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騎士物語

6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 5, 6, 7 ... 11, 12, 13  下一步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4 pm

 是從宰相的態度裏看出了什麽吧,加彌走了出來。
「你,你是加彌大人!!」
 宰相看向加彌吃驚。沒有注意到隱藏在憐侍的影子裏的加彌。

「兩周不見了,宰相大人」
 兩周前加彌和宰相見面了嗎?聽到這句話加彌以外的所有人都很驚訝。
「不用擔心。關于住宿和其他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
 加彌稍稍微笑。
 ◆
 我們移動到了離羅庫斯的王宮稍微有點距離的宅院。
「久等了,大小姐」
 三個女仆身姿的女孩子低頭迎接我們。
 這個宅院是加彌買的別墅。

 然後,她們是加彌的部下。
 實際上加彌在我們冒險的時候,在看家的時候對商業出手了,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成爲了有錢人。
 當然,加彌向商業出手賺到很多錢是爲了京華,與其說是加彌變成了大金主,不如說是京華變成了大金主才更正確吧。
 僅僅花了兩個月就成爲這樣的大金主的加彌手腕讓人吃驚,不過加彌說是使用了勇者的名字,在以前的世界是用不了的手段賺錢。

 畢竟,加彌在做生意的時候沒有交過任何的稅金。
 因爲是勇者的妹妹,聖蕾娜莉亞共和國沒有收取稅金,其他國家在聽到勇者之名的時候,也沒有收取。也就是說,收入得到的部分就是利潤。所以能成爲有錢人。當然,也使用了一些其他的狡猾的手段賺錢。
 現在在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爲京華建造了巨大的宅子。

 然後加彌在兩周前在這個有溫泉的國家羅庫斯買了別墅。加彌也會在其他國家購買不動産,羅庫斯的這間屋子也是其中之一。
 買著間屋子的時候好像和宰相見面了的樣子。本來這個國家的溫泉是羅庫斯王家獨占的,不允許其他人占有。加彌好像強行扭曲了那個。

 想象了一下那個時候的宰相,好像很可憐的樣子。不過,拜此所賜得到了這個帶有溫泉的別墅。所以這樣就好了。
 這間屋子本來是這個國家的溫泉設施之一,加彌兩周前買下來後就改建成了房屋。
 雖然還在改建的途中,但是作爲我們的居住處已經完全夠了。終于可以從這件衣服中解放了,松了一口氣。
 女仆在屋子裏帶路。

 這個女仆是加彌在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的部下的少女之一。其他還有在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看到過的加彌部下的少女作爲女仆。因爲能離憐侍很近,所以來應征女仆的少女層出不窮。加彌從中選擇女仆。選擇的標准是要有一定的容姿和能力。
 現在帶路的女仆是那些人的其中之一。
 被選擇的少女被加彌和前輩女仆們訓練著,這個女仆的禮儀也被很好的訓練過。
 在被帶到了房間更好衣後,大家都聚集在同一個房間。全員都換上了普通的衣物。憐侍變得稍微有點遺憾的臉什麽的。看不見。

「那麽來說一說以後的事吧」
 房間裏沒有女仆也沒有護衛,只有從異世界來的我們。因爲接下來要開始會議了,所以讓他們退下了。
「首先,有奇怪的家夥嗎?」
 我問過後,有幾個人點了點頭。
「和往常一樣,淨是一些奇怪的人」
 理乃說道。但是理乃說的怪人是平常的那種,隨便怎樣都好啦。
「無視那種隨便怎樣都好了的人……」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4 pm

 沒必要一一在意那些家夥。
「緒美。你感知到了什麽嗎?」
 緒美是我們中感知能力最強的。
 感知能力有物體感知、魔力感知、敵人感知、毒感知等等。
 物體感知的話憐侍、白音、加彌也能使用,魔力感知的話我和京華都能使用,敵人感知的話白音和加彌可以使用。
 然後,緒美是這四種,全部的感知能力都有。

 魔力感知的話是我更厲害一點,不過物體感知和敵人感知等等在我們中緒美的能力是最高的。
 緒美都沒發現奇怪的家夥的話,還有誰能發現呢。
「雖然有很多奇怪的家夥,千雪說的那種奇怪的家夥可沒有哦」
 根據緒美所說感覺到了敵意,是平常那種來自憐侍的粉絲的女孩子的敵意,沒有什麽特別注意的,男性的視線也是與以往一樣,怎麽說也沒什麽。

「那麽,接下來是迪哈魯特的事……」
 我把這個名字說出來後,大家的表情都改變了。
 當然的吧。打到那個憐侍,白音完全不是對手。對于現在的我們來說是最危險的存在。
 而且,來到羅庫斯王國的真正目的是爲了阻止迪哈魯特要做的事。

 那個目的是爲了奪取聖龍王的角。雖然不知道是用來幹什麽。但對于這個世界說不定是很危險的事。
 但是,艾利奧斯的神明們卻什麽也不做。行動的只有蕾娜。
 這個世界的神明不去解決這個世界的問題,反而是我們拼了命去解決,肯定有哪裏搞錯了。
 所以我反對與迪哈魯特再次戰鬥。

 但是,憐侍接受了蕾娜的委托。憐侍要行動的話,包括我的其他的女孩子也不得不行動,最後還是要戰鬥啊。
 我能做的事,只有拖延行動而已。本來的話我們能更早的來到羅庫斯王國。
 想通過故意遲到而避免與迪哈魯特戰鬥。但是,最後還是趕上了。
 迪哈魯特現在在哪裏呢?

「你覺得迪哈魯特已經來了?」
 我看了看四周向大家問。
「果然是不知道呢。雖然有集中精力去尋找過。但是沒有找到像是暗黑騎士的家夥」
 緒美說道。在來到這裏的期間使用了物體感知,半徑兩千米以內並沒有找到。雖然有考慮到藏在結界裏的可能,但是那麽強的家夥有必要藏起來嗎?是還沒有來到這個國家嗎?

「如果有敵意的話倒是能明白……」
 白音說道。白音和加彌還有緒美能使用敵人感知,沒有向這邊有敵意的話是感知不到的。
 迪哈魯特和白音戰鬥的時候白音的敵人感知沒有起反應。是因爲沒有把白音當做是敵人吧。真是個強得不得了的家夥啊。

 回想起來,迪哈魯特傷過的人只有憐侍一個人。只把憐侍當做敵人的可能也是有的。
 但是憐侍無法使用敵人感知。明明直接戰鬥系的白音和加彌能使用敵人感知。從某種意義上這也是憐侍的風格。
 憐侍在以前的世界裏被男性投以那樣的敵意也能坦然面對著。把面對敵意當做家常便飯的憐侍是不需要敵人感知的吧?

「在這附近探索一下吧?」
 緒美這樣提案。
「不,不那麽做也好。搞不好的話會惹是生非。而且,迪哈魯特去取角的時候這個鈴铛會告知我們的」
 我把鈴拿出來。而且, 沒有必要積極主動地行動。
「是啊,好不容易來到有溫泉的國家。悠閑的放松吧。」

 憐侍說道。
「關于那個的話我也贊成。享受難得的溫泉吧」
 很久沒有與憐侍有相同的意見了。
 憐侍碰到了快死去的危險的事,回不去了的事,穿上了奇怪的衣服的事,討厭的事不斷發生。想轉換一下心情。
 難得來到了溫泉的國度,不悠閑一下嗎。
 我們結束了會議,去享受溫泉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5 pm

◆羅庫斯王國的騎士雷因巴

「勇者的護衛有我們就夠了,沒有你們出場的機會。請你們去街上巡視確認有沒有想加害勇者大人的人」
 想成爲勇者的護衛而過去,卻被神殿騎士這麽說了。
 被選出來的自由戰士中也有被那些神殿騎士無禮的言語激怒了的人。
 明明上次根本就沒有帶這樣的護衛。這次在短時間內招募到了可以值得信賴的人,而這一切好像都是白費了一樣。

「抱歉。難得讓你們久等了……」
 對召集而來的所有人道歉。
「沒辦法啊,有那些有名的的神殿騎士作爲護衛,根本就沒有我們出場的機會啊。」
 加裏奧斯安慰我。
「嘛,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雷因巴閣下。即使努力也有不結果的時候也是有的」
 黑也沒有特別在意。

 當然,聚在一起的自由戰士裏也有生氣的人,那些人被加裏奧斯說服了。
 而且,無論多麽生氣,什麽都做不了是事實。
 聖蕾娜莉亞共和國的神殿騎士團在大陸東部是最強的,來了二十名那樣的騎士,根本就沒有我們出場的機會。
 就如神殿騎士所說的,只能做巡視這樣的事。

