,還被叫了名字的肯埃歐大吃一驚。
“爲什麽知道在下的名字哥布?”
“看來就算是肯埃歐將軍也分辨不出來的樣子呢。”

肯埃歐在地精當中也算是擁有相當強的實力了。但是看來即使是他也看不穿我本來的面目的樣子。
我解開魔法,讓他們看到我原本的姿態。可以的話我是不想讓人看見這種姿態的。但是看來如果不給他們看的話,話題是沒法繼續下去了。
“啊!!您是哥、哥茲王子哥布——!!”
對于改變了姿態的我,肯埃歐和地精們都大爲震驚。那也是當然的,因爲人類的英雄帕爾西斯居然原來是自家的女王的兒子呢。

“正是如此。我是哥茲喔,肯埃歐將軍。真是好久不見了。我想到母親那裏去,不知道能不能讓我過去呢?”
我這麽說著,低下頭請求。
肯埃歐是我的姐夫。實在不太能夠對他擺出無禮的態度。姐姐比我不知道強了多少,是相當危險的存在。還是對肯埃歐盡到禮數比較好吧。
肯埃歐聽到我的話,稍微思考了一下才回答。

“請在這裏等一下哥布!!稍微待我跟女王陛下確認一下哥布。”
肯埃歐將軍這麽說著,他的部下就往母親所在的地方過去了,不多會兒就回來了。
“您可以通過了哥布。”
聽到肯埃歐這麽說,我順著卡隆的走廊開始向女王的房間走去。
不知道穿越了多少道巨大的門扉之後,總算進入了女王的房間。

我單膝跪地,低下頭行禮。這個母親對于膽敢對自己無禮的人,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也絕不會輕饒。所以不禮數周全地應對是不行的。
“久疏問候了,母親大人。”
“擡起頭來,哥茲。”
得到了母親給出的許可,我擡起了頭。一擡起頭來,身爲我的母親的女王達提艾的身影就映入了我的眼簾。母親還是一如既往地醜陋。

我是地精的女王和人類男子之間生下的孩子。
不同的種族之間生下孩子的話,雄性會是父親的種族,雌性則會是母親的種族。所以我才是人類。
基本上來說,地精的雌性是不會離開巢穴的。會離開巢穴的只有雄性。而首先雄性是不會爲了雌性把人類的雄性擄回來的。再說,人類男子理應也不會接受醜陋的雌性地精作爲對象。所以正常來說是不會有從地精的肚子裏生出人類的雄性來這種事的。但是凡事都是有例外的,而那就是我了。

如果是爲了身爲女王的母親這樣的權力者,地精也不是不會把人類的雄性擄回來的。
父親在我懂事之前就死了,所以也不知道是什麽樣的家夥。但是還是能夠想象的。既然母親是那樣的外貌至上的人,肯定是相當程度的美男子吧。

而且毫無疑問是被母親強上的。如果喝下了母親持有的強力媚藥的話,不管對象是多醜的女人都能夠勃起吧。接著大概到死爲止都被不斷榨取精子吧。
我觸摸著自己的臉。雖然這裏沒有鏡子,但是確實是一副和母親相似的醜陋面孔。就像精靈(elf)所生的人類雄性有時候會帶著強大的魔力出生一樣,不同種族所生下的孩子也會在某種程度上繼承和自己不同種族的那一方血親的性質。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23 pm

所以如果父母的一方是地精,那麽即使種族不同,也會生來就帶有地精的特征。所以我長著一副像地精一樣的醜陋面容。早夭的弟弟也長著同樣的面孔。
即使是地精的混血,對于人類來說地精的巢穴也不是適合存活下去的環境。缺乏體力的人類孩童用不了多久就會死掉的樣子。

我從母親那裏繼承了魔力的關系,總算是活了下來。但是弟弟和貌似是曾經存在過的哥哥似乎是沒有繼承到那份魔力的樣子。母親所生下的雄性中,聽說最終能夠好好長大成人的也只有我了。其他人大概很快都夭折了吧。
我看著母親。恐怕她就是地精當中最強的存在了吧。據說她的魔力甚至能匹敵魔族。
雖說遠遠及不上母親的程度,唯獨爲了這身魔力還是要感謝母親的。

“雖然想著你最近怎麽都不露臉了……沒想到帕爾西斯的真實身份居然就是你呢。以之前向我報告的人的魔力看來是沒能看破你的魔法呢。”
母親笑著說道。

爲了和母親斷絕緣分,我並沒有告知我變幻了身姿前往人類國度的事情。但是正因如此才引起了問題。
“母親大人……我在當帕爾西斯的時候被長著一頭銀發的魔女襲擊了。那該不會是母親大人暗中指使的吧?”
聽到我的發問,母親稍微沈思了一會兒。
“銀發的魔女……啊對,我想起來了。是站在那個威風凜凜的迪哈爾特大人身邊的雌性吧。確實之前有對迪哈爾特大人傳達過最近有些家夥在南邊的部落那裏亂來的事情呢。真想再見迪哈爾特大人一面呢……”
母親帶著一臉魂牽夢繞的表情說道。

聽到母親這話,我心想果然如此。那個白銀之魔女果然是母親指使的。
說到叫做迪哈爾特的人我也有聽過的印象。是擊敗了那個恐怖的勇者的暗黑騎士的名字。那個美麗的白銀之魔女大概是迪哈爾特的部下吧。
“母親大人。我沒有忤逆母親大人的意思。對魔王陛下當然也是如此。不知能否拜托您向迪哈爾特閣下稍微傳達一下這件事呢?”

雖然上次是放了我們一馬,但說不定還會碰到他們也未可知。到時候被殺掉的話可就受不了了。
“我知道啦。過後把這件事傳達給閣下知道吧。今天來就只是爲了這件事嗎?”
來到這裏的最重要的目的達成了。只不過,我還有另一個目的。
“還有一件事。母親大人擁有的媚藥能不能分給我一些呢?”

“那個藥嗎?要用來幹什麽呢?”
“三天後在叫做維洛斯的人類國家,會舉辦叫做舞會的祭典的樣子。是想要在那個時候對人類的雌性使用喔。”
我笑著說道。母親擁有的秘藥不僅對雄性,對雌性應該也是有效的。三天後的舞會大概會變成有意思的事情吧。
“哼~哼,想要那個藥嗎。好啊,想要多少都可以給你唷。”
“十分感謝,母親大人。”

我表示感謝之後,退出了女王的房間。
我順著通路走著,前往自己的房間。路上雌性地精們紛紛對我搔首弄姿,但我把它們全踢飛了。(譯注:存疑。)
自從上過人類的雌性以後,就再也提不起跟地精雌性做那事的念頭了。(譯注:原文是抱。因爲中文裏面沒有這種說法,換成了適合中文的說法。可以自己體會。)
我回到了卡隆王國中曾是我的房間的地方,那裏跟我離開的時候相比幾乎沒有變化。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24 pm

這個房間大概是這個卡隆王國中唯一能夠讓人類生活的地方了吧。
這裏不像一般的地精巢穴那樣陰暗潮濕,而是被建造成既能從天窗透進外面的光線、又不會讓風雨吹進來的樣子。
地精女王、也就是母親所生下的男孩全都是在這裏被養育的。
我雖然是人類,但是也是被當作地精的王子來撫養的。
只不過母親的孩子多得不可勝數,所以雖說是王子,也說不上有多大的權力。但即使這樣也姑且是個王子,我在卡隆王國生活的時候幾乎從來沒有感覺到哪裏不自由。

我被地精們十分珍視地養育著。
即使作爲人類來說長著一張像地精一樣的醜陋面孔,在地精當中我也算是美男子了,地精的雌性只要想上,不管多少人都可以隨便上。
只不過稍微做得過頭了一點,被母親狠狠懲戒了。雖然那次最後還是放了我一馬,但從那之後在卡隆王國之內還是變得小心要自重了。

