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騎士物語

2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 11, 12, 13  下一步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8:53 pm

聽盧加斯的話,他擁有幾乎所有系統的魔導書,因此本來無法使用的治療魔法和精靈魔法他都能使用。只是能夠使用的魔法的數量的話,他比莫德斯還要多。
而這樣的盧加斯之所以沒參與和勇者的戰鬥,是因爲每次使用不同系統的魔法的時候,他都要替換魔導書,而且耗的時間會比使用這個系統的魔法的人更多。此外,僅僅是召喚出魔導書就會消耗掉魔力,和普通地使用該魔法相比,會消耗掉成倍以上的魔力,因此并不适用于實戰。

“我個人的話還不如說更加羨慕迪哈魯特卿呢。那個黑炎,可是就算擁有魔導書也沒有使用的東西啊。”
盧加斯遺憾地說到。
然後從我手裏接過魔導書的盧加斯低語了幾句以後,書又從他手裏消失了。
“那個能力也很方便呢。那好像是能夠把遠處的物品召喚過來或者是回歸原位的魔法吧。”
“啊啊,這是物體移動的魔法。只要是特殊的魔法道具的話,意外地很簡單就能夠使用。比如說,迪哈魯特卿的魔劍。”
“诶,是那樣嗎?”
自己想起從莫德斯那得到的魔劍。不用說,就是那把砍了憐侍的劍。
“想确認的話可以試一下,先回想起那把劍然後呼喚過來。”

自己作出握劍的姿勢,在腦海裏浮想出魔劍。
過來!!
數秒後,一把劍出現在自己的手裏。
“果然,看來是被魔劍承認爲主人了。像這一類帶有特殊魔力的武器和铠甲,會希望留在主人的身旁。因此能夠簡單地呼喚出來。”
自己看向了魔劍。漆黑的劍身裏刻有赤紅的紋路,給人一種不祥的感覺。

“那把魔劍也被稱爲黑血的魔劍。被這把魔劍斬到的人會被注入暗黑之力,然後魔力會被不斷地侵蝕。被斬到了的勇者,大概現在正由于魔力被侵蝕而處于瀕死狀态吧。”
盧加斯好像很高興地笑着說。
聽了這話,自己變得無法靜下心來。

“那個…我聽說勇者好像是保住了性命……”
至少我是這麽聽說的。聽到憐侍沒死我還安心了的……
“現在估計是憑借着聖女的力量維持着性命吧,但是,那可不知道能夠維持到什麽時候。”

盧加斯強忍不住笑意般地說着。
憐侍對于盧加斯他們來說是敵人,看到敵人瀕死了估計是挺愉快的吧。
但是,對我來說,并不是那樣。
雖然自己說這樣的話也很奇怪,但自己并沒有想過要殺掉憐侍。
确實我不怎麽喜歡他這個人,但他也不是一個壞到必須得要殺掉的人。僅僅是讨厭就去傷害,這并不好。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8:54 pm

說實話,有點在意。
果然我還是應該要去确認一下情況。
其實并不隻是憐侍,有點在意起他們的事。
不管怎樣,比較在意白音的事。
當初在原來的世界,白音失蹤的時候真的是擔心得坐立不安。
而現在白音就在這個世界裏,無論如何都會在意起她的狀況怎麽樣了。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說到。
“那個,盧加斯先生。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8:56 pm

◆谒見魔王的黑樹

“原來如此,在意勇者的狀況嗎……了解了,那就 讓我來準備旅途所需要的道具吧。”
莫德斯點頭道。
獲得了許可讓我的一下子放心了下來。
在魔王城的谒見大廳裏向莫德斯表達了自己想要去确認勇者的狀況的意願。
最初是覺得會說不行的,但莫德斯馬上就答應了。只是并沒有說爲什麽要去的理由,可能莫德斯以爲我是爲了給勇者最後一擊而去的吧。
不過,能夠得到莫德斯的幫助實在是太讓人放心了。畢竟自己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有沒有他的幫助,結果肯定會是天差地别的吧。

“盧加斯,來給迪哈魯特卿準備旅途所需要的東西吧。”
在莫德斯的呼喚下盧加斯走上前來。
“是,昨日一起商量過後,準備已經做好了。想必迪哈魯特對人類領域的事情并無多大了解,請帶上一個向導吧。納特,出來吧。”
在盧加斯的呼聲下從他腳邊冒出了一隻小動物。
是一隻有着紅色毛發的像是松鼠或者是倉鼠一樣的動物。那小動物來到了我的腳下。

“初次見面迪哈魯特大人,火焰鼠族的納特是也。”
自稱爲納特的倉鼠恭敬地低下頭打了個招呼。
一般這種情況,肯定要驚訝“倉鼠說話了!!”,但不可思議的生物看到了太多以後,現在看到什麽感覺都不會震驚了
“我是迪哈魯特,初次見面,納特。”
自己也回應地打了個招呼。

對于自己的回應,納特似乎相當吃驚。不過,畢竟是倉鼠的臉,實際上可能并沒有太吃驚。
“……不,看起傳聞是不能相信的。聽傳聞,迪哈魯特大人是一位相當可怕的人物的是也”
納特說着,攤開雙手搖了搖頭。
被認爲是可怕的人物,自己隻能苦笑。
看來,作爲莫德斯的屬下而相當地被畏懼着。
在莫德斯的屬下裏,除了與人類外形相似的魔族以外,全都長得像是怪物一樣。被那樣的怪物們畏懼着,總覺得在哪裏好奇怪。
可是,既然不得不暫時要在這裏生活,我覺得被畏懼着并不是一件好事。
想起了在原來的世界裏,自己被說眼神很可怕于是就留長了劉海把眼睛給擋住的事情。我想這麽做的話應該是稍微變得平易近人了吧。
但是,在這個世界裏并不會由于外表而被畏懼,所以需要找其他的方法。

那麽,要怎麽做?
下次,要不試試一邊說着“不怕喲,不怕喲”,一邊跳舞看看吧。
在想着這些蠢事的時候,莫德斯他們好像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那個……迪哈魯特卿?”
“不,什麽事都沒有。能夠給我安排向導,實在是非常感謝。”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8:56 pm

于是,盧加斯開始介紹部下們拿過來的道具。
這個世界的地圖,消除存在感的披風,通過魔法來召喚戰士的魔石,封有轉移魔法的石頭,可能能夠代替人類貨币的寶石之類的。
“除此以外還有其他需要準備的東西嗎?”
“不,我想有這些就足夠了。”
自己表達了感謝。實際上我對這世界的事情一點都不懂,就算有什麽是必須的大概一時也是注意不到的吧。

“迪哈魯特卿啊,除了這個娜迩葛爾以外的地域,都是艾利奧斯衆神的領域。要是覺得危險的話,馬上用轉移的石頭回來吧。”
莫德斯說到。
轉移的魔法是一種能夠轉移到事先設定好的地方的魔法。就算是不能使用轉移魔法的人,也能通過轉移的石頭,一次性地使用轉移術。
“非常感謝。”
我向莫德斯感謝。
對擔心自己的人,不以相當的禮儀回應是不行的。這大概在哪個世界裏,都是常識把。
于是,自己離開了谒見大廳。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05 pm