 有點丟人。
 想著爲什麽不得不變成這樣的呢。
 我覺得不走運啊。本來的話應該和其他的騎士不同,在節日的前一天就結束工作。在節日期間如果發生了什麽事,作爲預備人員而待機。

 正因爲如此,成爲突然來訪的勇者的護衛,其他也有僵屍的事之類的,突然發生的問題太多了。
 本來應該在節日期間和阿露米娜一起享受祭典。因爲不會發生什麽能成爲問題的事,所以應該沒問題的啊。
 但是阿露米娜又不得不成爲勇者的引路人,整個節日期間都不能在一起。真是禍不單行。
 因爲巡視不需要這麽多人,所以就讓自由戰士們解散了。

 剩下的只有加裏奧斯和黑。
「我要陪雷因巴一起巡視,你呢?黑。」
 加裏奧斯向黑詢問。
「我也打算去巡視。如果沒有發生什麽特別的問題的話,我想去參觀一下節日」
 和其他的自由戰士不同,加裏奧斯和黑來幫忙了。向那兩個人表示感謝,他們都笑著說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
「對了,黑。巡視結束後要不要去找個來到這個國家的女人?」

 突然加裏奧斯向黑提出邀請女性的事。
 以遊客爲目標,有很多娼婦來到了這個國家。瞄准了這個而說出話的,是加裏奧斯。
 黑好像不太想做這樣的事,但如果看到了勇者帶來的女性,可能會變得想做這種事吧。
 因爲看到了勇者帶來的女性們的那種身姿,現在這個國家的那種店變成大盛況了吧。現在那些被刺激的男人們肯定在發泄著邪惡的情欲。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5 pm

 而且我認爲有必要盡量不要讓普通女性市民受到傷害。
「嘛,稍稍加油吧」
 黑苦笑這說道。

 從黑的語氣裏聽得出他是把加裏奧斯的話當做玩笑。但是,加裏奧斯可能是認真的。
 黑就這樣走開了。就像說的那樣去巡視了吧。
「進展順利的話應該會帶到房間裏吧,先和貝妮羅娅說一下吧」
 加裏奧斯向黑的背後出聲。黑向後揮了揮手。
「那麽,我也該去了吧。說起來,僵屍的事怎麽辦?」
 說的是昨晚引起騷動的僵屍的事吧。

「阿露米娜去借助勇者大人的力量了。如果是以斯特裏希斯爲對手的話,那麽不能說是與勇者大人沒有關系吧」
 有一種叫斯特裏希斯的魔物。
 外表是鳥與人類女性相結合的東西。
 與在中央山脈居住的哈比族和在南海出沒的塞壬族相似。

 不同的是,哈比族是鹫的翅膀,塞壬族是海鳥的翅膀。與此相對,斯特裏希斯族是貓頭鷹的翅膀。
 因爲有著貓頭鷹和人類女性結合的外表,所以斯特裏希斯是夜行性的。
 如果只是那樣的話,還不是很危險。斯特裏希斯的可怕之處在于她們會吸食人類的血液。另外她們種族的特性是擅長使用死靈魔術。
 那個斯特裏希斯的一族不知何時在靠近羅庫斯王國的塔裏居住著。

 因爲那些斯特裏希斯,周邊國家有很多人犧牲了。羅庫斯王國也是一樣的。
 在擁有翅膀可以飛翔的她們的面前,城牆沒有任何意義,構不成防禦。
 因爲她們無法在白天行動,所以要打倒的話必須在白天。但是,斯特裏希斯會躲進塔中,進入塔裏的話又會中她們巧妙設置的陷阱,遭遇呼喚出來的不死物,所以討伐一直都不是很順利。
 不知道該不該說幸運,斯特裏希斯沒有毀滅成爲食物的人類的想法,也沒有想過毀滅周邊的國家。但是,就算是這樣,也出現了犧牲。

 一個月稍稍之前,情況改變了。一只斯特裏希斯在晚上襲擊了勇者一行人。
 當然,那只斯特裏希斯被反過來打倒了。
 但是,事件就沒有那樣結束。第二天晚上,斯特裏希斯們帶著僵屍組成的不死物大軍襲擊了羅庫斯王國。是作爲對同伴被幹掉的複仇吧。
 但是那是愚蠢的行動。對于還在羅庫斯王國的勇者來說,幾百頭不死物根本不是對手,用魔法作出了一個類似的太陽,不死物們一瞬間就被消滅了。

 勇者們將襲擊來的斯特裏希斯一只不剩地打到了,而且就這樣前往斯特裏希斯居住的塔,將殘存的都消滅了。
 因此斯特裏希斯已經不存在了。本應是那樣。
 但是,像是爲了趕上節日一樣,僵屍們又出現了。說不定是還有殘存的斯特裏希斯。
 斯特裏希斯可能憎恨著這個國家吧。但是,斯特裏希斯強到我們難以對付。所以想要借助勇者的力量。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6 pm

 如果是喜歡女性的勇者的話,可能會聽從阿露米娜的委托。
「這樣好嗎,我聽說勇者下手很快啊,不會對公主大人出手嗎?」
 加裏奧斯擔心的說道。
「不會吧……。勇者大人周圍有很多美麗的女性。沒有必要特意對阿露米娜出手吧?」

 雖然是這麽說,但還是有點不安。爲勇者帶路是阿露米娜自己提出來的要求。以前阿露米娜也和勇者見過面。可能有過什麽吧。
 但是,最後好像什麽事也沒發生。勇者什麽也沒能做成,阿露米娜既有戀人,又是公主,所以沒法抱怨吧。
 什麽都沒有發生就好。但是。
 心情一陣煩悶。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7 pm

◆暗黑騎士黑樹

「真是厲害的裝扮呢……」
 想起了白音她們裝扮。
 那個身姿保存到了腦內的文件夾裏。什麽時候都能調出來。
 看到白音她們通過的身姿,男人們都目不轉睛地盯著。

 當然會看的吧。我也搖搖晃晃地被吸引了。
 看到了好久沒看到的刺激性的東西,下半身變成那樣是不可避免的吧。
 不用披風隱藏的話,看起來完全就是變態把。
 本來在娜迩葛爾,刺激就少。自己的周圍都只有人外生物。唯一身姿像人類的女性只有莫娜,因爲莫娜不太喜歡自己,所以沒法靠近。

 想起上次幫助的人類的公主莉潔娜。有一種因爲是自己的奴隸,所以可以拜托H的事的感覺。但是,考慮到莉潔娜的將來,因爲一時的邪惡的情欲而傷害她的話是不行的。
 既然已經救過她一次了,就想幫她到最後。我也想辦法讓她將來回歸人類社會。爲了將來她的丈夫,希望能讓她無傷回去。
 雖然是這麽說,但是很難。

 就像昨天在浴場開玩笑那樣,考慮著是不是真的要去那種店。
 那個時候,開玩笑地說了那種話,總覺得是在用金錢買女人,所以感覺不太好。
 這都是白音她們的錯啊。那身姿真是真的不好。白音你的屁股不是完全露出來了嗎!
 小時候我們明明還一起洗過澡,成長起來後連泳衣的身影都沒看見過。
 那樣的成長了嗎……。胸部變得豐滿,腰變得纖細,對青梅竹馬的成長心跳不已。

 白音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在憐侍面前一直都是那樣的打扮嗎?
 在街上走著的時候想起憐侍的臉。
 憐侍的臉上滿是得意。
 憐侍的表情像是在說。怎麽樣,你們沒辦法帶著這麽好的女人一起走吧?像是在炫耀一樣。
 看見那樣的憐侍的男性們,肯定在念叨著憐侍什麽。

 雖然不知道爲什麽打扮成那樣,但也一定是憐侍讓她們去做的吧。
 非常的羨慕。如果是自己拜托的話,白音是不會穿成那樣的吧。
 拜托了那樣的事的話肯定會無言的給予飛拳吧。
 想著想著就越來越失落了。拜此所賜,下半身冷靜下來了。
 遵守和雷因巴的約定,去巡視吧。

 說實話,成爲憐侍他們的護衛實在是很蠢。但約定就是約定。
 暫且去看看有沒有人想加害憐侍他們吧。
 我登上了是這個國家最高建築物的城牆,看著羅庫斯王國的街道。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後,我的視力變得格外的好。就算是從城牆的上面,人們到底在做什麽,連細節都能看見。
 確認一下有沒有奇怪的家夥。
 看向中央。有一群看起來有點危險的咕嘿咕嘿這樣說這話的團體。是從聖蕾娜莉亞共和國來的佐佐木理乃的親衛隊。拿著描繪了佐佐木理乃的旗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7 pm