不過只要不是在卡隆王國之內,在亞克隆山脈南部的地精領地裏面我就能爲所欲爲地行動了。
雖然南面的地精並不屬于母親的統治之下,但是它們對于身爲卡隆女王的母親也十分畏懼,沒有敢于和我敵對的人。因此我也可以任意妄爲。
只不過南面那些腦袋不好的地精的巢穴比卡隆要更臭,雌性也比卡隆的更醜,算不上是很有趣的地方。
我在南部那些腦袋不好的家夥中收了好些手下,帶著他們離開了亞克隆山脈,在靠近人類的地盤那一帶活動了。
而正是在某一次率領他們經過靠近人類的住處的地方的時候,我邂逅了莉潔娜。

我想那就是命運的邂逅了。
在那之前我偶爾也會從遠處看著人類的雌性。但是像那時候一樣地想要讓對方變成屬于我的雌性,對我來說還是第一次。
所以我在她身上用口水留下了記號。
接著我開始考慮要怎麽才能讓莉潔娜變成我的東西。

雖然也想強行把她擄走,但是人類的孩童很容易地一下子就會死掉了,還是等她長大到一定程度再擄走比較好吧。
所以那時候我沒有強行把她搶走,而是放她逃回去了。(譯注:原句疑似少了個否定,怎麽也讀不通……)
在那之後我拼命地努力學習著魔法。
大概也有這份努力的關系吧,數年之後,雖然還比不上母親,但我也變得能夠施展強力的魔法了。
隨後,爲了擄走莉潔娜,我前往了阿爾戈亞。

就算擁有再強的力量,要與阿爾戈亞的所有人類爲敵還是太危險了。所以我首先開始尋找起能夠潛入阿爾戈亞的機會。
根據我的調查結果,在阿爾戈亞只要有足夠的實力,作爲戰士獲得入境許可應該是很容易的。
但是第一次前往阿爾戈亞的時候吃了個閉門羹。
理由是我長得實在太醜了。
所以我用魔法變化了身姿,總算是潛入了阿爾戈亞。這個魔法是幻術系的魔法,在魔力較弱小的人眼中應該能夠讓我變得頗具魅力吧。

報上的名字也不是像地精一樣的名字,而是用帕爾西斯這個名字自稱。
阿爾戈亞的人當中也沒有魔術師,看起來也沒有能夠看穿我的真實姿態的人的樣子。
只不過即使沒到看破的程度,似乎也有人會對我的姿態感覺到違和感,所以不能掉以輕心。
于是,成功地作爲自由戰士潛入了阿爾戈亞的我,等待著接近莉潔娜的機會。但是身爲接近目標的莉潔娜似乎對于我的身姿感覺到了違和感的樣子,沒辦法太過接近。

以前的莉潔娜身上明明並沒感到有多高的魔力的,這是怎麽一回事呢?難道是魔力提升了嗎?還是說用什麽魔法道具防住了我的魔法呢?不管怎麽說,還是沒有能夠接近莉潔娜。
而就是在我沒法接近莉潔娜的那段時間裏,那個令人忌諱的勇者來到了這裏。
如果是那個勇者的話,幾乎肯定會對莉潔娜出手吧。莉潔娜明明是我的東西才對。(譯注:這句有點沒看懂……)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25 pm

我爲了阻止那樣的事態,采取了行動。
雖然我沒法使用魅惑魔法,但是能夠使用讓人變成攻擊性的性格的魔法。
我使用那個魔法,讓對勇者抱持著反感的阿爾戈亞的年輕人們變成了攻擊性的性格,于是他們對勇者挑起了爭端。
被激怒的勇者與阿爾戈亞的戰士們開始了爭鬥。

結果阿爾戈亞的戰士們被勇者單方面地擊倒,幾乎全部變成了無法戰鬥的狀態。隨後,大肆暴動了一番的勇者一行離開了阿爾戈亞。
但是在這裏又引起了新的問題。盡管並不會訴諸于血,但是原本阿爾戈亞國內是存在著爭端的。
而由于我的魔法變得富有攻擊性了的阿爾戈亞的戰士們開始了爭鬥。

雖然會産生爭鬥是意料之外的,但我也利用了這樣的爭鬥。
我讓原本是小規模的爭鬥擴大了規模,使得莉潔娜的一族與敵對的氏族之間發展成了全面戰爭。
與莉潔娜一族對立的氏族處在了劣勢,我便成爲了他們的同伴,與莉潔娜的氏族戰鬥。
結果因爲有了我這個同伴,對立的一族取得了勝利。

然後在身爲莉潔娜的父親的國王被處刑之後,在我的誘導之下莉潔娜被送進了地精的巢穴。
接下來只要我在那裏施以援手,把她帶到卡隆的話,就能夠徹底把莉潔娜變成我的東西了。
但是又一次地發生了問題。在我在地精的巢穴中救出莉潔娜之前,別的什麽人先一步把莉潔娜帶走了。
把她帶走的是什麽人也不知道。根據預先布置在那裏的部下們的說法,似乎是被騎在龍背上的什麽人帶走了的樣子。不管怎麽說,那家夥帶著莉潔娜逃走了的這件事是毫無疑問的。

雖然覺得我本來是不是應該采取別的什麽手段來把莉潔娜變成我的東西呢,但這也是馬後炮了。
雖然覺得十分後悔,但也沒什麽辦法。只能姑且先把莉潔娜的事情忘到一邊了。
但是作爲代替,我在真實身份暴露之前還能對其他的人類雌性下手。
這次的舞會肯定會有相當程度的上等品過來的。
我對此十分期待。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25 pm

·食人魔女巫庫吉格
(譯注:原文是オーガの魔女クジグ,考慮到食人魔巫師是個固定搭配,這裏譯成食人魔女巫。)

“贊格……竟然變成了這副樣子……”
出現在眼前的是只剩一堆白骨的小兒子。
“想不到……竟然發生了這種事啊。究竟是哪個混蛋幹的啊!!”
長子林格說道。似乎是因爲自己的弟弟慘遭殺害,抑制不住自己的憤怒的樣子。
“媽媽!!哥哥!!不得了了,過來這邊看看!!”

次子皮烏格似乎發現了什麽。
我們走過去一看,那邊的牆壁上寫著什麽東西。
“看起來,殺了贊格的家夥是往北方走了呢。”
我看著牆上寫著的文字說道。

那裏寫著殺了贊格的是勇者的妹妹這樣的留言。(譯注:總覺得原文語法不太對,稍微腦補了一點)
勇者的妹妹一行似乎准備接下來前往北方的樣子。上面寫著如果有事的話就來北方找我們。
雖然或許是假的也說不定,但是既然報上了那個勇者的妹妹的名號,只要稍微調查一下馬上就知道了吧。
就算是勇者的妹妹也罷,殺了我的兒子的家夥絕對不能饒恕。絕對要殺了他們。
因爲最小的兒子贊格沒有來我的生日祝壽,我的八兒子紮伊格就去找他,結果發現了變成這副模樣的贊格。接著一家人都使用魔法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

“林格哥哥,不得了了,快過來看看!!”
這次是五兒子凱格又發現了什麽的樣子。
“這次又怎麽了!!”
林格和皮烏格走向凱格那邊。

我留在了原地。既然知道了犯人的身份,就沒必要再繼續搜索了。
“這不是——!!這不是我借給贊格的寶貝書嗎!!竟然全都被燒掉了啊——!!”
“我最喜歡的伊娃莉亞醬的畫啊——!!!!”
“混蛋!!!到底是誰做出了這樣的事情!!!剩下的就只有這麽點了嗎!!!”
“太過分了……我都還沒看過的說——!!!”

從兒子們的方向傳來了這樣的叫喊聲。
雖然或許還能找到一些那些家夥留下的痕迹也說不定,但既然已經知道了犯人是誰,就不能一直待在這裏了。
一定要追上他們才行。
走運的是,那些家夥看上去是往北走了。北方可是我的領地,馬上就能追上了吧。
我朝兒子們聚集著的壁爐前面走去。

“你們幾個!!差不多該走了!!一定要讓殺了贊格的勇者的妹妹他們嘗到報應!!”
我這麽說著,兒子們都點著頭。
“知道了,媽媽!!”
“是啊!!要讓那些家夥接受燒掉了我們的寶貝的報應!!”
“就是!!讓他們自己也嘗嘗被燒的滋味吧!!”

