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3頁(共3頁) 上一頁  1, 2, 3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3月 31, 2018 5:51 am

雖然對來到鄰國遠路的援軍的人來說,態度太失禮,但他不能說他的意見本身就錯了。
軟弱的夥伴是比強大的敵人更麻煩的存在。
戰爭講求的是,如何把人的心理壓住。
確實,即使打敗了指揮軍隊的將軍,也要在決戰階段才能結束,甚至可能要把對方軍隊殺的一個人也不剩下才算是勝利了。

但是,當士兵聽到將軍被殺的消息,都會受到打擊而出現動搖。
戰爭的勝敗多數是因爲率領的士兵的心和將領的心,在害怕死亡的意識之下,被壓倒。
(哎……清除戰爭和士兵的心理,這家夥不笨啊)
亮真直截了當的對旁邊的施巴茲海姆伯爵重新進行了審視。
表面上是傲慢、愚蠢的貴族,但是真實的能力和容貌無關。
如果將偏見消除掉,就能看見施巴茲海姆伯爵的真意。

(有兩個可能性,他是認真的還是受人指使的……如果是認真的,那麽他就是一個可以信賴的人。相反,如果是受人指使,那麽他就是一個**)
亮真平靜地盯著什巴茨海姆伯爵的側臉。
仿佛要看穿伯爵的內心一樣……
對施巴茲海姆伯爵的指責和憂慮,某種意義來說是當然的東西。

從表面上看,亮真的率領的三百名士兵的價值確實低下。
兵數很少,而構成軍隊的大部分士兵是平民的女人和小孩。
如果只由壯健的男性組成,施巴茲海姆伯爵也不會說出這句話了。
一般情況下,雖然沒有出現派遣征求的農民兵的情況,但是羅澤利亞王國的內情在某種程度上是廣爲人知的。
現在正致力于從內亂中解除的重建工作,能爲鄰國派出的士兵很少。
所以,羅傑裏亞王國竭盡全力的結果,就是把二千五百的騎士帶領到經驗豐富的埃裏娜麾下這件事情,但也總算是得到了正面的評價。

可是,禦子柴亮真正領導的部隊不一樣。
像沒有業績的新興貴族所領導的戰士們,他們的實力簡直無法想象。
(把這樣的士兵當做援軍,是在戲弄我國嗎?)
這讓人又憤怒又煩心。
從施巴茲海姆伯爵的角度來看,只能看到爲整頓軍隊而把平民打扮成士兵的樣子。
“能作爲援軍遠道而來我們非常感謝,但是我們目前沒有什麽多余的余地。像閣下這樣的軍隊,區區的三百人,戰鬥力和人數我只能斷言說是垃圾!我們沒有多余的糧食物資供給你使用。”

在谒見之間裏響起了怒吼。
確實,給沒用的士兵分發貴重的物資,絕對不會有幫助。
“施巴茲海姆伯爵,有點言過了吧?”
“說什麽話?格拉霍特團長,你到底在想什麽?聽說你去王都的郊外迎接了,但是如果你事先就知道了的話,爲什麽不告知陛下。本來在谒見之間之前,就能夠將他趕回去的!”

那是不留抗辯余地的爭論。
紮魯達王國需要的是援軍,不是包袱。
他毫不留情的打消了格拉霍特的掩護。
其他貴族們或許不知道,施巴茲海姆早已在心裏下定決心,把一切都寄托在讓紮盧達王國和王室能夠幸存這上面。
雖然周圍的國家都認爲是平庸的尤裏安一世,但是從他的眼睛來看,這反而是一個由充分服侍價值的君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3月 31, 2018 5:52 am

(陛下根本不平庸,在這個戰亂的年代,不斷的擺脫反複的戰爭,一直守護著國家)
這樣的想法驅使著施巴茲海姆伯爵自己。
“嗯,伯爵的擔心我明白了……不過,我並沒有打算讓禦子柴閣下回國。”
尤裏安一世平靜的笑了笑,捋了捋胡子。
然後在已經變得熱切的谒見之間,再次掀起了一陣騷動。
“爲什麽?爲什麽!”
對于出乎意料的話語,施巴茲海姆伯爵變了色,跑到王座前。
“不許對陛下無禮!”

格拉霍特用巨大的身體壓制住了施巴茲海姆伯爵的身體。(♂^-^♂)
“可惡!放開我!陛下,告訴我爲什麽?”
因爲激動,臉變得通紅,施巴茲海姆的手在格拉霍特的束縛下掙紮著。
“好了,格拉霍特,放手吧。”
尤裏安一世的平靜聲音傳來,施巴茲海姆伯爵也反應過來自己的行爲有何意義。
任由感情逼問王座,無異于謀反的行爲。

“失禮了……陛下,我是……”
縮攏身體雙手合上,施巴茲海姆伯爵好像是明白自己的無力,尤裏安一世說道。
“沒事的,伯爵的擔憂是對的……”
說完,他馬上將視線投向了字啊一旁沈默的跪著的亮真。
“怎麽樣?現在,大廳裏的大家都和施巴茲海姆伯爵有一樣的擔心,或許,這也是讓閣下煩惱的事兒呢,要不以玩玩的心態,把閣下和閣下士兵的力量展現個大家看看?”
“你是說進行戰鬥嗎?”