 都追到這裏來了嗎……。我對此感到厭倦。
 真是群危險的家夥,那種程度的話神殿騎士也能應對的吧?。就這麽放著不管好了。
 看了一下不同的地方,注意到了奇怪的事。說起來,爲什麽他們的周圍有這麽多人呢?
 仔細凝視,有點不妙。
 他們在賣憐侍的身邊的女孩子的肖像畫。不只是佐佐木理乃,白音和其他人的都有。而且是今天穿的服裝的肖像畫。

 也許是使用版畫什麽的進行量産了吧。有著相當多的數量。
 差點把這麽重要的情報漏掉,對自己的粗心咬了咬牙。
 之後去買吧。
 接下來看向右邊。沒有特意尋找誰,發現了五個神殿騎士。
 和剛才見過的神殿騎士不是同樣的人。

 和神殿騎士他們見面是第二次了。穿著在我入侵蕾娜神殿的時候的一樣的大衣。
 爲什麽在這裏呢?
 想了想,是交班後去休息的護衛吧。
 看見他們和普通人的男性起了爭鬥。
 聽了聽他們的話。好像是爲了娼婦起的爭執。

 向蕾娜進行愛的宣誓,不會對其他女性心動。實際上卻不是這樣嗎?
 嘛,待在打扮成那樣的白音她們的旁邊卻又什麽都做不了,變得奇怪也是沒有辦法的。不如說這是人類的反應。
 最後看向左邊。沒有什麽特別的。但是視線停在了一名女性的身上。那名女性用風帽隱藏了臉。身姿與在那裏的觀光客相同。
 但是不知道爲什麽眼睛離不開。

 想著爲什麽呢仔細凝視。然後注意到了她的真實身份而吃了一驚。
 沒有帶有看的話是不會注意到的吧。
 爲什麽她會在這種地方?
 難道說,真的有對勇者們來說是危險的存在?
 我急忙跑下城牆。
 然後到了那個女性的地方。

 女性注意到了這邊。
「迪……迪哈魯特!?」
 女性很驚訝地看向這邊。
「好久不見。女神蕾娜」
 我在女性的前面行禮。
 雖然說是裝作普通的人類,但是騙不過我的眼睛。
 在我眼前的女性毫無疑問就是女神蕾娜。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9 pm

2-4 女神的假日

◆智慧與勝利的女神蕾娜

 莫娜。
 那是莫德斯使用我的頭發爲本,制作的仿制女神的名字。也就是我的複制體。
 要說到爲什麽,我會知道她的存在呢。雖然莫德斯沒有特意隱藏她也是一個理由,但是,她存在的本身就是理由。
 雖然不知道原理,有時她的知道的情報會在我的夢中出現。
 恐怕是因爲她是我的複制體吧。

 而且,莫娜會流出情報給我,而我這邊不會流出情報給莫娜。這應該是本體和複制體的差距吧。莫娜好像不知道我可以得知她那裏的情報。
 所以我是艾利奧斯裏最清楚娜迩葛爾的人。
 只是,連不想知道的情報也都知道了。
 沒有必要連莫德斯和莫娜每天晚上在做的事都知道吧。爲什麽我不得不在夢中看莫德斯那醜陋的裸體啊?說實話這真的是噩夢。我想讓這種事結束。

 所以才想到召喚憐侍他們去打到莫德斯。
 但是,由于莫德斯召喚了迪哈魯特,沒有能順利繼續下去。
 想著能不能對迪哈魯特做點什麽,與擁有預言的力量的女神卡薩相談了。卡薩也不知道應對方法。卡薩的預言之力是從無數的未來中看到最高可能性的未來,嚴格來說是未來視而不是預言。
 看不到不存在的未來和可能性很低的未來。而且是相當不穩定的能力,使用太多的話會有危險。所以不能再拜托卡薩了。

 只有自己想想辦法了。
 但是我能知道的只有,在娜迩葛爾的莫娜知道的。莫德斯沒有向莫娜說太多,而且有時情報也有錯誤。
 在迪哈魯特的召喚之前,莫娜也不知道。並不是說莫德斯不信任莫娜,莫德斯只是向莫娜尋求慰藉,並沒有過多的說成爲娜迩葛爾的問題的事。
 但是,就算是這樣,也有得到重要情報的時候。

 得到了迪哈魯特爲了制作我的複制體而前往了白銀的聖龍王的身邊這樣的情報。
 我想阻止複制體再一次被制作。
 但是,迪哈魯特非常的強。只靠我和我部下的女性天使族組成的戰乙女隊(瓦爾基裏)去阻止是很難辦到的。
 她們的戰力不如聖騎士團。對于毀滅了那個聖騎士團的迪哈魯特來說根本算不上敵人。
 所以,想讓憐侍他們行動。
 步驟是這樣的。
 爲了能知道迪哈魯特的到來,在聖龍王居住的洞窟的洞口張開了結界。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29 pm

 然後,迪哈魯特去取聖龍王的角。
 從洞窟出來後讓憐侍他們妨礙迪哈魯特的腳步。
 然後在妨礙腳步的時候讓戰乙女隊把角搶過來。

 交付給了憐侍他們作爲警報的鈴铛,告訴他們如果鈴響了就要趕快前往聖龍王的洞窟。
 然後,昨天從出去偵查的戰乙女那裏接到了迪哈魯特到達羅庫斯的消息,我們乘坐飛船急忙地趕過來了。
 從聯絡來看憐侍他們是昨天出發的,但是今天才到。在做些什麽呢。
 以他們的力量,應該能夠更早來的。

 不僅僅是憐侍,從異世界來的人都很強。說實話都有與艾利奧斯的神族相匹敵的力量。
 姑且把他們當做普通人類那樣使用。但是,把他們當做普通人類那樣使用真的好嗎。
 但是又不能當做是神。神就是指的艾利奧斯的神族,不是那樣的話就不是神。對其他的艾利奧斯地神明們沒有了解也不能當做是神。

 另外由于不具備種族的特性,也不能當做是上位種族的天使族和精靈族。因此,也只能當作下位種族的人類對待了。明明擁有和神一樣程度的力量。所以,使喚的時候有點困難。
 然後,考慮到他們遲到的理由,恐怕是千雪帶來的影響吧。她討厭讓憐侍和迪哈魯特去戰鬥。是故意遲到的。
 如果他們不肯戰鬥的話就很麻煩了。不這樣的話,都不知道是爲了什麽而召喚他們了。
 如果,再繼續礙事的話就使用這個吧。我摸了摸懷裏的小瓶。

 愛的魔法藥。
 喝了這個藥的人會愛上最開始看到的對象。是強化了魅惑魔法的魔法藥。我准備讓千雪喝下這個。
 這是非常危險的藥,喝下這個藥可以變成奴隸。
 如果要成爲奴隸的話,只需要施加支配魔法就好,但是被施加支配魔法的人能力都會下降。我想要的是她的能力,如果她的能力消失了的話就沒有意義。

 但是,如果使用這種藥的話,可以不用降低能力的支配。
 而且,這個藥是召喚憐侍的時候應該對憐侍使用的藥。雖然說是被召喚了,但也有可能不會服從召喚者的命令。
 如果不服從的話就使用這個藥。
 但是,因爲憐侍很幹脆的聽從了我的話,所以沒有使用這個藥。要是一開始給千雪使用了就好了。
 但是,這個藥有限制。

 首先,喝下藥的人看到的人必須是有一定程度,是可以愛上的存在。如果種族太懸殊,這魔法藥也沒有效果。比如說,喝了這個藥的猴子,即使看見狗也不會愛上狗。不過,如果那只猴子有特殊的嗜好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並且,就算是同種族,對于實在是遠離喜愛標准的對象,效果很弱,只會變得友好而已。
 讓千雪喝的話,已經足夠了。只要在我拜托憐侍的時候不阻止我就好。
 其次,如果有完全愛上了的對象的話,也會沒有效果的。也就是說,喝過這個藥的人再喝這個藥是不會起作用的。會因爲同時愛著不同的人而産生矛盾。同樣的理由,對于愛著主人的使魔和本來就愛著某個人的人使用的話是沒有效果的。