“好好嘗嘗還沒有看過那些的我的悲傷吧!!”
“全都……全都……變成灰了……”
“竟然……再也沒法看到那些東西了,這也太痛苦了……”
“我的伊娃莉亞小姐啊——!!”
“那個可是已經沒辦法再拿到手了的說——!!”
“絕對要殺了那些家夥!!”

兒子們紛紛從口中吐出憤怒的話語。看起來每個人都爲了弟弟被殘殺的事情怒不可遏的樣子。
當然我也是如此。
食人魔族過去侍奉著與埃裏奧斯諸神戰鬥過的天空之巨人族,而我們正是食人魔一族的後裔。
盡管天空之巨人族最後落敗而消失了蹤迹,但是他們留下的遺産還在我們手裏。
使用那個遺産的話,即使是勇者的妹妹,也不可能毫發無損吧。
“走了,你們幾個!!我可不管你是勇者的妹妹還是什麽,我食人魔庫吉格一族絕對要殺了你們!!洗幹淨脖子等著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0 pm

3-6 北の都 北方之都

·劍之少女白音

維洛斯王國在最爲靠近納爾古爾的這一帶,是最大的人類國家。
亞克隆山脈的南側有著廣闊的郁郁蒼蒼的森林。而這個國家就位于橫貫森林正中的河流的河口之處。
這個國家的人口大約有15萬人。由于是位于魔物較多的地域,城牆外面沒有外圍街區。這附近的國家基本上都是貧窮的國家,但唯獨維洛斯王國不一樣。維洛斯王國是唯有這個地域才産出的、類似于蘋果的水果的最大的出産國。
這種果實有著甘甜的味道,能夠用于釀酒和調味料的原料等等,各國都對它有著需求。

這種維洛斯的果實甚至會出口到遙遠的南方的聖蕾娜利亞王國。
而現在,我和京華和加彌就在這個維洛斯王國的王宮當中。順便一提,鹫馬被暫時寄放在了這個國家的馬廄裏面。
雖然其他的馬兒有點可憐,但由于也沒有其他能夠寄放的場所的緣故,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哎呀哎呀,這不是白音大人嗎。歡迎您莅臨敝國維洛斯。”

在我們面前的大約50歲上下的男子是身爲這個國家的國王的埃卡拉斯。這次和他是第二次見面了。
埃卡拉斯是個有著胖胖的身材的頗有福相的大叔,即使對于年紀還不到自己女兒程度的我們使用著敬語,也完全沒有露出不快。
他的外表和埃奇苟斯稍微有點相似。不過相像的似乎也只有名字和外表了,內在是完全不一樣的。
“白音大人,這邊的這位就是勇者大人的令妹了是嗎?”
埃卡拉斯王看向我右手邊似乎很了不起地坐在那裏的京華。

本來的話,因爲這個國家的國王已經站了起來,我們也應該站起身來說話,但京華還是坐得好好的。先不說憐侍君也是這樣,我覺得這種態度也太糟糕了。
但是加彌也完全沒有對京華作出提醒,倒不如說一副覺得這樣才是理所應當的樣子。
“正是如此,維洛斯王。這位大人正是身爲勇者憐侍大人的妹妹的京華大小姐。大小姐接下來要在這個國家停留一段時間,還煩請您做好相應的接待准備了。”
加彌居高臨下地說道。

“哈哈哈。那是當然的。只要幾位喜歡,請盡管在敝國維洛斯停留吧。”
埃卡拉斯對于加彌毫不客氣的要求完全沒有發怒,笑著應承了。
和埃奇苟斯那時候不同,他的視線完全沒有奇怪的感覺。之前見面的時候就覺得是很好的人,看起來現在也還是和之前一樣。
爲了取得黑樹的情報,我們選擇了維洛斯作爲據點。

雖然要說距離納爾古爾更近的還有阿爾戈亞王國,但一方面我們過去和阿爾戈亞王國發生過爭執,不適合作爲久留之處,另一方面我們也認爲相對富饒的維洛斯更適合作爲落腳之處。
“這麽說起來,幾位大小姐。其實後天我們會舉行一場舞會,各位到時候可否賞光出席呢?”
“““舞會?!!”””
我們異口同聲地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埃卡拉斯王的這句話讓我們面面相觑。

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有所謂的上流社會的交際這種東西。也就是說在這個世界也存在著所謂的社交界。
特別是在這個有著許多魔物的世界,人類爲了存活下去就不得不攜手合作。
這不僅是說在城牆以內,被城牆隔開的不同國家之間也期望著合作。因此不同的國家的王公貴族和上流階級也常常會聚集在一起,舉辦類似交流會的活動。也就是所謂的國際交流了。
這種場合當中既有著單純的會面,也有晚宴或者茶會之類,當然也有舞會。
我在與憐侍君和千雪一起旅行的時候參加過許多次晚宴和舞會。

說到舞會,有著各種各樣的形式。我的話,頭一個聯想到的就只有像灰姑娘當中出現的舞會那樣的東西了。
根據地區不同,在這些舞會裏面既有著像是土風舞(folk dance)一樣的舞會,也有像美國電影裏面出現的舞會(dance party)那樣的活動。(譯注:有點想譯成舞蹈晚會之類的,結果查了一下,“XX晚會”這種叫法是專門指天朝特色的那種會在電視上播出的那種某某節日晚會……)
根據千雪所說,日本的祭典上會跳的盂蘭盆舞在某種意義上也是類似于舞會的東西。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服裝式樣稍有些不太一樣,一般來說還是像灰姑娘故事裏面出現的那種、男女配對跟著優雅的音樂一起跳舞的舞會比較常見。

而在維洛斯舉辦的舞會就是這種一般的舞會的樣子。
“要怎麽辦?”
我對京華和加彌問道。
從常識考慮的話,這裏我們是應該出席的。
雖然埃卡拉斯也並不是打算強制要求我們出席,但姑且也是接下來會打一段時間的交道的對象,既然對方特地邀請了,就這麽拒絕也不太好。

至少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應該出席才是。
但是雖然有點對不起埃卡拉斯,我們並不太想接受這個邀請。
原因在于,所謂的舞會是有著類似相親的意義的。
自從跟著憐侍君一起來到這個世界以來,我們都不知道被多少男性求婚過了。
其中既有哪裏的國家的王子,也有哪裏的國家的大貴族的嫡子。

普通來說的話,受到這樣的貴公子的求婚理應是非常榮幸的吧,但是說實話並沒覺得多麽有吸引力。
因爲這些人都太貧弱了。以我們的力量,對于普通的男性只要稍微用力握一下手,對方的骨頭就會折斷了。因此一定要非常小心地跳舞才行。跟這樣的男性一起跳舞並不怎麽有意思,就算被求婚了當然也不會有答應的念頭了。
說到底,即使不像這樣靠著結婚攀附權貴,以我們的力量要成爲哪個國家的國王也是十分簡單的。對王子這種地位根本感覺不到吸引力。
而且不管怎樣都會下意識地和憐侍君進行比較。

如果是不如憐侍君的人的話,不管怎麽追求這邊,都只會讓人覺得麻煩而已。
也因爲這樣,理乃很快地就不再出席了。緒美則是從一開始就沒有興趣。而沙穗子不擅長被人注目,一開始就不會出席這樣的活動。當然我也漸漸地不再出席了。(譯注:白音對于比自己年紀小的同伴會稱呼爲ちゃん,同齡人則是稱呼爲さん的樣子。也許是成爲夥伴時日相對還較短,爲了體現禮貌或者說生分感才這樣設定?)
考慮到完全沒有人出席的話或許會被人說壞話,現在每次遇到這樣的場合都是只由憐侍君和千雪參加。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0 pm

這次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是不想參加的。
我看向京華的方向。
京華也是一臉好像不想參加的苦著臉的樣子。
京華只要默不作聲地站在那裏的話,就是相當不得了的美人了。

先不說在這個世界當然也是如此,即使在原本的世界大概也有很多男性會想要和她交往吧。實際上有比我多得多的人在追求她的樣子。而她對于這種事情似乎是覺得相當厭煩的。所以肯定是不想參加的吧。
“我知道了。我們會出席那個舞會的。這樣可以吧,大小姐?”
但是加彌對于參加舞會的請求作出了應承。
“加彌!!你擅自答應什麽啊!!”
京華慌了起來。