“如果不那樣,果然施巴茲海姆伯爵的擔憂是真的嗎?”
對于亮真的問題,尤裏安一世笑著挑釁道。
(終于到了嗎……雖然想能友好的促進關系,但這也行。反正早晚也要在某個地方做的,就當做是預定的安排好了……)
其實,亮真並不只是爲了援助紮盧達王國的防衛而來的。
掌握了沃特尼亞半島主權的現在,爲了實現質的飛躍自己現在需要的是名聲。
獲得名聲才是這次行動的最大目的。

而且獲得榮譽就需要犧牲。
流的血越多,禦子柴亮真的名字就越能擴散到西方大陸的更遠處。
“不,就讓我在陛下和各位面前證明我們軍隊的實力吧。”
說完那句話,亮真的臉扭曲的笑了。
這是一個肉食動物的笑容,仿佛看見愚蠢的獵物到了他的面前,還舔了舔舌頭。
但是,亮真是跪在了王座面前的,所以沒有一個人能夠看見亮真的表情是什麽樣的。


第四章15話
https://tieba.baidu.com/p/5625723687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4月 17, 2018 7:00 pm

演習場被火苗照的燈火通明,平時除了士兵以外鮮有人來這個地方,現在卻隨處可見貴族和王族的身影。
“真是悠閑啊。”
“沒辦法啊,這場戰爭並沒有多引人關注,相對的,我也對于這個的結果抱有好奇呢。”
對一邊看熱鬧,一邊笑著的亮真,艾琳娜在一旁伫立說道。

從羅澤利亞王國的內亂結束到現在,兩人直接面對面的見面還是首次,但雙方之間並沒有任何的氣壓威嚴,反而像是友善的祖母和孫子。
或許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兩者就是這樣的關系。

“哎呀!艾琳娜大人的臉色都變了。”
“那是當然的吧。因爲這是確認你和你帶來的士兵們的實力的機會,我怎麽都不能設身處外。”
看著艾琳娜苦笑的臉,亮真露出了明朗的笑容,然後將視線投向了反對方的陣容。
接下來舉行的是,紮盧達王國的親衛騎士團和禦子柴亮真男爵的友誼賽。

如果是通常情況的話,爲了不讓雙方留下遺恨,會對武具進行限制,三是這次友誼賽,因爲對方的強烈希望,所以決定根據實際狀況進行比賽,取消對使用武器的一切限制。
反對方的人穿著鋼板盔甲,緊緊握著長槍。
槍身上發出了微弱的金屬光澤,以提醒人們接下來的是戰鬥而不是比賽。

“嗯,你應該還是有勝算的吧,不過,不能大意的呀,因爲對方可是紮盧達王室的矛和盾……而且那些,似乎想要殺死你和你的士兵呀。”
此時,艾琳娜的臉上雖然始終洋溢著笑容。
但是浮現在這之上的確實鐵血剛毅的意思。

仿佛即將上戰場了的表情一樣。
“艾琳娜你可真是一個愛操心的人,你認爲我會輸嗎?”
亮真看向她的眼神真叫人不舒服,艾琳娜不禁搖搖頭。
“我並沒有開玩笑!我很清楚你,在羅澤利亞王國你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劍士了,ケイル?イルーニアをたった一人で打ち取った事もね。可是,那些孩子們該怎麽辦啊?現在還不晚,讓你帶領的士兵中用那些熟練的傭兵來替換吧,如果你不想讓步的話,那就交給我吧,我會幫你想好辦法的。”

面對艾琳娜的提問,亮真只是平靜的微笑並保持沈默。
不管怎麽樣,艾琳娜都無法把援軍撤回去的要求收回去。
雖然艾琳娜和尤裏安一世的關系相當好,但是,紮盧達王國的貴族和騎士階級卻能發揮出巨大的力量。
如果不處理好的話,可能會把羅澤利亞王國給逼到絕境的可能。
盡管如此,艾琳娜知道是費工夫,但還是把希望寄托在亮真身上。

艾琳娜的視線轉向了在兩人後方等待的一隊人。
在他們眼中士兵都還年輕。
甚至是比年輕人還要年幼的姿態。
不僅有少年,還看到了少女。

若是看手上的裝備,即便是熟練的傭兵都不過如此,但若是說實戰,那就另當別論了。
艾琳娜在戰場上目睹過許多次年幼的孩子的屍體。
有被征役的農民兵。
也有騎士家族的年輕一代。
無論本人願不願意,戰場上,都會平等的受到死神的祝福。
在那裏沒有身份等任何意義。

這是不可避免的現實。
正因爲如此,她才不想在戰場以外的地方看到孩子的屍體。
(結果,只是我的一廂情願而已……啊)
艾琳娜的心裏産生了如同自虐的想法一樣。
回憶起,過去死在權利爭奪中的女兒也不無原因的吧。
“那麽,我將舉行禦前比賽,羅澤利亞王國的禦子柴男爵、紮盧達王國的親衛騎士團成員們,雙方都到中央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4月 17, 2018 7:00 pm