 同時,也與喝下的藥量與那個人的魔法抵抗力有關。抵抗力強的人喝少量的藥也不會有效果。
 讓千雪喝多少才夠呢?現在拿著的是非常強力的魔法藥。如果是普通人類的話,只需一滴就會永遠的愛上吧。
 如果是擁有與神族一樣的抵抗力的人會怎麽樣呢?
 如果沒了這瓶藥,就再也沒法入手了。因爲這個藥太過于危險,在艾利奧斯是被禁止的東西。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30 pm

 畢竟,效果一旦生效的話無法使用魔法從外部消去,只能靠自己的抵抗力消去。
 這個藥也是一樣的。艾利奧斯的神族要是使用了的話不單單只是流放。這就是那樣危險的藥。
 但是至今一直沒有對神族使用過,不知道對擁有神族一樣的抵抗力的人有多麽大的效果。
 憐侍他們必須和迪哈魯特戰鬥。

 不能就這樣被取走角。
 不過,運氣很好,迪哈魯特的行動也很慢。他好像來了這邊,不過,還沒有取到角。雖然憐侍他們遲到了,結果還是趕上了。

 但是,關鍵的是不知道迪哈魯特現在在哪裏。
 擅長搜尋的部下的戰乙女也沒有能找到。
 爲了不讓迪哈魯特發現,讓空船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待機,不知道現在怎麽樣了。
 所以我決定,爲了讓千雪喝下藥,順帶調查一下現場而一個人來到了羅庫斯王國。
 戰乙女們也想與我同行,但是她們中沒有能做到隱秘行動的人,她們行動的話肯定會引人注意,所以只有我來了。至少比戰乙女們隱藏得更好。

 雖然我也不太擅長隱藏,但人類是發現不了我的吧。
 問題是迪哈魯特,不知道他的探知能力有什麽程度。如果有憐侍的同伴緒美差不多一樣的程度的話,可能會被簡單的發現。
 另外,就算沒有緒美的程度,只要有意識的話,就算只有白音和加彌那種程度也能很輕松地發現。我的隱形也只有這種程度。

 我隱藏起來,警戒著進入了羅庫斯王國。
 感知著交給憐侍他們的鈴铛的魔力,向那邊前行。
 但是,走著的時候有什麽人攔路了。
 看到那個人的臉感到驚愕。
 那張臉曾經在我的神殿裏見過。

 漆黑的頭發,潔白,纖瘦而整潔的臉,看著我的兩個如同黑水晶一樣的瞳孔。
「迪……迪哈魯特!?」
 攔路人是迪哈魯特。
 沒想到,這麽簡單地就被發現了。
「好久不見。女神蕾娜」
 這麽說著的迪哈魯特向我行禮。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31 pm

◆黑發賢者千雪

 屋內的溫泉是寬敞舒適的。
 加彌得到了比較小規模的溫泉設施,盡管如此,也是能讓數人同時進入的規模。這裏只有我們六個人在使用。在這裏遊泳都可以。
「怎麽了,緒美?」

 泡在溫泉裏的緒美一直看著我。
「我覺得千雪的頭發很美麗呢」
「是嗎,謝謝。」
 說我的頭發很漂亮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再怎麽多的贊美也不會厭倦。
 只是,也有認爲只有頭發很美其他地方都沒什麽的時候。
「不愧是被稱爲黑發賢者呢」

 我被冠以黑發賢者這樣的別名。擁有別名的不只是我。
 白音是劍之乙女,理乃是妖精的舞姫。
 白音和理乃也一起進來泡溫泉。兩個人都把頭發綁起來,和平常不一樣的感覺。白色的肌膚漸漸染上粉紅。
 看著兩個人來到這裏。
「呐,你們在說什麽?」
 理乃問。

「在說千雪的頭發很美麗的事喲」
「千雪的頭發確實很美麗呢。我也很羨慕」
「白音的頭發我也覺得很美麗」
 看著白音的頭發。平時是弄成馬尾,現在則是長發。
「是這樣的喲。特別是揮劍的時候馬尾辮飛舞,很漂亮喲。不愧是劍之乙女呢」
 聽到緒美的贊賞,白音變得有點害羞。

「劍之乙女嗎……很帥氣呢,真好啊」
 理乃有點羨慕。
「啊啦,我覺得理乃的妖精的舞姬也很好」
「就是那樣喲!!白音桑和理乃親都有別名,不好嗎。我也想要啊……」
 其實緒美沒有別名。在以前的世界裏被稱爲野生兒童,那個是不能說的。
「不好嗎?比起冠以奇怪的名字。」

 看向了稍微離理乃有點距離的兩個人。
 是京華和加彌。
 京華的別名是爆裂姫。在街上使用爆裂魔法而得到的。她本人是相當討厭這個別名。
「確實是這樣呢……」
 緒美接受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32 pm

「說到別名,光之勇者和白之聖女這兩個人現在在哪裏呢?」
 問了一下不在這裏的兩個人。
「白之聖女在准備晚飯」
 白之聖女是指的沙穂子。因爲這個住宅的女仆還很少,所以沙穂子也去做事了。也聽說了有羅庫斯王宮的料理人來幫忙的事。

 在我們之中會做料理的人只有沙穂子和加彌。
 沙穂子擅長家庭料理,加彌能夠做出在可以拿到聚會裏的食物。
 我也能做某種程度的料理,但是還是敵不過那兩個人。
 理乃和緒美和京華完全沒有自己做料理的想法。

 白音姑且也算得上是會做料理,但是做的不好。當然,在本人面前說不出口。
 曾經有過把鹹鹹的曲奇拿過來的事。
 雖然是想帶給憐侍吃,但是就算是憐侍也沒能吃下。平時吃著沙穂子的料理的話是當然的吧。
 沒有辦法,給了青梅竹馬的男孩子,不過他好像很高興,都吃下去了。
 他的肚子沒問題嗎?
 我沒有和那個青梅竹馬的男孩子見過面,不過理乃說他相當的帥。

 那個青梅竹馬的男孩子好像對白音有意思。不過白音喜歡憐侍。覺得他有點可憐。
 那個憐侍現在在做什麽呢?
「不知道光之勇者在做什麽呢」
 姑且,准備了憐侍用的浴室,不過現在好像沒有在使用的樣子。
「嘛,好像沒有過來偷窺呢」
 爲了防止偷窺,我在浴室裏張開了強力的魔法結界。

 就算是憐侍,在我們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突破這種事也是辦不到的吧。
 問題是由于這個結界的阻擋,結界外的事也沒辦法探知到。外面發生了什麽問題也不會知道。雖然憐侍什麽都沒做,這樣就好。
 要說到之後不知道會做什麽的話,不知道迪哈魯特和蕾娜之後會做什麽。
 那兩個人現在在做什麽呢?
 我讓肩膀沈入水裏思考著。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32 pm

◆暗黑騎士黑樹

 和白天一樣,大道上有很多攤子,有很多人走著。
 看著這樣的攤子,就會想起日本的祭典。
 雖說最近沒有去過祭典,小時候經常和白音一起去夏祭。
 自從沒有和白音一起去了之後,就再也沒有去過祭典了。
 果然,帶著可愛的女孩子去祭典才是男人的浪漫。
 所以,這種情況本來是很好的事吧。

 看向旁邊,有一名女性在走著。那位女性用風帽遮住了臉,只能看見嘴部附近的臉。
 但我知道取下那個風帽,下面的臉十分美麗。
 女神蕾娜。
 把白音她們叫來的罪魁禍首。
 和她見面已經是第二次了。爲什麽她會在這樣的地方呢?