◆暗黑騎士黑樹

“這裏是?”
使用轉移魔法以後到達了一個昏暗無人的地方。
“這裏是位于阿克倫山脈的一個防禦據點。本來的話應該是有騎士常駐才對的是也。由于和勇者的戰鬥傷亡慘重,實在是沒有餘裕來配備騎士到這裏的是也……”
趴在我的肩膀上的納特說明到。

阿克倫山脈是娜迩葛爾與人類世界的分界線。
爲了防止人類軍從空中侵入,暗黑騎士團的飛龍隊據守着山脈。而這裏似乎是其中的一個防禦據點。

做好路途的準備以後,用轉移魔法一下子就到達了這裏。
從這下山以後,應該就能夠到達人類的世界。
“真是奇怪的是也。負責護送我們到山麓的飛龍騎兵應該是在這裏待機才對的是也。”
雖然用飛行魔法直接飛降下去會更快,但對飛龍挺感興趣的,既然有這難得的機會,就決定讓飛龍護送我們了。

從石造的建築物外面傳來了什麽聲響。
走到外面一看,是一頭長着巨大翅膀的像是蜥蜴一樣的生物。
是被稱爲飛龍的魔物。一名暗黑騎士騎在那飛龍的背上。
那名暗黑騎士駕馭飛龍接近城塞以後,從飛龍的背上跳了下來。
“初見見面迪哈魯特閣下,我叫騎士古涅多。”
暗黑騎士摘下頭盔,向我敬禮到。
以人類的年齡來看的話,大概是一位20歲前後的青年吧。

從盧加斯那聽說過魔族的事情。
魔族是這個娜迩葛爾裏最上位的種族。外表雖然和有着棕黑色皮膚的人類相似,但有頭頂長着一對角的特征。他們精于魔法,而且肉體也遠遠地淩駕人類。
要說弱點的話,就是種群的數量稀少。隻有娜迩葛爾最多的種族半獸人的二十分之一。
但盡管如此,由魔族構成的暗黑騎士團仍然是娜迩葛爾的最強軍團。

這樣的暗黑騎士,古涅多好像是很緊張一樣,露出了僵硬的面容。
“初次見面古涅多卿。沒必要這麽拘謹。”
說實話,被稱爲閣下什麽的,實在是讓人有點兒不好意思。自己也不是那麽偉大的人。隻看外貌的話,年齡應該是和自己差不多才對,真想能夠更加輕松地談話。

但是,感覺到古涅多卿似乎在發抖。
難道說在害怕着我嗎?
那樣的話實在是讓人受打擊。
“不,萬萬不可!!畢竟閣下的地位可是僅在陛下之下!!”
說實話已經搞不懂是在緊張還是在畏懼了。
不過,看起來是沒法輕松地交談了。
“現在開始,将執行護送閣,閣下到山麓爲止的任務是也!!”
古涅多如此說着跳上了飛龍,然後示意我乘上後座。
“那麽請多多關照了古涅多卿。”
“了,了解是也!!”
自己乘上飛龍以後,古涅多駕馭飛龍飛了起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05 pm

每次飛龍震動雙翼,都能感覺到風迎面吹來。
對這份感覺不由得噢噢地發聲贊歎。
真是不錯的感覺。
飛龍飛翔的瞬息之間,防禦據點看起來變得很小很小。這感覺太棒了,讓我都想要有自己的飛龍了。

可是,飛了一小段後,突然降低了高度。
“怎麽了古涅多卿?”
這麽難得的機會,低空飛行就太浪費了。
“從這裏開始,監視非常嚴密,因此進行低空飛行!!”
監視究竟指的是什麽?
“迪哈魯特大人,這一帶已經是艾利奧斯的聖騎士團的那些家夥們所監視的地域了是也。飛得太高的話,很容易就會被發現的是也。”
在自己衣服的口袋裏的納特給我進行了說明。

根據納特的說明,所謂艾利奧斯的聖騎士,是由向神王奧迪斯誓忠的人類的英雄以及天使族所構成的精銳部隊。然後就如艾利奧斯和娜迩葛爾的敵對關系,聖騎士們當然也敵視着暗黑騎士們。
而由于暗黑騎士團幾乎被憐侍毀滅,最近那些聖騎士似乎經常侵犯領空過來。因此爲了不被他們發現,不得不低空飛行。

從旁邊看着古涅多生疏地操縱着飛龍,隻是看着就感覺很危險。
“看來古涅多卿成爲飛龍騎士後的資曆尚淺是也呢。”
暗黑騎士團現今人手不足,熟練的飛龍騎士非常的少。看來古涅多成爲飛龍騎士後并沒有經過多長時間。

“但是,用這種生疏的飛行方式的話,可能會被這一帶的哥布林們給狙擊也說不定的是也……”
“诶?被哥布林什麽?”
接受盧加斯的魔法講義的時候也同時得知了一定程度的關于魔物的知識。哥布林是一種平均身高隻有一米四左右的擁有綠色的身體的醜陋魔物。根據盧加斯的講義,它們的頭比鐵還堅固,但似乎忍受不了音樂的旋律。

但是,作爲魔物的哥布林,難道不屬于魔王的手下嗎。
我把我的疑問說了出來。
“這一點的哥布林沒有受到陛下的支配是也。”
根據納特的話,莫德斯雖然也有着魔物的支配者這樣的稱号,但這隻是因爲莫德斯支配着沒有人類隻有大量魔物的娜迩葛爾才被這麽稱呼的。在娜迩葛爾以外的魔物并沒有處在莫德斯的支配之下,當然也不會聽從莫德斯的命令。
這一帶的哥布林們也不會聽從莫德斯的話,不如說,這一帶順從莫德斯的魔物好像非常少。
說實話,這魔王的頭銜,感覺有點兒山寨啊。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06 pm

莫德斯雖然擁有着支配全世界的魔物的力量,但他本人并沒有什麽支配的欲望,好像從來都沒有進攻過人類的世界。
隻是,娜迩葛爾以外的魔物襲擊人類以後,人們好像便認爲那是莫德斯指示的。實際上卻是完全不一樣。
也就是說,走出娜迩葛爾以後,就是莫德斯的支配圈之外了,發生什麽問題了,隻能自己解決。
我觸碰了下腰間的魔劍。因此喚出來需要一點兒時間,因此決定常時帶着劍。畢竟途中有可能會遭遇魔物。

這麽想着的時候,突然從下方飛來了弓箭。
“哥,哥布林的是也!!”
納特慌張地喊到。
看到像是綠色的矮小人類一般的生物拉開弓瞄準了這邊。
飛龍由于受到射擊而變得憤怒狂暴。
我慌慌張張地緊抓着飛龍不放。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啊!!”
古涅多試着讓飛龍冷靜下來,但似乎并不順利。
沒辦法爲了躲避弓箭,古涅多讓飛龍急速地爬升。
“嗚噢!!”
不自覺地發出了聲音。
急速上升後,弓箭已經飛不到這裏。
“冷靜!!冷靜下來!!”
離開弓箭的射程範圍後,飛龍總算冷靜下來了。
“這樣似乎能夠安心下來了……”