“大小姐!!這種事情本來就該是大小姐的份內事!!而且,大小姐也差不多應該離開憐侍大人自立了。應該利用這個機會去試著習慣其他的男性才對!!”
“唔唔……”
在加彌的迫力面前,京華也說不出話來了。
即使是平常都目中無人的京華,唯獨在加彌的面前也擡不起頭來的樣子。
還是老樣子搞不太明白這兩個人的關系。

不過,雖然有點對不起京華,但是我也覺得這種事情是很適合身爲憐侍君的妹妹的京華的。她穿著禮服的樣子一定很漂亮吧。
“哈……我知道了啦,加彌……”
輸給了加彌的魄力的京華和我不情願地答應了。(譯注;這裏是不是少了句白音的台詞?)
“哈哈哈。這樣的話舞會也會變得更熱鬧了吧。”
就這樣,我們參加將在後天舉行的舞會的這件事被定了下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0 pm

·阿爾戈亞的王子歐米洛斯

我跟帕爾西斯一起騎著馬抵達了維洛斯王國。我們一早就從阿爾戈亞出發,現在已經是傍晚了。
維洛斯是面積廣闊的國家,不僅是都市本身,城牆和外面的森林也包含在領土之內。從森林産出的木材也是維洛斯的産業之一,此外也有被稱作維洛斯的果實的有甜味的果實。
看向城牆,就能看出來高高的城牆上到處都有著裝飾。
由于阿爾戈亞的前身是爲了對抗魔物的城寨的緣故,不管是什麽建築都造得很粗糙。這裏跟阿爾戈亞就大不相同了。
和阿爾戈亞不一樣,維洛斯是富饒的國家。

維洛斯得益于得天獨厚的位置,作爲各種産業和貿易的據點發展了起來。
人口也多達阿爾戈亞的三倍以上。國家的豐饒和富庶程度則至少超過阿爾戈亞十倍以上吧。
而由這個地區的中心國家維洛斯王國所主辦的舞會,不管是周邊諸國的王族還是貴族都會紛紛聚集過來。我當然也是其中的一人。
雖然舞會是後天才舉行,但我們會提早過來是有理由的。
說到底對我們來說,就算不會跳舞也不會對生活造成不便。

雖然我接受了成爲戰士的教育,但並沒有學過跳舞。然後才剛剛成爲王子沒幾天,就把這樣的難題丟給我。
我有點想對身爲我父親的蒙塔斯抱怨幾句了。本來的話應該是由父親出席的,結果他因爲討厭跳舞的關系就把這件事推給我了。
這場舞會可以說是跟阿爾戈亞的未來緊密關聯著的,這麽重要的工作我做得來嗎?
前任國王裘皮烏斯王在位的時候,阿爾戈亞遭到孤立而變得貧困了。爲了解除這樣的孤立狀態,我們有必要和這片地域最大的國家維洛斯王國建立良好的關系。

而且各個國家的王公貴族也會聚集到舞會來,正是爲了結束孤立狀態的合適的舞台。
如果處理得好的話,大概能夠給予各國的執政者良好的印象吧。
所以因爲這樣,即使不太情願,我也不得不出席這次的舞會。
“舞會,還真是期待啊,王子。”
旁邊的帕爾西斯一臉興奮地說道。

和我不同,帕爾西斯似乎非常期待舞會的樣子。明明應該跟我一樣不會跳舞才對的,難道他不覺得不安嗎?
不會跳舞的話,即使來了也幹不成什麽事情。所以才提早過來好讓埃卡拉斯王介紹能夠教我們跳舞的人。
在阿爾戈亞一個會跳舞的人也沒有。所以才需要早點過來留出練習的時間。
雖然現在已經傍晚了,但要谒見國王的話還是可以的吧。
我們前往王宮。
向王宮門口的守門衛兵傳達了阿爾戈亞的王子抵達了的消息。

雖然對于報上王子的名號還有點抵觸,但這也沒辦法。
王宮的衛兵前來替我們帶路。
“哦哦,歡迎呢。歐米洛斯王子和帕爾西斯君。”
我們進去房間的同時,埃卡拉斯王出來迎接了我們。他正是當年被裘皮烏斯王奪走了婚約者的王子。
因爲這件事,裘皮烏斯王在位的時期,維洛斯和阿爾戈亞的關系始終沒有好轉。

“願意邀請我們前來參加舞會,真是非常感謝。”
我也進行著問候。
“不用不用,別這麽客氣別這麽客氣。我們這邊也想從今往後和阿爾戈亞好好相處呢。”
埃卡拉斯王開朗地笑著。埃卡拉斯王是心胸寬廣的人,本來似乎已經原諒了投入裘皮烏斯王懷抱的前未婚妻的樣子,但是周圍的人還是無法原諒這件事,最後還是變成了邦交斷絕的狀態。但是看來對方也希望往後好好相處的樣子。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1 pm

“話說回來,兩位來得還真是快呢。舞會是在後天晚上喔。”
“是這樣的,關于舞會的事情我們有個請求,不知可否一聽呢?”
“是什麽請求呢?”
“其實我和帕爾西斯都不會跳舞。不知能不能請您把會跳舞的女性,又或者是能夠教授我們跳舞的人介紹給我們稍微認識呢?”(譯注:這句的敬語還真長……也許是因爲覺得不好意思才說得格外客氣,之前他們的敬語以不同國家的王族的會面來說似乎還是比較隨便的)

聽到我這麽說,埃卡拉斯王笑了起來。
“哇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啊。沒關系的沒關系的。該把哪一位介紹給你們才好呢。”
“可以的話,能否給我們介紹比較美的女性呢?”
帕爾西斯明顯有所意圖地說道。
“帕爾西斯!!”

我慌忙叫道。不想因爲這種事情引起對方的不快。
“不不,沒事沒事。就給你們介紹美絕凡塵的美人吧。”
不過,埃卡拉斯王似乎並不怎麽在意的樣子。這種態度讓我都呆住了。
“美人嗎。那可真是令人期待呢。”
帕爾西斯喜形于色地說道。
我歎了口氣,暗中祈禱著不要引起什麽問題。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2 pm

·劍之少女白音

“初次見面,公主殿下。在下名叫帕爾西斯。能夠和您這樣美麗的殿下一起跳舞真的是非常榮幸。”
報上了帕爾西斯這個名字的男人對京華低頭問候。
京華的臉痙攣了起來。
雖然不想說別人的相貌的不好,但是名叫帕爾西斯的男性的臉跟地精十分相似。直說的話就是實在醜得不行。老實說,實在不太想跟這樣的對象待在一起。

但是他也不是因爲自己喜歡才生了這樣一副面貌,還是不要在心裏繼續說他的壞話了吧。
但是還是有一件令人在意的事情。
帕爾西斯這個人似乎是用魔法把自己的外貌美化了的樣子。
因爲我能夠看到他本來的姿態,帕爾西斯臉上那充滿了欲望的下流表情也看得清清楚楚。
京華的魔力在我之上,加彌的魔力也和我差不多有同等程度,她們肯定也是能看到帕爾西斯的真實面目的。
即使及不上我們,但作爲人類來說,帕爾西斯無疑擁有相當水准的魔力。

我們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來,即使沒有進行任何修行,也變得能夠使用魔法了。但如果是這個世界的一般人的話,即使是擁有相當高的魔力,如果不進行相當程度的修行的話也是沒法使用魔法的樣子。
他無疑也是進行過相當嚴苛的魔法修行的。
要學會讓自己的姿態變化的魔法說不定是很困難的。
而此刻他正用優雅的動作對京華行著禮。

只不過,京華正因爲被介紹了離自己喜好差了千萬裏的男性而露出了一副僵硬的表情。
爲了沒有舞伴的我們,埃卡拉斯所介紹的就是這位帕爾西斯和站在一邊的歐米洛斯。
埃卡拉斯把帕爾西斯介紹給了京華,歐米洛斯則介紹給我作爲舞伴。
在埃卡拉斯的眼中看上去,他大約是美男子吧。
京華姑且在形式上是我們三人中的領頭。對于領頭的京華,埃卡拉斯應該是打算把最好的男性介紹給她的吧。
但是要說真實的相貌的話,比起帕爾西斯倒不如說有著一般水准相貌的歐米洛斯那邊還更好。
“這樣一來俊男美女的組合就誕生了呢。真是期待後天的舞會啊。”