一個聲音響徹訓練場,周圍的喧囂聲都停了下來。
“哦,在叫我了……那我就過去了。”
聽到了作爲裁判的老貴族的聲音,亮真微微揚起嘴角笑著說。
五對五的團體戰。

施巴茲海姆伯爵表示,想要看到戰士的個人技術,再決定能不能最爲戰場上的士兵參與集體戰役,如此強烈要求到。
施巴茲海姆伯爵,似乎相當不喜歡禦子柴亮真。
對于之前格拉霍特沒有把士兵的真實情況告訴尤裏安一世而耿耿于懷,所以強烈推薦讓其所率領的近衛騎士團作爲作戰對手,于是近衛騎士團作爲對手就被定下來了。

“沒關系啦,不用去煞費苦心,就混在一起解決好了。而且我已經下了賭注了,還能賺一筆錢……啊!打賭的事現在應該還得保密才對。”
在艾琳娜耳邊低語了幾句,亮真就無言的向著身後的士兵發了個手勢,然後走向了訓練場中央。
看了亮真開了一盤貴族之間進行的地下賭博。

雖然這是紮盧達王國的生死存亡之際,但是總覺得這太過悠哉,好似沒頭沒腦的人一樣。
嘛,當人處于極度緊張的時候如果沒有充分休息,就沒法持續下去,到最後也毫無意義。
(並沒有因爲我的話而爲孩子們産生動搖嗎?……還是說……)
看見亮真的笑容,仿佛是確信自己將會勝利,艾琳娜的腦海中浮現出了這樣的想法。
雖然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也依然有賭輸的可能。

但是就現在的狀態下,禦子柴亮真作爲人的神經是不是太大條了。
(說什麽有勝算呢……)
這名名爲禦子柴亮真的青年擁有著如同兵峰一般鋒利的智謀。
艾琳娜很清楚其銳利程度。

艾琳娜清楚,正是依靠這份智慧自己才得以完成了渴望多年的複仇。
現在,艾琳娜的心裏出現了兩個相反的心聲在鬧內讧。
一方面,很想見識一下,這名名爲禦子柴亮真的男人,所鍛煉出來的士兵究竟戰鬥力如何。
一方面,作爲一名有過孩子的母親,又不想看見有年輕的孩子在眼前死亡。
剛才亮真的話,都進了艾琳娜的心裏。

(我相信你……亮真君)
艾琳娜用充滿期待和擔憂的眼神看著亮真的背影。(艾琳娜是真愛呀)
“那麽,雙方都准備好了嗎?”
被任命爲裁判的白發老貴族,向亮真和格拉霍特確認道。

這個老貴族經常自誇自己年輕時候的勇武傳,所以自作主張的報名當了這場比試的裁判。
但是,實際上,與其說是裁判,不如說是節目主持人兼決定勝負的人應該才對。
一旦比賽開始,單憑他那樣的老人,是不可能用力量阻擋的了裝備完善的騎士們的。

也就是說,如果只是進行了形式上的裁判,就可能會出現一些沒辦法的淒慘的殺戮場面,這是紮盧達內心所期盼看到的。
“當然啦。”
格拉霍特則是點了點頭不說話,然後用輕蔑的淡淡的目光看向了亮真。
在格拉霍特的臉上浮現出了對這場比賽的不滿。

“爲什麽作爲王室的矛的親衛騎士團,必須要和那樣的孩子作對手呢。”
在演習場上的幾乎所有人,都對勝負結局充滿了興趣。
這是擁有強壯體格的完整裝備的騎士和年輕的少年少女們的對決。

裝備雖然看起來像是堅固的皮革铠甲,但是裝備後的體格太大了。
現代格鬥的大部分人都采用了體重級別的方式,也考慮到了體格高大、體重過重的現實。
以柔克剛的思想是作爲柔道的思想而有名的,但實際上,大部分人認同的都是剛強斷金的。
當然,格拉霍特不知道這個道理,畢竟不同世界的人價值觀都不一樣。
勝負是毫無懸念的事情。

在格拉霍特的心裏,只留下了這樣的無謂想法。
但是,心中還殘存著不能堂堂正正比賽的不滿。
但是,畢竟是在紮盧達的國王尤裏安一世面前比武。
即使有什麽不滿,也不能流露出來讓國王看到。

“嗯,什麽時候都行。”
亮真露出溫柔的笑容回答道,格拉霍特的眉毛輕輕往上擡。
“好,那麽雙方,不要爲這勝負結果而遺憾,可以嗎?”
裁判督促雙方往前走。
似乎是要求比賽前的握手的意思。

“請多關照。”
亮真說完,遞出了自己的右手。
但是,格拉霍特把亮真當做是個傻瓜,哼了一聲就轉了過去。
“餵!我說,你這是怎麽回事啊!”

