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11頁(共12頁) 上一頁  1, 2, 3 ... , 10, 11, 12  下一步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3月 24, 2018 8:03 pm

然後,下一瞬間響起了巨大的聲音。
 窗子被瞬間打破,魔法的火焰吹了進來。
刹那躲在芙蕾雅張開的結界之內,我躲在魔王(假)的身後。
 雖然自己能夠防守住,但是不想多余的使用魔力。

啧,都是你的錯。

 魔王(假)少女一邊向結界中注入魔力一邊斥責了我。
 襲擊我們的火焰魔術不是一發就結束了,第二發第三發也緊接著射了過來。然而,根本無法打破這強力的魔力姐姐。

「才不是我的錯。這個火焰魔法、混雜了很多不同的魔力。這是多人的施術者所放出的聯合魔法、地脈的力量也使用了的儀式魔法。最少、陣地的構成也要花一定的時間。要問我想說什麽的話,你來這家店的時候襲擊者們就知道了,這是可是有計劃的攻擊」
 真的是,很失禮啊。
 由于我的失誤被發現了真身。這樣的事情怎麽可能發生。恐怕是,這少女經常來這間店吧。被看透了行動模式才展開的襲擊才對。

「嗯嗯嗯、也有可能是這樣。」

 少女露出了悔恨的表情。
 意外的很有余裕呢。芙蕾雅的話,這可是流著冷汗拼命的防禦的威力的魔法。魔王的話這點程度很輕松吧。
 我和少女她們雖然是毫發無傷,然而余波已經讓這間店變成了地獄。店員和客人們爲了不被燒死拼命的在逃跑。
 明明是一件很好的店,真是做了過分的事呢。

「溫柔的我再給你一條建議吧。在被這樣的華麗的魔法攻擊的時候,差不多是佯攻,使用了這樣的火力、也就說明對手警戒著你的力量。如果是這樣的的話,就不要想著這就是結束這樣樂觀的事情哦。估計是想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一個方向,然後從死角展開攻擊,用難以感知魔力的方法進行攻擊,要我的話我會選擇毒箭。」

 第一次在少女的臉色看到了焦慮的表情。
 有點意外的是,這次襲擊過來的對手可是刷了相當多的花招。這點程度都想不到魔王(假)大人到底是怎麽活到現在的呢。
有可能是有著相當程度的護衛也說不定。
 我很在意。要是想簡單的知道這一切的話施展回複魔法就好。用反向回複殺了她的事情因爲是夢中的記憶所以沒辦法去讀取。
 如果是負傷了的話、自然就可以使用回複魔法,要是勉強去用的話可是很危險的。這個少女雖然很蠢但是很強。

「給我忠告真是謝謝了。然而、不用給我多余的擔心。因爲」

 少女話說到一半就停下來了。
 弩箭突然的向少女射了過來。估計塗上了強力的**毒藥。這個地方倒塌了。
 火球術也停了下來。
 用弩攻擊的那個男的。潛入了店裏。真不愧是我。預想的展開。

 少女注視著用弩的那個男人。
 那個男的是狂牛族的魔族。眼睛裏閃爍著卑劣的光芒。
 那麽、該怎麽辦呢。

「你不雇傭我嗎。報酬在你出人頭地之後再給也行。如果不雇傭我的話、被那家夥玩弄也好,被殺也好、都會變成很愉快的事情哦。」

 雖然雇傭我也會變成很偷稅的事情。但是可以擺脫這個困境。
 因爲**毒的原因意識不清的少女動了嘴唇。

已經說不出話了麽
 然而,我知道他說出了,[狗狗我]這句話。
 ok、少女你真是好運。我可是正義的夥伴。爲了回應柔弱少女的期待而戰。(俺は正義の味方だ。驚了,活捉作者這個月廚)

「我明白了。也就是說,那邊那個魔族,這個少女就由我來守護,你是不可能帶他回去的。你能不能乖乖滾回去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3月 24, 2018 8:04 pm

「什麽啊、人類嗎。向我們揮刀嗎,真是愚蠢」

 狂牛族這群人應該不止一個人,店內就有三個。
 從外面,放出儀式魔術的人也在往那邊前進。
即使如此、這一點也是魔族發音。不行,好想笑。

「有什麽奇怪的」
「沒有沒有,神馬都沒有。忠告而已,我啊,是個溫和紳士還具有正義感的好青年、然而有一點絕對不能原諒。」

 對的、這是我唯一的缺點。
 這一點就是,下手不知道輕重。

「我絕對不會饒恕在我手上奪走東西的人。你們已經把我喜歡的店弄得亂七八糟了。就算死了也值了。然而,我這個人慈悲爲懷、妨礙了你們的工作抱有一絲的歉意、所以能饒恕你們,然而,如果敢搶走我新的玩具的話,殺了你們哦。」

對的、清楚地說、這幾個家夥還活著就應該感謝我了。
 
只是由于我的慈悲、還只不過是被允許呼吸而已。
「吵死了、去死」

 狂牛族的男人拔出了劍、既然想自殺的話,那我就成全你吧

「遺憾」

 從劍聖那裏偷到的拔刀斬和縮地的複合技能。
 配合上那家夥的呼吸節奏,在呼吸的間隙、注意力沒那麽集中的時候0距離接觸他。

過量回複

 因爲是改變身體的魔術,把心髒的血管給堵上。
 就這樣破壞人體就算是魔族也會死。

 狂牛族那個男的全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
 剩下兩個人、心態已經崩了。和我當對手只要露出一瞬間的破綻就會死。
 省下來的兩個人也和第一個一樣倒下了。

「芙蕾雅、刹那、該跑了。我們現在是這個少女的護衛。爲了守護她要盡全力。」
「嗯,知道了、但是、這次實在是太突然了。」
「刹那醬、克亞羅大人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哦。不要說話走吧」


芙蕾雅和刹那跑了起來,把魔王少女背在背上。
「嗯,不要亂動哦。」
「不要說話了,麻x毒還沒有消除。?」

 在我的診斷中,這是即使是大象也不能動半個月的身體的毒。

「走路的話是不行的、只是一點的話。呐、爲什麽要幫助我呢。」

 不可能說真話的吧。
 適當的撒個謊吧。

「順勢而爲」

不僅僅是魔王(假)的眼神、芙蕾雅和刹那的眼神也刺的我好痛。
 雖然考慮了適當的辯解,但似乎太合適了。

「玩笑而已,重要的對話的話,等下慢慢談吧。」

 不能說不好的話。還不知道這個少女的真實身份。
 所以,要花時間。

「比起這個、開始治療吧。我是回複術士職業。這點毒素,很輕松就能淨化掉。」
「嗯,拜托你了。」

 得到許可了,用回複技能吧。比起這個、更應該把記憶拿到手。
 對啊,果然這個孩子是一周目世界的魔王。
 很有意思。果然,只有在魔族方面才能看到的真實的世界。在臉上抓了抓。
 首先要考慮到安全的地方以後再考慮今後的計劃。


第三章:3 回複術士成爲了魔王的騎士
https://tieba.baidu.com/p/5582076278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3月 25, 2018 6:15 pm

感受到了肩膀上那溫暖的重量。
 我正抱著一個少女,和刹那、芙莉雅快速奔跑著。

她是在一周目的世界裏作爲魔王和我敵對的少女。
爲何會在這個城鎮用披風隱藏著姿態,甚至是被今天的飯所困擾般的窘境。
在試探她的實情時被魔族襲擊,現在正逃跑中。
 對面正混雜在人潮中追蹤著我們。

「你想逃去哪裏?」
「聽說在東邊有個斯拉姆(スラム)街道,那裏的話有一兩間廢屋」

 因爲被我扛著的少女向我問話,就回答了。
雖說也有考慮過出去城鎮外,但帳篷和寢具等全都放在旅館了。
在夜裏的山間中沒有裝備度過一個晚上,我和刹那是沒問題,但對新手來說太吃力了。

「克亞魯加大人,敵人還在追著我們」

 刹那邊鳴著鼻子邊發出警告。
 雖然處理掉了店內的家夥,但靠複數人對我們釋放魔術的家夥們還沒處理掉。
刹那記住了他們的味道,不用回頭就能確認到追著我們的存在。

「芙莉雅,交給你應付了」
「請稍微等等呢,我想刹那醬確認下然後鎖定他們」

 “鎖定”說的是通過刹那記住氣味的魔族,和用【熱源探查】來確認捕捉到的魔族是否正確。
 雖說正追過來的是很難搞錯的,但還是有把沒關系的人卷進來的可能型。那樣的話有違我的正義,所以有必要進行准確地鎖定。
芙莉雅在向刹那確認了指定的魔族後,點了頭。
之後就只是遵循著【熱源探查】的感覺釋放魔術而已。

一旦被【熱源探查】所捕捉,不管是想隱藏于障礙物中或是使用了多少的假動作,都會轉化成數值向芙莉雅的腦中反饋直接位置的情報,所以是逃不了的。

「克亞魯加大人,殺了也可以嗎」
「拜托了,別把他人卷進來啊」
「了解了,那麽……」

拐過一個角落,確認過這條道路沒有其他通行的人後,芙莉雅稍微走了一段距離後停下了腳步。
過了一會兒,追趕著的三個魔族拐過角落奔向我們。

「【冰槍風彈】」

 制作冰的彈丸後,用壓縮的空氣擊打出去。
這是風屬性和水屬性的複合魔術。
通過從【熱源探查】得到的數據推定未來坐標的同時進行連射。
冰的彈丸雨傾注著,捕捉到了想要回避的敵人,貫穿了想要防禦的敵人。
追過來的魔族也是相當的老手,但吃了【術】的勇者的強力的複合魔術的話一會都撐不住。