埃卡拉斯邊笑著邊說道。埃卡拉斯對于帕爾西斯是美男子一事完全沒有産生疑心。
雖然覺得應該讓埃卡拉斯知道帕爾西斯真實的相貌比較好吧,但是他至今以來應該也因爲相貌的問題吃了不少苦頭,還是不要說出來比較好吧。
“那個……可以的話可不可以介紹別的哪位……”
京華提出了更換舞伴的要求。
“不用,就這邊這位好了。”

但是就在京華提出換成其他男性的要求的時候,加彌先一步開口了。
“加彌!!”
“大小姐,這是對你的試練喔。如果能夠對這一位産生耐性的話,以後不管是和什麽樣的男性都能共舞了吧。”
加彌說出了相當殘酷的話語。
實際上京華不像憐侍君,似乎不擅長和異性接觸的樣子。
而我也知道,加彌是想讓京華在這種地方作出改進的。

只不過,要跟帕爾西斯跳舞的話,以療法來說是不是也太過激了點?
順便一說,加彌不打算跳舞,說因爲自己是在幕後活動的人所以這樣就好的樣子。
明明是加彌說要參加的,最後卻自己一個人落跑不出席舞會。對于這一點我跟京華都有點不太能接受。
“對了,對了!!能不能請白音桑跟我交換一下舞伴呢?”
京華看著我提議道。
“真是對不起,京華……我也有點……”
我對京華低下頭,果斷拒絕了。可以的話我也盡可能不想跟帕爾西斯一起。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3 pm

京華對我投以怨恨的眼神,我裝出一副什麽都不知道的表情。
“唔唔……”
京華發出不情願的聲音。
“幾位怎麽了嗎?”
埃卡拉斯一臉擔心地問道。埃卡拉斯也是出于善意把帕爾西斯介紹過來的,沒法向他抱怨。
“不,什麽事情都沒有……舞會就請您多指教了呢……帕爾西斯卿……”
最後京華似乎還是斷了念想,垂頭喪氣地說道。

京華這麽一說,帕爾西斯就很高興似地笑了起來。雖說他的虛假的姿態一定是露出了一臉清爽的笑容吧,但在能夠看到他真正姿態的我們眼中則是露出了一臉下流的笑容。
“那麽之後就讓年輕人慢慢說話吧。我就此先告退了。”
埃卡拉斯笑著從房間裏走了出去。

只有我們五個人被留在了房間裏。
帕爾西斯興高采烈地試圖和京華搭話。大概是因爲能夠和京華跳舞的關系而十分高興吧。順便一說京華的臉上仍舊是十分僵硬的表情。
不過確實京華是個大美女。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前就很美麗了,自從來了這邊以後這份美看起來似乎被打磨得更加出色了。

那頭比起黑色還要帶著一點油亮光芒的頭發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來就變得會反射出金色的光輝,白皙的肌膚也變得更有光澤了。即使沒有帕爾西斯,想和京華一起跳舞的男性也一定多得不得了吧。
只不過現在的京華臉色很差,讓她的美貌稍微覆上了一層陰影。
我在心中向京華合掌致歉,轉向我自己的舞伴的方向。

“那也多指教了喔……那麽,稱呼你爲歐米洛斯先生可以嗎?”
“好的,也請務必多多指教,白音公主。我是阿爾戈亞的歐米洛斯。”
歐米洛斯向我低下頭。他說的話裏面有點令人在意的地方。
“阿爾戈亞?莉潔娜公主那邊嗎?”
“你知道莉潔娜嗎!!”

我一說出莉潔娜的名字,歐米洛斯突然發出了很大的聲音。
“對、對啊……也就是之前去阿爾戈亞的時候稍微見過一兩次而已吧。”
“是這樣嗎,也對,既然是勇者的夫人的話應該是見過面的吧。因爲那個時候我不在阿爾戈亞的緣故所以沒想起來呢……”
歐米洛斯無力地垂下頭地說道。

他的表情十分陰郁,從這樣子看起來似乎不是什麽小事的樣子。
“那個,歐米洛斯先生。難道說莉潔娜公主發生了什麽事情嗎?”
考慮到憐侍對莉潔娜公主的事情很是在意,我想還是姑且問一問吧。
“是的,其實是這樣的……”
歐米洛斯對我們講述了阿爾戈亞發生的事情。
“居然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嗎……”

聽到歐米洛斯的話,我有些茫然。沒想到莉潔娜竟然遇到了那麽殘酷的事情。
“真是十分令人悲傷的故事呢。”
在一邊聽著我們對話的京華眼中泛著淚光。
“互相敵對的家族,被強行分開的兩個人。就像以前讀過的哪個故事裏面的情節一樣呢。”
加彌帶著一副心情無法冷靜的神色這麽說道,我和京華都點點頭。
“是啊,我也有讀過呢……是十分有悲劇感的故事呢。”

“我也讀過喔。記得是兩邊分別選出十個人作爲代表相互殘殺的忍者的故事吧……真的十分令人傷感呢……”(譯注:經過別人提醒,這裏說的應該是山田風太郎的甲賀忍法帖。有同名漫畫、動畫和電影。)
我這麽說著,兩個人就露出怪異的表情看著我。咦?我是不是有哪裏記錯了?
“跟我讀過的那個故事可是差得很遠呢……”
“是的,我也覺得並不是那種好像魔界一樣畫風的故事。”
不知道爲什麽,兩個人露出好像很殘念的表情看著我。到底怎麽回事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4 pm

“莉潔娜公主的事情我也覺得很遺憾喔,王子。所以不正是爲了把那件事忘掉,才應該好好享受這次的舞會嗎!!您不這麽認爲嗎,京華公主?”
帕爾西斯拿起京華的手這麽說道。
被帕爾西斯握住手的京華臉色都發青了,但我也懂的。

“對對對對對啊,也是呢”
京華一邊甩開他的手一邊說道。
雖然覺得對于帕爾西斯是不是也太失禮了,但還是別說她了吧。如果我是當事人的話說不定也會做出同樣的事情。
歐米洛斯在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看著別的方向。或許是在思考著莉潔娜的事情吧。
雖然也不是想讓他和帕爾西斯一樣,但我也覺得如果他能夠在舞會變得稍微有精神一點就好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4 pm

·白銀之魔女庫娜

又一次來到了卡隆的女王的房間。
“那個……閣下呢?”
地精女王尋找著黑樹的身影。
“黑樹沒有過來。有什麽事的話對庫娜說。”
這是理所當然的。怎麽可能把深愛的黑樹帶到你這樣的女人面前。
地精女王露出了仿佛很遺憾的表情。

“要說的是什麽事,地精的女王?”
地精女王歎了口氣。
“其實是關于前次報告過的阿爾戈亞的英雄的帕爾西斯一事……帕爾西斯其實是變幻了身姿的臣妾的犬子哥茲。犬子上次來這裏說過並沒有要和納爾古爾敵對的意思。”
聽地精女王這麽說,想起帕爾西斯的事情來了。雖然變幻了身姿,但騙不過庫娜的眼睛。那張臉確實和眼前的地精女王有幾分相似。

“這樣啊,然後呢?”
“雖然難得閣下也爲此采取了行動,實在是過意不去……但還是請當作這件事已經結束了吧。”
地精女王低下頭懇請。
稍微考慮了一下。
雖然對不起女王,但沒有從這件事情上收手的意思。

那個時候,那些人確實從口中說出了莉潔娜的名字。
至于他們爲什麽會說出莉潔娜的名字,就沒有清楚到那種地步了。不管怎樣也想要確認一下他們的理由。視那個理由是什麽而定,說不定能夠把莉潔娜從黑樹的身邊排除掉。
“知道了,庫娜會對黑樹傳達這件事的。所以您的兒子是在做什麽呢?”
一邊隱藏起內心的想法,一邊這麽問道。