格拉霍特的態度讓老貴族驚訝不已。
不管有什麽樣的理由,這都是不懂禮貌的無禮態度。
“不好意思,在比賽結束前不打算跟敵人有交集……要批評我等比賽結束後吧。”
格拉霍特背對著,一邊說一邊走到了部下的身邊。
“唉麻煩了,被這家夥討厭了啊。”

亮真用被無視了的右手撓了撓臉。
然而,他的表情並沒有變得難看。
“我爲格拉霍特卿在比賽前的態度感到抱歉,禦子柴先生,雖然我也不清楚爲什麽會這樣。”
“嗯,突然被命令做我們的對手,格拉霍特肯定覺得沒意思也沒辦法吧,老先生,你也別在意了。”
亮真露出平靜的笑容安慰老人,然後轉身往回走。

打心裏亮真對于格拉霍特的態度並不感興趣。
因爲他只不過是擺在亮真面前用來成名的飼料而已……
“來吧,宴會要開始……一起來愉快的跳舞吧。”
亮真的嘴唇中隱約傳來了這樣的小聲的呢喃。


第四章16話
https://tieba.baidu.com/p/5652297154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9, 2018 6:07 am

就算鐵製鎧甲的防禦力再高,人體關節部位的裝甲會稍為薄弱。假如在手套加上厚厚鐵板的話,就不能緊握任何事物。

「呀呀呀呀呀!別開玩笑!手指,我的手指呀!」

凱文的劍沿著長槍的柄滑過去最終斬斷騎士的手指。
平常是不會發出不像樣的尖叫聲但在沒有覺悟的情況下就不得而知。

「發生甚麼事?他們難道不是平凡的小鬼嗎!?」

看到因痛楚而蹲下的同伴,其中一名騎士感到混亂以至在戰鬥中露出無防備的狀態。
放過眼前敵人露出的破綻是非常愚蠢的。
凱文瞄準傻呼呼地站在眼前的騎士的膝蓋全力一擊。
凱文的手感覺到像折斷枯枝一樣。
但是,不是就此了事。
安妮特從背後向因痛楚而蹲下的騎士無防備的頭部揮出致命一擊。
由於亮真事前沒有叫他們不要殺人,所以安妮特確保這次斬擊必須有斬飛騎士頭部的威力。
事實上,安妮特靠武法術進行身體強化的一擊就有足夠力量令騎士失去意識。
因此,受到安妮特攻擊的騎士像斷線木偶倒下。

「原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終於明白為何孩子們充滿自信的樣子……」

與尤利安一世和格拉霍特一同觀看比試的艾蓮娜的口中讚嘆著。
看到在眼前展開的打鬥,就可瞭解御子柴亮真培育的士兵的質素。

「難道……這樣的孩子們會用法術?不可能,出身平民的孩子,怎麼會。」

「格拉霍特,乾脆承認這是事實吧。不然作為近衛騎士團團長的器量/資質會被質疑。」

艾蓮娜的尖銳指責,令混亂的格拉霍特面紅耳赤。
沒法承認眼前的事實是沒有作為指揮官的資格。

「真…真是不好意思,讓你看到失禮的事,非常抱歉。」

格拉霍特慌忙地低下頭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9, 2018 6:10 am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9, 2018 6:11 am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9, 2018 6:12 am

「愚蠢……難道這種事情……」

 奧森・古利多對眼前所展開的光景感到懷疑自己的眼睛。
 從年輕時就穿過多次的戰場的征戰的勇士的古魯多的嘴唇之間,洩露。
 不知什麼時候,被古利多緊握的拳頭正潮濕出汗著。

 持續防禦著與鄰國奧德美亞帝國多年進攻,在由尚武的國家中被稱譽的查魯達王國里也屈指可數精銳構成的近衛騎士團。
 此次選拔了的,在那個中也有摺紙附有的實力的人們。(蘇:作者真的這樣寫)
 當然,並不是對方在鄰國的援軍上面與看低對方的緣故,在近衛騎士團中選拔了最具有實力的人這樣的,他們是積累豐富的天性的資質和許多的實戰經驗的具有實力的人們。
 與為西方大陸割據的「何處」的國家的騎士團交戰,也能爭取超過五分的信心。 
 然而那些強者們現在,被年幼卻像猛獸攻擊般、快要屈服了。

「無法相信……平民的孩子竟然習得了法術……」

 對親信一人發生的言詞周圍表示無言的贊同。
 誠然,親信所說的話是正確。
 法術本身是如果累積練習的話,是誰也能掌握的技術,不過,一般平民掌握法術的機會更本不存在。
 掌握法術的方法是二個。
 奪去多的生命,等待自己保有的生命力自然地轉查克拉嗎,或者向掌握法術的老師求學。
 可是,事實上老師是無法被簡單找到的。

 那個最大的理由是經費的問題。
 法術是非常強力的武器也是護具也是醫術也是身分的象徵。
 掌握著法術的的人並不全是貴族,不過凡是貴族都是掌握著法術的。
 其根本的流向,掌握法術的人是根據被眾神所認可的存在,這樣的天選之人的民族思想很強地影響著,輕易地說那樣特別被視為技術等不容易。
 實際是不是被神所祝福另外再說,現實地掌握法術的人首先一生對每天的生活感到困苦。
 作為騎士當官給貴族和王室的事也變得可以(蘇:理解不能),平民如果獲得戰功就算是貴族的地位都也不是夢。作為暫時即使不選擇仕宦的道僱傭兵和冒險者能給予充分地豐富的生活會。