 另外,是想對白音她們做些什麽嗎?
 雖然打算不再和白音她們扯上關系。
 但是,被委托成爲勇者的護衛,而且被拜托了去尋找有沒有想報複勇者的人。
 接受那個委托的時候說實話是很輕松的心情。憐侍他們很強,對于他們來說幾乎沒有什麽危險的存在。
 隨便看看,之後把後續工作交給神殿騎士就行了。

 所以,在城牆上發現她的時候真的吃了一驚。雖然帶著風帽,但毫無疑問那是蕾娜。
 既然找到了,就不能放任不管。
 因爲,我認爲她才是對于勇者們來說最危險的存在。
 所以,我在她的面前現身了。

 但是,現身了也好,這之後該怎麽辦才好呢。
 總之,先搞清楚她會在這裏是爲了什麽。當然,如果呼叫了憐侍他們的話我就不得不逃走了。
「真是意外的強硬呢,你」
 在一起走的時候,蕾娜有點責備地說。
 想起剛才的對話。

 向蕾娜詢問爲什麽在這裏,她說是爲了來參觀祭典。當然,那是騙人的。所以我對她說,我也來參觀,強行的一起來了。
 如果不是爲了看破她真正的意圖我是不會這麽做的吧。這不就是搭讪一樣的嗎?
「不,不能放著你一個人啊……」
 沒有撒謊。
「哼嗯——,這樣啊」

 蕾娜用手將風帽稍稍上擡,用估價一樣的眼神看向我。
 美麗的眼瞳捕捉著自己的身影。
 僅僅是這樣,心髒就跳動得很快。
「好吧,就讓你爲我護衛原諒你吧」
 蕾娜踏步。我在旁邊也一起前行。
 和美麗的女性一起參觀祭典。
 但那卻不是能稱爲約會的東西。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32 pm

◆暗黑騎士黑樹

「人太多,不太好走呢」
 走著的蕾娜這麽說道。
「因爲是祭典啊……。很多人都在享受著,一個人一個人地這樣走,稍微忍耐一下吧……」
 我向蕾娜責備道。

「是這樣嗎?」
 因爲蕾娜是女神,所以可能不太習慣忍耐。
 我爲了防止別人撞到蕾娜,准備走向前面當做盾牌。
「哦多。」(擬聲詞)
 我把蕾娜拉到身邊。蕾娜的背撞到了我的胸口。

 雖然成爲了盾牌這樣走著,但果然人還是太多了,稍稍靠近一點的話會比較好走,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餵!!」
 蕾娜憤怒的說道。
「抱歉,蕾娜。」
 我向蕾娜道歉。
「我,從來都沒有被男性這樣碰過。」

 暗指我碰到她了,蕾娜這麽說。
「抱歉,蕾娜。但是……。又不能使用力量把人都排除掉。」
 既然人多,就不得不相互照顧。
「嘛,好吧,那就放開我吧。」
 我放開了蕾娜。

「是這樣麽?那麽那個有點礙事,能收拾了嗎?」
 蕾娜指著攤子說道。
「不,那是祭典必要的東西……」
 實際上,攤子上的東西有時很貴賣不出去。但是,如果沒有那個的話就會覺得很寂寞。
「哼嗯——」

 蕾娜像是很無聊一樣回答。
 被和自己走在一起的女性以這種態度對待的話會很失落吧。
 如果這是真正的約會的話,心可能就在這裏折了。
 再說,沒有攤子的祭典還能說得上是祭典嗎?
 蕾娜說是來參觀祭典的,但是總感覺她不想看。果然,來參觀祭典是謊話。

 突然蕾娜止足。
「那個是什麽?」
 看向了蕾娜看的方向。
 那是描繪了佐佐木理乃的旗幟。

 看到那個有點焦躁。說實話那不是給女性看的好東西。
「那是理乃……?」
 蕾娜阻止了我然後馬上走了上去。
 是因爲想要買的人都買到了嗎,比起剛才看到的人數量要少。
 蕾娜越過人們的肩窺視著豎起旗幟的攤子。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34 pm

 我也看著,那裏有描繪了白音她們的畫。
 畫上是今日白音她們今天穿著的樣子。非常下流。
 畫得很好。有點看入神了,不過在蕾娜的面前先忍住。
「迪哈魯特。他們是理乃她們的信徒嗎?」
 蕾娜用稍微有點吃力的聲音說道。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呢……」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對他們的表現該說什麽。
 該說是多虧了偶像嗎。
「明明不是神族……」

 蕾娜的態度與自己想象得不一樣。對于作爲女神的蕾娜來說,人們崇拜不是神的存在,不是很有趣吧。
「你也想要那副畫嗎?」
 蕾娜指向了一幅畫。
 蕾娜指向的是畫有白音的畫。而且,那個聲音有點壞心眼。
 說實話,想要。

 但是,在其他女性的前面不能說想要吧。我在心裏叫到。
 我用鐵一樣的自制心,把身體轉向看不到畫的方向了,蕾娜就在前面。
 那種事情別問我啊。雖然說是假的,但也是在護衛中啊,聊起其他異性的話題是不是有點奇怪。
「不,因爲在我的身邊有你。」
 我看向蕾娜說道。做出眼睛裏沒有其他女性的態度。

「欸?!」
 聽到了自己的話,蕾娜發出了意外的聲音。
 蕾娜稍稍把風帽擡起,擡頭看我的臉。
 蕾娜的眼瞳裏浮現出自己的身姿。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啊。
 因爲真的是很美麗的女性。被一直這麽看著的話頭都快沸騰了。

 蕾娜有點沈思的樣子。然後,好像注意到了什麽,點頭。
「是呢,當然的呢。我這邊才更加美麗呢」
 蕾娜笑了。
「所以說,假的東西啊」
 嗯嗯地點頭。不明所以。

「走吧,迪哈魯特」
 在此走動。好像有點高興的樣子。
 直到剛才,明明還是不高興的樣子,爲什麽呢。
「啊,對了」
 突然停止了腳步回過頭來。
「下次,要不要試著穿上和那副畫一樣的服飾呢?」

「什!?」
 什麽―!!!
 在心中大喊。是到現在爲止的人生中最大的心中的呐喊。
 蕾娜說要穿成那樣。就算穿上衣服也明白,蕾娜的胸部很大。
 如果要穿的話,穿上誰的服裝好呢?

 白音的服裝嗎?還是說是憐侍的妹妹京華那樣?不!!應該是吉野沙穂子穿著的白色兔女郎……。
 突然就在那裏想了起來。
 蕾娜看到後。一直用眼睛看著這邊。
「開玩笑的喲……你啊,真的是好懂……」
 蕾娜用吃驚的聲音說道。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48 pm

「嗚嗚……」
 我想哭了。明明是想知道那邊的正真意圖,自己卻被玩弄于股掌之間。想更帥氣與女性接觸,無奈經驗值不夠。
 蕾娜這麽說完後背向自己,就這樣往前走。
 我難爲情的追了上去。

 走著走著就進入了人少的道路。接著進入了小巷子裏,幾乎沒有人。
 再往前走就什麽都沒了,想向蕾娜說回去吧的時候,蕾娜停下了腳步。
 看向前方,有一群騎士身姿的人。
 騎士們穿的衣服縫上了蔓草和白色的花形象的紋章。

 那個紋章在聖蕾娜莉亞共和國見過很多次了,是女神蕾娜的聖印。
 像麻葉繡線菊一樣的花叫做蕾娜草,好像意味著純心。
 被授予聖印的騎士們是作爲憐侍他們的護衛的神殿騎士。
 有五名神殿騎士堵住了道路。是想做什麽呢。
「那是,你的騎士吧」
 我也停下來看著神殿騎士說。

「不是我的騎士喲,是神殿的騎士喲。那種程度就想作爲我的騎士可不相符。」
 蕾娜回以冰冷的話語。神殿騎士是向蕾娜進行愛的宣誓的存在,而那份愛好像沒有傳達到。
 我覺得有點可憐。
「你的騎士只有憐侍嗎?」
 有點壞心眼地問。

 雖然在護衛中談到其他男性是違反禮儀的,不過作爲剛才的回擊,我還是這麽問了。
 但是蕾娜好像沒有生氣。
「哼哼。憐侍是無法成爲騎士的。騎士應該是講究禮節的人吧。那個自由奔放又旁若無人的憐侍與禮節這個詞合不來吧。」
 蕾娜笑著說。

 我也想了想,意外的意見相同。
「我覺得你是與我相稱的騎士,怎麽樣?」
 蕾娜看著我說道。
 我也看著蕾娜。
 聽了這些話的瞬間,心情高躍。
 對這些話感到高興。

 我覺得自己身體裏面的刺好像拔掉了一根。
 可能是對自己比憐侍得到了更高評價吧。非常無聊的對抗心理。是什麽時候開始在意的呢。
 我也是不服輸的性格。所以,從那一天開始磨煉劍術。爲了稍微能追上,注意到了容貌。
 但是,不管怎麽努力,都對自己沒有信心。
 所以,蕾娜的話語讓我的心動搖了。

 但是,然而――。
 搖了搖頭讓心冷靜下來
 認爲那個不行。
 蕾娜是不能信任的人。
 無論多麽的美麗,被怎麽甜言蜜語也不能盲目行事。
 所以搖頭了。
「你能邀請我,我很高興,但是,我不能成爲你的騎士。而且,就這麽簡單就背叛的人能被叫做騎士嗎?」
 我拒絕了蕾娜的提議。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7:49 pm

「確實是呢,簡單背叛的人可不適合做騎士呢」
 蕾娜好像接受了這個說法。
 我對那個態度松了口氣。想著蕾娜可能會變得不高興,不過好像沒有變成那樣。
 而且,我也不認爲我是能以騎士自稱的人。
 就算被蕾娜信賴,沒有莫德斯的話,也會辭退的吧。
「你們在看什麽!!」

 被搭話了。
 看到了一名神殿騎士靠近了。
 這些神殿騎士大概是從城牆上看到的那些人吧。
 確實好像在和娼婦一樣的女性起了紛爭。
 但是這附近看不到那個女性,是逃掉了嗎?