女王的兒子到底想做什麽呢?這件事一定要問清楚才行。
“雖然還沒有問到他究竟是想做什麽這麽深入的程度……這麽說起來,他是說過這次是要去叫做維洛斯的人類國度舉辦的舞會這樣的話。”
在地精的女王的話語中有些令人在意的部分。
舞會。

想起來了,之前黑樹給庫娜讀過的故事當中也有舞會出現。不知道爲什麽好像心都被吸過去了一樣。
腦海中浮現出了在舞會上跟黑樹一起跳舞的情景。這樣的情景還挺不賴的。
“舞會嗎……”
“是的,舞會。因爲要去舞會的關系所以想要媚藥,他這麽說過。”
“媚藥?”
對于這一點也有些在意。

“是的,是能讓男人精力百倍的藥物。是用魔王城西側的黑暗森林當中居住著的妖蜂的蜜做出來的藥物。如果讓男人喝下去的話就會像半人馬一樣擺動腰部,如果換成女人喝下去的話就會像發情的精靈(elf)一樣擺動腰部吧。”
對于這話産生了興趣。
“如果您覺得可以的話,要不要給您一劑呢?”
“真的嗎!!!”
我不由自主地發出了很大的聲音。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6 pm

“只不過,是有條件的。”
“唔……什麽條件……?”
知道了不會白給,稍微有點警戒。
“不用那麽警戒也沒事的喔。只要給我一根您的頭發就可以了。”

聽到地精女王這麽說,松了口氣。只是一根頭發的話給她也無所謂吧。(譯注:原文是拍子抜け,是指難題意外地簡單解決了的那種期望落空了的感覺。找不到詞,姑且這麽譯了。)
“知道了。不過是一根頭發,給就給吧。”
拔下一根頭發,遞給了地精女王。
“臣妾確實收下了。藥的話待會兒讓人拿過來給您吧。把那藥物混在茶裏面讓閣下喝下去也不錯呢。咕呼呼呼呼。”
地精女王露出了下流的笑容。看這樣子恐怕是在想象黑樹的樣子吧。

這笑法實在是令人不快,但姑且忍一忍吧。
過了一會兒,一只地精把藥拿了過來。是用漂亮的小瓶裝著的透明的藥水。
“姑且對藥的事情道聲謝吧,地精的女王。”
這麽說著,庫娜拿著藥把卡隆王國抛在了身後。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7 pm

·劍之少女白音

鏡子裏面映著的是穿著水藍色的禮服的我。
我原地轉了一圈,裙子輕飄飄地飄舞了起來。
嗯。以我來說還是挺好看的。
只不過還是覺得輸給了旁邊的人。
旁邊的是穿著玫瑰色的禮服的京華。穿著禮服的京華真的是十分美麗。

凹凸有致的曲線。想要讓人緊緊抱住的細腰。胸口的部分大開,能夠看到她豐滿的胸脯之間的深谷。即使是身爲同性的我也情不自禁地想窺視那裏。
“和兩位公主殿下真的是非常相配喔。”
埃卡拉斯的妻子柯爾菲娜也穿著禮服,贊美著我們。那態度中一點盛氣淩人的樣子也沒有,讓人不由得抱有好感。雖然貴爲王後,柯爾菲娜一點也不像是王妃大人。
和埃卡拉斯一樣,與柯爾菲娜這次是第二次見面了。

根據從千雪那裏聽說的,柯爾菲娜原本似乎是商人的女兒,跟父親一起來維洛斯做生意的時候埃卡拉斯對她一見鍾情,然後就娶了她爲妻的樣子。真是攀上了不得了的高枝。
只不過,對于出身低下的柯爾菲娜成爲王妃一事,似乎也有很多人反對。
但是顧慮到自從未婚妻被阿爾戈亞的國王橫刀奪愛之後就一直消沈著的埃卡拉斯,周圍的人也不得不認同,最後還是認可了這兩個人的婚事的樣子。

柯爾菲娜也是典雅的美人,和這樣的柯爾菲娜結婚之後埃卡拉斯也變得開朗了。
而且作爲商人的女兒,柯爾菲娜對賬簿也一清二楚,在財政方面也有力地支持著丈夫。拜此所賜維洛斯也變得更加富庶,現在的話不管是誰都不得不認同她成爲王妃了吧。
而現在她和埃卡拉斯王之間也有了5歲的兒子。

千雪也表揚她說是良妻的範本。說是特別是對丈夫嚴守貞節,不會跑到憐侍君那裏去的這一點尤其令人贊歎。
在來到這個國家之後過了一晚之後,我們爲了向柯爾菲娜借用出席舞會要穿的禮服正在柯爾菲娜這邊試衣。
埃卡拉斯爲了柯爾菲娜,送上了像小山一樣多的衣服和貴金屬作爲禮物的樣子。試衣間裏面也有著大量的完全沒有穿過的禮服,而現在就是要從那裏面挑出幾件來借給我們穿。(譯者吐槽:據說蒙古牧人中有句話說道,“若沒有幾十上百匹馬,出門的時候就不易于選到一匹宜于乘騎的馬”。對于王妃來說有這麽大的衣櫃也不算是太超出需求,而且也可以說是很長臉吧。)

在這個世界,服裝的技術可以說是根據國家的不同極爲迥異。既有水平十分之高的國家,也有水准相當低下的國家。
只不過既然是像維洛斯這麽大的國家,這方面的水准也會很高就是了。
我和京華穿著的好像舞會禮服(ball gown,原文是假名)一樣的禮服也相當地精美,和原本世界裏面的東西相比也不會輸。
“胸口的地方也開得太大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7 pm

京華抱怨著。
柯爾菲娜是比較纖細的體型的關系,胸部並不算很大。即使對我來說胸口的部分也有點緊了,對于胸部相當大的京華來說肯定會很辛苦吧。
所以因爲這樣,不得不把胸口部分修改成大大地敞開的樣子。結果變成了相當色情的衣服。

“確實開得太大了一點呢。只不過,我覺得這樣也很有魅力呢。帕爾西斯閣下肯定也會高興的吧。”
聽到柯爾菲娜說出帕爾西斯的名字,京華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說到底,我就不覺得京華會想跟帕爾西斯一起跳舞。
雖然對歐米洛斯有點抱歉,但一定要跳的話我也更想跟憐侍君一起跳舞。

姑且之前我是有跟他跳過一次,但由于想跟憐侍君跳舞的女孩子太多了,只能一個一個排著隊來,結果也就跳了那麽短短一小會兒。如果還有跟他跳舞的機會的話,這次希望能慢慢地跳。
如果是黑樹的話,我也想跟他一起跳舞。黑樹對于在舞會這種引人注目的華麗的場合抛頭露面的事情一向都很不情願。但是如果看到現在的我的樣子的話,他說不定會改變想法也未可知。
“沒事的,大小姐。如果他打算對大小姐做出什麽蠻橫的事情的話,就徹底碾碎、切成條給大小姐呈上來。”
聽到加彌的話,我和柯爾菲娜都苦笑起來。

到底是准備把哪裏碾碎、切成條這種事還是不要問了吧。
這話可不能讓正在別處接受舞蹈的指導的帕爾西斯他們聽見。
不過既然要和京華這樣的美人跳舞的話,這種程度的覺悟還是要有的吧。
不管怎麽說明天就是舞會了。趕緊結束這件事,然後開始著手收集黑樹相關的情報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7 pm

·前任代官埃奇苟斯

“可惡……這樣的話該怎麽辦才好……”
一邊在維洛斯王國的路上走著,我一邊考慮著今後的事情。
我和大關在那之後,被惡鬼一般的那個女人用鎖鏈捆著、在鹫馬的背上運了過來,到了這個國家。
途中鹫馬也休息了好幾次。似乎是因爲要運送我們對鹫馬的負擔太大了的緣故。簡直想說如果是這樣的話不如趕緊放了我們好了。

大關現在正待在牢房裏面。考慮到總不能把狼人放在街上亂走吧,這樣也是理所當然的。
而由于我只是普通的人類,關在牢房裏面要繳納費用的緣故,只在裏面關了一晚就被釋放了。
雖然無事得到了釋放是很好,但現在也身無分文了。這下子要怎麽辦才好呢。