 方便能掙的技術。
 那樣左右人的一生的技術。那樣簡單地掌握法術的事不可能。  
 平民要是尋找親屬關係關係沒有的法術的老師,如果不受惠於相當的幸運不能遇見會,暫時即使被搜尋到作為謝禮也被要求龐大的金額。
 必然的,平民要掌握法術,只能當冒險者或僱傭兵持續作戰,然後等待自然查克拉開始轉的日子。
 可是,用側眼看只是平民卻能使用法術光是這點就顯露驚恐的部下們,作為近衛騎士團的團長的古利多和對到眼的凱文們五人共同的另一個威脅 敏感看穿了。

(該從何說起……僅僅那個年紀卻完全自如運用著法術……,那個五人所流暢的聯繫作戰……是相當的需要練習和實戰)
 法術正因為是強力的技術,所以使用起來相當困難。
 騎士過於相信用武法術所強化的身體體質並單獨衝出,被複數的士兵包圍的被殺害這樣的景象並不是特別稀奇的事。
 人生命力的擁有量個人差別也有界限。
 車消費汽油為其行動一樣,人們消耗法生命力使用法術並獲得人以上的利樣,不過如果沒有生命力本身,法術將不能使用。
 並且,無法使用法術的騎士的戰鬥力只有比平民稍微上面點這個程度,不可能像被稱譽一騎當千的騎士,真的隻身一人突入敵陣活著返回。
 儘管如此突出的人並不減少是因為學習強大的技術無非是吸引人類的。
 可是,凱文們巧妙的被使用法術一邊互相庇護一邊確實消減查魯達的近衛騎士們的體力,等待機會強力打擊。
(不對勁……就這樣以人數差被切斷……應該被制止才對,不過……)

 被以看得見的形式戰況不利的部下的身姿古利多的手一點一點地顫動了。
 與個人的本領和實力的查魯達的騎士們相當出色。 
 可是,在疏忽大意的地方被先發制人的攻擊,一人被切斷手指不能握住武器,一人被用力打頭部昏倒的現在,勝敗已經確定了。
 對凱文們的完美的聯合五人對凱文三人的人數的差推翻個人的實力差的。
(但是……那是,……我們是無法向那樣的孩子屈服)

 從艾妮特的一擊只是不砍掉頭,只讓騎士昏倒了,凱文們沒有殺向騎士們的意思完全沒有。
 可是,被那個一方面切斷手指的程度的傷的事覺得毫不猶豫。
(只要不殺人就可以了……那樣的地方……仿效著調戲著我們,吃屎。)
 勝敗明顯現看出來的現在,如果使之優先部下們的身體應該止住的理解著。
 可是,對理解輸掉這個比賽這樣的事的意義的古利多,無論如何不能因為擔心部下的身體的比賽而提出停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9, 2018 6:13 am

「陛下……」

 古利多的視線漂向唯一能夠解決這些情況的男人。

「梅利莎! 大技能不需要使用。好嗎,與平時一樣的那樣牽制對方消減體力。艾妮特特轉到我的掩護。停止對手的戰鬥力!」

 連續不斷地指示,凱文沒有疏忽大意地架起劍給眼前的近衛騎士們。
 由於最初的奇襲無力化查魯達方面的騎士二名,拉開距離後雙方對峙著。
 因為受到艾妮特猛烈的打擊查魯達的騎士失去了意識,同僚的腳下形成堅固的陣型保護著查魯達的近衛騎士。
 從他們眼中輕視凱文們是平民的心態已經消失了。 
 一邊利用保護全身的金屬板鎧甲的防禦力一邊打算找到出路查魯達的騎士們和,另外一邊輕快的一擊脫離又確實地一邊逼追他們的凱文五人。

「小隊長。就這樣的狀況會逐漸下跌。就在這裡碰碰運氣拿出覺悟突入啊」

 拼命一邊抵禦凱文們的猛攻的部下的話,小隊長沉默了。他自己也是考慮一樣的事的。
(如果這個一開始這麼做那麼勝負早就……)
 一擊一擊的威力雖然輕,現在卻正在被它的數量和速度推翻,就這樣守備不知不覺到達界線的事也看得見。
 僅存的道路剩下兩個。
 清高地承認投降,在心中騎士的驕傲將玉碎……
 因為不是戰場如果承認輸他們自己充分地也理解著自己們的生命被保證的事。
 可是,雖說不是自己的意志,以殺死對方的心情出席的比賽。

 雖說劣勢了,置之不理自己的事向比賽這個形式依求打算生存誰都沒考慮。(蘇:這段翻出來怪怪的)
 那麼過分自己們變得悲慘。
 別人即使不知道,他們自己的心最好地知道他們自己。
 並且,如果選擇那樣的,作為作為軍事的國家培育的查魯達騎士的驕傲將落下,被各國成為嘲笑和侮蔑的靶子。