我剛放下心來,古涅多發出了慌張的聲音。
“啊!!被發現了!!”
看向古涅多手指指向的方向後發現,那裏有長者翅膀的人類急速地逼近過來。數量是10人。
那些長着翅膀的人類穿着黃金色的铠甲,手裏拿着的弓瞄向了這邊。
“那是天使族的聖騎士是也!!古涅多卿,快逃的是也!!”
天使族是住在艾利奧斯長着翅膀,外表與人類相似的種族。
擁有翅膀的天使族,并不需要使用飛行魔法來飛行,所以能夠一邊飛一邊使用魔法和劍來戰鬥。
由于一般是不能一邊飛行一邊使用魔法來戰鬥的,所以要是不騎乘飛龍或是天馬這類飛空生物的話,大概是赢不了天使族的。

姑且古涅多也騎乘着飛龍,但畢竟隻有一騎,而且古涅多騎乘飛龍的經驗依然很生疏。就這樣去戰鬥的話,估計很快就會被擊落吧。
在納特呼喊後古涅多馬上就試着去讓飛龍回轉方向,但并沒辦法好好做到。
沒辦法了,自己吟唱起了飛行的魔法。
“閣下!?”
“古涅多卿就這樣把飛龍駕馭住就好。後面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說着我就這樣向着天使們飛去。

天使們向着我射出了箭矢。
那箭看起來相當緩慢。
“哈!!”
我拔出劍把箭打落。
“怎麽可能!!”
天使們驚叫到。
“黑炎!!”
自己在空中飛着的同時放出了巨大的黑色火焰。
“地獄之焰!!”
黑色的火焰噴射開來襲向天使們。
并沒有想過要命中他們,隻是威吓一下而已。
“那個黑炎!!是蘭菲爾德!!快逃!!”
由于披風上的帽子把臉給遮擋了,把我當成是蘭菲爾德的天使們逃走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06 pm

“好強……”
聽到了古涅多的低語。
“古涅多卿,天使們已經被趕走了。那麽繼續飛行吧。”
我微笑着看向古涅多說到。
“了,了解了!!”
古涅多咬到舌頭般地說着,向我行了一禮後駕馭起飛龍。

飛龍像是把風切開一樣高高地飛行着。
感覺真是舒暢。
用飛行魔法的話,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集中注意力,導緻沒辦法好好地欣賞景色。要在空中飛的話,果然還是騎乘在什麽東西的背上最好。
回來以後,真想找到自己使用的飛龍。

終于,到達了阿克倫山脈的邊緣。
“非常感謝,古涅多卿。”
“不勝惶恐!!”
就算是到了最後,古涅多還是緊張着。
不過能感覺得到和最一開始的時候相比,态度多少緩和了一點。
“雖然我隻能護送到這裏了,但祈願您一路順風!!”
“多謝了,古涅多卿。”
這麽說着,古涅多駕馭飛龍離開了。

那麽,從這裏開始就要步行了。
聽納特所說,憐侍他們好像在一個叫做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的地方裏。
能夠轉移的魔法過去的話确實會比較快,但由于若不是事先設定好的地方的話就沒辦法轉移,也不能設定在娜迩葛爾之外的地方,因此沒法使用。

離聖蕾娜莉亞共和國還有一點距離,但在這世界裏被強化的自己像是超人一樣,能夠快速地移動,應該不會花太長的時間吧。
“那麽走吧,納特。”
自己踏向人類的世界。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06 pm

她的擔憂

◆千雪

“兄長大人還沒有醒過來嗎。沙穗子是怎麽做的!?”
美堂京華通稱京華,發出了不快的叫聲。
京華是小憐侍兩年的妹妹。
容貌雖然和憐侍相似,但性格卻不怎麽像。

憐侍輸給了暗黑騎士以後,我們回到了這個聖蕾娜莉亞共和國。
我們八個人就是在這個國家的女神蕾娜的神殿裏被召喚了。
而現在我們在這神殿裏的一間房間裏。

“京華,就算說着那樣的話,憐侍君也不會醒過來的啊。”
我說出了不知道說了多少遍的話。憐侍在旁邊的房間裏睡着,這邊應該要保持安靜才對。
“千雪姐,你就不擔心兄長大人嗎!?不過本來就是因爲你們太沒用了,所以才讓兄長大人受傷了的。這責任你又要怎麽辦呢!!?”
說真的,可不可以别遷怒過來。但争論起來的話會變得很麻煩,還是沉默算了。

京華并沒有參加讨伐魔王的作戰。
她和高山加彌(通稱加彌)留守在這個聖蕾娜莉亞共和國裏。
要說爲什麽留守的話,表面的理由是必須要守護我們的據點
但實際上的原因是,京華沒有什麽作用。
她沒有辦法好好地控制魔法,可能會波及友方。
然後她雖然像是學過西洋劍擊,但水平很微妙。憐侍的性别逆轉,然後再劣化後差不多就是京華了。
硬要說的話,就算帶過去了也隻是礙手礙腳而已。
而且,她和其她女孩的關系也很惡劣,就算隻是一起旅行,也會把氣氛弄得很糟糕。
因此,沒有讓她參與對魔王的讨伐。

然後相對的,懂得空手道這類拳法的加彌則是相當的優秀。但因爲不能隻留下京華一個人,于是就讓她也一起留下來了。
沙穗子和加彌都是憐侍家的傭人的女兒。
京華和我們不一樣,上的是稍微比較遠的大小姐學校。然後在原來的世界裏,加彌是京華的随身侍女這點,也是她也一起留下來的理由。

現在,房間裏隻有我和京華兩人。
從憐侍輸掉以來,已經是第三天。
身體已經沒什麽大礙了,但因爲消耗了大量的生命力,依然感覺不到他要醒來的氣息。
雖然理解京華擔心憐侍的心情,但現在除了祈禱以外一點兒辦法都沒有。
現在沙穗子陪在憐侍身邊。能夠使用治愈魔法,在原來的世界裏也一直照顧着憐侍的沙穗子,已經陪在他身邊整整三天了。

想起了那天的事。沙穗子對着受了傷的憐侍,吟唱了幾乎一天的治愈魔法。那麽亂來的話,沙穗子自己的生命也會有危險。
但拜這所賜,本來是應該是緻命的傷口,也給強行地挽救過來了。
爲什麽沙穗子能爲憐侍做到那個份上的呢?
聽說沙穗子和憐侍是青梅竹馬的關系。由于家裏的原因,憐侍在本家以外的地方被養育長大,在那裏,同齡的孩子隻有沙穗子一個,兩人好像從小就玩在一起。肯定他們之間有着相當多的經曆吧。
而沙穗子已經三天不睡覺一直照顧着憐侍,差不多也該去休息了。但她本人估計是不會答應的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06 pm

雖然京華也想和沙穗子一樣幫忙照顧憐侍,但因爲沒什麽用就讓她放棄了。
然後,和沙穗子相比,我也是一點都幫不上忙。
不,隻要是和憐侍有關的事的話,大概是誰都比不過沙穗子的吧。