「在引**動之前離開這裏吧」
「好的」
「嗯」

 兩個人點了頭,奔向了斯拉姆街道。


 斯拉姆街道的廢屋很多。
 多虧這個用來藏身真是再好不過了。
挑選了沒有人住過的氣息的建築物,進去之後構建了簡單的結界。
裏面散亂著灰塵和垃圾,但只要掃掃就能住了吧。

「刹那,芙莉雅,掃除拜托了。我和新雇主有話要說」
「明白了,我會爲了能讓我們睡上好覺的而努力的!」
「……別做多余的事情害得刹那的工作增加了啊,你就只做刹那說過的事就好了」

 芙莉雅因爲原來是王女,所有家務都相當不擅長。
 雖說因頭腦很好而記得很快,但第一次做的事大都會引起大慘案。
 刹那預測到了那些而叮囑道。

「抱歉啊,我這邊談話完了後也會去幫忙的。那麽,有什麽想說的就說吧」

 我放下肩上的東西。
 因爲一直擔著她,肩膀竟有些僵硬。
 嘛,她要是不說的話也可以通過先前使用【回複(heal)】的時候獲取的記憶來了解狀況。
 那個時候,不只是記憶,連技能都得到了。
 魔物的技能是【模仿(heal)】不到的,但魔族又能否能得到。因爲是第一次所以有些吃驚。

「你究竟有什麽目的」

 魔王(暫定)少女用著完全暴露出警戒心的眼光看著我。
 因爲善意而從強大的魔族那邊庇護她的人類是不存在的。
 會懷疑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如說,如果她是在這種場合沒表示警戒反而向我們道謝的笨蛋的話我肯定會抛棄她的。

「我曾經見過黑翼銀發紅瞳的魔王。我不管怎樣都想要見到她,想要見到她後和她交談」
「那不是開玩笑嗎」
「開玩笑?都做到這樣了怎麽還會是開玩笑啊」

 在哪種情況下正確的行動是不去管她,趕緊離開那個地方。
 比起救了她,我們的容貌已經暴露給追著她的組織了。
毫無疑問襲擊者的背後肯定有人。在這個城鎮中的行動有著相當的限制。

「……但是,很奇怪啊。因爲黑翼族是魔王已經是到三十年以前爲止了,人類很快就變成老爺爺的呢。你不管怎麽看都很年輕,一定是騙人的」
「也是啊,我見面的時候是在未來。五年後,我會和魔王見面。沒錯,就是和你見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3月 25, 2018 6:15 pm

 說了太過唐突的事情,她擺出了一副茫然的表情。

「你說什麽呢?」
「這個眼睛可以看見未來」

我發動了【翡翠眼】,眼睛閃耀著翡翠色的光芒。
【翡翠眼】能看透未來的能力是不存在的,不過有些許程度的魔術素養的話,就會明白這魔眼的力量了。

「因爲你是要和我在未來相遇的魔王,所以就幫你了。還需要在這之上的說明嗎?」
「……我是未來的魔王,真是讓人笑不出來的玩笑話呢」
「才不是開玩笑,確實用這只眼看到了」

 我那樣說著並收斂了笑容。
她迷惑了。
即使沒有相信我的話,她也會明白身爲魔王候補這件事暴露了。
 她撫摸著用手套覆蓋著的左手。
那裏有著刻印。

 未來之類的,女孩子大致對未來或命運這些沒有抵抗力,加之考慮到她的境遇,用這樣的話說服她會很容易,所以就嘗試思考了這種【設定】。

「我還認爲人類之流的都很弱,魔術又不能很好地運用,不過也有著像擁有著奇怪力量的你這種家夥存在呢」
「差不多,不過只有弱這一點就請訂正下吧。你好像還在懷疑是否是陷阱啊……如果我想加害你的話,現在的你這種程度,連陷阱都不必要弄。畢竟,我可是勇者,比你強多了」

 我脫下手套,讓她看見被刻在我手背上的刻印。
只有勇者才會被刻上的證明。

「再次做個自我介紹吧,我是【愈】的勇者克亞魯加」
「啧!?你是勇者啊」

 她的警戒心更強了,而且還進入了戰鬥姿態。
雖說演變成戰鬥也很麻煩,不過那樣的話也不要緊。能用實力讓她了解現狀也不失爲一種樂趣。
 毫無疑問我肯定會贏。我的【翡翠眼】已經看透了這名魔王(暫定)少女的全部。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3月 25, 2018 6:15 pm

--------------------------------------------------
種族:黒翼族
名前:依芙・莉絲(イヴ・リース)(翻譯君:准確來說是依布・莉絲,但覺得沒有依芙・莉絲好聽。)
階級:魔王候補・墮天使
等級:51
states:
MP:21/187
 物理攻擊:133
 物理防禦:97
 魔力攻擊:123
 魔力抵抗:87
 速度:109

等級上限:70
素質值:
 MP:89
 物理攻擊:125
 物理防禦:90
 魔力攻擊:115
 魔力抵抗:80
 速度:101
 合計素質值:600


技能:
・暗黑魔術Lv2
・神聖魔術Lv2
・黒翼武鬥Lv2
・眷屬召喚Lv1
skill:
・混沌的墮天使Lv2:被光與暗所鍾愛的存在。暗黑魔術,神聖魔術的精度、威力上升
・黑之搖籃Lv1:身上纏繞著黑之鬥氣。身體能力上升。魔法攻擊上升補正
・魔王候補:對全states上升補正(微)。現在、魔王時會受到挑選(現、魔王時に選別を受ける)(翻譯君:應該說的是在挑選魔王時有資格被挑選到,不太確定就先直譯)
・向著眷屬的誘惑(眷屬への誘い):和使者的靈魂的契約權。契約完的情況,靈魂會寄宿在翅膀內通過眷屬召喚叫出。(翻譯君:有沒有更加中二的翻譯。。。)
--------------------------------------------------

 還是首次看見總素質值超過600的。
 連像我和芙莉雅的勇者也才大致500。
 技能和skill也很優秀。
 甚至還持有著能自由運用人類不能使用的光暗魔術。
 作爲單獨的戰鬥術的黑翼武鬥也非常強力。
 技能姑且能全部【模仿(heal)】,但眷屬召喚要是沒有向著眷屬的誘惑的前提skill的話是使用不了的。暗黑魔術和神聖魔術就在今後根據需要讓我運用吧。

 我是等級也好素質值也好,技能、skill的優秀程度都比不上她,但僅從剛才的襲擊來看,對她來說經驗和技術是絕對性的不足。想要擊敗她的手段就有好幾種。
 而且她的MP也幾乎用光了。

「開打也可以,不過在那之前先聽下我的話。我認爲,確實勇者是人類用來殺掉魔族的道具,但是我是期望著和魔族的共存。我會幫助你,也是爲了終結人類和魔族之間玩笑般的戰爭;而且你成爲下任魔王的話這邊會更加方便」
「你知道我的什麽了」
「我已經說過在未來見過你了吧。至少比起變成追你的那些家夥所期待的那樣,還不如你來當魔王比較好。所以在那之前我都會保護你的」

 我讀取了她的記憶,明白了魔王候補的相關情況。
 魔王將近死亡時,二十個種族都會出現一個手背被刻上魔王候補的證明的人。

 然後再魔王死亡的同時,他們之中隨便一個會進行繼承。被挑選的基准不明。
 三十年前,以黑翼族的魔王的死,其他種族的魔王被選出來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3月 25, 2018 6:16 pm

 那個魔王是個弱雞。通過利用卑鄙的策略殺死其他的候補而得以獲選,然後徹底冷落現代魔王的種族黑翼族,並剝奪了他們的權力。
 與被歌頌爲明君的先代魔王相比完全比不上,而且還決不允許存在自己之外的權力。
 他因爲這種自卑而給予了黑翼族過多的痛苦。
 然後,在他接近死期,黑翼族的魔王候補又出現的時候,他無可奈何地變得恐慌。要是出現了黑翼族的魔王,自己會收到對黑翼族的打擊的報複嗎?爲了消除那份不安,他利用魔王的權限決定殺光黑翼族的人。

「果然,你是不可信的……我不會信賴勇者的。對幫助了我的這件事表示感謝,但是,我們就在這裏分別吧」

 她背過臉去了。
 預想範圍內的反應。

「這樣就好了嗎?像你這種只是強一點的小孩子一個人能做到什麽。實際上,要是沒有我出手的話你早就死了。這之後也是如此。你不足的部分就由我來告訴你吧。進行逃跑的智慧不足,警戒心不足,戰鬥資金不足,同伴不足,志向不足,覺悟不足」

 殺了僅是強而已的對手很簡單。
 二十四個小時都緊跟著,等到他變得毫無防備爲止就行。
 不管怎樣的強者都會在哪裏暴露空隙。只要是能做到有組織地行動的對手的話她就會被殺了。