「上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9, 2018 6:13 am

對小隊長的言詞抵禦凱文的劍的騎士點頭。不知道被頭盔所覆蓋的面部表情,不過,他是一定浮起準備死的人顯出的笑容吧。
(抱歉……是呼是抽到下下籤了……最不利的簽,不過不能獲得,即使我等贏不了,我等也不會輸)
 勝利也無法獲得榮耀,失敗卻會喪失生命的對戰。

 向沒有這個樣徒勞有意義的戰鬥捲進了部下這樣的自責的念頭在小隊長的心裡浮現了。
 儘管如此,不能弄髒查魯達王國的驕傲的。
 如果不扔掉也騎士的驕傲,丟失反抗奧多梅亞帝國的侵佔的策略。
 堅固悲慘的決心,騎士們打算開始做自殺式攻擊那時,突然古拉哈魯多舉起的刀進入了兩者之間。
 同時尤里安一世的聲音在廣場上響起。

「夠了! 這樣就好!」

 周圍的聲援和罵聲緊緊地停,沉默支配場。
 在凱文和騎士們之間站著魁梧不動的古拉哈魯多。
 並且,從天子的座席起來俯視周圍的國王。
 人們的視線在兩者之間往返。 

「啥,陛下。說什麼? 勝負還沒決定!」

 打破寂靜,裁判角色的老年人貴族臉紅地呼喊了。

「哦,這個以上就足以。這個以上的作戰將出現死者和傷者。那麼大的疙瘩難以不留存在雙方中。御子柴先生帶領的兵和我國的騎士勢均力敵地戰鬥了。只是那個不充分嗎?」

 如果考慮事的發端尤里安一世的判斷正確。
 因為勝負來援軍的士兵和賭生死的必要等本來沒有所以。
 可是,周圍的貴族和騎士們的反應確實各種各樣。
 與那個那樣點頭的人既在,嘆息對方那樣的孩子無情的人又在。
 那樣的中,最顯露不滿的是應該為中立的裁判角色的老年人貴族。

「陛下! 就這樣關於作為查魯達騎士的驕傲。是那樣? 古利多團長」

 老年人貴族矛頭向古利多能轉動。
 裁判角色雖然有點不中立但老年人貴族的發言使亮真皺了皺眉。

「不,對不起我這個以上的勝負也考慮沒有用處」

「什麼!貴樣,你這樣還是有榮耀的騎士團的團長嗎? 不知恥辱!」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9, 2018 6:14 am

老年人貴族的話讓古利多的肩膀顫動。
 他自己也沒理解,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能使國家的興衰的決定性的戰鬥,不過不能在這樣的比賽中命令男人去死

「夠了,停下來。這是作為國王的諭令。這個比賽平局。勝者和敗者都沒有。大家都有這樣的想法……御子柴先生也行嗎?」

 被尤里安一世的話所說,周圍的視線看著用手推開人牆出現的亮真。

「當然。只是借給著查魯達騎士的大家心中榮譽沒有。只是期盼我的力量能為陛下和大家的一點有幫助」

 亮真對尤里安一世的言詞恭敬地回答。

「很好。看這個比賽障礙和輕蔑的人不折斷您的兵。為了這個國家今後也酌情請求……大家也好」

 尤里安一世宏亮地宣言的話轉動了到周圍尖的視線。
 如果被國王到那裡斷言,辯駁等應該也沒有。
 隱藏內心的牢騷不滿,周圍的人們沉默。 
(那麼,由於像這邊想像的那樣的展開快要結束了……,如果真的給我們的勝利賭的對艾莉娜做了壞事,不過,那裡可以原諒嗎)

 應該為了到周圍呼籲作為用真刀比賽的事亮真親自勝利賭之後捲進艾莉娜,不過實際上比賽的勝敗從開始就是以平局為目。
 至少,亮真正由於這個比賽失去對方的騎士們獲得勝利是沒考慮。
(可是,這個東西是了不起的父親……由於這個週邊各國的話即使庸碌的國王也因為持續被稱為,傳言是安排)
 打算採用最初的計劃從亮真提議向尤里安這樣的形式,不過在建議,那個之前尤里安決斷了。所說的事,理解著這樣的事意味尤里安至少查魯達的騎士輸給亮真們什麼的。

 不在嗝兒上(裡)也出那個宣言了沒有勝負的平局。確實能說了了不起的狸。
 看人的眼對週邊各國的人是沒有,還是持續遮住……你這個東西自己的獠牙
(嘛、ルピスあたりじゃ太刀打ち出来ねぇな……那是、這個父親的心情所不具備的(蘇:這句也怪怪的))
 被你這個東西的國家打進的毒針的存在。
 亮真頭低跪下,偷偷看了後面。

 那個視線停在在擔任比賽的裁判角色的老年人貴族。
 不明白用你比賽指示使用裁判角色的事的責任的言詞嗎,不過說在,國王的話上從正前方抗辯普通是不能的。
 但是,被這個老年人貴族發生的言詞二個可能性考慮。
(是樣阿……哎呀呀,這意味着我不是反對國王閥)
 熱愛自己的國家是天真爛漫的語言帶着惡意的事……嗎?
 亮真的嘴唇浮出了刻薄的笑容。

4-18
https://tieba.baidu.com/p/5628546140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9, 2018 6:15 am