我在寇奇國的宅邸當中的密室裏面存放著大量的金錢。不論如何都想把那些取回來。
但是要回到寇奇國也是要花費相當多金錢的。看來現在只能在這個國家先賺些錢了。
要怎麽才能攢起錢來呢?
這個國家對商人的待遇很好。這也是因爲這個國家的王妃是商人出身的緣故。

這個國家的王妃被人稱作貞潔與賢淑的化身、淑女之鏡等等。
但是在我們商人之間的評價就不一樣了。她是個精明的女人。
以前她也讓勇者貼了個冷屁股的樣子,但這也是理所應當的。王妃原本是出身于地位低下的商人階層,如果接受勇者的勾引的話說不定連王妃的地位都會丟掉。搞不好連原本的家族都會家破人亡吧。

而王妃是不會做這種危險的事情的。畢竟勇者也不可能每次都能救她吧。
而現在她受到國王的寵愛,在影子裏支配著這個國家。
以前我是在這個國家的大商人手下管事的人,但由于王妃的關系老顧客全都沒了,因而沒落了。拜此所賜,我落到了只能四處流浪的地步。

王妃乍看之下是沈穩而溫柔的人,但是實際上手腕相當高明。不知道什麽時候事情就會變成正如王妃的算計的展開。
而這位王妃制定的商業法也十分嚴密,沒有空子可鑽。但是就算是這麽說,也不想老老實實地從頭開始慢慢攢錢。怎麽辦才好呢?
“那邊的,給我站住。”

正在我考慮這樣的事情的時候,有人對我搭話了。
我轉過身去,兩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在一個老太婆的兩邊站著。開口的似乎是兩個大漢中的一人。
沒有見過這三個人的印象。
“那個,對小的有什麽吩咐呢?”

我戰戰兢兢地答道。從大個頭男人身上能夠感覺到暴力的氣息。以這兩個男人那麽粗壯的手臂的話,要殺我也是很簡單的吧。
所以不能輕慢地對待。
“你這家夥,記得是之前在贊格那裏的人類吧。名字是叫埃奇苟斯來著?”
聽到贊格的名字的瞬間,我的背後感到一陣冷意,同時冷汗狂噴出來。
“看來說中了呢。”

大個頭的男人咧嘴笑了起來。在那張嘴裏能看到好像是牙齒的什麽東西。
既然說出了贊格的名字,也就是說這三個人都是食人魔了。一眼看上去姑且是人類的樣子,是不是用了什麽魔法變化了形體呢?
魔物當中也是有能夠變化成人類模樣的存在的。這種事並不是完全不可能。
我看向那個老太婆。
既然是食人魔,而且說出了贊格的名字,那麽這個老太婆的真面目說不定就是那個恐怖的贊格的母親了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7:38 pm

我得趕緊逃走。
“那、那個,是不是認錯人了呢?”
我邊倒退著邊這麽說道,然後轉身就跑。
“唔哇?!”
緊接著我就摔倒了。感覺腳簡直像是粘在了地面上一樣。

“你的影子早就被我壓住了。難道以爲能從我庫吉格面前逃走嗎?”
我撐起上身看向自己的腳邊,老太婆的手杖正抵在自己的影子上面。看來是用魔法讓我沒法動彈了的樣子。
庫吉格這個名字我也是知道的。那正是贊格的母親。而且她正是被稱作蒼翠之森林的女王的食人魔巫師。
女巫庫吉格的名字在大陸北部是廣爲人知的。

據說她住在蒼翠的森林的深處的糖果的宮殿之中,那甜甜香香的味道甚至能夠飄到遙遠的人類國度去。傳說中如果不知不覺之間被那甜香的味道所引誘的話,就會成爲庫吉格的點心的樣子。
老太婆向我靠近過來。在那張嘴裏能夠看到可怕的尖牙。我的身體因爲恐懼而顫抖著。
“好了,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說出來吧。”
庫吉格笑了起來。那笑容令人恐怖得無以複加。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8:18 pm

3-7 ヴェロスの舞踏會 維洛斯的舞會

·阿爾戈亞的王子歐米洛斯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兩位身著禮服的美女。這兩人正是預定今天要和我們共舞的京華公主和白音公主。
“今天就請多指教了喔,公主殿下。”
帕爾西斯行了一禮,拿起了身爲勇者的妹妹的京華公主的手。
玫瑰色的禮服和她真是太相配了,我都看得呆住了。
如此美麗的京華公主和帕爾西斯這樣的美男子站在一起,簡直就像一幅畫卷一樣。
帕爾西斯的眼神死死釘在了京華公主的胸口處不放,但我也懂的。
雖然或許應該責備他一下比較好,但實際上如果是我站在她面前的話說不定也會做出同樣的事情,所以還是算了吧。

能夠跟這麽美麗的女性一起跳舞的帕爾西斯一定會遭到前來舞會的男人們的嫉妒吧。
不過會遭到嫉妒的估計也不是只有帕爾西斯吧。我無疑也會是受到嫉妒的對象之一。
我看著眼前的女性。
“今天就請您多多指教了,白音公主。”
我這麽說著,拿起眼前的女性的手。

站在我面前的女性也十分美麗。
和擁有一種高貴華麗的美的京華公主不同,她有著一種威風凜凜的美,即使只是握住她的手也會令人感到躊躇。
話說回來,據說她似乎是勇者的妻子當中的一位的樣子。雖然覺得握住這樣一位女性的手難道不會在以後引起問題嗎,但事已至此,就算這麽說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吧。
“算了……也請多指教了呢……帕爾西斯卿……”

京華公主對帕爾西斯回應道。
跟帕爾西斯不同,她看上去並不怎麽高興。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總是看著據傳是驚人的美男子的勇者的緣故,或許帕爾西斯這種程度並不能讓她高興也說不定。
“請多指教了呢,歐米洛斯卿。”
白音公主對我打著招呼。

看起來白音公主倒沒有討厭我到那種地步。是不是因爲兩人的性格差異所致呢?
“那麽,幾位,差不多到時間了。”
似乎是叫做加彌吧,服侍京華公主的女仆這麽說道。
她似乎不准備跳舞,而是去幫忙會場的招待工作的樣子。所以接下來她要和我們分頭行動了。
“那麽各位,讓我們走吧。”(譯注:這裏又是那句行きましょうか的口頭禅……)
隨著帕爾西斯的話語,我們往會場走去。

因爲前來參加舞會的人數量太多,不僅是王宮的正廳,庭院也會開放作爲會場。
庭院被魔法照明和鮮花裝飾起來,變得明亮而華美。
在會場中,來自各國的王公貴族們紛紛攘攘地聚集著。身穿顔色各異的服裝的紳士和淑女們讓王宮充滿了活氣。
不過從看上去的感覺來看,聚集在那裏的不僅是王公貴族,有勢力的商人和市民也參加了這場舞會的樣子。雖然不知道准確的數字,但是參加這次舞會的人數似乎相當地多。

不愧是維洛斯王國這樣的大國。阿爾戈亞可沒法變成這樣。
這次舞會的目的原本就是爲了促進各國的人們之間的協作。正是因爲身處魔物密集的區域,爲了促進各國之間的合作才會舉辦舞會。
此外,舞會也有讓單身的男女尋找結婚對象的這一層意義在。
特別是女人們,爲了找到將來的伴侶會異常努力地進行妝扮。

特別是仍舊單身的王子和年輕的貴族在這方面的人氣特別高。爲了吸引他們的眼球,貴婦小姐們會拼命地打扮自己。
只不過即使運氣好吸引到了對方的注意而得以一起跳舞,一直和同樣的對象跳舞似乎也是不合禮數的,必須要更換舞伴才行。
而如果找到了本命的對象的話,一般似乎會作出過後再次見面的約定,又或者幹脆不再跳舞,兩個人一起離場的樣子。(譯注:這到底說的是跳舞還是約會……有點糊塗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8:18 pm

只不過這種時候最可憐的就是那些找不到舞伴的男女了吧。
明明盛妝打扮了卻誰也不來邀請,只能成爲裝飾擺設的女性,又或者是前去邀請了卻誰也不肯一起跳舞的男性,實在讓人覺得可悲。(譯注:原文是壁の花。)
本來我和白音公主跳完之後也是准備去牆邊當擺設的。稍微調查以後得知,幾乎不會有女性主動邀請男性跳舞,這樣一來我也能安靜地一個人待著了。何況也不覺得會有女性來邀請我。
白音公主那邊也應該不會愁沒有舞伴的,這樣就好吧。