「吵死了!」
「再繼續那個樣子的話,你背後的翅膀會變得更重啊」

 魔王(暫定)少女回過了頭。
 她的翅膀內寄宿了無數的同族的魂魄。
 被現魔王所殺害的黑翼族的魂魄,爲了能在死後被鑲嵌在上面,他們要求她成爲魔王來消除他們的怨恨而出現在她的身邊。
 一周目的世界內,她使役的墮天使們大多是被現魔王所殺害的黑翼族。

「那你說,我到底該怎麽做啊!」

 少女像是在撒嬌般地叫道。
 至今爲止的情感被不斷地積累著。
 到一周前,她身邊的護衛黑翼族還在,但是被殺了。
 變成一個人後,她壓抑住這份感情並不斷忍耐著,又持續逃亡著才到了這個城鎮。
 緊繃著的心終于崩潰了。

「和我在一起就行,我會保護你的。不足的部分我能全部補充上。只要你有所期望的話就會有著更朝前的選項哦」
「……朝前的選項?」
「殺掉現在的魔王,讓你盡快變成魔王。現在的魔王死了的話就會即刻挑選下個魔王了吧?雖說候補者有無數人,但我向你保證,你會被選中。那樣的話,在故鄉裏顫抖著的同族們也能得到拯救哦」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3月 25, 2018 6:17 pm

 少女眼裏寄宿了昏暗的火焰。(少女の目に昏い炎が宿る。)(翻譯:昏い是什麽鬼,是昏冥こんめい?)
這有著難以忍耐的魅力吧。
 能從只能逃跑的每天中解放,同族們也能得到救贖。
 比起這些,她應該是憎恨著想要誅全族、伺機殺害自己的魔王。
 在複仇方面我可是專家。要讓她墮入相同的道路的話,簡單操縱下就好了。

「真令人向往。我都變得想要去依靠你了。但是,你要告訴我你真正的欲望。不然的話我信不了你。不管怎麽看,你都不像是會爲了正義之類理由而行動的人。那種程度,我也是明白的。你說的真話,只有說想要保護我的時候,和想要殺魔王的時候」

 有點吃驚。相當的敏銳啊。我說的人類和魔族共存雲雲的只是充門面而已。
 我想要的有兩個。

 一個是這個少女自身。雖然現在還只是雛鳥,但在大約和我敵對時會成長成連我都會看入迷的美麗的少女。
 她在最後流淚的姿態非常美麗,我非常感動。
 還有一個是……

「我想要魔王的心髒。哎呀,並不是要剜去成爲魔王的你的心髒,是順便殺掉現在的魔王。這就是你想要的報酬哦」

 這些話並不想讓刹那和芙莉雅聽到所以就在她耳邊低語。
果然是知道的嗎,少女的眼睛睜大了。
 掏出魔王的心髒後就會變成紅寶石。

【賢者之石】。過去,我用了那個將世界那種東西【回復(heal)】了。
雖然並不想在這個世界使用,但我想要做好爲了隨時能重來的准備。

話雖如此,還是忍不住想到爲了確保退路而殺掉中意的魔王(玩具)太浪費了。
但是,魔王(玩具)憎恨著的現魔王(混球)的話也就是說能兼顧興趣和實際利益殺掉,得到稀有道具。

「給我一個晚上考慮。今天就和你一起過了」
「啊啊,給我認真考慮啊」

 她大概是接受了這番話語了吧。她的眼睛已經變成了被複仇的魅力迷住了的特有的眼睛。
 這樣的話,就是這邊的東西了。那麽,就來考慮下明天要怎樣用這個玩具來消遣吧。


【第三章】第四話
https://tieba.baidu.com/p/5614882746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3月 25, 2018 6:18 pm

我給了未來的惡魔王時間來思考她的選擇,所以我們在貧民窟的一所荒廢的房子裡度過了一個晚上。就像她在我手中一樣。

但是,有幾個部分讓我很感興趣。她正被目前的惡魔之王所看上。那很好。令我好奇的是她不可能一個人躲避所有的追捕者,而她在第一個世界成為了惡魔之王。

伊芙這個女孩,難以置信的強大,但只不過是跟一個活著的強者差不多。她的感知能力與業餘愛好者相同,她是一名初級魔法師而且也沒有學過武術。她處於一個高水平的範圍,但不像劍聖庫蕾亞一樣,經歷過一系列接近死亡的戰鬥。她還沒有到達極限。與人類不同的是,惡魔在出生時已經處於一定的水平,所以她只是巧合地從出生開始就是這麼強。

因為他是前惡魔之王血統的一部分,她獲得了最低限度的教育,但處於上層階級的她從小就是一個充滿幸福的公主,不必為了生活所困擾。我認為任何人都能輕易的殺死她。基本上,被專業的殺手盯上的她是不可能活下來的。

由於她在第一個世界裏存活了下來,那就一定有一個拯救她的存在。此外,盡管被當前的惡魔之王所盯上,那位出色的精英守衛還是保護了她直到她獲得了繼承權。總之,我擔心那個精英守衛會不會成為我的敵人。這個存在也應該是她不認識的人,因為如果她知道的話,她不會在昨天做出這樣的反應。 (翻譯菌:難道這個存在是主角穿越?)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3月 25, 2018 6:19 pm

“克亞羅加大人,你在想什麼?” (塞子娜)

剎娜以一種充滿熱情的語調說話,混雜著一點點的不安。現在是淩晨,所以我們在做早上的日常工作。

“真是抱歉呢,明明做到一半卻想著另一個女人有點不禮貌。我現在就專注在你身上”

起碼當我們在做日常工作的時候,我會只看著剎娜。正如預期的一樣她有點不高興。當我開始只想著她並且盡我最大的努力去愛她,她變得高興了起來。

“克亞羅加大人,剎娜非常開心。把剎娜抱得更緊一些” (剎娜)

“好的,我會更緊的抓住你” (男主)

剎娜用力地擁抱著我。過了一會,我們的早晨活動結束了,而剎娜也因此變得更強了。

剎娜向後傾斜,呼吸急促,然後用著迷的眼神看著我。我吻著她的嘴唇,同時她用她的舌頭邊糾纏著我,仿佛在侍奉著我。一如既往,她是一個可愛充滿魅力的女孩。

“什....什...什麼?你們一大早就在做著什麼?” (伊芙)

“這只是我們的日常生活,你不需要小題大做” (男主)

芙莉雅仍然愉快地睡著,但是伊芙似乎清醒了,看著我們早晨的日常生活,她用手指遮住了她紅通了的臉。

“我當然會煩憂,你為什麼要在我面前做那種事?” (伊芙)

“我告訴過你這是我們的早晨日常,這間房間是唯一被清理過的,所以我們沒有選擇無論你有沒有在看” (男主)

昨天晚上,我們清理了這座廢棄房屋的廢墟和垃圾,以便它可以居住,但是一個房間是極限了。就這樣,我們不覺得有必要清理更多的空間。

我們正在收到追擊,所以我們採用簡單的防禦性屏障來消除我們的存在並感知入侵者,但魔法的力量跟消耗會隨著面積的增加而變高。

為了保護隱私,我將屏障擴大到其他房間並降低了它的強度,以免累壞我自己。況且,我跟剎娜屬於那種被別人看著的時候會變得更有感覺的人。

“我--我不明白。你也打算對我做這些嗎?” (伊芙)

說完之後伊芙用雙手緊緊抱著自己的身體退開了。

“我不可能對你做出這些事。我不喜歡對別人強迫這些事,而且我也不是迫切的需要女人” (男主)

剎娜,她很高興地倚靠在我身上。同時我也捏了捏芙莉雅的屁股,她仍然幸福的睡著。

“如果你感到沮喪,我也可以侵飯你如果你想。你想讓我現在對你出手嗎?” (男主)

“這種幫助是不需要的!!” (伊芙)

哼哼嗯,我以為她很感興趣因為她很濕。通過打擾她來破壞她的心情好像不是一件好事。

“現在,我們要吃早餐。由於我們昨天在吃飯的時候被帶出了小酒館,因此我的胃有點空虛。在此之前,你必須完成思考你想要做的事情......剎娜,喚醒芙莉雅,並開始早上的訓練。我會在你做這件事的時候準備早餐” (男主)

伊芙應該也是空腹。盡管昨天她大力接受了燉菜,但是當她吃了一口的時候我們就開始遭受了攻擊。我為只能吃到一口這種美味的食物感到可惜。昨天晚上,夏娃的肚子經常咆哮,如果能為她提供一點小吃本來不錯,但我因某種原因刻意忽略了她。

“好。我們不會走得太遠,如果剎娜感覺到可疑,我們會立即撤退並發出信號。“(剎娜)

“當然請這麼做,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對吧?” (男主)

我撫摸著剎娜的頭,當我這樣做時,他的狼尾巴開始擺動。穿上她的衣服,她從字面上將芙莉雅從床上擡了起來。

“剎..娜醬!?你突然間做什麼?” (芙莉雅)

“你今天睡了很多。”(剎娜)

“蛤?我又睡過頭了。盡管我計劃一定會中途加入你的練習” (芙莉雅)

“不用擔心你因沒有晨練而留下的精力。所有都會通過接下來的訓練釋放出來” (剎娜)