本來是想着沙穗子休息以後,就由我,加彌和白音三人輪流交替來照顧憐侍的。
而加彌和白音現在,正在神殿裏的衛兵們使用的訓練場裏訓練着。
在憐侍無法動彈的現今,要是發生了什麽事的話,那兩人就不得不站在最前面。
因此,想要修行的白音就拜托加彌,讓她陪自己練習。
順帶一提,理乃待在配給自己的房間裏,緒美則似乎在外面散步。

憐侍敗陣以來,我們之間的空氣變得異常沉重。
雖然也有憐侍身負瀕死重傷的原因,但憐侍輸了的這件事,更讓人受到打擊。
至今爲止,除去憐侍之後的我們雖然有時會遇上危機性命的事情,但隻有憐侍是例外的。
我們以爲,隻要是憐侍的話,不管怎麽的對手都可以簡單打敗。
可是,居然就那樣簡單地被打敗了。

暗黑騎士迪哈魯特。
想起打倒了憐侍的家夥的事情。
那時候的戰鬥實在是太快了,我甚至沒能看清。
回過神來的時候,憐侍的胸口噴出鮮血倒下了。
能看清戰鬥過程的,隻有白音和緒美兩人。
據白音所說,迪哈魯特的動作和日本的劍道很像。而且,還是相當的高手。
白音作爲劍道道場的女兒,對于劍術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而那樣的白音說,對方的劍術甚至比自己還高。
大概也是因爲這個才覺得不得不進行劍術的修行吧。

“憐君!!!”

突然,從旁邊的房間裏傳來了沙穗子的叫聲。
我和京華慌忙跑過去後,看到了坐起來的憐侍,以及緊緊地抱着他的沙穗子。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08 pm

勇者衆的會議

◆千雪

全員八人集合在房間裏。
憐侍醒來後又過了三天,總算是能夠站起來了,但還遠沒有康複。
但恢複大概也隻是時間問題而已吧。
确認憐侍平安以後,我們總算取回了以往的日常。
然後爲了今後的事,我們借用神殿的一室,大家集合了起來。

“應該放棄讨伐魔王才對。”
我說到。
“爲什麽,千雪?”
憐侍發出了疑問。
“還問爲什麽…你看着自己的樣子就什麽感想都沒有嗎?你可是差點就死了啊。”
我有點生氣般地說到。
本來我就是打算,隻要危險的話就放棄讨伐魔王的。
至今爲止,我們都是處在奪取對方生命的立場上。
但是,遇上迪哈魯特以後,變成了不得不互相拼命的狀況。

“雖然很抱歉,千雪,但我不打算打破和她的約定。”
憐侍逞強耍帥地說到。
聽了這話馬上就來氣。
“我說你啊,你知不知道沙穗子和其他人可是擔心你擔心地要死啊!!那個迪哈魯特實在是太強,再打一次的話,可能是真的會死的啊!!”
這個男人總是這樣,隻要是爲了女人的話連命都不要。
但是,自己也确實因爲他的這種愚蠢行爲給拯救過。
所以才會陪他到現在。大概在這裏的白音和緒美也一樣,過去曾被這個男人幫助過吧。
“抱歉,幫助蕾娜的事,我沒打算放棄。”
明白的事情。這男人才不會因爲這種事情就放棄。
“那個……千雪,很多很多的人受到了魔物的傷害。抛棄這些困擾着的人真的好嗎?”
這次則是理乃說到。
本來,我們是以幫助那些受到魔物傷害而痛苦着的人們爲目的,才踏上了旅途的。
而魔王莫德斯則是支配這個世界的所有魔物的王,然後命令魔物們襲向人間。
最終魔王莫德斯的目的是滅殺艾利奧斯的衆神,然後支配整個世界。
雖然并不是直接從蕾娜那裏聽說過來的,但人類都是這麽傳聞的。
打倒魔王讓世界恢複和平,這就是我們的目的。
嘛雖然實際上隻是享受着冒險而已,但表面的目的是那樣的。

“雖然是那樣沒錯,但那是我們必須得要做的事情嗎?那本來就是這個世界自己的問題吧。”
“确實是那樣的呢!”
雖然被京華同意了感覺到哪裏很奇怪,嘛算了。
“再說,艾利奧斯的那群神明總是讓我們給他們工作,他們究竟又是幹了什麽呢?難道就沒有想過用自己的雙手來解決嗎?”
雖然對于京華所說的話,好幾個人露出了你這家夥根本什麽都沒幹吧的表情。
但她所說的話完全沒有錯。
要是魔王莫德斯攻進艾利奧斯的話,麻煩的是衆神才對吧。但爲什麽一點兒行動都沒有呢。
對這件事我也很在意。
“确實,正如京華所說呢。”
“嘿嘿~”
對于我的話,京華露出了很得意的表情。
“下次和蕾娜會面的時候順便問一下吧,爲什麽衆神沒有任何行動。”
爲什麽衆神會一直放着魔王不管。
要是隻是一些無聊的理由的話,那就得必須要抗議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08 pm

“那個千雪小姐,可以問一下嗎?”
這次則是加彌的意見。
“怎麽了,加彌桑。”
實際上我很不擅長應付加彌。一直都是面無表情的,不知道在想什麽。
而且加彌也總是和大家保持着一定的距離。用敬語和我們說話也是這樣,她沒有親近我們任何一個人。

“若是不打倒魔王的話,我們不也沒法歸還回去嗎”
對加彌的話好幾人點了點頭。既然無法回去,那我們就不能放棄讨伐魔王。
“關于這點的話,我想盡量交涉試試看。女神實在應該是不會做出脅迫我們的事情的。大概不會說,不打倒魔王就不讓我們回去的這種話。”
不過,那也隻是蕾娜是正如外表那樣的慈愛的女神才行得通的話就是了。

“那個~千雪。我有個問題。”
這次則是白音。
“怎麽了,白音?”
“就是說,要是我們回去了的話會變成怎樣呢?會不會下次又有誰被召喚過來……什麽的”
那樣的話,就又會有誰要來遭遇這種悲慘狀況,白音說到。
“唔嗯……确實,這麽想的話就像是把麻煩事都推給别人一樣了呢。”
緒美表示同意。

“就是這樣啊千雪,比起放棄,現在應該去想想能夠打赢的方法才對啊。”
難道就像憐侍所說的,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我還是無法釋懷,畢竟可能有誰會爲此而犧牲。而且……
“但是啊,大家。下次可是有可能誰會死掉喔,而且已經過了半年了,家人肯定會很擔心的。”
對,已經半年了。差不多得要回去了。
對于我的話,大家都沉默了。

“白音,你也是還有想要再見到的青梅竹馬的男生吧。”
我把話抛向了白音。
隻有自己一個人的話沒有辦法說服大家,我需要隊友。
“诶!!白音原來是有那種關系的男性在的嗎”
沙穗子興奮地追問到。
“啊~原來沙穗子還不知道的啊。白音可是有着起誓了将來的幼馴染在的噢~”
“等…等等理乃醬。黑樹才不是那樣的!!”
白音抗議地說到。
“我之前啊,因爲很在意,于是就到白音家的道場去看過了。雖然看起來感覺很樸素不怎麽起眼,但長得很端正還是挺帥的耶。要是憐侍君不在的話,說不定會挺有人氣的。”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1 pm