在埃卡拉斯王進行開場致辭之後,音樂響了起來,宣告著舞會的開始。
我們正在往前走著,白音公主突然站住了。
“怎麽了嗎?”
我看向白音公主那邊,她的視線正投向遠處的某個地方。
“歐米洛斯卿。”

“怎麽了?”
“非常抱歉,突然有點急事要去處理。不能一起跳舞真的很抱歉。”
白音公主對我合掌致歉。到底發生了什麽呢?
“白音桑。出了什麽事嗎?”
“沒,不要緊的。不是什麽大事。京華去好好跳舞吧。”
這麽說著,白音公主低下身子悄悄往會場外面跑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8:19 pm

·劍之少女白音

我提著裙角離開了會場,然後開始急急忙忙地跑了起來。劍也已經用魔法呼喚了過來。
剛才正在前往舞會會場的途中,突然感覺到有強大的敵意對著維洛斯王宮的方向散發了出來。因此,我爲了前往感覺到敵意的方向,在王宮中跑了起來。

“白音大人!”
加彌從我後面追了上來。
看起來加彌也感覺到了。
“加彌也感覺到了敵意嗎?”

我這麽問道,加彌點了點頭。
“那敵意相當地強烈呢。”
我也點點頭。能夠感覺到有非常強烈的敵意對著維洛斯王國釋放出來。
因此能夠使用敵意感知的我和加彌離開了會場,趕往散發出敵意的方位。

我在越過城牆的同時,背後生出雙翼向空中飛去。加彌則是在地面上像飛一樣地疾奔。
現在已經入夜了,周圍一片黑暗。但是我們能夠使用大約10米半徑的物體感知能力,即使什麽也看不見也能知道周圍有什麽東西,可以毫無問題地行動。
這個地區覆蓋著被稱作蒼翠森林的廣闊的森林,維洛斯王國也包含在其範圍內。
從森林的深處中感覺到了敵意。
我和加彌總算抵達了散發敵意的源頭。

我降落在了森林之中。
過了一小會兒,加彌也追了過來。
森林當中高大的樹木生長得十分密集,連星光也無法透進森林之中。
雖然在這黑暗中看不見身影,但是有什麽人就站在我們前方不遠處。敵意就是從那個人身上散發出來的。
“總算是來了呢。”

那個人對我們開口說道。
“你是什麽人!!爲什麽對維洛斯抱有敵意!!”
加彌叫道。
“哼,不是的。我要找的是你們喔。你們殺了我的可愛的贊格,我要殺了你們!!”
總算明白了對我們投以敵意的究竟是什麽人了。

“原來如此,爲孩子報仇嗎。這麽說來你是食人魔嗎?”
眼前的人物要說是食人魔感覺體型也太小了。是不是用魔法變幻了身形呢?
“正是!!食人魔庫吉格正是本人!!贊格是個溫柔善良的好孩子!!我要讓殺了這樣的贊格的你們接受報應!!”
就算這麽說了,我們也不可能覺得把人類當作食物的食人魔是溫柔善良的好孩子。

“什麽叫接受報應啊!!把人類當作食物的你們,有資格說這種話嗎!!”
加彌這麽叫道,對著庫吉格猛撲了上去。
“咿咿咿——!!!”
突然眼前的人的聲音變了,屁股著地倒了下去。
剛才還是老太婆的嗓音的,這次卻變成了男性的聲音。

大概是因爲聽見了這聲音的緣故,加彌的拳頭在堪堪碰到對方面門之前停下了。
而且,至今感到的強烈的敵意完全從眼前的人身上消失了。有種好像變成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人一樣的違和感。
“你是……?”
“是小的啊,加彌大人!!小的是埃奇苟斯!!”
因爲在黑暗中被像是繩子的東西從頭到腳團團捆住所以沒認出來,但看來這人是食人魔的手下埃奇苟斯的樣子。
“爲什麽你會出現在這裏?”

加彌好像逼問一樣,往埃奇苟斯那邊靠近過去。
“是、是的!之前被食人魔庫吉格奪走了身體……那個……”
埃奇苟斯戰戰兢兢地對加彌回答道。
“難道說是附身魔法?”(譯注:原文是憑依魔法。雖然可能大家都知道什麽意思,但憑依這個詞在現代中文裏面並沒有在使用,所以這麽處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1, 2018 8:19 pm

所謂的附身魔法,是能夠附在成爲對象的生物的身體上加以控制的魔法。
理乃也能夠使用這種魔法。只不過她本人不是太喜歡使用就是了。
而且聽說附身魔法會耗費相當多的魔力。一方面在附身狀態下原本的身體會陷入休眠一樣的狀態,被附身的身體也頂多只能發揮出原本的一半左右力量,並不適合戰鬥。

“恐怕就是這麽回事了。在這個男人身上根本感覺不出之前感覺到的力量。”
加彌回答著我的疑問。
“但是爲什麽……”
如果要和我們戰鬥的話使用附身魔法也根本沒有意義,因爲這樣只會導致純粹的戰鬥力降低而已。
“看來這是把我們引出來的誘餌。我們趕緊回去吧。”
我點了點頭。

“那個,這裏黑漆漆的……小的什麽都看不見喲。是要把小的丟在這裏嗎……”
埃奇苟斯發出了沒志氣的聲音。此刻從庫吉格的魔法當中被解放出來的他只是用不了魔法的一般人罷了。但是沒有關心他的那種空閑了。
“我很擔心大小姐的安危。”
在通常不會明顯表現出情感的加彌的聲音中能夠感覺到焦急。

庫吉格盯上的恐怕是京華。像這樣把我們引誘出來,大概是打算在這段時間裏襲擊京華吧。
食人魔庫吉格的事情從寇奇國的人們那裏聽說過了。她似乎是食人魔女巫,而且還有9個兒子的樣子。
如果庫吉格來了的話,那她的兒子們恐怕也一起來了。
京華沒法控制魔法,說不定沒有辦法應對。
“嗯,趕緊回去吧。加彌,我先走一步了喔。”

我長出翅膀向空中飛去。同時加彌也開始跑了起來。
“等一下~~~~~”
雖然埃奇苟斯這樣叫著,但也顧不上管他了。
“咦?!”
就在我飛了一定距離的時候,我察覺到了某種不對勁,往地面降落了下去。
“白音大人!!”

在下面奔跑著的加彌趕了過來。
“有看不見的牆壁……我們好像被關起來了……”
恐怕是用魔法制造的結界吧。因爲結界的緣故,我們的去路被擋住了。
“切!!看起來我們這次真是被算計了呢!!”
加彌難得地失去了冷靜。考慮到京華很可能正身陷危險,這也是當然的吧。
我心裏也十分焦急。

食人魔這種程度的話,京華只要認真起來一下子就能打倒了。
但是京華沒辦法好好使用魔法。
如果京華的魔法失控了的話,維洛斯王國就慘了。
如果不趕緊回去的話,維洛斯王國搞不好會化爲一片焦土。
這種時候就會想要是千雪或者緒美在這裏就好了。

千雪在的話這種程度的結界一下就能打破了吧。
要是緒美在的話也不會落入這種陷阱了吧。
我至今爲止都只要站在前面揮劍就夠了。所以像這樣被逼到絕境的時候根本沒法應對。
而且加彌也同樣如此,所以才中了這種程度的陷阱。
“白音大人。能打得破嗎?”

加彌問道。雖然使用蠻力也是能夠強行打破i結界的,但用魔法打破更快。比起加彌來說,姑且是我這邊魔力更高一些。所以要打破結界的話還是由我來比較好吧。
“如果是千雪的話一下子就好了吧。我的話要稍微花一點時間。”
這個結界也沒有強到那種地步。但是我對于破魔系的魔法並不是很擅長,所以要花費一些工夫。
我把魔法注入劍內,爲了打破結界用力地揮舞著。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11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 10, 11, 12, 13  下一步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