“咦...!!惡魔教官,克亞羅加大人救救我。” (芙莉雅)

剎娜抓住弗雷亞的脖子,把她拖到外面。儘管他們都說了他們想說的話,但他們兩位非常親近。芙莉雅並沒有意識到這點,但她每天都變得更加強壯,剎娜是位好老師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3月 25, 2018 6:20 pm

“最後,你是一個好人還是壞人?”(伊芙)

當我喝茶時,我讓伊芙和我說話。她已經取下長袍露出了她美麗的黑色翅膀。我可以從她的翅膀感受到強大的魔力跟複數的靈魂。除了身體的法力之外,每個單獨的翼可能都具有儲存大量魔法的功能。我有點羨慕到我想實驗一兩隻翅膀是否可以加工。

“我是一個好人。當我這樣說的時候,我不會誇耀,但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和我一樣好。” (男主)

那充滿冷靜,俠義和正義感的克亞羅加大人就是我。因為我是這種人,剎娜對我動了感情,而芙莉雅雖然是有機會對她洗腦,但無論怎麼說我們的關係都在之後加深了。這毫無疑問的是我個人的優點。即使是劍聖也對我著迷並且誘惑了我,所以我不可能是個壞人。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3月 25, 2018 6:22 pm

“我認爲在那些充滿信心的人之間,沒有正派的人” (伊芙)

“那些充滿自信並說著自己是壞人的人無疑更加糟糕。言語有力量,所以不斷地說我是一個好人,我就會成爲一個好人,而一直說我是一個壞人,我顯然會變壞,並采取不好的行動”(男主)

這是一個事實。因此,我會繼續稱自己是一個好人。而且也不是我在說謊。她被計劃成爲我的所有物(玩具),所以對於我的所有物(玩具)來說,我無疑是個好人。但是我的複仇目標就不是這麼想了。

“你出乎意料地是一個詭辯家嗎?” (伊芙)

“我有這種傾向。無論如何,把它放在一邊,讓我們自我介紹一下,因爲我還沒有聽到你的名字。我已經介紹過自己,但我會再次介紹自己。我是克亞羅加,治療勇者”

“...我是魔王比賽的伊芙·瑞斯。前惡魔之王的孫女跟惡魔之王候選人” (伊芙)

“伊芙,這是個適合你的可愛名字” (男主)

除去她的長袍後,她的外表無疑是美麗的。大約15或16歲,她的黑色頭發適應了她的白色皮膚。她的紅瞳很迷人,她的外表也很好。

“恩,謝謝你。” (伊芙)

伊芙對我很謹慎。這一定是因爲我們在早上在她面前做了我們的日常行爲。

那很好,我不在乎你選擇了什麼。如果她在成爲惡魔之王之前死亡,那將是令人擔憂的。但是通過洗腦她並將她變成一個聆聽我所說的一切的傀儡是無用的。我想要的是未來,伊芙長大。一個美麗而高貴的惡魔之王,一個不像芙莉雅那樣服從和舒服的**隸。

即使邊想著這些,我仍然在爲早餐做准備。因爲如果吃太多面包,她們可能會厭倦面包,所以今天我們有面條。我把小麥跟水適量混合。一旦它被倒入湯中,它就會變成海綿狀和柔軟的白色塊狀物。這與東方料理馄饨具有相似的形狀和口感。淹沒在湯的味道,它會變得非常美味。至於湯,我放了很多我用前幾天獵殺的狗型怪物制作的肉幹。這個怪物具有寶貴的適應基因,可以很大提高我的速度天賦值。通常,我不希望非團員的人吃這種食物,但是---她很特別。

“你對廚房非常熟練” (伊芙)

“當你旅行時,不能自己做飯是致命的。這也是你的另一個缺點。令人愉快地做出營養美食是一次旅行中最大的消遣時光之一......不,性是兩個人中最大的消遣” (男主)

“說真的,爲什麼你一點節操都沒有?” (伊芙)

減少像伊芙這樣的女孩的戒備心的正確方法是采取誠實的態度,讓她生氣。雖然我不能大聲說出來,但我了解不同類型的人。因爲我有很多關於人的記憶,所以很容易讓人對我敞開心扉。

“如果你決定和我們一起去,我們就會一起旅行。如果我們保守秘密,你也會很不高興,對吧?如果我們在做出任何後來會導致其他人誤會的事情之前隱瞞某些事情,我們會相互不信任。我已經決定,我們會向你展示一切,而不是保密” (男主)

“想不到你考慮了這麼多” (伊芙)

“因爲你是重要的同伴候選人,那麼,也是時候讓刹娜跟芙莉雅回來了。我們准備吃早餐吧” (男主)

屏障感覺到了兩人的進入。那麼,希望今天的早餐適合你們的口味。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3月 25, 2018 6:23 pm

“克亞羅加大人,今天的湯很美味” (剎娜)

“是的,這些麵條的口感很有趣,而且味道很濃完全停不下來” (芙莉雅)

看來這湯很受歡迎。把肉幹放在裡面對湯來說也很好。因為玉米味增的關係,我丟進去的野生植物的苦味也被抵消了。

最重要的是,可能因為一直在吃麵包所以這次難得做了麵條讓他們感到很高興。剎娜和芙莉雅一眨眼邊吃完了,甚至還有第二道菜。

這種適度混合然後倒入的麵條非常適合旅行,因為我可以用很少量做很多。我看著夏娃。淚水默默從她眼中流出。

“是什麼很不舒服讓你哭了?” (男主)

伊芙慌亂的擦了擦眼睛,清理掉了眼淚。

“不..只是我很久沒有感到這麼安心了。我吃了一頓美味的飯,感覺很溫暖。我想知道為什麼...我的眼淚停不下來” (伊芙)

這是可以理解的 在她的守衛去世一個星期後,一名忽視世界之道的受保護的少女在經常受到周圍環境影響的同時無法入睡或吃東西。她熱切地渴望昨天的燉菜,但她只能吃一口,甚至沒有空空閒去品嚐它,因為一切事物似乎對她都很可疑。

儘管他是一個正在防範敵人的對手,但實際上她有冒著生命危險保護自己的成就。而且目前正受到一個不打算傷害她的人----我的保護。她正在慢慢安靜地品嘗美食,所有的緊張看起來都已經被打破。說實話,這也正是我的計劃。在逼真的現實面前,所有對我的質疑跟謹慎都被打破了。

這就是能安全品嘗美食的魅力。人工餵養是原始的,但也是對飢餓的獵物來說最有效的辦法。唯一否認這種方法的人是以前從未餓過的人。捕捉到獵物可能不能直接作為理由,但它的生存本能說明了一個最基本可信的道理。

當我喝這種湯的時候,不跟我們一起去的選擇已經消失了。此時,正如我所計劃的那樣,她可能正在考慮一個與我們一起來的理由。

“好吧,這樣很好。你也可以繼續吃,還有第二道菜” (男主)

“謝謝...真好吃” (伊芙)

當碗變得空蕩蕩的時候,我想所有人發了一些幹的蔓越莓。我從山上撿起來並把它們弄幹。

“剎娜喜歡這個” (剎娜)

“克亞羅加大人,我們再用完餐後總是會提供這個對吧?” (芙莉雅)

“這也是為了你的健康” (男主)

不管它是水果還是其他什麼都不重要,只要我們可以在吃完飯後吃點酸。那是我在冒險家身上使用【恢復治療】所獲得的知識。這就是為什麼,每當我看到一棵樹上的水果時都會把它們保存下來。

“甜的...距離我上次吃到甜的東西是好久以前了。” (伊芙)

看來這些也觸動了她的心弦。他真的很享受蔓越莓,無論是什麼時代,女孩子跟小孩總是喜歡甜甜的東西。她一個接著一個的吃著。我等著她吃完,然後。承諾的時間倒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3月 25, 2018 6:26 pm

“伊芙,你答應決定早餐後是否會跟我一起來,對吧?讓我們把條件整理好。我所建議的,就是讓你跟我們一起採取行動。我會保護你免受追殺者的傷害。我們很強。我可以答應你,我們可以有一個安全的旅程,直到你成為惡魔之王,如果你願意,我甚至可以殺死現今的惡魔之王。一旦這樣做,你種族的少數倖存者也會得救” (男主) (翻譯菌:說了這麼多男主終於開始勸誘了)

伊芙直視著我的眼睛。

“這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建議,但我無法提供任何回報。” (伊芙)

“你有幾件事情可以提供。首先,一個是卓越的戰鬥力。儘管你仍然缺乏技巧,但作為一名生靈,你很堅強。當你是我的同伴時,我不會讓你沒有做任何事情而活著,我會讓你為我們使用這種戰鬥的力量” (男主)

伊芙大大的吞下了一口氣。她本來天生就有很大的力量,如果我認真訓練她,我無法想象他會變成什麼樣的怪物。

“下一步。我想殺死惡魔之王,而且我已經告訴過你了。如果擊敗它們自己比賽派出來的刺客,我就可以很輕易的獲得關於惡魔之王的信息,而你強大的戰鬥力將成為殺死惡魔之王的重要卡牌” (男主)