我确實聽白音說過有一位青梅竹馬在,可是并沒有實際見過面。
但是,身爲模特的理乃肯定看過不少的美男子,而這樣的她都說好看的話,那應該還是相當美型的吧。
然而,由于在學園裏有憐侍的存在,其他的男生都變得不那麽顯眼了。大概那名青梅竹馬的男孩也是這樣變得不顯眼的吧。

“帥嗎……?雖然臉是挺幹淨的。”
白音疑問般地側起頭來,看來她好像并不怎麽覺得他帥。
“呵……”
憐侍發出了似乎含有什麽深意的聲音。
“憐…憐侍君也不要誤會了啦。和黑樹之間是真的什麽關系都沒有的啦!!”
白音慌慌張張地向憐侍解釋到。
這裏的女孩們都很在意憐侍。白音也是不想被憐侍誤解吧。

在我看來,白音對青梅竹馬好像并沒有什麽特别的想法。要是真的喜歡他的話,大概也不會跑到憐侍身邊的吧。
或者,青梅竹馬的那一邊喜歡白音也說不定。
隻是,白音曾說過,來到這裏之前,她曾經對青梅竹馬的他說過一些很過分的話,想再見面的時候去道歉。

“但是啊白音,你不是說過有想要向幼馴染道歉的事嗎?”
我向白音問到。
“那是……”
白音一時語塞。
對于白音的話,理乃和緒美把身子靠了過來。連那個矜持的沙穗子也很想聽的樣子。
在沙穗子和理乃看來的話,因爲競争對手能夠減少,實在是興趣滿滿的。
“好了好了,大家,總之要做的就是先要向蕾娜問話對吧?詢問之後再考慮這些事情也不遲不是嗎?”
憐侍把話題終結。
“诶~~”
理乃好像很不滿地說到。

确實,有一堆事情不得不去詢問蕾娜。
本來,在旅程開始之前就應該要問才對的。
爲什麽艾利奧斯的衆神會放置着魔王不管。
不打倒魔王的話,真的就不能回去嗎?

這之後,我們閑聊了一會就解散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1 pm

妖精之森

◆旅行商人勞斯

“畜生,我勞斯居然會遇上這種事,明明馬上就要到普特亞王國了。”
正趕路到普特亞王國去做生意的時候,卻在路上和哥布林集團相遭遇。總算是保住了性命逃到了森林裏面來。。
真是一肚子的苦水。
“普特亞的騎士們究竟是做什麽的。”
城牆外街道的守備本來就是騎士的工作。出現了那樣的魔物,這不是職務怠慢是什麽。

但是,在這裏生氣一點用也沒有。
“這裏是哪裏啊。應該沒有離大道太遠才對。”
森林是魔物們的領地。
就像剛才的哥布林一樣,有什麽怪物再次襲擊過來也說不準。
必須盡早回到大道上。入夜以後,會有更多魔物冒出來的吧。在那之前,要趕緊進到城牆内的都市裏去才行。
繼續走着。
但是仍然回不到大道上。
“喉嚨有點渴了……”
爲了逃離那群哥布林而盡了全力奔跑。現在喉嚨幹渴得不行。
“不過說起來,突然就不追過來了,那是爲什麽呢。”
哥布林雖然腿短,但跑得卻很快。我以爲過了40歲有點兒小胖的我是肯定逃不開的。
不過怎樣都好了,至少活下來了。比起想那些事,還不如去找水喝。

“歌聲?”
走着走着聽到了歌聲。
往歌聲傳來的方向走去,穿過森林那裏有一眼寬廣的泉水。
在泉水的中央,有一名露出了上半身裸體的女性。
似乎就是那名女性唱着歌。
真是美麗的女性,一不留神就看得入迷。
不自覺地想靠近過去,不小心發出了踩踏樹枝的聲響。

“有誰在那裏嗎!?”
察覺到聲響的美女朝向了這邊。
“非…非常抱歉!!并沒有打算偷窺!!隻是被這優美的歌聲給吸引過來了。”
慌慌張張地解釋到。
“不,在這樣的地方沐浴,是我的錯才對。對了,這位先生,您也要一起來沐浴嗎?”
對自己的裸體一點而也不隐藏的美女露出了微笑。
看到那個美麗的笑容以後,自己的腦海像是起霧了一樣,變得像是無法思考一般。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1 pm

“不不不,和您一般美麗的人一起沐浴,實在是不勝惶恐!!不過,因爲稍微有點兒口渴了,能不能讓我裝點兒水喝呢。”
“是這樣嗎。這泉水也并非誰的所有物。請自由使用就好。”
“是嗎,那麽就不客氣了。”
既然美女都那麽說了,那應該是沒問題了吧。
而且我隻是喉嚨渴了而已,可絕對沒有抱着想再靠近點去看的這種下流心态,我這麽說服自己。
美女微笑着看着這邊。

來到泉邊後,彎下了身體。隻是,沒法把視線從美女身上移開。
把手探到泉水裏,捧起水靠到嘴邊。
泉水相當的甘甜,這是因爲美女泡過的緣故嗎。
正打算再喝一口時,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異常。
“身體……”
全身麻痹,連手都動不了。姿勢凍結了的自己,這時才凝視到了泉水的深處。
“什麽…!!”
在泉水深處露出了一張巨大的野獸的臉,那雙眼睛正緊盯着自己。

看到那野獸的眼睛的瞬間,頭腦瞬間清醒了。
原來是這樣嗎,怎麽可能會有如此的美女在這裏呢,這樣滿是魔物的森林。
爲什麽就沒能留意到這樣的異常呢。
強行扭動麻痹的身體看向美女的臉。
美女好像很開心地笑着。

野獸從泉水裏冒出頭來,張開了血盆大口。
“啊啊……”
已經做什麽都沒有用了。
怪物的頭迫近而來。
然後周圍陷入了黑暗。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1 pm

◆暗黑騎士黑樹

“哎~結果今天也是不讓進去嗎……”
離開娜迩葛爾後已經過了四天。
剛剛又被眼前的都市給拒絕進城了。

在到達憐侍他們所在的聖蕾娜莉亞共和國之前,旅程一直持續着。
娜迩葛爾和聖蕾娜莉亞共和國之間似乎有着相當遠的距離,但在這個世界裏,自己能夠移動得比馬還快,因此僅僅花了四天,就已經走了三分之二以上的路程。
雖然沒有測速,但時速估計能簡單地超過200公裏吧。在這世界裏我真的是超人~
在映像裏看到的他們也做出了像是超人一樣的動作,估計原來的世界的人們,來到這個世界以後都會成爲超人吧。

在旅途中看到了在這個世界的人們是怎麽生活的。
這個世界裏,人類的生存空間不是以面而是以點存在。
就如古希臘的衆多城邦那樣,這裏有着衆多的都市國家。
然後都市之外則不是人類的世界,而是衆多魔物橫行的魔境。