「把困難的命令很好的完成了。辛苦你了凱文。其他人有沒有受傷嗎?」

 同時給予威嚴,御子柴亮真的眼停留在跪下的五人面前說話。
 儘管如此,真心擔心五人的身體的言語滲出著。
 亮真真心期盼能夠友好的交流,被里昂所指責說該隊士兵更有威嚴。
 在那之後的數個月。現在還覺得些許尷尬,,但還是有該作為貴族的態度。(蘇:這句純粹腦補)
 基本上權力者對亮真感到驗惡,不過在作為階級社會的大地世界笨拙地對平民顯出親密的態度的話會被周圍的貴族和騎士們輕視。

(根本無聊的虛張聲勢……)
 可是,也必要了解到到對方有區別。
 自大傲慢的態度是得不到士兵的信賴,只為了討好是無法維持軍紀的。(蘇:這裡沒說討好誰==)
「您的話說得可惜了。御屋形様」

 那樣回答的同時深深地垂下頭的凱文,後面等待的四人以單膝跪下垂下頭表示敬意。
 御屋形様是凱文們(士兵)對御子柴亮真招呼時的敬稱。
 以男爵的身分受到貴族的感覺,亮真自己不太喜歡,就像當年輕的領主的感覺一樣。
 里昂這樣甚至不能稱他為男孩,最終平靜了的伊賀崎眾決定使用的「御屋形様」。
 實際,セイリオス是以亮真為中心的城市建造,所以沒有錯。。(註:セイリオス在希臘語中翻譯為燃燒 熠熠生辉 也是天狼星的名字

「在設法不使用王牌的情況下好好地完成命令」

 凱文用手摀住腰後方的小瓶子回答,然後無聲地點點頭。。
 小瓶子是為了這次的戰鬥準備的王牌之一,但我為了能夠完成我的目的而不擇手段
 在亮真後面等待的萊恩的臉也浮出著滿足的笑容。
 自己從0開始鍛鍊的士兵。
 也可以說是對萊恩和紅獅子的僱傭兵們來說孩子一樣的存在。
 沒有以那個看的見形式的力量被不高興的。

「啊,如果突然使用那個簡單勝利,不過如果使用,那個與今後的查魯達的關係因為成為麻煩的事」

 學會法術和隊伍的連攜之外又加上給予給凱文們的王牌。
 如果使用那個獲得勝利的事本身不很難。
 確信在試驗開始前亮真就以最壞的打算勝利。
 可是,那是雙刃劍。
 如果在戰場上真正不知道,名義上說比賽如果使用那個卑鄙的事和人會出現。。
 為了吸引敵人的大意,掌握法術的事隱藏的是不同的。

(我選擇這五個人是很自然的,因為我認為他們可以在不使用那個的情況下獲勝)
 從在沃特尼亞半島的怪物們的直接威脅生活獲得的肉體和用每天嚴酷的練習精煉的技能。還有 對到凱文們從一樣的境遇爬上的一夥的堅固的凝聚力和存活的事的執著之念。
 儘管年輕人還有發展的空間,但他們已經達到了一個很好的標準,可以稱自己是騎士的士兵。。

「是,關於這一點,我事先得到勞拉的注意......我唯一使用情況是...只有當我認為我會輸的時候……」

 對凱文的言詞後面的四人很小地點頭。
 浮現在五人的眼前理智的光。打算即使放棄了自己的生命,也一定試圖完成自己的使命。
 大夥們好好地理解自己能被派上用場的證據。
 這是一項成就,不能僅僅靠高壓指揮平民百姓。。 
(我的考慮應該沒錯。最好沒有勝負的平局……他們知道他們的意義。並且,那個父親也……)
 把視線一邊轉向離開帳篷的五人的背,在亮真的心一邊浮現了的是尤里安一世的臉。

 當然輸的事不被寬恕,不過,這個贏了這場比賽也絕對不是最好的結果。
 只提高御子柴亮真個人的名聲為目的在比賽中就可以獲勝,不過最好讓觀眾賞識亮真們的力量之後在中止比賽。
 看著亮真打算著時機而停止,不過,尤里安一世親自決斷是高興的誤算。

 亮真說實話對國王的評判的尤里安一世沒有什麼期望。,不過,那個評價從謁見之間的見面一點點變成著。
敏感地察覺勝敗的去向,自己選出最不受傷的選擇。
 如果要言詞簡單,不過為了做到這一點,需要強烈自我約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9, 2018 6:15 am