這也是與我的政策有關的部分。我想要“魔法石”,這也是惡魔之王的心臟,我非常想要它。這就是為什麼,我需要殺死惡魔之王。

然而,作為對我自己的承諾,我不能單方面殺死一個對我沒有傷害的人。當他們做到傷害我這一點時,我才會讓它們陷入困境的深淵,因為我是正義的盟友。如果夏娃要成為我的所有物(玩具),現在的惡魔之王會變成垃圾,試圖竊取我的所有物(玩具)。換句話說,它將成為一個有趣的,有趣的報復目標。不管是誰,我都無法原諒任何偷走我的人。我會快樂地殺死他,我會掏出他的心,我會得到“魔法石”。為了殺死當前的惡魔之王,還有必要贏得伊芙並讓她成為我的同伴。

“這真的是你想要的嗎?由於這些原因,你會冒著生命危險保護我嗎?” (伊芙)

“就是這樣。如果我不得不說,我也曾說過,但我想停止惡魔和人類之間的鬥爭。如果你成為惡魔之王,你將成為一個將與人類談判的惡魔之王。如果你能帶來不只是在視野中為了魔鬼的利益而戰鬥的選擇,那就是我所需要的” (男主)

“你為什麼要阻止他們的戰鬥?” (伊芙)

“這是因為它有問題。他們無緣無故地互相殘殺,相互殺害,他們一無所獲,對嗎?” (男主)

首先,由於多拉王國試圖合法獲得其他國家的支持和支持,抗擊惡魔的戰爭開始了,所以令人驚訝的是,人類和惡魔必須繼續為他們流血。作為一個具有強烈正義感的人,我不能忍受不斷出現毫無意義的悲劇。

“你的目標不是我的身體,對吧?” (伊芙)

“你對自己有多了解?你只是一個女孩,你認為我愛上了你,所以我不僅要離開我自己的生活,而且要讓我重要的女性...為了保護你,剎娜和芙莉雅面臨危險嗎?你的身體有這個價值嗎?正如魔王候選人預估的那樣。你有一個過度的自我評估。我甚至都沒有這樣考慮過我自己。我很驚訝” (男主)

伊芙的臉變得鮮紅,她搖搖頭。即使她放在膝蓋上的雙手也在顫抖,眼睛也是水汪汪的。該死,因為她堅持,我反應過度了。我說得太多了,她現在可能會變得固執。

“我明白。我會跟著你!既然我要和你一起去,我就會幫你的。畢竟,無論我看起來如何,我都很堅強。只是我對突發事件有點軟弱,但如果是正面攻擊,我基本上可以像昨天那樣對付那些追擊者!” (伊芙)

“當你說你可以勝過那些知道秘密信息的殺手跟人時而露出的勝利的臉,讓我感到非常的不輕鬆。” (男主)

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我和伊芙聊天的時候我會自然的想騷擾她。我認為她正散發著這種光環。

“閉嘴!閉嘴!你為什麼會說這麼糟糕的事情?無論如何,我期待與你合作!另外,我不是女孩。我是一個成熟的大人” (伊芙)

我苦笑。無論如何,現在我可以控制未來的惡魔之王。從現在起,她應該能夠讓我的生活更有趣。目前,我們將按照原計劃收集關於這個城市的信息,我也對納恩公主感到好奇。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3月 25, 2018 6:27 pm

“好好,我為把你當成一個小女孩而道歉” (男主)

“你真的不明白,對吧?即使我....如果我把它放在心上,我也可以做到那種事情” (伊芙)

出於某種原因,她突然變得固執。我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這麼固執地說話。

不,我看著剎娜的臉時明白了。每次當她說她不是小女孩的時候剎娜都會以不屑的眼神看著他。從剎娜的視角來看,在同樣的環境下,伊芙就是一個在庇護下舒適成長著的人。剎娜有著強烈主宰她的慾望。以我的所有物來說,她從來不會提起任何的抱怨。但是每次我有了新女人之後,她總是感到傷心。而且她的不滿逐漸堆積了起來。即使如此,看著她忍耐並且侍奉我的樣子十分可愛。所以我實際上希望在剎娜面前帶來新的女性。

“嗯嗯呃,我會向你證明。即使是我也能做到” (伊芙)

我了解她伊芙的一個新弱點,現在糾正一下可能比較好。

我會讓她的身體明白她無意中說出的話會給她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我明白,伊芙是一個出色的成年人,甚至可以做這種事情。在這種情況下,我想我會讓你在這裡證明自己。

看,這就是你所說的女人的進步。我會很樂意為你提供幫助。


【第三章】第五話:治愈魔法師與惡魔之王一起玩耍
https://tieba.baidu.com/p/5609324689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一 3月 26, 2018 8:21 pm

我調戲了一下依芙,她給自己挖了一個墳墓。她自己本人現在有著一張通紅的臉,邊盯著我邊整理她淩亂的衣服。

盡管我是因爲她叫我出手我才做的,但是做到一半的時候她開始邊用著哭泣的眼睛邊喊著“媽媽”。這真的使瞬間我失去了興趣。由于我不想強迫她完成,我很快就停了下來。

“在誘惑一個男人之前,你應該想清楚再下定決心” (克亞羅加)

“克亞羅加大人說的沒錯。如果你在中途拒絕了,讓克亞羅加大人這樣毫無用處的照顧你是非常不禮貌的” (刹娜)

刹娜也點頭同意我的看法。看來刹娜對依芙還是沒有太多的同情心。

“就因爲我說准備好了,我以爲你不會真的對我出手!” (依芙)

“我實際上有社交困難” (克亞羅加)

“我不明白那是什麽意思!” (依芙)

好奇怪啊,根據某個冒險者的記憶,他說如果你這麽解釋,女人就會接受它。這剛好提醒了我,有一件事情讓我很感興趣。

“黑翼族也是一個輝煌的惡魔種族,對吧?在這種情況下,顯然他們應該具備奴役怪物的能力。黑翼族具體可以奴役哪些怪物?” (克亞羅加)

怪物是攜帶法力值後變異的動物,而惡魔則是可以奴役怪物的半人類。正如這個城市的瘋牛種族可以奴役牛型怪物一樣,黑翼族應該也能奴役某種怪物。

當我遇到第一個世界的惡魔之王後,我以爲出現在她翅膀上的墮天使就是她的惡魔,但我用【翡翠眼】後就明白了。

她保存在她的翅膀上後召喚出來的是她種族的死去靈魂。這只不過是她自己的一種叫家族召喚的召喚魔法。在那種情況下,她應該能夠奴役一種除了墮天使以外的怪物。

“我的確有一個。但是,它們非常難控制,或許應該說測試是必要的” (依芙)

從依芙不尋常的反應來看。應該是一種非常強大的怪物種族,需要某種特定條件才能控制。

“如果測試是必要的,我可以幫忙,因爲即使只是一點點,我也想要更多的戰力。” (克亞羅加)

從我在依芙身上看到的情況來看,黑翼族是一個強大的種族,而一個怪物的力量會以奴役他的惡魔的力量而改變。依芙可以奴役的怪物無疑會是很強大的,我不可能讓它溜走。

“人類並不知道,但怪物會無條件地服從我們是因爲惡魔比怪物的等級還要高。但是事實是,偶爾會有怪物比惡魔等級高的情況,甚至有些具備高智商。在這種情況下怪物會測試惡魔的實力” (伊芙)

“另一方面,這意味著如果惡魔能通過它的測試,怪物將會認同他們對吧?” (克亞羅加)

什麽,那很簡單阿。那有什麽好猶豫的?如果測試是必要的,她只需要趕快去做就好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一 3月 26, 2018 8:21 pm

“哼,我說過我很優秀對吧?黑翼族還能夠奴役除了怪物以外的守護神。能帶來致命疾病的鳥神卡洛裏烏斯,是一種足以吞下我整個人的巨大的鳥。而且它只有尾巴,脖子和腳是黑色的...是一只不詳的鳥類怪物” (伊芙)

當我聽到卡洛裏烏斯這個名字後,我試圖在我的腦裏尋找關于它的記憶。這是我使用【恢複治療】時獲得的記憶之一。

它甚至存留在人類的傳說之中。正如伊芙說的一樣,它不是被稱爲怪物,而是上帝。曾經,一種使得我治愈的奇怪疾病不值一提的強大傳染病蔓延到一個國家。它是根除這種疾病後飛走的國家的守護鳥。

相反,還有一個傳說是它是一個毀滅的惡魔之鳥。還有人說,你將在吃了它的肉後獲得不死之身,而某個國家則領導著數千人的軍隊獵殺它。

結果,當他們觸碰到卡洛裏烏斯翅膀拍打出來的強風後,軍隊便因受到一種致命疾病的影響而被殲滅,返回王國的幸存者散布了這種疾病因而摧毀了這個王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一 3月 26, 2018 8:22 pm

那之後,卡拉裏斯似乎又重新出現並且津津有味的吃掉了蔓延在大量人群之中的疾病。關鍵是它有能力吃疾病並傳播它們。

基本上來說,它是一種只吃它獵物,疾病,的有益的鳥類。但是當有人違抗它時,它便會釋放並傳播致命的疾病。

當然...它也能在小鎮內散布感染力大的疾病,以便之後可以美味的吃掉它。

“我想要它。如果他是被尊稱爲神的鳥,你應該知道它的棲息地對嗎?讓我們立即去找到它。我想要一個新寵物” (克亞羅加)