人類築起城牆,僅在都市裏面以及其周邊生活。
然後都市和都市之間,則通過大道相連接着。
所謂都市國家,既有如村莊那般小規模的,也有擁有着衛星都市的巨大都市國家存在。
政體也各種各樣,既有帝王制,也有共和制。
簡單來說就是,市長是世襲的,還是通過選舉産生的,這兩種區别吧。
然後,就算同樣是王制,既有着貴族也世襲的國家,也有僅僅是市長是世襲的國家存在。
宗教信仰的話,不必說,自然是艾利奧斯的衆神們。
根據納特的話,在邊境附近,也有不信仰艾利奧斯衆神的人生活着。但他們似乎一般被稱爲蠻族。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1 pm

順帶一提,現在自己所靠近的這座都市叫做普特亞王國,是個人口約2萬人的都市國家。
不過那也隻是說擁有着市民權的人大約有兩萬人,要是把沒有市民權的人也算進去的話,人口會增加不少吧。
擁有市民權的人也就是這個國家的國民,沒有的則是外國人。
也因此,沒有市民權的人無法簡單地被允許進到城裏去。
然後說道流通的問題的話,國家之間會簽訂條約,允許擁有市民權的國民,在兩國間出入國自由。通過複數的國家簽訂這種條約,便使人們的往來獲得自由。
當然,不簽訂任何條約,實行完全自給自足經濟的閉鎖國家也是存在的。

然後,不管是哪裏的市民權都沒有的我,自然也沒辦法通正式的手段進入任何一個國家。
那麽,要說到現在爲止,我的飲食是怎麽解決的話。
首先,森林裏的食物很豐富,像番石榴一樣的果實到處都是。其他的果實也有很多,要不是有魔物在的話,就算是普通的人類也能在森林裏生活。
不過當想吃用火料理過的食物的話,還是隻能進城。
比如偷偷地用飛行魔法飛進城裏,一邊在心裏給店主道歉,一邊偷一根烤串吃之類的。
要是有錢的話就好了,但莫德斯手裏并沒有人類世界裏流通的貨币。
雖然相對的得到了從娜迩葛爾采取的寶石,但我和納特都不知道到哪裏可以去換錢,結果還是沒有拿去用。

“好了,今天要怎麽辦呢,納特?”
我向旅途的同行者納特問到。
“用影之披風偷偷潛入如何是也呢?”
雖然不能通過正規手續從正面進門,但使用從莫德斯那得來的魔法道具影之披風的話,就能夠偷偷地潛入進去。
這件帶帽子的影之披風,戴上帽子以後能夠把臉給隐藏起來,效果就和使用了隐形的魔法一樣。
隻要發動了隐形魔法,就能把存在感消去,讓人無法察覺。當然這對擁有探知系技能的人效果不大就是了,而且隻要被識破一次,隐形魔法就會自動解開。
使用影之披風也是同樣的。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2 pm

“不,這次就先算了,反正關于憐侍他們的情報,不管在哪都大體差不多。”
這次的目的是收集關于憐侍他們的情報,盡量先經過憐侍他們待過的都市,然後去往聖蕾娜莉亞共和國。
關于憐侍他們的傳言,不管在哪都差不多。
憐侍他們似乎打倒了衆多的魔物拯救了很多人,
當然也被衆多人感謝着。
隻不過其中也有對他們感到畏懼的人存在。
那是對擁有着不像是人類一般,過分強大的人的畏懼。
然後那裏面,似乎也有着由于他們而受害的人存在。

因此,我想就算是進到這個普特亞王國裏面,關于憐侍他們的話估計也沒什麽變化的吧。而且沒錢也住不了旅館,沒有進入普特亞王國的意義。
“納特,今晚就在附近找個地方野營吧。”
“那麽要先去尋找露營地和食物是也嗎?”
“恩,就那麽做吧。”
很快太陽就要下山,差不多是時候休息一下了。
還好這一帶森林裏的食物好像還挺豐富的,吃的方面大概是不用愁了。
然後用魔法張開結界的話,隻要不是非常強的魔物,基本不會靠近過來。
于是便一邊找水源和食物,一邊走向森林裏去。

走了一段時間後。
從森林的深處傳來了歌聲。
“歌…?”
自己感到了疑惑。
這可是在魔物橫行的森林裏,在這樣的地方有人在唱歌,實在是太奇怪了。
“真是美妙的歌聲呢…”
納特發出了陶醉的贊歎聲。好像沒感到任何的疑惑。
“迪哈魯特大人,不去看看嗎?”
納特似乎很想到聲音傳來的那邊去看看。
從納特的語氣察覺到,他的狀态明顯很奇怪。
看來聽了這個歌聲以後就會變成這樣。
“好吧,去看看吧。”
我也想去看看這個歌聲的主人。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5 pm

又稍微走了一段路以後,穿過森林的地方有一眼寬廣的泉水。
在泉水的正中央有一名露出了上半身裸體的像是女性的人,看來就是這個像是女性的人唱的歌。
“有誰在那裏嗎!?”
女性好像發現了我們一樣,朝向了這邊。
“啊,不…沒打算阻礙你唱歌。隻是有點兒在意是誰在唱歌。”
我低下了頭。自己能對歌聲感興趣而過來,實在是太好了。拜這所賜,看到了珍奇的東西。
“不,請别在意。對了,您不一起來沐浴嗎?”
“不,不必了。我們就這麽離開,請你繼續你的歌唱吧。”
我就這樣打算離開。

“迪哈魯特大人,這不是有清澈的水嗎。就在這裏過夜怎麽樣呢?”
納特好像想留在這般地說到。
“納特,可别喝那泉水哦,那是有毒的。”
“诶,有毒的嗎!?”
納特對我所說的話震驚了。
那泉水裏面含有着毒的魔法,大概是麻痹身體之類的東西吧。

“怎麽會,毒什麽的……再稍微輕松點休息一下怎麽樣呢?”
女性說到。
對那樣的話感到了一點而不快感。
這個女性把自己當作了捕食的對象。
我來到這個世界以後,對敵意和惡意的視線變得敏感而來。
就算是離開了好幾十米,當有敵意射向這邊的時候,馬上就能察覺到。盧加斯所說,這似乎是所謂的敵感知能力。但被人用不快的目光看着,感覺實在是不好受。
而且,從剛才開始,這個女的一直在對我使用魅惑術。
這也是讓人不快的原因。估計剛才的歌聲也有相似的效果吧,納特變得很奇怪肯定也是由于這個不會有錯。
這個女的應該是魔物吧,就算看了她的裸體也沒有任何感覺。
這是用歌聲和容貌來迷惑接近的獵物,然後捕食掉的魔物。

當然,我也沒打算被吃掉。
隻是,不怎麽想和這魔物戰鬥。
自己就這麽和平地離開,就這樣讓我走就好。
我爲了不再受到敵意,進行了威吓。在路途上是不是會被魔物盯上,隻要威吓的話,基本上魔物都會逃走。