 神殿騎士看著自己靠近,然後把視線轉向了旁邊。
 哦呀?!看起來是注意到了蕾娜的存在。
 雖然蕾娜使用了隱形,但是能察覺到她的話。這個人,看起來是擁有相當魔力的人呢。
「帶著女人啊。是你的戀人嗎?」
 最初靠近的神殿騎士對我質問。

 質問的語氣讓我有點不高興。這裏明明不是你的國家。爲什麽不得不問這種事啊。
「不,不是的……」
「哦——?明明不是戀人卻把女性帶到這種地方來?」
 看了看四周,和普通小巷子的氣氛不同。

 看起來,在走來走去的時候來到了一個可疑的地方。
「這有什麽問題嗎……」
「哼,大概是被騙了才會被帶到這種地方的吧。但是,被我撞見了只能說你不走運。」
 神殿騎士過來了。
 蕾娜現在深深地穿著風帽,讓臉很難被看到。

 我本來想說這個女性才是你們該侍奉的人。
 但是,因爲使用了隱形,蕾娜是不想被知道真實身份吧。所以什麽也沒說。
 蕾娜在我的旁邊注視著這一切。
「現在我們在尋找有沒有想報複勇者大人的人!!你是不是那樣的人?」
「不,我並不是……」
 我否定道。

「真奇怪呢,會想向勇者大人報複的人只有你這種變態。不過,這次就放過你。快給我離開這裏!!」
 男人像是把狗趕走一樣對我揮手。
「真是危險呢,夫人」
 那個神殿騎士想觸碰蕾娜。

 那一瞬間我覺得很危險。
 按住了想觸碰蕾娜的神殿騎士的手,並把他扔了出去。
 被扔出去的神殿騎士屁股著地地摔倒了。
「你這家夥在幹什麽!!」
 那個神殿騎士說著這樣的話站起來抽出了劍。
 我可是保護了你啊。想這麽說。

 剛才,向觸碰蕾娜的時候,感受到了從蕾娜那裏來的殺氣。
 從感覺上來看,那個殺氣會毫不猶豫的把他殺掉吧。
 就這樣觸碰了的話,眼前的這個騎士就變成灰了也說不定。
 注意到了騷動,其他的騎士也接近了。
 他們也拔出了劍。

 可能會變成戰鬥呢。
 往常的話爲了避免麻煩就這樣撤退了。蕾娜在旁邊的話就不行了。
 倒不如說這樣做的話會讓蕾娜把他們都殺掉。這應該是要避免的吧。
「蕾娜,不能髒了你的手,去我的後面吧。」
 我小聲的說道並站在蕾娜的前面。
「好。」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8:02 pm

雖然話語很簡短,但是好像有點高興,是錯覺嗎。
「哼,要道歉的話就趕快趁現在。」
 是認爲被劍指著就會害怕嗎?
 就算蕾娜否定了,他們也還是蕾娜的騎士。
 明明我是被稱爲暗黑騎士的存在,這個情況我這邊才更像是蕾娜的騎士。

 雖然他們的裝束很華麗,但他們的行爲和昨天碰到的豬人沒有區別。
 難得的祭典,不想用血玷汙了,不會殺他們。只給他們一點小小的教訓。
 這樣想著,接近神殿騎士。
 我感到自己的內心變得冷靜了。
「你這家夥!!想反抗嗎!!」

 似乎是對我過來感到很驚訝。
 雖然還不太明白這個世界的國家關系,一般來想,在其他國家引起問題不是很好。
 拔出劍好像只是爲了威脅。
「那個……。你們可以就這樣撤退嗎」
 就這樣,提出了一個可以雙方無事解決的辦法。
 但是,好像反過來火上澆油了。騎士們的臉氣紅了。
「別開玩笑了!!」

 可能是認爲被當做笨蛋耍了吧,眼前的騎士揮著劍過來了。
 那個動作非常的慢。
 我用拇指和一個指頭接下了揮下來的劍身。
 看到那個的騎士們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這不可能……」
「難以置信……」

 低語著的騎士們的臉都變青了。急忙從紅色變成青色。
 算了。快點結束吧。
「要上了……」
 我這麽說著,在騎士之間穿行。
「咔哈!!」
「咕!!」
「咳!!」
 發出呻吟的騎士們被左右投飛。

 騎士們被摔在地上,不停打滾。
 因爲手下留情了,所以死不了。
 道路變空了,蕾娜靠近了。
「沒有殺掉他們呢。」
 蕾娜說著恐怖的事情。
「好歹也算是你的神殿的騎士……。所以手下留情了。」

 說謊了。
「是這樣嗎,我該向你道謝嗎?」
 雖然是這麽說,蕾娜一點感謝的意思都沒有。
 蕾娜認爲騎士,不,認爲人類的生命沒什麽大不了。
 但是,現在能明白一點心情了。
 要說爲什麽,因爲太弱了。

 剛才爲了不殺掉他們而手下留情,很辛苦啊。
 不殺掉蟲子而逃掉,直接把他們擊潰才更輕松。
 恐怕,蕾娜也會直接把他們擊潰吧。其他神明也可能會做一樣的事。
 對于神明來說,人類可能和蟲子沒有區別。
那麽,自己又怎樣呢?
 在這個世界上,我能被稱爲是人類嗎?

 假如不是人類的話,又是什麽呢?
 有時會感到孤獨。這個世界裏憐侍他們和我是相同的存在。但是,我沒有成爲憐侍他們的夥伴的想法。話說回來,憐侍會把自己當成夥伴嗎?
 不正是因爲如此,才會來取聖龍王的角嗎?
 但是,再怎麽想也想不出答案。
「不用了。我們走吧,蕾娜。」
 我和蕾娜穿過了小巷子。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8:02 pm

2-5 愛的魔法藥

◆加裏奧斯的妻子貝妮羅娅

「我回來了,貝妮羅娅小姐」
 黑回來了。
 黑是丈夫加裏奧斯的恩人。
 那纖細的身體背著將近一倍體格的丈夫過來的時候,真的很驚訝。
 弟弟雷因巴說黑這個青年可能是魔術使。

 魔術使的話我也只認識尼姆尼老師,我覺得黑比尼姆尼老師更加的不可思議。
 黑是一個文靜的青年。在身邊的話有種安心的感覺。
「那個,碰到了熟人想招待一下,可以嗎?」
 迎接了黑後,黑這麽說著把臉向後去。
 最開始,沒有察覺到後面有位披著風帽的女性。

 對那件事我感到驚訝。
「丈夫說黑可能會帶女性過來,原來是真的啊……」
 黑看起來不像是會做那種事的人。
「不是那樣的!!是以前見過面的某個人而已!!只是今天碰巧再碰到了而已!!」
 黑紅著臉否定。好像變得有點害羞。

 看向了後面的女性。雖然披著風帽看不太清臉。從嘴巴附近來看,是位相當美麗的女性。
 黑一臉嬌羞,與此相對,女性倒是很平靜。
 可能只是黑一廂情願地想靠近吧。
「開玩笑的,歡迎來到羅庫斯王國。是黑的熟人的話很歡迎的」
 我把這兩人帶到了另一間屋子。
 在黑滯留在羅庫斯期間,把我們家的另一間房屋給他使用了。

 我叫住了黑。
「什麽事?」
「之後拿一些喝的給你們,想要什麽?」
「非常感謝,貝妮羅娅小姐。那麽我像以往一樣,麻煩了」
「啊啊,因爲是weichennian呢」

「是啊,因爲未成年」
「帶來的人呢?也是weichennian嗎?」
 我這麽問到後,黑想了想,說。
「交給你了……。我認爲不算是未成年」
「是嗎,拿到了好東西,等會給你們吧。」
「非常感謝,貝妮羅娅小姐。」

 黑向我低頭。真是個禮儀端正的孩子。
 黑他們這次向別間移動了。
 今天從鄰居那裏拿到了上等的蜜蜂酒,想拿點給黑帶來的女性。
 蜂蜜酒是新婚的夫婦喝的酒。
 想著祝願黑那樣的青年的戀愛能順利進行,把這個酒給他們。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8:03 pm