“你...你瘋了嗎!?你會死掉的。它已經不知道摧毀了多少國家了。而且也從來沒有人通過它的試煉過!” (伊芙)

依芙瘋狂地試圖阻止我。但是我想說服她。因爲我獲得了她的記憶,我也可以自己去找。但爲了從一開始就建立好現在的關系,我想得到她的同意。

“我還沒有收到你的確認呢。你是否願意現在開始留在我身邊,這樣你才能活下來直到你成爲惡魔之王?還是你想要除掉現在的惡魔之王來拯救你的同伴?你選擇哪一個?” (克亞羅加)

如果她選擇第一個,我不會強迫她。況且我也不在乎她真的選了它。

沒有堅定的決心,她無法報複。在那種情況下,我會一步一步地插入她複仇的動機,以便她想用自己的雙手殺死當前的惡魔之王。

“...當然,我選擇後者。我不想讓他再繼續做他想做的事。此外,我絕對不能原諒他摧毀了黑翼族。我會用這雙手殺死他” (依芙)

我以爲她只是天真,但她的眼睛看的清楚。無數帶著悔恨死去的她同胞的靈魂正附著在她的翅膀上,煽動著她的情緒。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一種詛咒。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能找到強大的戰鬥力,即使存在風險,也必須得到它。上帝的鳥卡洛裏烏斯,這種力量摧毀了許多國家。但是如果我們妥善處理,這將比一千人的軍隊更強大” (克亞羅加)

一個方便的寵物。它將正式屬于依芙,而不是我,但我的所有物(玩具)的寵物也是我的寵物。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一 3月 26, 2018 8:23 pm

“但是,我們無**服這一考驗。我們面臨著你無法想象的最壞的疾病,只要我們是活著的生物這就是不可能的” (依芙)

在這種情況下,這很簡單。當我們到了要面對它的疾病時,我已經是這方面的專家了。

“難道你忘了,我是治愈勇者?只要他們還在呼吸我就能任何人活下去” (克亞羅加)

神鳥散布的疾病是強大的,所以正常的藥和正常的魔法可能是沒用的。

“就算他是上帝創造的,只要它是一種疾病我就能治愈它” (克亞羅加)

依芙吞下口中的唾液。此外,她明白什麽這將是令人欣慰的,因爲我們可以把神鳥放在我們的陣營,而同時能夠征服試煉的證據就在這裏。

“依芙,你明白了嗎?這是一場危險的賭博,不過最好在你擁有我這個勝利的可能時去挑戰” (克亞羅加)

我這麽說了,不過我也不能完全以樂觀的態度去面對神鳥。我知道依芙在她成爲魔王後依舊避免了試煉。

她可是能夠反彈了有著等級7魔法的芙莉雅,炮的勇者,並且殺了槍的勇者以及打敗了劍的勇者。她是一個強大的惡魔之王。

我的【恢複治療】也有可能無法應用于它。甚至可能需要使用我的王牌,第六階【恢複愈合】。

“我明白。如果我真的想殺死現在的惡魔之王,這當然是必要的。挑戰試煉也不錯。然而,如果我們要挑戰試煉首先需要一些條件,而第一個條件是恒星的周長。我們會在兩個星期後出發,神鳥的棲息地大概離這裏是5天的距離。我們會在三個星期內接受試煉,不過有越多的空間越好” (依芙)

那裏很有可能會有封印施加在它身上。他們要麽封印了上帝之鳥,卡洛裏烏斯自己,要麽是一個黑翼族,或者是一個它害怕的人,因爲她的力量跟她說的一樣強大。這意味著我們別無選擇,只能等待那一天。

“好。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之後再處理現在的惡魔之王。由于我們不能離開這個地方,我們該現在這個小鎮收集一段時間的信息” (克亞羅加)

“我對此表示贊同。這個選擇比較安全” (依芙)

依芙同意讓我們留在這個城市是一件好事。我與諾倫公主的有趣遊戲即將到來,所以我不想在此之前離開這座城市。

神鳥的位置相當遙遠,所以當我意識到在一天之內不可能返回時,我打算離開這個城市直到受到攻擊的可能變得相當低。

“好吧,那麽我會馬上開始收集信息。刹娜跟芙莉雅繼續待在這個藏身之處。爲我保護依芙。如果發生什麽事請通知我” (克亞羅加)

“等一下,你,你的臉已經被發現了” (依芙)

我殺了所有襲擊者,可是那時有個守衛在巡邏,最好假設他已經告訴了別人我的長相。但是,這也沒什麽關系。

“【轉換治愈】” (克亞羅加)

我改變了我的長相。這不是我的理想樣子,但我已經改變了我想要的外觀。

我把我的臉改成了一個適合向別人打聽消息的年輕人的樣子。克亞羅加有一張精美的臉,但這是爲了吸引人們的目光而制作的。

“我應該沒問題,但是爲了安全起見改變伊芙的臉或許比較好...但是我喜歡那張臉,所以我不打算改變她。那麽,待會見了” (克亞羅加)

收集信息也很重要,但我需要結交一位朋友。如果我不能結交朋友,當諾倫公主襲擊這座城市時,我不會有一個正義的理由來報複。我會讓我的重要朋友被殺,把我的心撕碎,然後成爲複仇者。

爲此,我需要在這個城市成爲一個重要的朋友。這就是我現在要嘗試去做的事情。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一 3月 26, 2018 8:24 pm

“你連這種事情都能做到。诶,這是不是意味我直到現在所看到的臉也是假的?” (伊芙)

“對,是假的。我的真實樣貌並不是這樣” (克亞羅加)

那些病態的女性外觀將會變成人們利用的空隙。因此,我不是很喜歡。

“有一天,我想看看你的真面目。它肯定是會像你的心一樣反叛,扭曲的臉”(依芙)

她在說著一些殘酷的事情。更像是她認爲我就是這樣的人,雖然我表現得如此仁慈和紳士。

“克亞羅加大人的真實面貌非常帥。而且,看起來也很善良,所以刹娜喜歡它” (刹娜)

“我也是這麽想的。是一張讓我想緊緊抱住的臉” (芙莉雅)

刹娜跟芙莉雅邊用著通紅的臉邊嘟嚷著。我曾經把真實面貌暴露給他們過。

我已經告訴過她們克亞羅加的臉是假的,所以她們要求我在床上展示我的真面目。從那以後,兩人都喜歡我克亞羅的臉。

顯然,現在才是真的適合我的臉。放棄克亞羅的天真和優柔寡斷,但似乎我遺忘的某些東西依然存在。

“期待你的紀念品” (克亞羅加)

我們的談話結束了。現在,我想我會努力收集信息和試圖交朋友。


【第三章】第六話:回復術士想要新寵物
https://tieba.baidu.com/p/5615663265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3月 30, 2018 5:21 am

爲了收集情報和尋找朋友而走出街道。
昨天做的有點失敗。
雖說不小心殺光了襲擊者,但至少應該留下一人把他綁走來獲取情報。

因爲對他們糟蹋了難得爲我能做出美味的料理好店而太過激動,就輕易了殺掉了,真是頭疼。
 不得不反省下了。
喪失失敗的話等待著的只有死亡,于是我試著在心裏嘟囔著『我是複仇鬼,感情什麽的早就沒有了』。
喔,總覺得心情冷靜下來了。這樣我從現在開始也是冷酷的複仇鬼了。
那樣的複仇鬼的我,在能看見昨天享受著飯菜而被襲擊的旅館的咖啡店內注視著變成悲慘狀態的旅館。

「回去的時候,一定不要忘了買毛毯之類的啊」

 那個廢屋裏毛毯什麽的中意的東西都沒有
 因爲那個害我們昨天相當難以入眠。
爲了健康和舒適的睡眠有必要盡快地入手毛毯。

「果然引起騷動了啊」

 城鎮內的鄰接有人氣的酒館的旅店被燒光了。
 從窗戶看見的旅館的廢墟內人們逐漸集聚過去了。
 我慎重地搜索著周邊。

 搜尋著昨天襲擊者那一夥還在不在。
即使沒有襲擊者的情報,就搜尋尋找著伊芙的痕迹的家夥就行了,伊芙是他們的目標的話就一定會來這裏。
除了判斷舉止,用【翡翠眼】看著來尋找高等級的魔族也是一個手段。

我發著呆,光是眺望著也太寂寞了,就邊享受著茶和點心邊持續警戒著。
塗滿了鮮奶油的戚風蛋糕,真是相當的美味。
好像是用了從狂牛族飼養的牛那裏榨的牛奶。

並不是魔物是普通的牛。吃了魔物的牛和奶都是毒,這點魔族和人族都改變不了。但是,狂牛族也能很好地照顧普通的牛,這個戚風蛋糕使用的鮮奶油是至今爲止吃過的鮮奶油中的極品。
就作爲手信買些回去吧。也請下客給刹那和芙莉雅吧。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呋姆,還想著狂牛族是不是放著不管也好,能做出這麽美味的東西的話太浪費了,就讓他們活著吧」

 只看了一部分的狂牛族後下了判斷。
 就從妹姬的軍勢那裏盡可能地守護他們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3月 30, 2018 5:21 am