但是,預測失敗。女性身姿的魔物向我投來了更強的敵意。
“你這家夥!!”
女性露出了憤怒的表情,突然,巨大的怪獸頭顱從泉水裏竄了出來。怪獸有六隻頭顱,伸縮着襲擊而來。
預測錯啦,居然完全不肯放棄吃我……而且速度比想象中快。
“哈!!”
我拔出劍躲開了怪獸的頭,然後把其中的一頭砍落。
“唔……!!區區人類!!!”
女怪浮現出了苦悶的表情。剛才爲止的優雅已經完全消失了。
“吃我這招!!!”
泉水凝聚成一大塊,浮向空中。
“水泡散彈!!!!!”
魔物叫喊到,巨大的水塊破散而開,向這邊噴射過來。
“魔法盾!!”
瞬間吟唱後,在我面前出現了一枚圓形的光盾,阻擋住了水彈。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5 pm

水彈的攻擊停止後,魔物爬到了陸地上。
陽光照射到那被泉水給隐藏着的下半身。上半身像是人類的女性,而下半身則是擁有六個頭顱的怪物,身上複數的觸手蠢蠢欲動着。
那份身姿實在是太醜惡了。

魔物向這邊迫近而來。
并不怎麽快。可能在陸地上不能快速移動吧。
“納特沒事吧?”
“是的是也……雖然有點眼花是也,但沒太大問題。”
對這個突發狀況,納特好像還跟不上。
“納特先退下吧”
我把納特放到地面後,納特跑到了我的後方去。

“居然敢把一個頭給……!!”
魔物用憤怒的雙眼盯着我這邊。從砍下的頭的傷口裏流出的黑色鮮血,滴答滴答地落到地面上。黑血所流經的地面冒出來白煙,那周圍的植物開始枯死。看來那血裏面含有着毒素。

看起來不能移動地很快,估計開逃的話應該能逃走吧。但看那怪物的樣子,總感覺不管到哪都會追過來的樣子。
這樣的話就真的太麻煩了,而且要打的話,應該能赢。

“區區人類!!”
魔物沖向這邊來,但是動作相當緩慢。
頭和觸手同時襲擊了過來。
我回轉起身體,砍斷一個頭和兩根觸手以後,跳到了空中。
“怎麽可能!!”
魔物驚愕的聲音。
我就這樣跳向的魔物的上半身,斬裂軀體後着地到她身後。
“不……可能……”
魔物就這樣往下倒去。
倒下前魔物勉強把頭轉過來看向我這邊。
“原…原來……如此。你…這…家夥是神族嗎……以爲是人類……的我……失敗……”
魔物這麽說着,倒到了地面上。
“雖然不是神族就是了……”
但也沒有再去訂正的意思了。
魔物的身體冒出了白煙,慢慢地縮小。看來應該是打倒了。

“迪哈魯特大人~,沒事吧是也?”,
納特繞過魔物後,來到了我身邊。
“沒見過的魔物呢,而且還相當的強。”
至今在路上遇到的基本都是獸人和哥布林,沒有見到過有這樣的魔物。
“是……我也是,這樣的魔物還是第一次見的是也。”
連納特都沒有見過,這讓我有點兒吃驚。看起來是相當珍奇的魔物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6 pm

那麽去問一下别人關于這個魔物的事情好了。
我看向了森林深處。
有人一直看着我們,從那視線裏感覺不到敵意。看起來并不是哥布林或者是獸人,究竟是什麽人呢。
“在那裏有誰在嗎?”
我姑且詢問一下。
在我的呼聲下,一名少女從樹的陰影裏走了出來。
年齡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可能要小一些吧,是一名有着白白的肌膚和碧藍色頭發的美麗少女。
爲什麽少女在這種地方呢,難道和剛才的魔物一樣,她也是魔物嗎。
但是,從她身上卻感覺不到任何的敵意。她的視線和剛才的魔物那令人不快的視線不一樣。

“迪哈魯特大人,那可是精靈是也。”
“她是精靈?”
仔細一看才發現,正如所說的那樣有着特征性的長長的耳朵。
記得盧加斯說過,精靈族遠比人類長壽,而且隻要女性。而且,精靈族整體的魔法能力遠比人類要高。因此就算是在魔物衆多的森林裏,不靠城牆也能生活下去。
然後若是她們和人類相戀的話,常常會把人類給拐走。

我看向她。要是對象是她的話,大概就算被拐走,人類的青年大概也不會感到厭惡吧。嘛啊,雖然是和自己無緣的事就是了。
這個精靈究竟找我有什麽事呢?

“那個……你們是神明大人嗎?”
精靈少女戰戰兢兢地詢問到。
“不,我可以說是人類…嗎?”
我用疑問來回答。
實際上有點兒在意,把這個世界裏的人類和我原來世界裏的人類相提并論真的好嗎。
畢竟自己擁有着遠勝于這個世界裏的人類的超人般力量,憐侍他們也一樣。雖然外表相似,但說不定在種族上是不同的。

“騙人,連我們都打不過那家夥,人類怎麽可能赢得了六頭水怪。真的不是神明大人嗎?”
看來剛剛打倒的魔物叫做六頭水怪。
“不,絕對不是神明大人喔……”
我并不是什麽能被稱爲神的偉大存在。
“是那樣嗎……”
少女靠近了過來。然後來到了面前,上下打量着我。
“嗯~,那麽你是什麽人呢?爲什麽會在這種地方……?”
少女把臉靠了過來。
從少女的眼瞳裏映照出我自己。不自覺地移開了目光。在原來的世界,除了白音以外還沒有這麽靠近過女孩子,心髒砰砰直跳。
“不…不,隻是一個在旅行的人類而已。剛好在附近尋找能露宿的地方而已。。”
我慌張地回答。
“啊啦,進不去人類的住所嗎?”
人類的住所,大概指的是帶有城牆的都市吧。對少女的疑問點了點頭。
“是的……稍微有些理由……”
“嗯~~,那就是說沒有地方可去吧。呐,要不要來我家?”
“诶!?”
我震驚了。精靈雖然會和人類的年輕人戀愛,但我聽說,和人類的關系并不是很友好。
看向少女。完全感覺不到任何的敵意。雖然那視線讓人感覺有點不好意思,但并不會讓人不快。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6 pm

我稍微思考。
“那麽,就請讓我承蒙好意吧。”
輸給了好奇心。對精靈族的生活産生了興趣。
“嗯,可以啊。”
精靈少女開心地笑着。然後帶着我們走進森林裏去。
“被喜歡上了是也~”
納特捉弄般地說着。
确實,能夠從少女身上感覺到好感。

少女在前方走着。
走了一會後,周圍的景色發生了變化。
明明看上去隻是普通的森林,但明顯有什麽地方不一樣。
“真厲害呢,居然注意到了結界。”
“結界?”
“對,是施展了能夠擾亂侵入者的感覺的魔法。所以,緊跟在我身後吧。”

少女就這樣繼續走着。
然後來到了一顆巨木的跟前。
那是一顆無比巨大的樹,在樹的枝幹上建起了複數的房子。
看到這以後不由得由衷地感歎。這就像曾在電視上看到過的樹屋一樣。