「到這裡是預定那樣……」

 坐在椅子上,深深地放鬆在椅子上亮真超現實的聲音(伸懶腰的聲音)。

「啊,如何……即使我們獻身於明天的軍事集會,也不會被忽視」

 在一口氣上大口地喝被玻璃酒杯注入的紅葡萄酒,亮真深深地呼氣。

「而且,我很幸運地知道那個國王陛下比想象的有本事多了」

「我也感到那個。亮真樣,果然陛下在那裡中止了比賽」

 對里昂的言詞點頭。

「輸了就會理解了吧?。不命令裁判停止比賽,而是直接命令古拉哈魯多打破比賽進入。」

 正因為看穿了是亮真的心,尤里安事前什麼諮詢也沒有就宣言比賽的中止。

「還有,体を蝕む寄生虫まであぶりだそうとしたって訳だねぇ。那是確實有本事」

 萊恩的言詞使亮真很尖地咂嘴了。

「チィ,了不起的老狐狸啦。識破這邊的意圖之後利用我們」

 但是,亮真不是不高興
 賽拉將葡萄酒倒入玻璃的空杯中。

「在這種情況下,夥伴的措施可能會產生效果」

「啊,半信半疑是不能實現我自己策略,不過,可能性來了。事前變得徒勞魯比斯的許可快要來了」

 由於萊恩的言語使亮真嘴唇笑了。

「根據明天的軍議……的說」

 亮真將他沒有酒杯傾斜到賽拉的那。
 看起來快樂地一邊看……浮在被玻璃酒杯注入的紅葡萄酒表面上的燈明燈妖的身姿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9, 2018 6:15 am

「是出乎預料的結果……」

 對男人的言詞,周圍的人提高了贊同的聲音。

「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得到這樣的結果」

「古利多也不檢點。輸給那種孩子輸部下沒有」

 在排列城下的某貴族的房地的一室包圍圓桌的八人
 如果你看衣服,你可以看到每個人都是高貴的貴族。
 不,如果你看看那張臉上刻著的傲慢,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們的日常生活。

「是閣下……到底怎樣該做怎樣的打算,這場比賽是我們故意打擾查魯達和羅賽里亞之間的關係這樣的結果不會令人信服」

「是那個那樣。由於這個沒有我特意打那個頑固者的屁股的意義」(照字面上翻)

 對那個言詞,從圓桌的周圍出現了笑聲。
 那是充滿嘲笑滑稽的惡意的笑。

「試想一下,黑海姆伯爵絕望的諫言王,男子再次笑了出來」

「完全。身分不知的第頑固者,你這個東西的行動會知道時,到底浮起對zaruda來說也對敬愛的國王來說向(到)危害以外也不成怎樣的臉快樂不忍耐」

 思念國家,有決死的精神準備想起忠告下面黑海姆伯爵的身姿,再次發出了笑聲。
 並且,一陣大笑之後,坐在房間的裡面的一人小聲嘟噥。 

「可是,那個小孩肯定是危險……齊藤殿和シャルディナ殿下也明白危險的」

 對男人的言詞,周圍浮起所說的半信半疑和的表情。

「是那樣嗎? 我不覺得那個小孩哪裡危險。……」

「我也有同感。所說的一邊掌握沃特尼亞半島等偏僻地方一邊統一兵這樣的點值得評價,不過,戰鬥是反常數。會不五百也滿的兵單獨不能來到戰場,即使與素不相識的貴族製作混合部隊了不起的工作等也不能」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9, 2018 6:15 am

那個判斷絕對沒搞錯。
 如果作為左右戰況的作戰能力最低騎士團以要二千五百人左右。
 在不五百滿的少數部隊的單獨運用太危險。
 在實際戰鬥中,可能會通過與同等規模的貴族配對來建立混合單位。
 如果變成那樣,御子柴亮真的部隊將一步一步消失。
 亮真的部隊即使出色,如果貴族一起行動的技能水平很差,整個單位的實力將大幅下降。

「嗯,這我也知道。但是還是在意……」
 沉默覆蓋了室內。
 包圍圓桌的丈夫氣概的視線,被稱作為閣下的聲音的主要聚集。
尷尬地笑著,男人有的力量太強大。

「與ジョシュア・ベルハレス,帝國的進攻和妨礙?」

「嗯,確實,戰場上是沒有什麼幫助,只那個質量的兵和智謀的危險……如果笨拙地被動與我們交換的シャルディナ殿下的密約」

 在這個房間的男士全部有多的共同點。
 傲慢貪婪,渴望名譽和權力全部一樣。還有,在查魯達王國中也是屈指可數的門第或連廣大的領土的領主。  
 但是最大的共同點是優先出賣「國家」這個東西的榮耀榮華的賣國奴。

「儘管在首戰排除了ベルハレス將軍,之後卻不太像這邊所想的那樣前進」

「ジョシュア・ベルハレス。鼻つまみ者の三男という噂でしたが,不過是,怎麼怎麼……這在我看來,シャルディナ殿下在過去一年裡也對他感到困擾」

 男人大大的嘆了口氣。

「好吧。無論如何,現在還沒有辦法打敗。即使確認了明天的軍事方針,也不會遲。那麼,讓我們一如既往地為我們的繁榮祈禱」

 一個男人的話一個又一個支持的聲音,男人拿起放在圓桌前的酒杯。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4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9, 2018 6:16 am

「全部都是爲了我們一族的繁榮!」

「「「為了繁榮!」」」

 一口氣喝光了酒後他們一齊摔了玻璃酒杯到地板。

「我不管妨礙的是誰……不管是誰」

 那樣嘟噥的話,一位閣下的男子踩上一塊碎玻璃。……就在壓碎了在地板上爬行的蟲蟲


4-19
https://tieba.baidu.com/p/5629723168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11186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3頁(共3頁) 上一頁  1, 2, 3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