 第二次下單更換紅茶。相當奇怪的家夥還沒出現。
是已經調查完了嗎,或者說追到這個城鎮的只有昨天的襲擊者而已?
不管是哪邊,繼續在這裏也只是浪費時間而已,就買些手信的戚風蛋糕回去吧。

「不,好像並不是浪費時間。你有什麽事嗎?」

 因爲感到了背後的殺意就頭都不回地詢問了。
背後的某個誰,連警告都沒有就把小刀往我要害紮過來。
 真是性急的家夥。

「可惜,對我來說是看得見的」

 從劍聖庫蕾赫模仿(heal)得到的劍聖的技能【看破】(【見切り】)。
 能感覺到在自己的劍域內的所有存在。
 即使沒看見也不成問題。

通過挪動半步錯開身體而躲開被刺出的小刀,抓住了其伸過來的手腕,並利用對手的力量把他丟出去。
我迅速地回轉一周後從背後把襲擊者敲往地面,並從懷中拿出的小刀架往襲擊者的脖子。

「敢動一根手指的話就切斷你的喉嚨,就讓我探聽各種事情吧」

 溫柔地進行了詢問。
在店內造成了騷動。
 真是的,真希望襲擊者也能挑好襲擊的場所啊。
至少是沒有忍耐到沒有人煙的地方爲止嗎。所以說沒有常識的家夥真令人困擾。
 首先,單是全身覆蓋著長袍的姿態這點就完全暴露出可疑了。也有著新手的伊芙的先例,這樣搞得我才像是可疑的家夥啊。

「……把伊芙大人還給我們,現在還回來的話,至少還能饒過你的小命」

 是女性的聲音。
 大概是超過二十五歲了。
伊芙大人?把伊芙加上大人來稱呼的話,是她的同伴嗎。

真奇怪啊,伊芙自身的發言也是,【回複】(heal)讀取到的記憶也是,明明至今爲止保護著她的護衛死了,可以依靠的家夥已經不存在了。
 而且,爲什麽我帶走伊芙會暴露了?

「質問的是我這邊。別說些多余的東西,給我回答我的質問」

 用小刀輕微地切開她的皮膚。
襲擊者的心跳聲變大,汗量也增加了。
這家夥是不習慣這種場合。再結合身體的動作來考慮的話,可以說是處于二流以上但未滿一流的境界吧。

雖說用【回複】(heal)來窺視記憶需盡快下手,但在【回複】(heal)時根據對面的記憶的密度和內容,我會變成數秒到數十秒的無防備狀態。
可能還有其他的敵人。在這裏使用【回複】(heal)風險太大了。

「我,要把伊芙大人」

襲擊者剛對我說些什麽的時候,轟聲響起。是腳步聲,而且不是人的。從窗外聽到了更大的腳步聲。

「難道是,鐵頭母牛(iron-head・cowアイアンヘッド・カウ)!?」(翻譯:真心沒有命名能力,我就直譯了=-=)

 狂牛族的男人乘坐著一頭魔物以超高速突進過來。
 那魔物的名稱爲鐵頭母牛。
有著超過硬度超過石頭,被稱爲鐵頭的程度的相當脫離現實的硬度的頭部的牛。尺寸也比那些笨馬要大上了兩圈。
如此巨大的身軀加上誇張的腳力,瞬間突破時速100KM。
巨大,堅硬又高速的東西突進過來的話會變成怎樣。

 答案很簡單。
 店的牆壁就像砂糖工藝品那樣粉碎了。它就保持著那樣往這邊突進過來。
這是理所當然的。鐵頭母牛的全力一擊連城牆都能粉碎。這麽薄的咖啡店的牆壁一下都撐不住。
貌似是想要一起軋死我喝襲擊者。

「那個,是你的夥伴吧」
「不是,是敵人」
「是這樣啊」

 用裏拳(正拳反過來,應該是掌心向上的握拳?)頂了襲擊者的下巴。
剝奪了她的意識。
 因爲打聽消息了解情況差不多變麻煩了,就讓她的失去意識並綁走後,到安全的場所使用【回複】(heal)取出情報的話,就殺了或丟了吧—因爲剛好這麽想著,這時機來的正好。

帶上這個家夥逃跑吧。
和鐵頭母牛正面剛很麻煩,而且現在還有個拖油瓶。

況且都牢牢地附上標記了。用塗滿了只有嗅覺靈敏的冰狼族才能明白的特殊香料的小刀,投往鐵頭母牛,刺向它柔軟的側腹。想拔掉小刀,但是傷口已經充分地染上了香料,這味道三天三夜都弄不掉。

只要不是太遠,有著刹那的鼻子的話就能追到。這裏就乖乖的跳掉,之後再其熟睡的時候襲擊他們。我在趁別人入睡時偷襲這點可是比其他的都擅長。
 把襲擊者擔在肩膀上,在那個地方跳了起來。
 到幾幀前爲止,我所在的地方被鐵頭母牛突進,並且那種氣勢並沒有所消減,店內被弄得亂七八糟。
 我用力地咬住了臼齒。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3月 30, 2018 5:23 am

「啊啊,我真的生氣了啊。爲何這些家夥們總能接二連三地毀壞掉我中意的店」

 爲我們把熊肉做成最好吃的熊鍋的隱藏好店的酒館。
 然後就是提供給我充分塗滿了上等生奶油的戚風蛋糕的咖啡店。

明明不管哪個都是非常中意,決定還要來的。這樣的話不就不能再次享受了嘛。
真是豈有此理。
 不能輕易地殺了這個狂牛族的男的,要連同這家夥的夥伴。只是這些家夥的命是絕對不能償還的。

「我要把食物的怨恨,深刻入到你們的骨髓爲止」

 如此放言後,我就保持著把襲擊者擔在肩上,迅速地衝出店外並選擇了狹隘的小巷深入其中。

利用【改良】(heal)特化速度,同時解放腦的限制器並竭盡全力的拉開距離。

 在外頭待機著的狂牛族的同夥也想追我,但速度差距太大,不一會兒就敗下場了。
 保持著那樣,我進入了合適的廢屋。
 一不小心連續兩天非法入侵了,對我來說,我明明很想在高檔的旅館裏放松的。

「那,要把這個女的怎麽辦」

 粗暴地把保持著失去意識的襲擊者丟了下去。
聲音也是,而且抱著她的觸感也是,我明白了她毫無疑問是個女的。
我搜尋著周圍的氣息確認安全後,在廢屋內張開了結界。

在恢複意識時還讓她拿著武器的話很危險,就先把她剝成裸的,在把四肢都綁上。
 跟我想的那樣,她藏著很多危險品。

「既不是狂牛族,也不是黑翼族這點倒是出乎我意料」

 因爲把她弄裸了,她的種族特征一覽無余。(種族の特徴がみてくれた)(翻譯:種族特征能幫我看。。。擬人嗎。。。)
 是有著金色的頭發與豹的耳朵和尾巴的金豹族。
 本來應是這個城鎮內不存在的種族,雖說有點在意爲何夜貓族會尋找著伊芙,不過那種東西只要【回複】(heal)一下一瞬間就能明白了。

「真澀秦的身體,口感好像很好啊」

 刹那、芙莉雅、庫蕾赫都是美少女,但終歸是少女。因爲我和成年的女性交合太少,這更是有新鮮味。
 稍微試著調查後發現觸感和氣味完全不同。雖說如此,僅是成年的女性的稀有性與刹那們那樣超一流的女性相比的話還是少了幾個層次。
偶爾想換個味道吃時,這個就這樣可能也不錯。

 先不說什麽,是令人興奮,令人興奮不已的【回複】(heal)的時間了。
這種狀況的話,發呆要幾十秒都是安全的。
就試著搜尋完這個女的的記憶吧。
 果然,我很在意連用我的【改良】(heal)的姿態變化後的變裝都暴露了,我的自尊被深深地傷害了。不找到那個理由的話。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3月 30, 2018 5:26 am

「呋嗯,原來如此。也就是說這個女的姑且算是伊芙的夥伴吧」

【回複】(heal)完了。
 這個女人的正體是,對現魔王的反對組織的一員。

雖說與對于魔族魔王的命令是絕對的,不過充其量僅是發布敕命,讓所說的話生效而已。也有著經過某段時間後會自然地消退的缺點。
理所當然般的,如果有對魔王持有反感的人的話,就會出現這麽做並成立了組織後敵對的情況。

這個女的組織是經受現魔王的暴虐的種族們聚集後建立的。
他們的目的是通過從被魔王暴虐著的種族中培養出下任的魔王來把當今魔王建造的權力構造歸零。
爲此,他們殺掉受魔王寵愛的種族的魔王候補,反過來保護被魔王暴虐著的種族的魔王候補。
 伊芙也當然進入了那個候補裏。
 有可能是因爲有這些家夥的組織,一周目的世界裏伊芙才能成爲魔王。
真是過分的家夥。爲了自己而利用了像伊芙那樣的少女什麽的,對有著良知的我來說,這種事情是絕不會被允許的。
絕對不會把伊芙交出去。

「不過啊,改變姿態也暴露了的理由是氣味,沒想到會是這樣啊。對人類來說可是想不出來的主意啊」

 這個女人好像是記住了丟在旅館的我的行李,然後追蹤了那個氣味。
 那麽,雖說不是我而是被命令找伊芙的氣味,但好像是沒能入手殘留了伊芙氣味的東西。
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因爲追到的是我,運氣不錯。是刹那或芙莉雅的氣味就糟了。今天就盡快回去吧。