“這裏就是我家哦。”
少女說到。
“忒斯!!!”
從上方傳來了聲音。看向聲音的方向,一名女性從樹屋裏走了出來。
是一名比精靈少女稍微年長一些的女性。那名女性從樹屋降落下來。
“啊,媽媽!!我回來啦!!”
對媽媽這個詞語吓了一跳。還以爲是姐姐……
“忒斯!!‘我回來了’才怪吧。究竟去哪了!!而且……”
少女的母親看向這邊。
“這位先生是……?”
少女的母親緊盯着這邊看。
和少女一樣的美女,被這樣看着總覺得沒法平靜下來。
“媽媽!!這個人好厲害的喔!!居然打倒了那個六頭水怪!!”
少女拉着我的手臂開始介紹。
少女柔軟的身體和自己緊貼着。
“六頭……那眼泉水裏的六頭水怪嗎……”
少女的母親上下打量着我,
“雖然……看起來好像不是很強……”
聽了後差點摔倒。
“媽!!那麽說太失禮了!!”
少女抗議到。
“是呢,非常抱歉。初次見面,人類的先生。我是哈蒂之森的妲維娅,那邊的忒斯的母親。”
自稱爲妲維娅的少女母親行了一禮。看來,少女的名字叫做忒斯。
“是的,我是……我叫黑,正在旅行的途中。”(黑樹日文爲クロキ,kuroki,原文假名用的是クロ,kuro,漢字是黑。感覺隻有一個字很奇怪的同學可以腦補爲庫洛)
自己迷茫了一會,決定使用假的名字。雖然也可以用真名,但是還是存在着不意間自己的名字傳到白音他們那裏去的可能性。因此盡量不去用真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6 pm

“媽媽。黑好像正在旅行的途中,招待到家裏也可以吧。”
忒斯不等得到母親的許可,就打算把我拉進房子裏去。
“那個忒斯小姐……”
正想說不取得母親的同意也沒關系嗎的時候。
“真拿你沒辦法呢,黑先生,請來我家坐坐吧。”
居然,馬上就同意了。
說實話,這麽簡單地把不認識的男人帶進家裏真的沒問題嗎。還是說,這裏的文化本來就是這樣的呢?
根據盧加斯的話,精靈族應該沒有對人類這麽友好才對的。難道說盧加斯的知識也會弄錯嗎。

忒斯家建造在巨木的高處。但沒有任何能登到上面的類似爬梯或是樓梯的東西
她們要怎麽上去呢?這麽想到的時候,忒斯輕盈地飛了起來,很簡單就飛上去了。看來,對于能使用精靈魔法的精靈來說,這種高度是一點而問題都沒有的。
“黑也來吧!!反正會飛的吧!!”
忒斯露出了純真的笑臉。

我自己也飛了起來,帶着點期待到達了樹屋。
然後看到樹屋後,不由得發出了感歎。
原來樹屋并不是建在了樹上,而是樹屋本身就是從樹幹上長出來了,樹幹膨脹後形成了家。真是不可思議。

進到裏面後,發現房子的架構意外地堅固。房間裏面不用火,而是使用光精靈來滿足照明。
想起人類世界使用沾上油或松脂的火把來照明的事,明顯感覺到精靈的生活更加充滿了魔法的氣息。
看向周圍的家具,也是應有盡有,和人類世界完全不一樣。然後其他能看到的東西,好像都有魔法使用過的痕迹。
雖然精靈的住所從外面看起來感覺很原始,但似乎遠比這個世界的人類要住得舒适得多。
由于魔法的存在,在某種意義上,這個世界說不定比原來的世界還發達。

“黑先生請坐到這邊來吧。現在我去上茶,忒斯過來幫忙。”
“是~”
回到樹屋的妲維娅和忒斯走向了廚房。
從生活氣息來看,住在這樹屋裏的好像隻有她們兩人。
過了一會,兩人回來了。手裏木頭做的小籃子裏裝着茶和食物。
兩人把茶和食物擺到了我眼前的桌子上。
茶呈清澈的淡紅色,沁透出芳香。
食物則是一塊扁平的方面包,和切圓的胡蘿蔔和白菜炖湯,最後還附帶一塊帶有幹果的蛋糕。
“請享用吧,黑先生。”
我抿了一口茶,是第一次嘗到的味道,但相當可口。
嘗了一口蔬菜。雖然稍微味道有點兒清淡,但因爲到現在爲止一直都沒吃到過什麽像樣的東西,吃了來也是相當的美味。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7 pm

“請問味道怎麽樣?”
妲維娅向我問到。
“啊,不,我到現在爲止都沒有好好地吃過一頓正經飯,實在是相當的美味。”
比起人類,會款待自己的反而是精靈的這邊。剛才普特亞王國的門衛和入國管理官,把我當作是什麽可疑分子一樣趕了我走。雖然在這個世界裏我确實是個可疑分子,但可以的話真不想受到這種對待。
“是這樣嗎,那就請多吃點吧。”
妲維娅勸誘我多多品嘗。
我大口地把久違的美食放進嘴裏。
忒斯滿足地笑着看着這樣的我。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07, 2018 9:18 pm

◆暗黑騎士黑樹

“這麽舒服的床真是久違了。”
入夜後,我被帶到了寝室。
“總覺得有點奇怪的說……”
納特帶着驚訝地聲音說到。
“雖然不太詳細精靈族的事是也,爲什麽會款待到這個份上呢?無法置信是也。”
對于納特的疑問我也同樣地感覺得到。
今天明明才初次見面。雖然去過好幾個人類的都市,但所有人都很冷漠。作爲異種族的精靈,爲什麽會對自己好到這個地步的呢。
雖說,精靈有時會罕見地和人類相戀,但基本上對人類并不友好。

“但是啊,納特。從她身上感覺不到任何敵意啊。”
并沒有感覺到稱爲忒斯的少女的厭惡感,不如說有點兒好感。
“會不會是被施加了什麽精靈魔法呢是也?”
“不,我想大概沒有。”
因爲,納特的模樣很正常。老實說,我覺得我的抗魔力應該比納特高。
萬一被施加了魔法的話,納特應該會像剛才遇到的魔物的時候那樣,變得很奇怪才對。
當然要是隻有我自己被施加了魔法的話那就要另說,可忒斯看到過納特說話。應該是注意到了它有着和人類同等的智慧才對。真的有什麽企圖的話,應該是不會隻對我施法的。

“不過,我想大概是有什麽想法的吧。有什麽要拜托我的事情也說不定……”
不過那究竟是什麽我倒不清楚。但是既然受了一宿一飯的恩惠,報答回去也是應該的。
“要拜托的事情是也?”
“她看到了我打倒了六頭水怪。說不定想要拜托我去退治一下其他的什麽魔物。”
“原來如此,那麽的話就能夠理解了是也。”
納特同意般地點着頭。
看到納特好像釋然了以後,我就鑽到了床上。
對這蓬松的柔軟度感到驚訝。
“真是厲害啊,就算是原來的世界裏,也沒有柔軟到這種程度的床。”
雖然沒有睡過高級的絨毛棉被隻能靠想象,但說不定會比想象的還要好。
忒斯禮貌地連納特的床都準備好了。

“晚安,納特……”
“晚安是也
久違地好好地睡在床上。感覺非常的舒适,能夠聞到從床鋪傳來的香味。
在路途上一直都沒有好好地睡過覺,因此可能積累了一些疲勞,馬上起了困意。
感覺到意識慢慢地墜向黑暗。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256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2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 11, 12, 13  下一步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