◆智慧與勝利的女神蕾娜

 無法成爲你的騎士。
 被這麽說的時候有點受到打擊。
 不過,就如同迪哈魯特所說的,會簡單背叛的人不是騎士。
 正因爲他是這樣的人,所以我才會想要這個男人。

 那是和這個男人的意志無關的問題。
 就算討厭我也要讓他成爲我的東西。
 我摸了下懷裏的小瓶。
 我打算不對千雪,而是對這個男人使用這個藥。

 和迪哈魯特相見的時候真的是嚇了一跳。
 和迪哈魯特最開始見面一樣,對我沒有殺氣。
 從迪哈魯特那裏感覺不到對我的敵意。當然,是因爲我的美貌吧。
 因爲我的美貌而迷住,僅僅是這樣的話就和那群男人沒什麽兩樣了。

 但是,迪哈魯特現在可能是這個世界裏最強的劍士。把這樣的男人變成我的奴隸,這可是最高級的愉悅。
 而且,雖然說是因爲很強所以才想讓他成爲奴隸,不過迪哈魯特的臉比起憐侍更符合我的喜好。如果成爲奴隸了,給他戴上項圈好了。
 我想著那些笑了。
 戴上項圈的迪哈魯特趴在我面前的身姿。那是不錯的光景呢。

 那個時候,允許他舔我的腳好了。
 被迪哈魯特問起爲什麽在這裏,馬上撒謊了。
 當然,迪哈魯特沒有相信。
 如果現在能排除掉迪哈魯特的話,就是我的勝利了呢。就算不拜托憐侍他們也能讓迪哈魯特去打到莫德斯。
 爲了等待到這個機會就允許迪哈魯特護衛我了。

 然後,來到了作爲他據點的人類的住處了。
 雖然人類的住處亂糟糟的,不過我會忍耐。
 作爲迪哈魯特休息的房間可真是小呢,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
 迪哈魯特將椅子拿過來當做我的座位。
 雖然是肮髒的椅子,不過我會忍耐。

 然後因爲還有事要做,所以我離開了房間。
「要去哪裏,蕾娜?」
 迪哈魯特問著。
「馬上就回來。而且,這種事情可不該問呢」

 這麽說到,迪哈魯特沈默了。
 真是好懂的男人。比憐侍更好懂。
 離開房屋後尋找剛才的女人。因爲是很小的家,馬上就找到了。
 我消去氣息靠近了那個人類的女人。
 她准備了兩種飲料。是准備給我和迪哈魯特的飲料。

 悄悄地靠近,看看杯子裏的飲料。一杯看起來是酒一樣的,另一杯是茶。
 我明白爲什麽飲料不同。
 憐侍喝過很多酒,以千雪爲首的女孩子們不喝酒。
 憐侍他們所在的世界裏,女性喝酒好像不是什麽好的事。
 因爲迪哈魯特是從憐侍同一個世界過來的,所以因爲同樣的理由,飲料也不一樣。
 我在酒裏加入了大量的愛的魔法藥。

 人類的話,只需要一滴,就會永遠愛上。
 這個量的話,就算是迪哈魯特也會成爲我的愛的奴隸吧。
 下了藥之後我回到了迪哈魯特的房間。
 迪哈魯特雖然有點懷疑,但沒問題的吧。
 而且我有這個。這麽想著我摸了摸項鏈。

 欺騙賢者之目的項鏈。

 如果發動了這個魔法的裝飾品的話,一定範圍內的人感知會變得遲鈍,也就是說探知能力受到了阻礙。
 使用這個道具是因爲,魔法藥帶著魔力,使用魔力探知的話,可能會發現裏面混入了藥。
 爲了妨礙千雪那樣強力的魔力探知能力而拿來的項鏈。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8:03 pm

 問題是使用者的感知也會變得遲鈍。不能輕易使用。
 過了一會,那個女人把飲料那了過來。
「非常感謝,貝妮羅娅小姐」
 迪哈魯特向那個女人道謝。

 女人把飲料放在了我和迪哈魯特各自的面前。
「那麽請慢慢享受」
 女人就這樣出去了。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但是,不在意那種事。我取下了風帽,碰觸了項鏈發動了魔法。
 然後,舉起眼前的杯子對著迪哈魯特。

「迪哈魯特,好像憐侍他們的世界有種叫做ganbei的風俗。我們不也來ganbei一下嗎?」
 這個ganbei是什麽意思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做法。讓杯碰撞,然後把裏面的飲料喝掉。這樣就能讓他喝下了。
「哈……爲了什麽而ganbei有點不明白呢……。嘛,好吧」
 迪哈魯特這麽說著伸出了自己的杯子。

 我也伸出杯子。
「ganbei」
 我和迪哈魯特把杯子相碰,然後把杯子送到嘴邊。
 看著把杯子裏的東西一口喝下的迪哈魯特的樣子。
 從迪哈魯特喉嚨發出的聲音,明白了他把杯子裏的東西都喝了下去。

 贏了。

 這麽想著。
 好了,看著我吧。我也一口飲下了。雖然和艾利奧斯的酒比起來,人類的酒更加粗劣,不過卻相當的美味。是因爲是勝利的美酒吧?
 迪哈魯特看向了這邊。
 這樣一來你就成爲了我的奴隸。變得有點高興。好像有什麽被牽動了,看著迪哈魯特覺得非常的心情好。
 迪哈魯特。不,好像真正的名字是黑樹吧?

 黑樹。想到那個名字我胸口有點發熱。
「呼呼」
 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
 黑樹的眼睛灼熱的視線盯著我。
「黑樹」
 我這麽說著把臉靠近了黑樹。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8:04 pm

◆暗黒騎士黑樹

 我覺得很不妙。
 完全陷入了對手的步調。
 完全不知道蕾娜的目的。
 不知道是因爲傍晚了嗎,還是其他什麽原因。

 但是,蕾娜可能加害白音她們,不能就這麽放著不管。
 本來,爲什麽不與憐侍和白音她們一起,蕾娜到這種地方來的原因也不知道。
 蕾娜肯定是有什麽企圖。
 但是,卻不知道那個企圖。

 對于不擅長和女性說話的自己來說,難度太大了。
 全都是些不明白的事。
 我覺得就這樣和蕾娜分開也不好,總之先邀請蕾娜去吃晚飯,結果意外的答應了。
 但是,提供夥食的點又很擁擠,不能帶蕾娜去那裏。
 不得已,只好拜托貝妮羅娅小姐了。

「幹杯」
 用貝妮羅娅小姐拿來的飲料幹杯。
 蕾娜和自己舉杯對飲。
 蕾娜的喉嚨發出小小的聲音。

 蕾娜脫下了風帽,所以能好好地看見臉。真的很美麗,是至今爲止遇到過的人中最美的吧?
 沒想到居然能和這樣這麽漂亮的女性獨處。比起高興,心中覺得有點不好。
 如果是經驗豐富的憐侍能夠好好地做吧。想到這種事情。
 蕾娜看向這邊魅惑的笑著。
 我覺得那樣的臉很犯規。

 雖然有魅惑魔法,但是如果是蕾娜的話,就算不使用魔法也能魅惑對手吧。
 蕾娜濕潤的眼睛看這邊。
「黑樹」
 蕾娜突然呼出我的名字。
 欸!?爲什麽會知道我的名字呢?