嘛,先不說其他的。
 先處理掉這個女的吧。不是伊芙的熟人,還想搶走並利用伊芙的惡勢力。
而且,這不麻煩嗎,反魔王體制的組織什麽的。我可不想被卷入那些家夥們的詭計中。
 有那樣的東西的話,伊芙就會去依賴它。對我的感激就會消失殆盡。伊芙依靠的只有我就可以了。不需要那樣的組織。

還有另外一件明白了的事。襲擊了美味的鮮奶油戚風蛋糕的狂牛族男人好像不是找我,而是以要處理掉這個女的立場而襲擊的。
也就是說,這家夥不在的話,我就能再次享受那個蛋糕了。
情緒越來越變得焦躁。

「我想到好主意了」

 即使是處理掉了這家夥,第二、第三的刺客也會爲保護伊芙而來。
這樣的話,巧妙地利用這個女的更爲上策。
而且,使用得當的話可以作爲用完即棄的朋友,能有效達成對妹姬的複仇條件,一石二鳥。

「但是,用什麽借口來複仇呢,這才是問題。不,冷靜地思考的話,我對這個女的複仇不也挺好的嘛?這個女的可給我做了相當愚蠢的事情啊」

 這個女的突然從背後對著我的弱點刺出小刀,所以被做了什麽也不會有怨言的吧。
也有蛋糕的怨恨。

 我也想要從入手了各種各樣的魔物毒後,用奇迹般的調和,做成了以人類爲對象來說太過強力而沒去使用的新作媚藥的實驗。
雖說因爲是魔族而有著強韌的身體,但會變成我的人偶或變成廢人壞掉,五五開吧。
嘛,即使沒變成廢人,她的人生也完了。
 真可憐,因爲沒挑選襲擊對象就變成這樣。
溫柔的我,祈禱著如果這個女的有來生的話會更加明智的存活下去。

「那接下來,就讓我來消解掉食物的怨恨,順便消解想從背後用小刀刺過來的怨恨吧」

 微微地笑了笑,我從小袋中拿出幾個瓶子。
 今晚就讓刹那幫忙追尋氣味去處理掉那個狂牛族。就開始麻利、快樂、無法挽回的事情吧。
 我褲子非常的緊。啊啊,明白了。一想到今天是奇妙的具有攻擊性,是因爲明明難得變得有幹勁了,卻被伊芙拒絕後而保留著了吧。(今日は妙に攻撃になっていると思ったら、せっかくやる気になっていたのに、イヴに拒絶されてお預けになっていたせいだ)無處可去的性欲把我變奇怪了。
就愉悅地來一發發泄後,變回平常的溫柔又冷靜的克亞魯加吧。


【第三章】第七話:回複術士消除食物的怨恨
https://tieba.baidu.com/p/5624181006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4月 07, 2018 8:57 pm

稍微在廢屋裏試著和已然成爲我複仇對象的豹子魔族玩玩吧。除了,從背後用小刀往我要害處刺殺只是其罪之一。如果只是襲擊我的話尚且還能原諒。只是稍微有點惡作劇過頭罷了。就那種程度的本事怎能傷我分毫?
這事就原諒她也可,誰教我心胸寬廣呢。

但是!她是破壞咖啡店的元凶之一。居然將能做出那麽美味的可口的又堆滿甜美鮮奶油的雪紡蛋糕……的店破壞什麽的,就衝這點就不可原諒
再怎麽樣待人溫厚也是有限度的。
所以試著稍微使點壞吧。
……

「意外的,壞的有點早呐!」
我微微歎了口氣。
因爲新型春藥強過頭的原因。口涎也好淫汁也罷,就像關不上的水龍頭一樣。從源頭不停的流下豹子魔族就這樣一邊痙攣著一邊保持著笑臉。
那還真是淒慘呢就算是我實在也是立不起來。
最初的時候很高興的品嘗了一個禦姐,雖然愉悅的享受了如同超脫世俗的快樂,但是因爲順著這個勁頭過于投入。結果把她完全玩壞了。

那個玩具已經用不了了。
拖上次的福,我就做了一次,這樣完全沒法滿足性欲啊。
已經決定要在晚上給芙莉亞和刹那來幾炮去去火,不過在那之前,只能先忍著吧。
雖說偶爾和禦姐來一發也不錯。但果然和那兩人做才是最棒的。
也許每天都好好疼愛芙莉亞和刹那的話,伊芙會想要和我們一起做也說不定。如果真是那樣就可以三p啦!
來吧!展示出積極的樣子吧!伊芙。

回到正題
「春藥的實驗是失敗的,我曾想過,如果用魔族來作爲使用對象的話。藥效強點也可以的吧……」
這個春藥不去改良就沒法用。不過只要知道有很強的藥效就行了。
在以不殺人爲前提之下,使他無力話這一點上是非常優秀的藥品。
如果不作爲春藥放在別的用處上使用,說不定也可以呢。

如果再繼續增強藥量的話,就會變成很有意思的樣子。
先不說這個,當前問題是該怎麽處置這個已經壞掉的豹子魔族。
當初是打算將他預定爲我所用的提線人偶,讓她泄露出她所屬組織的情報的……
但是就這樣把這“東西”送回去。對方可能也會一臉蒙逼的吧。
「那麽就先把它給修好吧。」

我使用「回複」技能將她的身體複原。再把燒壞的腦子也可以一起修好。
只是就算複原了,依舊存在著一些問題。
被春藥侵蝕到殘破不堪的心靈。以及留在記憶一隅的強烈快感,這些損害依舊殘留在她身上。
古話說得好:醫人易,醫心難。
我不想去求她的心理陰影面積了。

藥物很可怕,能不用就不用吧,我如此心想。
「啊嗚,啊↗啊↗啊~」
看起來似乎連人話也說不出來了。

「以【真名】對汝發令,你將與你所屬組織對立,不擇手段地盡最大限度來妨礙對魔王候補伊芙·莉絲的搜索。還有,禁止將我的情報泄露給他人。」

因爲有好好的將真名給問出來,命令她變得異常輕松。
【真名】這東西使用的方式還挺棘手的,就算是用【回複】窺探記憶獲得的名字,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用處)的。必須走流程從本人的口中打聽出來才行。
由于春藥的效果變小的時候,處在迷迷糊糊狀態的她無法通過意志來左右自己的軀體,趁她大腦不注意將真名搞到手真是爽歪歪。

……還需要冷靜的考慮一下,該如何調整春藥強度的問題。
「嗷嗚~」
在我想問題的時候,豹子魔族已經好幾次瘋狂地以頭搶地,對就是哐叽哐叽的那種。
雖然我還不知道這個已經壞掉的女人能夠做到什麽。總之,先讓她做點什麽。
之後就順其自然吧。
因爲用真名的權限,嚴禁說出我的名字所以不管做了什麽事,也不會引火上身。
嘿!我還真是個小機靈呢。

豹子魔族在清醒後失魂落魄地離開了廢屋。那麽這樣,這件事就先告一段落了。
如果她運氣好的話,以後說不定也可以過上普通的生活。
算了算了,想什麽呢,做完‘好事’之後心情總是很不錯呢。雖然是建立在別人身上……
果然只是因爲一個雪紡蛋糕被搞得太過分顯得有點可憐呢,然而這種程度的懲罰不是正剛好的處置嗎?
「時間差不多了,該回去了。」
我站了起來拍拍手說到。
我的懲戒美學就是重男輕女,接下來就讓襲擊伊芙的狂牛們見識下什麽才是地獄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回複術士重來人生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4月 07, 2018 8:58 pm

馬上使用回複改變了外貌之後離開了廢屋。
不管怎麽說在提著豹子魔族逃跑的時候,後面追趕的狂牛族,老是陰魂不散的跟著。就因爲這個,害我浪費了許多不必要的魔力。
我要在複仇的小本本上給他們再畫上一筆,氣死我了。

在我小本本上記著的加害者。不能讓他們死的那麽輕松。
順便一提在本本上記得正字最多的公主殿芙蕾雅。已經打心底裏爲我奉獻了一生,成爲了在戰鬥中好用的**隸。
我現在往商店並列的街區走去,已經有好好標記了狂牛族所操縱的魔物。
打算在夜裏去偷襲他們。在那之前還是挺空閑的。趁現在想把廢屋中生活剛需的毛毯和食材采購一下。
「要讓那些**見到啥樣的地獄比較好呢?只是賜與痛苦之類的感覺有些無聊呢。」
每次都要抱著頭構思下複仇的方案。

因爲對方是男的所以也不能拿來爽一下。再加上對于我個人推崇的美學。絕對不能對複仇對象的家人和朋友出手。
那樣出手的話就成了邪魔外道。完全不符合我的美學。
說到底只要不傷害我或者我的所有物。我想或許看見有人掠奪別人,我也只會擺出事不關己的態度吧。
「一不小心想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呢……食物的仇,那麽就讓我來報吧。」
對此,我需要先調和一些必要的藥劑。正好手上有魔物的毒素。
呵呵,這肯定是一出令人愉悅的複仇劇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11頁(共12頁) 上一頁  1, 2, 3 ... , 10, 11, 12  下一步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