 在思考疑問的時候被接近了。
 不敢相信,蕾娜美麗的臉就在眼前什麽的。
 腦子裏一片混亂。
 然後蕾娜的紅唇和自己的嘴合在一起。酒氣衝向了我。
 腦子裏有什麽東西壞掉的聲音。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8:06 pm

◆神殿騎士隊隊長路克魯斯

「到底在幹些什麽啊!!修洛斯!!」
 不由自主地說出了口。
 想著糟糕了,用手掩住口。
 在勇者大人的別墅裏大聲吼不是什麽好的事。

「怎麽了嗎,路克魯斯卿?」
 一位女性過來了。
「抱歉,千雪大人」
 低下了頭。

 是個美麗的少女。
 黑發賢者千雪。
 這是少女的名字。
 雖然看上去只是個女孩子。但是,這個少女擁有神殿裏聖蕾娜莉亞魔術使們加起來都沒有的魔力。
 恐怕在西方的薩裏亞學院的魔術使們也不是這個少女的敵人吧。

 那個被叫做黑發賢者的少女好像剛沐浴結束的樣子,濡濕的頭發有點色色的感覺。
「其實是去街上搜索的家夥現在都還沒回來。」
「捜索……。啊啊,被我們拜托了的事啊。麻煩你們了,路克魯斯卿」
 少女低下了頭。我對那個態度感到困惑。

「不,作爲神殿的騎士,這是當然的事」
 我挺直了背說。
 勇者大人們好像在尋找某個人物。我們神殿騎士也在幫忙。
 那個人物好像擅長使用隱形,所以交給修洛斯了。

 神殿騎士修洛斯的手腕很厲害,擁有與生俱來的看破幻術和隱形的破幻能力。
 雖然無法看破妖精的舞姫放出來的幻術,即便如此也能看破相當高程度的幻術。
 因此,交給他搜索了。

 但是,可能失敗了。
 雖然他的能力在神殿騎士團中首屈一指,但是品行不好,屢次引起過問題。就算有那種能力,但也被人忽略,這也就是他的極限了。
 他選擇的部下也是能力高品行低。現在早就過了該回來的時刻了。
 他們過去在任務裏對女性做過壞事,這次也一樣的吧。

 可能是碰到了什麽事,但是應該吹響緊急通知用的笛子。連這個都做不到的話就是神殿騎士失格。
 雖然想去尋找他們,但不能再讓護衛的人數減少了。心裏很急躁。
 他們回來了要怎麽樣呢。
「如果他們回來了,我想懲罰他們」

「不,因爲是我們擅自拜托的事。請穩健地解決」
 千雪大人庇護修洛斯。
 這個黑發少女可以使用強力的魔法而被恐懼著,最近才知道,她其實擁有一顆溫柔的心。
「比起這個,路克魯斯卿。你知道憐侍去哪裏了嗎?」

「勇者大人嗎?的確是在房間裏,說著誰也不許進去後就再也沒見到了。沒有來嗎?」
 千雪大人歪了歪頭。
 本來的話,勇者大人是護衛對象,那個人想隱藏行蹤的話,我們也無能爲力。
 這點千雪大人也明白,所以沒有被指責。
「真是的,去哪裏了啊」
 少女歎了口氣。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8:06 pm

◆羅庫斯的公主阿露米娜

「憐侍大人」
 在床上,我把臉靠近了相愛的人的胸口。
 從右肩到左邊的腰連成一線,醜陋的傷痕。
 之前見面的時候,還沒有傷。

 我恨讓那個被稱作光之勇者的憐侍大人負了這樣的傷的暗黑騎士。
 輸給那個暗黑騎士的傷,就算是聖女沙穂子大人的治愈魔法也無法消去這個傷痕。
 對女神大人愛著的男人做了這樣的事。女神大人一定會降下懲罰吧。
 突然想到。

 女神大人也像這樣被抱著吧?
 雖然我沒有見過神明大人,好像有時會降臨在大國聖蕾娜莉亞。
 可能是爲了去見憐侍大人吧。
 被那麽美麗的女神蕾娜所愛的男人。就是他。

 雖然說是傲慢的想法,但是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感覺自己也成了女神。
 所愛之人從床上起來。一絲不挂,看得到身體。
 真是美麗的身體,還想更多地看著。
 但是,結束了。不僅僅是女神蕾娜,他的身邊還有其他比我更加美麗的女性。能和我在一起的時間真的很少。
「你要走了嗎?」

「啊啊,差不多該回去了」
 聽著憐侍大人的話語,想起了黑發賢者的事。
 千雪大人聽說是既美麗又恐怖的人。我和他的關系暴露了的話,我不會有好下場吧。
 畢竟是能使用魔法力量把那個堅固的城牆很簡單推倒的人。一定會用強力的魔法把我變成石頭吧。一想到那個,恐懼就不斷湧上來。

 不過,即使是那樣我也想和憐侍大人在一起。
「是這樣啊……」
 有點寂寞的說著。就算只有一點,我也想留在他的記憶裏。
 但是,我的願望落空,憐侍大人穿好了衣服。
「啊對了,阿露米娜。那件事就交給我吧」
 憐侍大人看向這邊笑道。

 那件事就是昨天晚上發生的僵屍的事件。
 說了襲擊了這個國家的斯特裏希斯是不是還有幸存者。
 斯特裏希斯是很強大的魔物,所以想借助憐侍大人的力量。
 這是被我的婚約者的雷因巴拜托了的事。

 和憐侍大人變成這樣,覺得對不起雷因巴。
 雖然說我不討厭雷因巴,但是看到了憐侍大人就不想去注意其他男性了。
「斯特裏希斯嗎……。沒想到還有幸存者呢。我和你約定,一定會把他們打到。阿露米娜。我向你發誓」
 內心覺得憐侍大人的話很可靠。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暗黑騎士物語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7, 2018 8:06 pm

◆神殿騎士

「那麽拜托你了,歐路亞。我們要去勇者大人的房子裏去聯絡」
「啊啊,交給我吧」
 我在上面的板子上。

 身體動不了 。自己和其他神殿騎士們一樣躺在同樣的板子上被運到這裏了。
 向把我們運到這裏的男人們說道。
 爲什麽會變成這樣呢。有點想哭。
 我後悔爲什麽沒有早點把警報笛吹響。
 在小巷子裏碰到的那個男人到底是什麽人?

 雖然看起來只是個文靜的男人,那個男人的動作卻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出來的。
 還沒來得及抵抗就被打到了。
 不知道什麽用了招數,身體被麻痹了,嘴也不能動。
 但是,只有疼痛在身體裏遊走。
 這也是那也是,都是修洛斯隊長的錯。
 所以我才討厭啊。

 但是修洛斯隊長卻讓我強迫去做那種事。
 修洛斯這個男人雖然能力很高,但他很喜歡女人。
 因爲沙穂子大人她們的身姿,我們在修洛斯隊長的提議下,去邀請女性,但是運氣到頭了。
 想起沙穂子大人的樣子。我沒想到那個清純可愛的人竟然會打扮成那樣。
 我忘不了那個樣子。現在只要閉上眼睛就能想起那個樣子。

 然後,嫉妒那個沙穂子大人愛著的勇者。
 只要待在沙穂子大人的身邊就覺得被治愈了。
 能不能不是讓女性藥師,而是讓沙穂子大人來治療我呢。
 被稱爲白之聖女的她,無論什麽樣的傷都能治好吧。

 能讓那白皙的手觸碰我嗎。
 如果能的話,我想感謝那個讓我遭到這種事的男人了。
 真是的,那個男人到底是什麽人啊。
 說不定是沙穂子大人她們尋找的男人。

 必須讓沙穂子大人知道。
 這樣的話,也許能得到褒獎。
「庫庫,身體怎麽樣了?」
 這個家的女主人靠近了。

 我們在小巷子被那個男人打倒後,被搬運到了附近的是藥師的這個女人這裏。
 躺著動了頭子總算是能夠看清那個女人的身姿了。
 黑色的女人。
 女人穿著黑色的衣服,用黑色的風帽蓋著一只眼睛。

 幾乎看不到臉,所以不知道女人的容貌如何。不過從語氣上來看好像是相當年邁的人。
 女性好像是眼睛不好。不能在有強光的地方生活,把我們搬運過來的男人是這麽說的。
 所以,這家店被窗簾遮得很暗,從窗簾的縫隙裏射入的夕陽照亮了房間。
 因爲是藥師嗎,房間裏充滿著藥草的味道。

 聞著這個味道,頭暈暈的。
「你們是守護那個勇者的騎士呢」
 從那個語氣裏感覺到了違和感。
 那個語氣裏含有敵意。

「庫庫庫……我還真走運啊,獵物居然自己跑過來了」
 獵物是在說什麽啊?
 女人的樣子有種不尋常的感覺。
 然後,女人把眼睛的布取下,我倒吸了一口氣。
 那不是人類的眼睛。

 鳥……。貓頭鷹的眼睛。
 取下布的女人眼睛是圓的,本來是白色的部分變成了黃色,中心則是黑色的瞳孔。
 那雙閃著光的眼睛不是人類的眼睛。
 終于察覺到了。
 這個女人是魔物。

「嗚嗚」
 看見那個眼睛,包括我的同僚們都發出了呻吟。
「你們就成爲我的走狗吧」
 女人笑了。我看到了她嘴裏的長牙。
「爲了毀滅殺害了我女兒的勇者和這個國家呢」
 女性笑了。
 但是,除了呻吟我們什麽也做不到。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6頁(共13頁) 上一頁  1, 2, 3 ... 5, 6, 7 ... 11, 12, 13  下一步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